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大闹洞房


  生平第一次,林齐被一个女人打了脸。

  尤其是这个女人在shēn份上只是一个宫女,而且看她shēn上的袍色,她的品级不会很高,按照皇城内的品级而言,这个宫女最多是个六品的女官而已。而林齐呢,他是血秦帝国钦封的wáng爷,比那些所谓的一品重臣更高chū了好几品的超品存在。

  更让林齐受不了的是,这个面容冷漠的宫女眸子里闪烁的那一抹不屑和讥嘲,似乎她打了林齐一耳光,林齐还需要感恩戴德向她行礼叩拜一样。那种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目光,让林齐想起了很多不怎么好的记忆。

  当年在圣辉大教堂下面的密室中被亚瑟等人拷打时,林齐无数次从他们shēn上感受到了类似的目光。

  所以林齐干净利落的一耳光抽了回去,没有丝毫保留,竭尽全力的一耳光抽了过去。

  那宫女做梦都没想到林齐居然敢对她下手,而且是毫不保留的下了杀手。心里正微微得意的她被林齐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脸上,可怕的巨力轰入她的面颊,轰入她的头颅,顺着她的脖颈轰进她的shēn体,然后迅速流转她全shēn。

  宛如一头发狂的巨龙一巴掌拍在了一只耀武扬威的螳螂shēn上,这个实力不过地位下阶的宫女哼都没哼一声,当场被爆成了一团血浆。林齐这一掌何其用力,本来就被装饰得红tóngtóng的婚房内,一小半婚房的陈设被喷溅的血浆均匀的抹上了一层,空气中顿时充斥着可怕的血腥味。

  这也是林齐单纯用**力量轰chū了一耳光,若是他动用一点斗气,或者发动一点儿魔法,那么这座府邸也就不复存在了。幸好愤怒的林齐脑子里还保留着一丝清明,否则他真会闹chū血秦帝国建国以来最大的乱子——驸马爷新婚当天血洗洞房。屠杀陪嫁的宫女、太监数千!

  另外七个宫女吓得呆住了。她们惊恐的看着林齐——他居然敢杀人!他居然下手杀人了!居然挨了一个耳光后就下手杀人了!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他是弥罗神教创始神宫的高层么?

  一个宫女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双手宛如毒蛇一样激射而chū,狠狠的刺向了林齐的双眼。

  得到守护神宫神种中庞大记忆的传承。林齐分辨chū了这宫女攻击时体内翻滚的淡淡神力气息,这是创始神宫的秘法,是专门让那些低阶的创始神宫护法弟子修炼的秘法。这些秘法刁钻古怪。修炼速度极快,虽然底蕴不深,却能让这些低阶弟子在瞬间爆发chū超水准的杀伤力。

  就好比这个宫女,她的修为不过是地位中阶,但是她这倾尽全力的一击,赫然耗尽她体内所有的神力,威力足以和天位巅峰的杀伤力相比。

  林齐闭上了眼睛,宫女的两根手指狠狠的扎在了林齐的眼皮上,就听得一声惨嚎。宫女的手指粉碎,然后狂暴的反震力将她的指骨真成粉碎,随后是她的腕骨、臂骨、肩胛骨、肋骨、脊椎骨。。。

  可怕的反震力量将宫女的全shēn骨骼震得粉碎。她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却连惨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鲜血不断从她嘴里喷chū●。鲜血好似喷泉一样涌chū,很快就在地上积成了小小的一滩。

  仅剩的六位宫女一言不发的拔chū了尖锐的螺旋状刺剑,小小的刺剑只有一尺多长,不过绿豆般细小,剑锋呈螺旋状扭曲,显然具有极强的穿透力□●。鲜血好似喷泉一样涌chū,很快就在地上积成了小小的一滩。

  仅剩的六位宫女一言不发的拔chū了尖锐的螺旋状刺剑,小小的刺剑只。xiānxuèhǎosìpēnquányīyàngyǒngchū,hěnkuàijiùzàidìshàngjīchénglexiǎoxiǎodeyītān。

  jǐnshèngdeliùwèigōngnǚyīyánbúfādebáchūlejiānruìdeluóxuánzhuàngcìjiàn,xiǎoxiǎodecìjiànzhīyǒuyīchǐduōzhǎng,búguòlǜdòubānxìxiǎo,jiànfēngchéngluóxuánzhuàngniǔqǔ,xiǎnránjùyǒujíqiángdechuāntòulì。剑尖上更是有一层淡淡的紫光闪烁,分明是淬上了剧毒。她们一言不发的将刺剑刺向了林齐的shēn体,更是直取林齐shēn上的六处致命要害。

  林齐张开了双手,这一次他甚至都懒得发动护shēn的功法。

  刺剑刺在了大山的封印上,这套重达一万八千斤的贴shēn软甲由矮人精工锻造而成,顶级圣器级别的防御内甲可不仅仅是拿来吹嘘的。六柄刺剑就好像豆腐撞上了金刚石,当场被撞得稀烂。六个宫女惊呼一声抱着被震断了腕骨的右臂向后急退,但是林齐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抽了过去。

  一耳光将六个宫女打成了一片。林齐可怕的**力量爆发,六个宫女从六个人被硬生生打成了一片薄薄的肉饼,随后肉饼炸开,又是一团血浆喷chū,将剩下的大半个屋子染得一片猩红。

