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渭城有雨,少年有侍


  唐帝国天启十三年春,渭城下了一场雨。

  这座位于帝国广阔疆域西北端的军事边城,为了防范草原shàng野蛮人入侵,四向的土制城墙被垒得极为厚实,看shàng去就像是一个墩实的土围子。

  干燥时节土墙shàng的浮土被西北的风刀子一刮便会四处飘腾,然后落在简陋的营房shàng,落在兵卒们的shēnshàng,整个世界都将变成一片土黄色,人们夜里入睡抖铺盖时都会抖起一场沙尘暴。

  正在春旱,这场雨来的恰是时辰,受到军卒们的热烈欢迎,从昨夜至此时的淅淅沥沥雨点洗涮掉屋顶的灰尘,仿佛也把人们的眼睛也洗的明亮了很多。

  至少马士襄此时的眼睛很亮。

  做为渭城最高军事长官,他此时的态度很谦卑,虽然对于名贵毛毯shàng那些黄泥脚印有些不满,却成功地将那种不满掩饰成为一丝恰到好处的惊愕。

  对着矮几旁那位穿着肮脏袍子的老人恭敬行了一礼,他低声请示dào:“尊敬的老大人,不知dào帐里的贵人还有没有什么别的需要,如果贵人坚持明天就出发,那么我随时可以拨出一个百人队护卫随行,军部那边我马shàng做记档传过去。”

  那位老人温和笑了笑,指了指帐里那几个人影,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意见。就在这时,一dàolěng漠骄傲的女子声音从帐里传出:“不用了,办好你自己的差事吧。”

  今天清晨,对方的车队冒雨冲入渭城后,马士襄没有花多长时间便猜到了车队里那位贵人的shēn份,所以对于对方的骄傲lěng漠没有任何意见,不敢有任何意见。

  帐里的人沉默片刻,忽然开口说dào:“从渭城往都城,岷山这一带dào路难行,看样子这场雨还要下些时日,说不定有些山路会被冲毁……你从军中给我调个向导。”

  马士襄怔了怔,想起某个可恶的家伙,沉默片刻后低头回应dào:“有现成的人选。”

  ……

  ……

  营房外几名校尉面面相觑,脸shàng的表情各不相同,有惋惜有不舍有庆幸有震惊,但很明显他们都没有想到马士襄居然会选择让那个人去做贵人的向导。

  “将军,你真准备就这么把他放走了?”一名校尉吃惊说dào。

  渭城不大,军官士卒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超过三百人,远离繁华地的军营有时候更像是一个土匪窝子,所谓将军只不过是最低阶的裨将。然而马士襄治军极严,或者说这位渭城匪帮头领很喜欢被人叫将军,所以即便是日常交谈,下属们也不敢忘了在抬头加shàng将军二字。

  马士襄抹了一把脸shàng的雨水,看着营房四周的黄褐色积水,感慨叹息dào:“总不能老把他留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推荐信的回执已经□下来快半年了,大好的前途在等着那小子,反正他要去都城进行书院初试,恰好和那位贵人的队伍顺路,就算送那位贵人一个人情也好。”

  “我看那位贵人可不见得领情……”校尉恼火回答dào。

  众◆人shēn后的营房门被推开,一名模样清秀的婢女走了出来,望着马士襄和校尉们lěng淡说dào:“带我去看看那个向导。”

  到底是贵人的贴shēn婢女,面对着朝廷边将竟也是毫不遮掩自己的淡淡傲意。

  宰相门房、贵人近婢、亲王清客,这是官场shàng极令人头痛的角色,近则惹人怨,远之惹麻烦,最是麻烦。马士襄实在是不愿意和这种人打交dào,随意说了两句闲话,便挥手召来一名校尉,吩咐他带着○这名贵人婢女自去寻人。

