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雨夜里,传奇重现


  这些年来,整座长安城都是鱼龙帮的天下,所有人都知道鱼龙帮上层有一批能征善战,浑然bú似普通**人物的狠厉角色:常三冷、齐四狠、刘五横、费六凶,陈七阴。除了从江湖最底层爬起,以狠毒立位的齐四,其余那些角色随意放在西城或是南城,都绝对能轻松打出一片江湖。

  很多人以为他们会bú甘心现在的位置,以为他们会离开鱼龙帮自觅天地,会找机会出头,甚至背叛上位,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五个男人依然紧紧跟随着他们的大哥,一步都未曾离开过——因为他们的大哥是春风亭老cháo。

  长安城内很少有人见过春风亭老cháo出手,更准确地说,早年前那些见过春风亭老cháo出手的老人早都已经死了,但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更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一个只会侈谈兄弟情义却毫无雷霆手段的纸老虎。因为谁都明白能把常三等人镇的死死的人物,腰间的佩剑bú可能仅仅是书生的佩饰。

  春风亭老cháo这个名字,是飘浮在他所有敌人头顶的一片阴影,他们想看见此人腰间佩剑出鞘后会带来怎样的风雨,却没有人敢去试,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此人腰间佩剑出鞘,长安的黑yè必将迎来一番血雨腥风。

  感觉到己方所有人都被cháo小树握剑那个动作震慑住,南城蒙老爷瞪着大眼睛,声色俱厉嘶吼道:“他只有一个人,又bú神仙,都给我上!”

  **里永远bú缺少热血冲昏头脑的莽汉子,寻觅杀死江湖传奇一举成名机会的隐忍者,被身周同伴数量鼓起悍勇气息的从众之人,随着南城蒙老爷这声厉喝,数百名长安帮派众举起手中钢刀,大喊着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我只是想要回家。”

  cháo小树看着冲上来的敌人们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呛啷一声惊破雨中的破亭旧巷,腰间的佩剑如蛟龙出鞘,外象缓慢实则迅捷刺向冲在最前面那个人。

  宁缺看着cháo小树的后背,右手已经握住刀柄,却没有拔出那把最近磨的极锋lì的朴刀,因为他想看看这位长安黑yè传奇的真实实力,同时他觉得小树君先前说的那句话过于装逼,有些担心自己拔出刀来会被一道闪电误劈至死。

  cháo小树的剑样式很普通,普通长普通宽,开锋处也无甚特别,只是在雨珠被高速◎移动剑身拍散的那一瞬,隐约能够看到剑上有很多细纹,那些细纹并bú是某种符文,而更像是数道缝隙被水银补满。

  过于牛逼的人说句实话,就会被人误以为是装逼,宁缺盯着那把剑,看着那把普通的剑在最后那●一刻改刺为拍,准确而轻松地拍到那名汉子的胸膛上,终于明白春风亭老cháo那句话并bú是装逼,而是这个人确实很牛逼。

  平直的剑身在空中被某股力量强行拗成弯状,与它的速度相比,自yè空降下的雨珠缓慢的令人发指,而就在剑身拍打在那名汉子胸膛上时,那股力量骤然自剑身递出,啪的一声直接将那片胸膛击的深陷下去!

  一声如击重革的沉闷巨响!

  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嚎!

  那名悍勇冲在最前的南城帮众,连cháo小树的脸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便被直接拍成了一只风筝,极为凄惨地破空而飞,飞过了破旧的春风亭,落到了十几丈外!

  ……

  ……

  正自喧嚣喊杀的数百帮众骤然一静,他们的目光下意识随着那名同伴在雨yè空中画了一道极长的弧线,然后迅速被恐惧占据身体,挥刀的手变得寒冷起来。

  他们曾经想像过春风亭老cháo腰间佩剑出鞘之时可能会刮起一阵腥风,或许○会落下一场血雨,但从来没有想像过,一把单薄的青钢剑竟能把沉重的一个人击飞如此之远,薄剑一挥间蕴藏着的恐怖力量竟像是天神手中的大锤,一动天地四方动!

  bú,那把剑bú是天神手中的铁锤,更像仙使◎手中的一条钢鞭!

  冲到cháo小树身周的那些江湖汉子,被这雷霆一击震骇的僵立原地,cháo小树却没有停止在雨中向前的脚步。他潇洒执剑而行,每一步踏出便手腕微提青衫微振挥出一剑,挥舞之时,平薄◎剑身嗡嗡作鸣,极尽弯曲弹放之态,像条钢鞭般呼啸挥舞,裹着雨珠凉风啪啪击出,每一剑出便有一道人影飞起!

  剑身及胸,有人横飞撞到巷墙,吐血滑落;剑身及腿,有人翻着跟头滑破yè空,骨拍喷血堕地;剑◇挥破雨,沉闷嗡鸣,人影bú停横飞而出,惨嚎恐惧之声响彻先前还是死寂一片的春风亭。

  一路前行的cháo小树挥剑动作轻松随意,甚至可以用毫bú在意来形容,就像是在夏日里驱赶yè蚊子,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平静如常。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宁缺却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在yè雨中无比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用轻薄的剑身击飞敌人,而bú是选择更简单更省力的刺死敌人,cháo小树的出手在前一刻让他有些bú解,此刻才明白,只有这种方式cháo小树才能shǐ终保持身周shǐ终有一片空地,避免被对方一围而上。

  但这样霸蛮甚至嚣张的战斗方式,显然很消耗体力与精神,cháo小树如果bú是想用这种方式震慑住当场数百名凶悍的汉子,那便是他有自信直接把所有敌人拍死!

  宁缺看着cháo小树的背影,看着这个在yè雨中嚣张前行的中年男子,看着在他剑下bú时惨嚎飞起的汉子,看着那些在◆远处泥水里呻吟bú起的人,抿唇想道:

  “我知道你强,但我没有想到你这样强。”

  躲在人群之中的那几位长安城大佬,此时早已心神俱裂,他们今天终于看到了春风亭老cháo出剑,但他们宁肯这☆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平日里他们在鱼龙帮的阴影下活的挺好,自以为双方差距bú大,如果拼命去做犹有一搏之力,直到此时此刻,在凄寒的春雨之中,这些人才无比凄寒的发现事实原来如此残酷。

  他们能够活着,只bú过是因为鱼龙帮和那个中年男子根本bú屑多看自己一眼。

  传奇就是传奇,无论江湖、青楼还是官场上,能够在人们记忆中成为传奇的人,必然有他们成为传奇的道理,而这绝对bú会因为传奇多年未曾出现就有所改变。

  ……

  ……

  (继续猛烈要推荐票,下章更精采噢,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