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二十二章看破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看破

  南城勾星dǔ坊,本是江湖大佬蒙老爷手下最挣钱的产业,net风亭血战一夜之后,蒙老爷的势力直接溃散,dǔ坊被砸烂成一片虚墟,一直到两个月之后世道太平了些,dǔ坊才重新整修开业,只是现在没yǒu人知道dǔ坊背后的东家是谁。

  虽是从废墟里重新崛起的dǔ坊,但毕竟是长安城里的老字号,又花了大价钱进行装潢,dǔ坊里木桌明亮,灯笼高悬,陈设考究,看不出来任何衰败迹象。

  宁缺和桑桑一路行来,看着身周纱幔,听着远处大厅里被刻意压抑着的惊呼声,不禁觉得yǒu些诧异奇怪,在边塞的时候,主仆二人倒也常去渭城和开平市集的dǔ场,但与那些充满汗臭酒味骂娘声的小dǔ铺子比,这里宛然是另一个世界。

  装饰的再豪华清贵,dǔ场就是dǔ场,终究还是把人生放在筹码间拼杀的血战之地,三教九流人等穿梭其间,宁缺和桑桑这对年轻的主仆看着虽yǒu些扎眼,但dǔ场管事仆人见惯了奇形怪状的dǔ客,只是随意看了两眼,并没yǒu投予特别的关注。

  至于勾星dǔ坊宽敞大厅里的dǔ客们,更没yǒu谁注意到他们的到来,穿着丝绸或是麻衣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们,不分阶层或坐或站,密密麻麻挤在数十张铺着褐毯的大桌旁,jǐn张地盯着桌上的纸牌骰盅或是黑色的三角筹码。

  盛夏天气极热,大厅三周的廊上yǒu七八名仆妇挥动着手中的长扇向厅内灌风,但因为■大厅内挤着的dǔ客数量实在太多,空气仍然显得yǒu些闷热不堪,混着名贵的香粉味道和烟草酒水味道,渐渐薰出一股隐隐令人兴奋的野心味道,如果不是dǔ坊在每张桌下极豪奢地搁着冰盆,只怕这味道还要更浓些。
◆■大厅内挤着的dǔ客数量实在太多,空气仍然显得yǒu些闷热不堪,混着名贵的香粉味道和烟草酒水味道,渐渐薰出一股隐隐令人兴奋的野心味道,如果不是dǔ坊在每张dàtīngnèijǐzhededǔkèshùliàngshízàitàiduō,kōngqìréngránxiǎndéyǒuxiēmènrèbúkān,húnzhemíngguìdexiāngfěnwèidàohéyāncǎojiǔshuǐwèidào,jiànjiànxūnchūyīgǔyǐnyǐnlìngrénxìngfèndeyěxīnwèidào,rúguǒbúshìdǔfāngzàiměizhāngzhuōxiàjíháoshēdìgēzhebīngpén,zhīpàzhèwèidàoháiyàogèngnóngxiē。

  dǔ坊不是善堂,投钱的目的便是挣钱,越豪奢的投入便是想要挣越多的钱,宁缺打量着大厅里的细节,看着那些穿着统一青色制服的荷官,心情变得越来越jǐn张,不知这里投注的下限是多少,不知道自己二人带的银子究竟够不够。

  去柜台处换了筹码,问清楚了投注下限和玩法规矩,他略放心了些,带着桑桑在dǔ坊大厅里随意看了看,看到骰盅dǔ大小那张桌上yǒu人退走,毫不犹豫抢在旁人之前挤了进去,浑然不顾身后那几人投来厌恶目光,直接向桌上望去。

  摇骰盅比大小,这大概是dǔ坊里最简单最能够快分出shèng负的玩法,而宁缺喜欢的便是简单和快分出shèng负这两种特质,无论杀人还是dǔ博都是这般,再加上他知道自己的作弊手段也只yǒu这种,自然便像钉子一样站在这里再也不肯离开。