  雨暂歇,轻雨过后的渭城显得格外清新,dào旁三两枝胡柳绽着春绿,不过景致虽好城却太小,没走几步路,校尉便领着那位婢女走到了目的地,那是一处简陋而热闹的营房。

 ◆ 听着门内传出的嘈乱声喝骂声行令声,婢女微微蹙眉,心想难dào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在军营里饮酒?门帘被风拂起,里面的声音陡然清晰,果然是在划拳,却不是什么正经酒拳——听着行令的内容,婢女清秀的容颜shàng闪过一丝羞红恚怒,暗自握紧了袖中的拳头。

  “我们来划淫荡拳啊!谁淫荡啊你淫荡!谁淫荡啊我淫荡!谁淫荡啊他淫荡!……”

  龌龊的行令声往返回复嘈嘈不绝,竟是过了极长时间都没能分出胜负,表情越来越恼怒难看的婢女掀起门帘一角,眼神极为不善向里望去,第一眼便看见方桌对面的一个少年。

  那少年约摸十五六岁,shēnshàng穿着一件军中常见的制式棉衫,棉衫襟前满是油污,一头黑色的头发不知dào是天然生成还是因为几年未曾洗过的缘故有些发卷,也有些油腻,偏生那张脸却洗的极为干净,从而显得眉眼格外清楚,脸颊shàng那几粒雀斑也格外清楚。

  “谁淫荡啊你淫荡!”

  与龌龊的划拳内容截然相反,这少年此时的神情格外专注严肃,不仅没有丝毫淫亵味dào,甚至眉眼间还透着几分圣洁崇高之意,他右手不停地在shēn前比划着剪刀石头布,出拳如风,出刀带着杀意,仿佛对这场划拳的输赢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要更加重要。

  几只在西北恶劣环境下生存下来的拥有强悍生命力的绿头苍蝇,正不停试图降落到少年染着油亏的棉衫前襟shàng,却总被他的拳风刀意驱赶开来。

  “我赢了!”

  漫长得似乎要把桌旁对战二人肺里所有空气全部榨干的划拳终于结束,黑发少年用力地挥动右臂,宣告自己的胜利,极为开心地一笑,左脸颊shàng露出一个可爱的酒窝。

  少年的对手却不肯服输,坚持认为他最后在喊谁淫荡时变了拳,于是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激烈的争吵,在旁观战的军卒各有立场倾向,谁也说服不了谁,就在这时不知dào是大吼一声:“照老规矩,听桑桑的!”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房间一角,那里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女童正在地搬动水桶,shēn材矮小瘦削,肤色黝黑,眉眼寻常,shēnshàng那件不知她主人从哪儿偷来的侍女服明显有些过于宽松,下摆在地shàng不停拖动,搬着可能比自己还要重的水桶,明显非常吃力。

  那名叫桑桑的小侍女放下水桶转过shēn来,军卒们紧张地看着她,就像是赌场shàng的豪客们等待着庄家开出最后的大小,而且很明显这种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

  小侍女皱眉看了一眼那名少年,然后望向桌对面那名犹自愤愤不平的军卒,认真说dào:“第二十三回合,你出的剪,他出的拳,但你说的是他淫荡,所以那时候你就已经输了。”

  房间里响起一片哄笑声,众人就此散开,那名军卒骂咧咧地给了钱,那少年开心笑着接过钱钞,用手在胸前油渍shàng擦了擦,然后拍拍对方的肩膀表示诚挚安慰。

  “想开一些,整个渭城……不,这整个天下,谁能赢我宁缺?”

  婢女的脸色很难看,于是一直站在旁边偷偷观察她脸色的校尉脸色也难看起来。他用手攥住门帘,深深吸了口气,正准备咳嗽两声,却被婢女瞪过来的两dào严厉目光阻止。

  阻止校尉惊动对方,婢女远远跟着那名少年和侍女离开了营房,一路沉默观察打量,校尉不知dào她想做些什么,只好归为贵人亲近人物惯有的谨慎怪异习性。

  一路shàng那名叫宁缺的少年没有显示出任何特殊的地方,买了些吃食,和街畔酒馆里的胖大婶打了声招呼,显得特别悠闲,唯一让婢女觉得怪异,让她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是:那位瘦小的侍女在他shēn后吃力地拖着水桶,少年却没有丝毫帮手的意思。

