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青春啊青春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八十章青chūn啊青chūn

  宁缺不应该觉得冷,因为那名穿着棉袍的书shēng,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没有流lù出丝毫敌意、任何危险气息,相反却干净的仿佛无垢的莲huā,像亲人般令人信任。

  可他还是觉得有些冷,因为那书shēng一眼便瞧出来自己背着一把伞,那把伞很大很黑,而且是他和桑桑最重要的东西,并且想要换走。

  朝阳无法直射巷道,气温有些微凉◎,这大概也是他感到身体寒冷的原因?还是shuō那名书shēng让他无来由信任让他感到恐惧?

  宁缺像个冰雕般站在巷道里,站了很长时间,才苏醒过来,略带惘然地回头看了一眼,自然什么也没有看到。然◎●后他低头想了想,发现想不明白先前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决定不再继续去想,摇了摇头向众shēng喧嚣处走去。

  他不知道传shuō中的夫子已然乘车而去,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历史时刻,他不知道自己◎hòutādītóuxiǎnglexiǎng,fāxiànxiǎngbúmíngbáixiānqiánjiūjìngshìzěnmehuíshì,yúshìjuédìngbúzàijìxùqùxiǎng,yáoleyáotóuxiàngzhòngshēngxuānxiāochùzǒuqù。

  tābúzhīdàochuánshuōzhōngdefūzǐyǐránchéngchēérqù,tābúzhīdàozìjǐcuòguòleyīgèlìshǐshíkè,tābúzhīdàozìjǐ拒绝那位书shēng的jiāo换又是怎样的错过,他不知道那是真正的第一堂课,但即便知道他也不会去换,用自己已有去换尚未拥有,绝不是他会做的事情。

  ……

  ……

  书院普通意义上的第一堂课是大课,学shēng们集中在微凉的石坪上,满怀憧憬听着书院某位教授的训话,想像着今后两年或者是三年间的shēng活。

  如同入院试那般,书院的课程内容也分为六kē,两百名学shēng被分成六个书舍,每日上课时间由清晨至午时,看似时间不长,但中间没有任何断续休息。

  幸运进入术kē的七人,每日午后还要接受书院相关方面的教导,而其余的普通学shēng在午后便可以自由活动,可以自行选择留在书院自习,或是回到长安chéng里去huā天酒地,而那位首席教授极温和而诚恳地建议大家留在书院去旧书楼温书。

  书院的纪律要求很宽松,以深处那道钟声为号:第一声钟响为警,第二声钟●为入,第三声钟为散,第四声钟为离。入散之间便是学shēng们在书舍里学习的时间,书院要求学shēng在这段时间内专心听课,可以提问但严禁喧哗。至于值日打扫之类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学shēng去朝廷每年h■uā费重金在书院,不知聘了多少扫夫煮fù。

  接下来便是分班,书院采用的手段是最简明公平的根本不理会考shēng的家世也不在意入院试的成绩,那位谢承运公子和钟大俊被分到了甲舍,临川王颖被分到丁舍,宁缺则是被分到了丙舍。

  去坪侧教习室取回专属自己的书册典籍,宁缺随着人流盯着掩雨廊上的木牌,找到了丙舍的房间,看着里面那些如画明窗,如纸白墙,想着今后数年自己便要在这个地方度过,想着自己★终于踏进了大唐帝国的青云道,他的情绪有些微感惘然,深吸一口气平静心神,抬步迈过那道高高的

  “宁缺!坐这儿!”

  书舍里同时想起两道惊喜意外的声音。

  宁缺愕然抬头望去,只见宽☆★终于踏进了大唐帝国的青云道,他的情绪有些微感惘然,深吸一口气平静心神,抬步迈过那道高高的

  “宁缺!坐这儿!”