  三颗骰子,以九点为线多者为大少者为小,如果荷官摇出三个六那便是豹子通杀,不过如果dǔ客yǒu胆量或者说实在闲的无聊,自然也可以押豹子,如果押中不止通杀桌上dǔ客,荷官还要代表dǔ坊陪赔,但这种事情在dǔ坊里很少生。

  盯着褐色毯子上那个比普通骰盅至少要大两倍的大骰盅,看着那位长相清秀的女荷官挥舞着赤1uo雪白的小臂,像变戏法一般上下翻滚着大骰盅,听着三粒骰子在骰盅里清脆密集的撞击声,听着最后骰盅重重落在桌面上的撞击声……

  宁缺目光微垂似乎在犹豫思考,实际上已经开始冥想,脑内的念力穿过体内气海雪山,缓慢而轻柔地感知着身周的天地之息,再通过天地之息感知着四周的一切。

  这种感知很奇妙:无形的念力波动调动天地之息散开,落在事物之上,便会yǒu轻微的变形感知,这种感知通过天地之息反馈到他的念力波动之上,再进入他的脑海,便能形成一幅谈不上清晰,但能看到某些rou眼看不到细节的画面。

  褐色桌面上覆着一只féi厚的手,那是一位布衣店老板的手,当骰盅落定之后,他扔了五十两银子的筹码到大上,把剩下的筹码压在了手掌下,五十两的筹码已经不算小,但这位老板却是面不改色,只是压着筹码的手掌yǒu些微微颤抖。

  宁缺并不关心dǔ客的心理状态,虽然在渭城里时常靠dǔ博蘀桑桑挣些家□用,但他知道再优秀的dǔ客也不可能永远赢下去,他今天来勾星dǔ坊只是想用那些奇妙的能力赢一大堆钱,所以他只需要关心自己能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只剩下一个最小的二两银子筹码,还表现的如◆此风轻云淡啊?”

  他通过天地之息细微反馈,看到了那位老板颤抖手掌下压着的筹码数量,忍不住笑着在心里念叨了一句。

  看这个字形容的并不准确,他只是模糊隐约地感受到了筹码的边缘以及上面的突起,并没yǒu什么温润光滑的触觉,脑中更没yǒu什么亲眼所见般的画面效果。

  如果修行者调动天地之息能造成那样的效果,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历史上肯定会yǒu很

  多修行者因为天天偷窥女子胸前风景、或是意yín把玩某些柔嫩从而日日流鼻血,夜夜体倦乏,精神不济、身体空虚直至走火入魔而死。

  清丽的女荷官温柔看着四周,双手启开骰盅,安静搁在骰盅底部的三颗骰子是“二三三”,小。布衣店老板覆在桌面上的手掌微微一僵,五根手指向下一抓,jǐnjǐn握住最后那块筹码,向着身周的人们勉强挤出笑容,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就在这时桑桑的小小身躯终于成功地挤了进来,她艰难挤到宁缺身旁,微微踮起脚来,睁着那双柳叶眼,强行压抑住jǐn张认真打量着桌面上的筹码堆和骰盅。

  一阵细微清脆的骰粒撞击声再次响起,dǔ桌上开始了新一轮的dǔ局,大大的骰盅在清丽女荷官白腻的小手间上下翻滚,然后落在桌面上。

  “请诸位买定离手。”女荷官微笑看着桌旁的dǔ客们,如每轮新dǔ局开始时一样,重新申读了一遍勾星dǔ坊的规矩,“每局落盅买定时限内没yǒu出手,请等下局。”

  玩大小的dǔ桌成半圆弧形,阔大的桌面上用割细的白布画出投注等几个区域,除了一堆堆或多或少的筹码和几个茶杯,dǔ桌最中间搁置着一个小巧可爱的计时沙漏,每一局摇骰结束,便会yǒu专人将那沙漏倒转。

  宁缺看了一眼沙漏里快流泻的细腻沙流,现时间yǒu些jǐn张,赶jǐn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黑亮沉重的大骰盅上。因为看的太用心,少年脸上的神情便显得格外专注格外jǐn张,dǔ桌上yǒu客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打趣道:“不知是谁家的小孩儿居然跑来勾星玩,难道他以为盯的久了便能把这骰盅盯破?”

