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魔宗断指与边军闪箭


  吕清臣说完zhè番话,又开始剧烈的咳嗽。

  念师在俗人想像中最为玄妙神秘,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看似神奇的念力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在杀伤敌人的同时,也会对念师自己的精神识海甚至肉身造成极大损害。

  他看了一眼远处那位巨汉小山般的尸体,想到帝国珍贵的强者资源经此一役便要少上两人,不禁感到万分可惜,甚至产生了某种看着子侄辈不成器的痛惜感,摇头叹道:

  “我大唐虽然强者辈出,但有大剑师境界的人并不多,以你之能,既然出身书院,本应为国效力,怎可cóng贼行事?”

  “贼?何为贼?清臣先生,你既出身昊天道,那么你应该知道当年钦天监被人抹掉的那句评鉴:夜幕遮星,国将不宁!”

  中年书生通过侍卫们的表情早已确认己方此行的刺杀目标并不在车中,死的那个女子只是个幌子。他看了眼已经变成堆垃圾的华丽车厢,冷笑说道:

  “夏侯将军想些什么我不关心,我只知道他和我的目的相同,那就是杀死你们队伍里那名妖女!”

  吕清臣想起十几年前那件闹得沸沸扬扬的钦天监事件,沉默片刻后摇头说道:“书院精神不论**之外,我出身昊天道况且不信zhè些神鬼之说,你又何必。”

  “我跟随公主殿下已逾四年,cóng不认为她是应兆之人。”

  听到zhè番帝国下层民众绝对不会知道的秘辛,宁缺隐约间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公主殿下执意要嫁入草原,而为什么对她宠爱有加的皇帝陛下最终居然会同意。

  一念及此,他忍不住转头向身旁望去,只见那名清秀婢女的表情变得极为难看,眉眼间布满寒霜。

  中年书生缓缓敛去脸上所有情绪,不再回答吕清臣的话语,而是闭目深深吸了口气●,随着呼吸,他身周的落叶开始卷动,身上的青色长衫随风猎猎作响。

  “你还想做些什么?”

  吕清臣老人皱眉看着他,说道:“我等了你七十七息的时间,你始终未能调息成功,证明你腑脏已碎,气海☆,suízhehūxī,tāshēnzhōudeluòyèkāishǐjuàndòng,shēnshàngdeqīngsèzhǎngshānsuífēnglièlièzuòxiǎng。

  “nǐháixiǎngzuòxiēshíme?”

  lǚqīngchénlǎorénzhòuméikànzhetā,shuōdào:“wǒděnglenǐqīshíqīxīdeshíjiān,nǐshǐzhōngwèinéngdiàoxīchénggōng,zhèngmíngnǐfǔzāngyǐsuì,qìhǎi■已毁,加上本命剑已废,现在的你连个普通军卒都不如,难道临去zhè一刻你依旧不愿获得安宁?”

  在普通人的心目中,无论是剑师还是念师,zhè些能够调动天地元气的修行者都是非常神秘莫测的人,有些愚○夫村妇甚至相信那些最强大的修行者可以超生脱死,所以哪怕明明看着中年书生已经到了灯尽油枯的时节,身负重伤的草原蛮子和侍卫依然不敢放松,警惕万分。

  直到他们听到吕清臣的话,他们才终于相信那位可怕的大剑师真的已经不行了,疲惫与伤势瞬间开始侵袭精神和**。

  只有宁缺依旧警惕,cóng战斗开始到现在始终像个鹌鹑般藏在落叶中的他,盯着大树旁那名浑身浴xuè的中年书生,握着弓箭缓慢逐寸移动着身体,寻找着最佳的冷射位置。

  大唐帝国看待荣誉重于生命,无论是士大夫还是市民阶层都格外推崇风范气度,在他们看来,敌人苦战将死之时,应该得到和他实力身份相符的尊重。

  此刻将要死去的是一名地位尊崇的大剑师,所以侍卫首领会颌首还礼,哪怕对方杀死了自己很多忠心耿耿的下属,所以吕清臣会和他说话释疑,让他完成生命最后的言语交待。

  宁缺cóng来就不是一个典型的唐人。

  他看重荣誉,但坚持认为荣耀即吾命是废话,并不认为世界上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即便有也不会是荣耀。

  他是个小小的边城军卒,根本不了解zhè些强大的修行者战斗的方式,甚至今天才是他第一次看到zhè种战斗。

  但今天那位大剑师既然成为了他的敌人,那么他就会一直保持警惕,时刻准备出手用任何方式去杀死对方。

  cóng小艰辛流浪,在边塞里与蛮人刀口见xuè数年,让少年养成一个根深蒂固的认知:只有死了的敌人才是安全的敌人,才是好敌人,也只有到那个时候,他或许才会脱下军帽,对敌人的尸体行注目礼,表示自己极有限度的尊重。

  就在zhè时,异变陡生,或者说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发生了。◆

  màn天落叶在大树旁快速舞动,中年书生被xuè打湿的青衫忽然急剧膨胀,数道xuè流cóng他的五官里喷涌而出,仿佛有股恐怖的无形力量正cóng那些落叶间,cóng天地间向他的身体内灌注进去●,将他所有的力量混着鲜xuè逼了出来!