  书舍zhōngyútàjìnledàtángdìguódeqīngyúndào,tādeqíngxùyǒuxiēwēigǎnwǎngrán,shēnxīyīkǒuqìpíngjìngxīnshén,táibùmàiguònàdàogāogāode

  “níngquē!zuòzhèér!”

  shūshělǐtóngshíxiǎngqǐliǎngdàojīngxǐyìwàideshēngyīn。

  níngquēèrántáitóuwàngqù,zhījiànkuān敞的书舍后排,禇由贤正兴奋地向自己招手,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而在最前排,司徒依兰正兴奋地看着自己,今天少女在学袍之下穿着身蓝色劲装,斜襟上绣着几朵梅huā,微敞的衣领内白皙的颈子细腻一片。

  恍然若梦,仿佛隔世,确是隔世,这是他最熟悉最难忘的画面,那时节每年仿佛都会看见一遍,而且那时候喊他去坐的人更多。

  宁缺沉默站在书舍槛内,用力地闭了闭眼,才把那些虚妄扰心的回忆驱除出脑海,向着面带期盼之色的司徒依兰致以歉意一笑,向后排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这位司徒xiǎo姐是云麾将军之女,但知道她肯定出身长安贵mén,虽shuō书院之内诸shēng平等,昨日听shuō陛下当年微服前来就学,也与普通贫民学子并排而坐,但与这种贵xiǎo姐接触太多,谁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放下沉重的书册典籍,他看着禇由贤苍白瘦削的脸颊,盯着对方有些发青的嘴蹙眉问道:“你昨儿又去了红袖招?”

  “呆了整整一夜。”禇由贤叹了口气,并未做丝毫隐瞒,凄苦shuō道:“宁缺,这个世界出问题了,我想不明白,所以在红袖招里疯了一夜。”

  宁缺想起先前遇见的那书shēng,身体微僵,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我居然考进了书院,就是这个世界出现的最大问题。”

  禇由贤看着他极为苦恼悲痛shuō道:“你知道的,我家那老头子huā了两千两银子给我买了个入院试的资格,●我只是来镀金好娶老婆,昨六kē我都是瞎答的,放榜的时候我根本没去看自己的名字,结果……我居然考了四kē乙上!”

  宁缺惊愕无言,半晌后由衷赞叹道:“你还真是真人不lù相啊。”

  “不l☆ù相个屁。”

  禇由贤的脸色就像是家中老头子死了,失魂落魄shuō道:“我数kē答的是夫子喝醉了,嚼了半山桃huā,就这样还能考乙上……这只能shuō明书院的教习们都疯了。”

  宁缺思考了会儿,猜测道:“会不会是你家使了银子?”

  禇由贤愤怒道:“谁听shuō过书院能靠银子进来读书?而且那老头子只出了两千两银子!两千两就只够我在红袖招里包四个月!够干个屁事儿!”

  ……

  ……

  远处长安chéng内,东chéng某家银坊深处的圈椅上,某位身材极为发福的老爷子正ròu疼看着自家的帐簿,泪眼婆娑叹息道:“二十万两银子……贤儿啊,为父把大半个家业都卖了,就指望着你出人头地,你可不能令为父失望啊,谁他妈的shuō书院不收钱,那群酸贼……就是他妈的不收

  ……

  ……

  禇由贤并不知道他家那位老头子为了让他进入书院,做出了在商场风浪多年间都不曾做过来的绝世豪赌,犹自在那里愤愤不平,总觉得书院教习们集体发疯。

  “我自幼就不喜诗书,不好骑射,所以和长安chéng里那些公子贵女都玩不到一起去。幸亏你也分到了丙舍,不然我真不知道接下来这些年怎么过。”

  禇由贤悲伤shuō着,宁缺却只是注意到他shuō自己不喜诗书不好骑非但没有什么赧然羞愧情绪,反而显得格外理所当然,甚至有些隐隐自豪。

  他笑着安慰这位●在长安chéng唯一的熟人,shuō道:“既来之则安之,想那么多做甚。”

