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章 神符师的传人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章神符师的传人

  瘦高道人以指蘸酒,在红木桌案上挥洒而写,很快便将那zhāng帐簿纸上二十九个字临摹了一遍。00ks.com他把shǒu指头伸进枯chún内嘬了嘬,然后负shǒu于身后,低下身子把脸凑近桌面,仔细认真地继续审视帐簿纸上的这些纸。

  随着观看,他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脑袋摇晃的频率越来越高,神情越来越mí惘,喃喃念道:“这是什么写法?以前没★有见guò啊,没有元气波动为何笔意却能如此充沛?明明散luàn到一塌糊涂的地步,为何凝意入迹后竟能令人心神骤然一紧?”

  瘦高道人摇着头站直身子,在屋子里转了半圈,然后又快步走回红木桌案前,继◇续低首观看那zhāng帐簿纸上的字迹,依旧眉头紧皱,摇晃着脑袋,连声说道:“不通不通!通乎哉?不通也!”

  无论三大修行宗派之间或各国之间如何争执互伐,从来没有谁敢对神符师稍有不敬,因为世间修行者少而神符师更为罕见,横亘于俗世文艺与世外修行之间的神符师,起笔而成风雨,落笔能惊鬼神,对于修行以及战争而言太guò重要,属于近乎不kě再生的资源,向来会得到最崇敬的礼遇,

  大唐帝国乃是当◇世第一强国,然而它所拥有的神符师也始终未能超guò十人,大部分神符师早已远离红尘,隐居的书院或是山林之中穷首皓经索木求道,将余下不多的生命全部奉献给寻找天地脉络之间的秘密,真正还在世间行走的神符师更是☆●不多。昊天道南mén拥有的四位神符师中有两位乃是西陵神殿为了彰显自身威势派往长安城的使者,并不长驻长安,所以昊天道南mén的神符师不guò两人。

  这位夜访红袖招的瘦高道人便是两名神符师中的一◆○位。

  他叫颜瑟,当今大唐国师李清风师兄,昊天道南mén大供奉,xìng喜烈酒美色妙书,单以书符之术而论,已然是当世最绝顶的人物之一,那夜chūn雨磅礴之时,借着xiǎo巷雨水绘就一道井字符,●把号称知命以下无敌的大唐修行天才王景略吓成悲惨哭泣的xiǎo胖男孩儿,便是他的神妙shǒu段。

  除了种种神奇符术shǒu段之外,神符师最为世人称许的,便是他们在书案画纸之上的绝妙境界与挥洒本领,世间有这样一种说法:大书画家没有修行潜质,就不kě能成为神符师,但所有神符师都必然是kě以青史留名的大书家或大画家。

  颜瑟是一位流连勾栏青楼为乐的神符师,只要愿意,那他随时kě以成为天下书坛执牛耳者。kě这样一位人物,居然会对一zhāng帐簿纸上的潦草字迹如此感兴趣,甚至冥思苦想不得其解,摇头晃脑连唤不通,若让大唐书家们或者是修行世界里的强者们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而且他们肯定会非常好奇,写出这些字能令神符师感到苦恼的宁缺——究竟是何人。

  一幅草书二十九个字,能让堂堂神符师颜瑟苦思不得其解,不是宁缺有多大的本事,而是他今夜因为种种原因,写这便笺时的心境笔意恰好到了某处。

  他今日在旧楼书上观书有所悟,忘字意而记其形,喜悦顿悟之下与同窗赴青楼一通狂饮,mí糊间随意提笔草书,便自然而然依着白日楼间观书所悟之理,忘了所有森严法度笔章规矩,甚至于酣醉状态中下意识里刻意把所有笔画规矩散掉,拧了梅huā倒了葡萄架,借酒意狂luàn而滥拖墨线,求的便是散luàn不明。

  如此写法却是另辟蹊径,从另一个生硬笨拙的路子上去楔合了修行法mén的隐趣,若让长安城另外一位大书家来看这草书,想必不会有太大感觉,但落在一位神符师眼中,却总觉得像是挠到了自己的痒处,还是后背某隐秘处自己六十年都未曾挠到guò平日不知则罢一旦知晓后痒到骨髓里的那处!

  至于神符师颜瑟说宁缺这纸草书不通,更是完全没有说错,因为宁缺本来就不通,他不通修行之理,体内雪山气海诸窍依然不通,如今只是想往山上走时觅一条弯曲别扭漫远的xiǎo道,而xiǎo道尽头依然有巨石拦路,哪里通得了?

  文字之中有意思,是指其中间每一笔画及其后笔画组成每个字都蕴含着书者当时的心意思想,有其意亦有其思,宁缺这zhāng草书二十九字kě谓是字字不通,那是其思不通于是便让其意陷于墨迹之间无法通透而出,但此时经由堂堂神符师颜瑟亲笔临摹一遍,再如何强大的梏桎都再也法禁锢笔画文字中的心意,经由酒水渗入坚硬的红木桌案,经由酒味散至空气再弥漫至整个红袖招内……

  当时宁缺给桑桑写这幅字时正值酒酣耳热之际,想要表达的意思看似是要留在红袖招内外宿,然而当隐藏在笔墨里的真实意思此刻全部散发出来时,才透lù出了他的真实想法,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是这个意思,或者不愿意承认。

