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九十七章 谁人凭栏看?


  被唤做华绍的管事听着这声喊,无来由想起天启十三年间经常出庭红袖招的某位少年,心头一紧向声音起处望去,看清楚褚dà少爷身旁那人眉眼,发现正是那位干叫姑娘不给钱的缺德玩意儿,身体骤然变得僵硬起来,脸上表情也同步变得极为难看,在心中苦涩想道dà家既然已经好久不见,那么今日何必再见?

  对于服务行业的人物来说,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永远无法同步,华管事腹中不停问候着宁缺的父母祖辈,脸上难看的表情却迅速变成了几朵鲜艳的dà花,不敢有丝毫迟疑推搪,遥遥隔着数张酒桌对那方媚笑一礼,然后转身把右手张开搁至唇边,朝着幽静灯影疏的楼上欢快高声喊道:“楼上楼下的姑娘们!宁缺宁小爷来啦!”

  这一声喊不知jīng呆了楼堂间多少人,正假扮羞涩敛神静气或假扮老道顾盼自豪的学生们集体把jīng疑目光投往宁缺那桌,司徒依兰端着茶杯吃jīng地张着嘴,金无彩脸上的神情再也无法保持柔顺,纷纷心想这算是怎么个接待路数?怎么看这感觉红袖招里竟是无人不识宁缺?学生们吃jīng期待好奇yòu有些不敢相信抬头望向楼上,想瞧瞧随着华管事这声喊会有多少姑娘探头出来瞧他。

  楼堂台上的丝竹轻歌声不知何时停了,楼内一片安静,没有佳人急不可待地伸头出来看宁缺,没有姑娘向他欢笑挥手,甚至就连来替小姐打量情况的婢女都没有出现一个。就在在堂下翘首期待的学生们稍感失望,有人稍感平衡,司徒依兰稍感无趣之时,忽然间楼内楼后响起了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恰如dà珠小珠落玉盘,yòu似dà雨小雨间奏于春风亭,啪啪脚步声、垂珠摇晃声、莺歌燕语声中,楼内后院里不知六七位姑娘dài着她们的贴身婢女鱼贯而出,流水般汇于堂间,然后来到宁缺身旁,或俏声指责为何好些天都不来,或温柔关怀这些天因何不来,或蹙眉疑虑是不是遇着事所以不来,总而言之是好一番热闹。

  正闹腾着,最清静的顶楼里忽然探出一小女孩儿梳着可爱双髫的●脑袋,正是简dà家的贴身婢女小草,只见她漆黑若点墨的眼眸骨碌一转,没有看见自己想见的人,不悦嚷道:“宁缺,桑桑怎么没来?你yòu把她关铺子里啦!”

  那一夜红袖招里因为预备进宫练歌舞而无聊无趣◇的姑娘们用嘲笑伤害一颗少年脆弱敏感心的方式把宁缺激进了楼中,那一夜后事情开始发生一些很微妙的变化,无论是水珠儿陆雪这等当红头牌,还是那些普通姑娘,待宁缺的态度都极为热情亲切,原因不外乎有三点:

  一是宁缺生着一张干净可喜的脸蛋,是青楼里难得一见的青稚少年,说话得体举止可爱尊重姑娘,双方yòu并没有那等关系,相处起来轻松愉悦,青楼闲话多次,彼此已经极为熟稔。二是水珠儿因为某些纯私人的因素极为疼惜这个家伙,诸家姑娘自然也随之多给些颜面。

  最重要的缘故自然是因为简dà家曾经对这个少年表示出某种程度的关切,这种关切并不显眼,但对于向来对男子不假颜色甚至有些厌恶的简dà家来说实在是太过罕见,水珠儿陆雪倒无所谓,但对于其余那些姑娘们来说,若能讨了简dà家的欢心,别说是对宁缺亲热些,即便是用姑娘家的肉身施舍供奉几夜yòu算得了什么?

  然而书院的同窗们并不知道这些原因,也不知道在这个春天里,宁缺多少次进出红袖招无碍,他们看着酒桌旁的莺莺燕燕,听着那些娇声脆语,早就已经傻了眼。

  司徒依兰终于缓慢地放下了茶杯,嘴也闭了起来,但看着那位自己两次都未曾请动的陆雪姑娘此时正温柔坐在宁缺身旁嗑瓜子闲话,忍不住望向身旁做男装打扮的金无彩,满脸震撼叹道:“褚由贤没有撒谎,宁缺真的可以横趟红袖招,这家伙……比我那些自命不凡的堂兄们面子可要dà多了。”

  正说话间,宁缺与◇诸位姑娘久别寒喧结束,揖手温存告别,然后右手微抬虚扶着陆雪姑娘的手,向司徒依兰这桌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司徒小姐,陆雪姑娘我可是给您dài过来了,您可得怜她近日练舞辛苦,早些放她回去休息。”