  “有道理。”禇由贤环视宽敞书舍里的同窗们,目光在那些身材窈窕的少女身上扫过,逐渐变得欢喜起来,“多和同窗们亲近亲近,◎◆将来婚事也好有个着落。”

  宁缺无言以对,无颜以对。

  禇由贤本就是个xìng情疏阔开廊的典型唐人,不然当日也不会在青楼里初遇宁缺,便要请他喝huā酒玩姑娘,此时把心情调适过来后,顿时◇■回复平常,两根手指拈起yù玦指着前面几排的乌簪女学shēng们,压低声音shuō道:“那个温柔xiǎo娘子叫金无彩,咱大唐国子祭酒幼子温顺但极不好惹,因为祭酒大人的脾气特别严肃或者shuō暴躁;那个高◇■回复平常,两根手指拈起yù玦指着前面几排的乌簪女学shēng们,压低声音shuō道:“那个温柔xiǎo娘子叫金无彩,咱大唐国子祭酒幼子温顺但极不好惹,因huífùpíngcháng,liǎnggēnshǒuzhǐniānqǐyùjuézhǐzheqiánmiànjǐpáidewūzānnǚxuéshēngmen,yādīshēngyīnshuōdào:“nàgèwēnróuxiǎoniángzǐjiàojīnwúcǎi,zándàtángguózǐjìjiǔyòuzǐwēnshùndànjíbúhǎorě,yīnwéijìjiǔdàréndepíqìtèbiéyánsùhuòzhěshuōbàozào;nàgègāo◎个姑娘你不要惹,因为她姓高,家里有个舅舅在宫里当差……”

  “那个油头粉面的xiǎo子叫陈子贤,家里是在西chéng开书局的,很是有些哪日你我要喝huā酒手头不便时,可以喊他同去,至于他身边那●个矮个子就不用管了,听shuō是辰州过来的学shēng,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在读书无趣的狠。”

  宁缺大为佩服,暗想一个不愿意进书院的人,只用了半天不到的时间,便把书舍里整整三四十人的来历的清清楚楚,这得是怎样的想必这得是要把吃喝玩乐事业进行到底,把寻朋觅伴爱好打入书院的鸡ng神吧?

  “啊,穿衣服的xiǎo姐你大概已经知道是谁了,不错,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云麾将军之女司徒依兰xiǎo姐是◇也!”

  禇由贤轻拍书案,像shuō书先shēng般唾沫横飞快速shuō道:“宁兄,先前你舍她不顾来就我,本公子自然感沛莫名,但我必须提醒你,你极有可能已经得罪了这位长安著名贵女。不要shuō◆我没有提醒你,司徒依兰xiǎo姐八岁便在朱雀大街上驰马纵横,与一帮同龄女号称娘子军,这些年来不知惊了几家煎饼果子摊,卤煮火烧店,吓坏多少好色胆大男子汉,踹飞多少无情无义郎,你要得罪了她,那可真是在长安chéng里寸步难行,恰如进了煎饼果子店,有个屁的果子好吃!”

  宁缺被面前若喷泉般的唾沫星子惊住,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心想娘子军这种事情我不去招惹自是不怕,司徒依兰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并无恶意的孩儿,自不会在意,反而对禇由贤的本事大为赞叹,shuō道:“下回去红袖招若手头紧,我看倒也不必强拉着陈子贤,你去shuō几段书便挣回来了。”

  他自以为这句话调侃的极为到位,不料禇由贤斜眼看着他,淡淡嘲笑shuō道:“在那等青楼里,靠shuō几句便能挣着银子,除却宁兄你天下还有何人能做到?”

  宁缺表情一僵,极想痛揍此人以发泄老羞成的那怒,终是强行压抑住了,因为此时负责讲解礼kē的教习先shēng已是一脸严肃走了进来。

  书舍内骤然变得安静无比,那些青chūn跳跃的鸦和雀不知飞去了哪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