  帝国是个阶层森严的国度,但民风朴实,就算是在都城长安那种浮华阴暗地,哪怕是最lěng漠的贵人,想来也无法看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瘦弱女童如此吃力而毫不动容。

  “军中允许士卒养婢?”清秀婢女强行压抑心头的怒意,对shēn旁的校尉发问。

  校尉挠了挠头,回答dào:“前些年河北dào大旱,无数流民涌向南方和边郡,路旁到处都是死人,听说桑桑就是宁缺那时候从死尸堆里抱出来的,宁缺也是孤儿,从那之后两个人一直相依为命。”

  “后来他报名从军,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把这个小丫头带进渭城。”他看了婢女一眼,小心翼翼解释dào:“都知dào军中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但他们的情况有些特殊,总没办法把一个小丫头逼进绝路,所以大家都当……没看见。”

  听到这番解释,婢女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然而当她看到宁缺提着半只烧鸡晃荡的模样,再看到他shēn后数米外小侍女吃力拖动水桶而憋红的黑瘦脸颊,心情又变得糟糕起来,lěng声dào:“这哪里是相依为命,他分明想要那个丫头的命。”

  渭城确实很小,没过多时,前后四人便到了南向某处屋外,屋外有一片小石坪,坪外围着一圈简陋的篱笆,婢女和校尉站在篱笆外向里望去。

  小☆侍女把有她半个shēn子高的水桶艰难挪到水缸旁,然后站shàng缸旁的板凳,拼尽全shēn气力异常艰难地将水倒入缸中,紧接着,她开始淘米洗菜,趁着蒸饭的空当,又拿了抹布开始擦拭桌椅门窗,不多时便有水雾◎☆侍女把有她半个shēn子高的水桶艰难挪到水缸旁,然后站shàng缸旁的板凳,拼尽全shēn气力异常艰难地将水倒入缸中,紧接着,她开始淘shìnǚbǎyǒutābàngèshēnzǐgāodeshuǐtǒngjiānnánnuódàoshuǐgāngpáng,ránhòuzhànshànggāngpángdebǎndèng,pīnjìnquánshēnqìlìyìchángjiānnándìjiāngshuǐdǎorùgāngzhōng,jǐnjiēzhe,tākāishǐtáomǐxǐcài,chènzhezhēngfàndekōngdāng,yòunálemòbùkāishǐcāshìzhuōyǐménchuāng,búduōshíbiànyǒushuǐwù升腾,将她瘦小的shēn子笼罩在其中。

  虽说昨夜下了一场雨,但雨水不够大,门窗shàng积着的黄土没有被冲涮干净,反而变成了一dàodào难看的泥水痕迹,这些泥水痕迹在小侍女的抹布下迅速被清□除,屋宅小院顿时变得干净明亮起来。

  很明显这些家务活儿她天天都在做,显得非常熟练快速,还是孩童的小黑侍女像蚂蚁般辛勤忙碌,像仆妇般东奔西走,累得满头大汗脸蛋通红,看shàng去有些滑稽,又有▲些令人心生同情……

  那个叫宁缺的家伙很明显缺乏这两种情绪,他安静或者可以说是安逸地躺在一张竹躺椅shàng,左手拿着卷有些旧的书不停翻看,右手拿着根硬树枝在湿泥地shàng不停划动,偶尔沉思入神时,他便随意将手中树枝一扔,掌心向shàng伸向空中,片刻后便有一壶温度将将好的热茶放到掌shàng。

  渭城里的军卒早已习惯这间小院里的日常生活画面,所以并不觉得奇怪,站在篱笆外的贵人婢女目光则是逐渐冰lěng,尤其是看到那个小侍女忙着做饭打扫的过程中,还不敢忘了留意观察少年军卒要求,随时准备沏茶倒水捶背捏腿时,她的脸shàng霜色愈发重了,仿佛要凝结了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