  对于身旁的打趣笑闹,宁缺根本没yǒu理会,因为他这时候很jǐn张,而且难道他能告诉这些以dǔ钱为乐的人们:自己就是要把这个黑又亮的大骰盅看破?

  正如在dǔ坊门口对桑桑说的那样,宁缺这辈子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为了今天能够大杀四方赢钱而归,昨日他耗了整整一夜时间用来实验。

  隔着木桶感受桶里的水yǒu多深,隔着床板感受床下的银子还yǒu几锭,隔着窗户感受窗下蹲着的桑桑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通过反复的训练,他确认自己能够控制的那抹微弱天地元气,用来撼泰山固然不可能,但用来看泰山应该没yǒu太大问题,这才底气十足地来到银勾dǔ坊。至于冥想感受整整一夜,让他调动天地元气的度和熟练度都得到了极大的跃升,反而是出乎他意料的好处。

  按照事先在临四十七巷里主仆二人拟定的作战计划,根据那些少的可怜的实战经验,宁缺本以望向那个黑色骰盅望时,自己脑中念力控制的那股微妙天地元气能够轻易地穿过骰盅厚实的盅壁,然后感受到骰子表面美妙的凹陷,然而他万万没yǒu想到,自己控制的天地元气刚刚进入骰盅厚壁,便再难进入一分!

  宁缺身体骤然一僵,震惊看着黑色的大骰盅,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

  此时dǔ桌中央那盏可爱的小沙漏下部已经快要积满沙粒,桌旁yǒuxìng急的dǔ客看着他的模样开始急声催促,他愁苦无措地看着黑色骰盅,分析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按照他的行事习惯,这局就应该放弃,但不知道是被沙漏和催促声bī得急了,还是心中强烈不甘起了作用,他竟是不肯放弃,死死盯着骰盅,蹙着眉头,拼命提升念力强度控制天地元气向铜墙铁壁般的骰盅里刺去!

  “给我破!”

  被念力压缩到极致的天地元气渀佛变成了一根尖锐的无形细针,终于噗的一声扎了进去!

  感受到那股热刀入黄油、手指入nai油般的美妙触觉,看到骰盅底部安静躺着的三颗骰子,宁缺脸色骤然一松,jǐn蹙的眉眼渐渐舒展开来。

  就在沙漏漏完之前,他舀出那颗银票叠成的小星星,轻轻搁在dǔ桌押大的那一方。
●   清丽荷官微笑看了他一眼,缓缓抬起骰盅。

  四,五,六。

  大。

  银票叠成的小星星被女荷官用纤细手指细腻摊开,然后压在dǔ桌中央向诸位dǔ客公示,然后把宁缺赢的银子用细竹■●   清丽荷官微笑看了他一眼,缓缓抬起骰盅。

  四,五,六。

  大。

  银票   qīnglìhéguānwēixiàokànletāyīyǎn,huǎnhuǎntáiqǐtóuzhōng。

  sì,wǔ,liù。

  dà。

  yínpiàodiéchéngdexiǎoxīngxīngbèinǚhéguānyòngxiānxìshǒuzhǐxìnìtānkāi,ránhòuyāzàidǔzhuōzhōngyāngxiàngzhūwèidǔkègōngshì,ránhòubǎníngquēyíngdeyínzǐyòngxìzhú●尺推了过来。

  两百两的银票,用来dǔ骰盅玩大小,就算是在银勾dǔ坊里也极为少见,dǔ桌上除了dǔ客赔付之外,dǔ坊也要赔了不少银钱,细竹尺推到宁缺身前的筹码不分大小,竟是重重叠叠地垒了起来,▲看上去颇令人动心。

  dǔ桌上一个中年男子看着宁缺微笑说道:“看你年纪不大,玩的倒挺大,这赢了也看不出来什么得意之色,小小年纪xìng情倒真是沉稳。”

  宁缺抬袖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笑着摇摇头没yǒu说什么,他心想如果你像我现在这样yǒu看破骰盅的能力,那么在dǔ坊里自然可以像看破红尘般显得毫不系怀。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