  西边种着几株梅的庭院里,陆雪姑娘正怀抱长箫默然无语,她清丽憔悴的面容上满是戚色,看着院角早已落尽颜色的老梅思念着南方家乡的盛chūn。

  东边植着几丛竹的庭院里,水珠儿姑娘对着满盆繁星怔怔发呆,晶亮的眼泪像珍珠般滑落丰润光滑的脸颊,落入水盆中发出一声轻响。

  清静的楼顶房间,珠帘之后,简大家看着chuáng边的那zhāng画像,宽广的额头皱成了土川,她看着画像上那个骑着黑驴的少年书生,看着他那熟悉挑起的双眉,看着他那神采飞扬甚至是嚣zhāng的大笑,缓缓流下了眼泪,喃喃低声幽怨道:“轲浩然你这个死鬼,当年老娘我做了鸡汤天天等你回来喝,你偏不来,现在好了,你就算想喝也喝不到了,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地底下guò的到底好不好。”

  忽然间她眉头一挑,攥紧了shǒu中的丝巾醒了guò来,急走两步来到栏边向楼下庭院间望去。她知道水珠儿院中那瘦高道人的身份,却是丝毫不惧,面带恼怒之色轻声嗔骂道:“你这老头儿好没道理!没来由来我楼子里招惹我想那hún帐东西做甚!”

  竹影庭院间,洗干净脸着了淡妆轻粉的水珠儿款款走回房间,看着瘦高道人在桌旁摇头晃脑,不禁微微一怔,走上前去看了一眼,蹙眉疑huò问道:“先生,先前我总觉得闻到一股鸡汤的味道,那是为何?”

  “不是鸡汤的味道,是回家的味道。”

  神符师颜瑟摇了摇头,指着帐薄上那潦草的二十九个墨字说道:“这人写这便笺时,非常急着回家喝那碗剩鸡汤,鸡汤并不见得好喝,我只是好奇这个应该是位女子的桑桑,不知是他家中悍妻还是严母,竟把他bī成这副模样。”

  “这便笺……不是宁缺写的吗?”水珠儿清秀xiǎo巧的脸蛋上满是疑huò不解:“他当时kě不像是想回家的模样,桑桑也不是他妻子,只是……他的xiǎoshì女。”

  “xiǎoshì女?那就更不通了。”

  神符师颜瑟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会这事。他终生未曾婚娶,便是因为在大唐尤其是在长安,看多了如虎般的悍妻,一心想着流连huā丛,终日尝鲜,所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xiǎoshì女和一碗剩鸡汤有甚值得如此记挂之处。

  第二日清晨,瘦高道人乘坐马车离开,没有询问写出那二十九个草字的宁缺究竟是何方神圣。guò了片刻,水珠儿dǎ着呵欠róu着睡眼走了guò来,她早已忘却了昨夜的种种情绪,接guò婢女端上的热茶饮了口,下意识里往桌上瞧了一眼,发现那zhāng破烂的帐簿便笺纸已经不翼而飞,而昨夜瘦高道人指蘸酒水在红木桌案上临摹的那二十九个草字,更是早已经干涸不见。

  她笑着摇了摇头,放下shǒu中茶杯,腕间的碧绿青翠镯子轻轻在红木桌案上撞了下,只听着一声极轻的响起,桌案上竟被震起了一片极细微的红色漆皮粉末。

  水珠儿微微一惊,睁着眼睛好奇望去,犹豫片刻后用袖中丝巾轻轻一抹,只见那些红色漆皮粉末之下,竟是一排极潦草的字迹,这些字迹看似并不深刻,痕迹却是深在木中,根本无法抹掉,真kě谓是入木三分!

  “桑桑少爷我今天喝醉了就不回来睡了你记得把锅上燉的剩鸡汤喝掉。”

  水珠儿睁着眼睛,死死地盯着红木桌案上的潦草字迹,隐约间明白了一些什么,她不知道瘦高道人就是传说中的神符师,也看不出来宁缺将来究竟能有多大的造化,但她知道瘦高道人来历必然不凡,但她真心希望宁缺将来能有一场大造化,更关键的是,久经风月阅人无数她对于机遇这种东西有极天然的敏感xìng,于是她在第一时间内吩咐婢女把这zhāng桌案仔细收起,好生保管,以待将来。

  另一边,神符师颜瑟出了青楼,登上一辆破旧的马车,在长安城里行不多时,便遇到了一位腋下夹着黄纸伞的年轻道人,那位年轻道人恭谨应道:“师伯,您jiāo待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人叫宁缺,护送公主一道……吕清臣看guò,确认没有潜质,前些日子书院也看guò,连术科都没有进。”

  神符师惋惜一叹。且不说那少年与公主殿下的关系,只是这诸窍不通就已是绝境,难道要请西陵神殿集合数位大神官之力替这少年施展大降神术强行通窍?符术妙道难觅传人,昨夜好不容易遇见一子却又先天不足,真是kě惜kě叹哉。

  ……

  ……

  (这酒店好,能上网,还是免费嘀,真像国内啊……今天周一,有个重要事儿说一下,麻烦大家shǒu里有推荐票还是请投一投,更新确实无力,但既然厚着脸皮要票,自然是因为有话要说,嗯,回家后休息一天,然后从二十二号起,每天三更到月底,合什,为了让你们相信,这次赌咒发誓依然用父亲人格的名义,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