  “纳天地于内!”

  看到zhè一幕,吕清臣勃然变色,看着中年书生愤怒呵斥道:“书院中人用魔宗手段?你……你居然敢欺师灭祖!”

  北山道口战斗凶险惨烈至极,然而自始至终zhè位老人都不曾动容,在唐人看来既然敌我阵营已存,那么无论胜负生死都是寻常之事,并不涉及所谓道德正义,可当他发现中年书生动用了魔道的自毁手段,终于第一次忍不住动了怒!○

  “若为正道,何惧用魔手段。”中年书生缓缓抬起右臂,遥遥指向车厢旁的老者,淡然说道:“若zhè是沉沦,那便让我沉沦入冥界,永世不得超生罢。”

  话音落处,他右手食指根部骤然多出一道深◆刻的xuè痕,隐现白骨,只听得他一声闷哼,食指扯离手掌,陡然加速,变成一道xuè影呼啸喷出,直刺吕清臣的面门!

  纳天地元气于体内,不惜暴体崩坏,把自己的肉身修成本命飞剑,凝毕生功力于一击,正是最典型的魔宗手段!

  对于护送公主的队伍来说,吕清臣老人是他们最强大的倚靠,尤其是此时草原蛮子和侍卫们死伤惨重,几乎没有人还有再战之力,于是老人的作用便显得格外关键,他若死在zhè根断指之下,谁还能够抵挡一名大剑师临死前的暴击?

  两名草原蛮子狂嚎着向中年书生扑了过去,然而没跑两步,便是一个踉跄摔倒在落叶之上,手里的弯刀也震了出去。

  半跪着的侍卫首领猛地向地面扑倒,拖着xuè水向前方挣扎爬行,离他不远处有名牺牲侍卫留下的弩箭,然而他虽然已经拼了命,但明显还是慢了,当他握到弩箭时,只怕车厢旁已经虚弱到不能再战的吕清臣已经被断指刺中。

  幽暗的北山道口林间,没有人预料到一名出身书院的大剑师,居然使出了魔宗手段,谁都没有准备,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zhè名大剑师击杀成功,然后全队尽丧。

  宁缺有准备。

  他准备了很长时间。

  当那名青衫中年◎书生淡然感慨之时,他毫不为之所动,警惕注视对方的一举一动,缓慢挪动着身体,寻找着最佳位置。

  当中年书生开始吸纳天地元气入体内,林间落叶狂舞之时,他已经双脚一前一后站立在了枯叶之间,举起手中那☆把看似寻常的黄杨硬木弓,瞄准了对方。

  右臂用力,劲传腕间,弓弦被猛地拉开,如一道满月,坚韧的弓弦承受巨大的力量,发出一阵嗡鸣,弦上的羽箭微微颤抖,然后迅速变为平静,像待要弹出的蛇。

  当中年书生断指飞出时,宁缺右手的中食二指微微一松,弓弦上的稳置器一拧,弓弦嗡的一声鸣啸弹回,一根羽箭如电般射出,穿透数片落叶,直冲其人胸膛。

  嗡嗡嗡!

  弓弦急速振动,黑色的箭羽残影闪电般前行,刺破落叶,撕破夜色,就在那位青衫大剑师以魔宗手段逼出的断指刺中老人吕清臣面门之前,提前抵达了他的胸膛!

  修行者的**并不比普通人更强大,尤其是剑师念师符师因为长年冥想,身体反而会更加孱弱,需要格外注意近身的防御,除了像侍卫们那样的近身死士之外,他们一般还会在长衫棉袍之内穿着轻甲,以防止被刺客偷袭。

  在生命最后的时刻,zhè位出身书院的大剑师不惜动用魔宗手段也要杀死■敌方最强大的念师,意念可见坚决,所以当他察觉到对方有人用弓箭偷袭时,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他的意念识海之中,现在只剩下天地元气汇聚而成的荡漾湖泊,断指就像一条破浪的黑线,艰难的前行,此时此刻◇他必须集中全部的精神力量,才能完成zhè最后的一击,他不会允许自己被任何事情打扰,即便是将要临体的冰冷羽箭。

  而且青衫之下是精密的软甲,他相信隔着zhè么远的距离,那根不知cóng什么地方射◆来的冷箭,根本没有能力射死自己。

  噗的一声闷响,一根羽箭扎进他的胸膛,箭头很诡异的高速旋转着,比普通的羽箭旋转速度不知要快上多少倍,锋利的簇锋瞬间撕裂青衫,挤进了轻甲的微小缝隙之中!

  羽箭入肉三分,鲜xuè初现。

  中年书生依然没有理会,甚至没有低头看一眼,脸上的细微xuè珠流淌成小溪,在紧皱的眉头处写出一个愁苦的川字。

  箭锋入体很痛,但不会死,所以那又如何?

  但宁缺射出的不止一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