 ◇ 司徒依兰站起身来,佯怒实喜说道:“我们女儿家说话,要你管这多闲事。”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向陆雪行了一礼,极认真说道:“陆雪姐姐,一直想见您向您请教胡旋舞的中三路踢法,今日有幸相见,还望您不吝赐教。” ☆
  陆雪微微蹙眉,她确实有些疲惫,只是更清楚在这些长安贵人贵女面前,若还要摆出什么名妓的作派,实在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金无彩也站起身来,右手折扇在左手虎口轻轻一敲,微笑说道:“陆雪姑娘○☆
  陆雪微微蹙眉,她确实有些疲惫,只是更清楚在这些长安贵人贵女面前,若还要摆出什么名妓的作派,实在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lùxuěwēiwēicùméi,tāquèshíyǒuxiēpíbèi,zhīshìgèngqīngchǔzàizhèxiēzhǎngānguìrénguìnǚmiànqián,ruòháiyàobǎichūshímemíngjìdezuòpài,shízàibúshìshímehǎodexuǎnzé。

  jīnwúcǎiyězhànqǐshēnlái,yòushǒushéshànzàizuǒshǒuhǔkǒuqīngqīngyīqiāo,wēixiàoshuōdào:“lùxuěgūniáng,我司徒姐姐想学这胡旋中路三踢,是因为云麾将军年底六十dà寿,想以此舞为献礼,倒也不见得是今日一定要学,只是希望你能留些时间给她。”

  “原来如此。”陆雪微微一笑,说道:“那我今夜便跳了一小段好了,来日司徒小姐若有所请,只需提前知会个时间,不拘您来还是我去府上,都极方便。”

  ……

  ……

  胡舞与草原蛮族无关,而是来自月轮国,据传其根源乃是月轮国极西某雨林部落祭祀之舞,以节奏明快著称,尤其是舞者身体上半部做天女散花静态状,下半身则是疾速颤抖,腰腹dà腿踏歌而行,会形成一种极鲜明的对比美感。

  这种舞蹈的难度极dà,下路三踢相对还比较容易实现,而如果要完成中路三踢甚至是上路三踢却还要保持上半身的端庄静止,却是极其困难。全天下最好的胡舞姬就在dà唐的长安城内,就在红袖招内,也正是陆雪。

  锵锵琵琶声中,隐有竖笛丝缕飘起,安静的楼堂内灯光微暗,帘幕起时身着露腹裹臀纱舞袍的陆雪翩然而至,目光温柔微垂,双手合什于白酥胸前,无论是指尖还是眼睫毛都不曾颤抖一丝,然而她赤着的雪般双足却在和着音乐声缓缓起舞,尤其是随着琵琶催的越来越急,双足轻踏舞台的频率越来越快,被纱舞袍紧紧裹住的dà腿与臀部像闪电般不停颤抖,袒露的腹部荡起细微的美纹……

  一曲舞罢无数喝彩声震天般响起,然后楼堂内复yòu归于并不聒噪的温暖热闹之中,司徒依兰极认真地向陆雪姑娘敬了一杯酒,众人yòu随意说了几句,已有疲惫之色的陆雪姑娘温柔告歉,便回自家院子休息。

  美人胡旋最是佐酒佳品,今夜红袖招楼堂里本yòu是二十来位正值青春好热闹的青年学子,顿时酒水便下的快了起来,文雅的蒙书酒令声里夹杂着掷筹游戏发出的梆梆声,堂间好不热闹欢快。

  今夜宁缺被褚由贤和青楼管事合力推出了一个极dà的风头,自然成了酒场的中心地dài,不论平日里熟或不熟,同窗学子们纷纷持觥上前,出于各种理由毫不客气地一通猛劝,最开始时众人还会行些酒令划些酒拳,待发现宁缺这厮真可谓是行酒令划酒拳的天才,竟是十余局全部胜利后,博酒顿时变成了灌酒。

  宁缺性喜饮酒,更喜酒后风味,这些年跟着桑桑也算是基本上酒水没有断过,只可惜或者说可悲的是,喝了这么多年酒他的酒量却是一点增长也没有,基本上还是属于那种看着酒馋喝了酒乱酒后因为醉的太厉害基本上没有乱性机会的境界。

  被这多同窗一通猛劝猛灌,五六杯酒催的急了,原本只有七分的酒意顿时跃升到了十二分,他强行睁着迷糊的双眼,想要假装自己还是清醒的以吓退敌人,但已经有些口齿不清的语言却暴露了自己的孱弱底气。于是他想抱觞望月以冒充一下孤独躲酒却发现夜空里还是没有月亮,他想倚栏倾酒入湖醉鱼念诗来模仿一下绝望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走到栏边而且已经记不得任何一首诗。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不知何时,他所在的酒桌被人移到了楼后栏边,恰恰近了那面小池湿竹,只是他已经半瘫在桌沿,早就忘了自己曾经打算做些什么。

  栏畔的环境比堂间要安静了很多,司徒依兰坐在他旁边,右脚蹬在栏上眯着眼睛看着满天繁星出神,右手提着一小壶清■冽的玉楼雪搁在栏外轻轻摇晃着。很明显这位贵女的酒量要比宁缺好很多,眼眸里的光泽十分明亮,她忽然开口问道:

  “宁缺啊,你和公主姐姐是怎么认识的?”

  宁缺抬起头来,揉了揉眉心,然后举起■筷子不停寻找着醋泡青菜头,随意回答道:“在路上认识的。”

  “在路上怎么认识的?”司徒依兰转过头来,充满兴趣地盯着他。

  宁缺一筷子插进小酥饼里,捂着前额恼火应道:“路上拣到了,所以便认识了。”

  司徒依兰无奈说道:“我想你dà概是记错了些事情。公主殿下是不可能被你在路边拣到的。”

  宁缺dài着酒意笑道:“确实记错了,我在路边拣到的都是宝贝,不可能是个白痴榆木疙瘩啊,我和公主是在哪儿遇见的呢?对了,你知道我是渭城的军卒……”

  ……

  ……

  (在德国水土不服,已经泻了两天了,真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