  冷笑了一声,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婚房,林齐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公主,是不是该开口了?伱的宫女,为何袭杀本wáng?”林齐死死的盯着青黎公主,心里一团暴虐的火焰越发的升腾了起来。第一次见到青黎公主,她就给林齐找了天大的麻烦,那个什么武阳侯被林齐杀鸡给猴看,结guǒ没吓住猴子,反而引来了数万个猴子在面前乱蹦。

  幸好有赵鹿帮忙弹□压,终于将那数万美色迷心的混蛋赶了回去,还从他们的家族敲诈勒索了一大笔黄金。但是青黎公主给林齐留下的第一个印象就不怎么的,现在更是由贴shēn的宫女侮辱、袭杀林齐,这就让林齐有点受不了了。

  □林齐脑子里各种恶毒的念头急速的翻腾起来,经过青老人和云的倾力栽培,林齐可不是虎族那些脑浆都被肌肉充斥的暴力狂,他瞬间想chū了很多栽赃嫁祸的手段。比如说杀了青黎公主嫁祸给天庙、弥罗神教或者干脆是东海万国盟等等。。。

  毕竟,如guǒ这些宫女的所作所为都是青黎公主指使的话,林齐只能说一句,这个公主已经变态到不可理喻的地步,干脆弄死她作数!以嬴政对自己的态度,估计还会赐婚一个公主下来,但是那个公主最少不可能又是一个弥罗神教的天女吧?

  但是青黎公主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反而是那巨大的婚床后面传来了一声轻咳,一个shēn红色长袍,头戴莲花高冠,生得美丽异常的高贵妇人缓步从婚床后行了chū来。

  林齐看到这妇人,不由得就呆住了。这妇人生得极美,而且她shēn上那股子高贵不可侵犯的气度,却是血秦帝国的当代太后都比不上的。那位在shēn边留下了好几个俊俏太监伺候的皇太后和这妇人比起来,根本就是下三滥的青楼女子和真正太后之间的区别。

  这女子shēn材本来就很高挑,基本上只比林齐矮了两拳左右,加上她脚踏独特的高底木屐,头戴一尺高的莲花高冠,而女子本来就比男子显高,而且她的shēn材也比林齐窈窕纤细,所以一眼看去,她显得比林齐更高了一个头。

  尤其她shēn材凹凸有致,那宽大的火红色长袍都遮盖不住她高耸的胸脯和挺翘的圆臀,更让这看起来最多二十**岁的美妇充满了让人窒息的诱惑力。

  她的神圣和高贵,反而更成就了一种邪恶的诱惑力,让人忍不住想要抓住她、按倒她,然后用最暴虐、最无情、最残忍、最淫-靡的方式尽情的蹂-躏、践踏她。偏偏她周shēn散发chū让人窒息的神力波动,普通人在她面前想要站直了都不可能,这更增加了她这种危险的、邪恶的、引人堕落的魅力。

  这是一个会让天下九成九的男人发疯,让剩下的男人当中的九成恨不得彻底毁掉她的女人。至于还有一部分对她彻底没感觉的男人,或者只有那些太监才有这种可能了。

  “青黎公主现在只能听却说不得,只能看却动不得。”美妇缓缓走到林齐面前,轻柔的说道:“东顺wáng好大的火气,好凶残的手段,不过只是几个贱婢而已,死了也就死了,东顺wáng不用放在心上。”

  林齐冷眼看着这个女人,根本不接她的话茬儿,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这是本wáng成亲的婚房,伱穿了一shēn红衣来这里,莫非是想要和本wáng同床共枕么?但是本wáng向来只和良家女子打交道,从不去青楼鬼混,更从不搭理那些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所以,房门在后面,请赶快离开!”

  这个女人充满了致命的魅力,但是她shēn上散发chū的神力波动却让林齐感受到了不小的威胁。这是一个踏入了半神境界的可怖存在,不要看她外表只是二十**岁,但是她的真实年龄,搞不好就是两千**百岁!这种有了年头的东西,两千**百年的年份,换成古董的话是很□值钱的,换成女人的话,那就一钱不值了!

  美妇的脸色如常,丝毫未变的笑了起来:“东顺wáng真是开玩笑,这是本殿徒儿大婚之日,本殿来此庆祝,莫非也有错?只不过本殿使了点手段,想要让那几个贱婢试□探一下东顺wáng,没想到引起了这么大的误会!”

  “误会?”林齐皱眉看着美妇。

  美妇俏生生的笑着:“当然是误会!本殿其实对东顺wáng并无恶意,本殿。。。”

  一抹狂风突然冲进了林齐的婚房,一个粗狂的声音大笑了起来:“小乖乖,几百年不见,伱生得越来越水嫩了?老子对伱也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伱上床而已!哈哈哈,当年伱我通-奸,非要说老子强-暴了伱,今天老子得好生和伱评评道理!”

  “奇怪也哉,当年伱是弥罗神教守护神宫的圣女,现在怎么穿上创始神宫的袍子了?改换门庭了么?”

  一只大手从狂风中探了chū来,一把抓向了美妇的脖子。

  美妇则是怪叫了一声,有如见鬼一样花枝凌乱的向房门外亡命逃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