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破门而入


  极乐天的小脸蛋被一层薄薄的玉色明光笼罩着,外人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孔。一层若有若无的qīng烟环绕着她的身体,五彩变幻不定的qīng烟同样隐藏了她的身形,让人无法把握她的身高和外形特征。

  双手背在身后,极乐天看着跪倒一地的铁甲护卫,矜持的哼了一声:“这些年也难为你men了。这些血秦帝国的贵族,家里乱七八糟的规矩一大堆,想必你men也难受得很。今天事情了了,你men就能回去,到时候随意你men自由欢乐。”

  一众铁甲护卫恭声应了一声,然后同时站起身,排成整齐的雁翎阵护在了极乐天的身边。

  带着驴子、酒桶等人走出了传送法阵,极乐天qīngqīng的拍了拍手,几道强横异常的魔力轰入传送法阵中,一道强光冲天而起,大队人马迅速从传送法阵内行了出来。

  岳冷飞带着一群家族护卫赶来传送法阵所在的小院时,正好看到数以千计的黑衣人手持蜿蜒扭曲的毒蛇造型的奇形长剑,带着森森阴气从传送法阵中走出。吓得魂飞天外的岳冷飞大声呼喝起来:“kāi启防护法阵,不能让他men侵入宅内。。。你men是什么人,好大的狗胆,居然敢侵扰我岳家?”

  极乐天身形一晃,长长的虚影带起数十米长,宛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岳冷飞面前。

  小手qīngqīng的在岳冷飞胸口一击,就听得‘嘭’的一声巨响,极乐天这次可没有使用红颜白骨手,而是守护神宫秘传的一门威力极大的攻击武技,狂暴宛如雷霆的力量轰入岳冷飞的身体,打得他张口一道血箭喷出,身体宛如投石机砸出的石弹一样向后飞射。

  ‘咔嚓’一阵脆响,岳冷飞身后的数十名护卫、总管被他撞得支离破碎,极乐天这一掌余劲附着在岳冷飞的身上,宛如切入豆腐中的利刀,将他身后长长一条人全部击杀当场。

  “大胆妖女!”岳冷飞带来的人手中有不少高手。他men惊怒交集的看着极乐天蛮横霸道的一掌,就要扑上去对极乐天出手。但是让他men惊骇的事情发生了,他men眼前的极乐天突然一闪,然后骤然炸了kāi来。

  炸kāi却也不准确,应该是极乐天的身形一晃,她的身形曼妙的舞动起来,宛如幻影一样出现在每个人的身前,qīng描淡写的给了他me◇n每人胸前狠狠的一掌。

  数十人吐血飞掠。但是这些被打得吐血的人还是运气最好的一批。因为他men只是胸骨断裂吐血重伤而已,可是他men被打飞后,他men身后被他men撞到的人全部爆体而亡。鲜血◆□、肉酱喷得漫天都是,偌大的宅院当即笼罩在一片瑰丽的血色中。

  “呵呵呵,血襄公一脉不过如此!”极乐天qīng松的笑道:“去吧。去吧,把这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搬空,有漂亮的小侍女也全部抓走卖掉,●有精壮的小伙子也能卖去死灵大陆当挖矿的苦力。反正,你men看着办,给你men一个时辰的时间,只要是值钱的全部搬走。”

  数千名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守护神宫死士默不作声的冲了出去,宛如黑夜中凶灵带起的鬼影,他men侵入了早就乱成了一团。所有的防御力都抽去了血襄战城外严防死守的血襄公府。

  可怜血襄公一脉的精英子弟正在欢迎他men的老祖宗出关,而府邸中的精锐力量,那些真正可靠的,数代人都世世代代为血襄公一家子卖命的家生子护卫men,他men也赶去了血襄战城四处军营领军,弹压可能爆发的兵变等等,同时抵挡可能到来的血秦帝国的讨伐军。

  所以现在的血襄公府基本上是一个空城。哪里有人能抵挡这些比虎狼更加狠辣的死士?

  这些死士都是守护天宫为极乐天自幼筹备,用最严酷、最扭曲人性的方式培养出来的。他men悍不畏死,他men下手无情,他men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他men人□生的唯一意义。就是服从极乐天的命令,服从极乐天所选择的护法尊神wáng林齐的命令。为林齐和极乐天去死!

  所过之处,血流成河。那些血襄公府邸上的仆役、侍女,凡是不符合极乐天所谓的值钱的定义的,○全部被一剑刺杀,而那些按照极乐天的说法,很值钱的侍女和仆役,则是被一拳打晕在地,用最高的效率被送入了传送法阵中。

  极乐天背着手,带着驴子一行人慢悠悠的向血襄公府正中的那座小山走去。

 ☆ 那小山四周有独立的防护法阵保护,外人极难侵入,同时外界的喧哗声也不可能惊扰小山内正在闭关修炼的诸位老祖宗,所以现在府邸中的异变还没有为人所知。

  在极乐天的身后,跟上了百多个身材窈窕,面带鬼○☆ 那小山四周有独立的防护法阵保护,外人极难侵入,同时外界的喧哗声也不可能惊扰小山内正在闭关修炼的诸位老祖宗,所以现在府邸中的异变还没有为人所知。

 nàxiǎoshānsìzhōuyǒudúlìdefánghùfǎzhènbǎohù,wàirénjínánqīnrù,tóngshíwàijièdexuānhuáshēngyěbúkěnéngjīngrǎoxiǎoshānnèizhèngzàibìguānxiūliàndezhūwèilǎozǔzōng,suǒyǐxiànzàifǔdǐzhōngdeyìbiànháiméiyǒuwéirénsuǒzhī。

  zàijílètiāndeshēnhòu,gēnshànglebǎiduōgèshēncáiyǎotiǎo,miàndàiguǐ怪面具,手上提着精巧香炉的少女。这些用东方次大陆特产的龙血菩提树心雕刻而成,用三百六十种毒蛇的毒液,三百六十种毒虫的毒汁,三百六十种来自各处大陆乃至海洋深处的特产珍贵香料配制而成的‘千灵守神香’,是守护神宫最歹毒、最狠辣、最让人闻风丧胆的一种毒香,同时也是一种一场珍贵的能够增强灵魂本源之力的神香。

  除非口里衔着对症的解药,否则嗅到这香气的人,就算是启迪者,在一刻钟后都会变得骨软如泥,变成任人宰割的小鸡仔儿。如今极乐天等人每个人嘴里都噙着一粒辛辣的药丸子,酒桶以自己块头大为由,更是在嘴里含上了三颗药丸。

  辛辣的药气直冲脑门,那淡淡的清香和这股辛辣的药气混在一起,则是转化为一道▲滚烫的洪流不断冲进个人的灵魂中,一丝丝的壮大着在场众人的灵魂。

  这种千灵守神香配制极其复杂,虽然原材料不算多难得,只要花点时间,总能凑齐一大堆的材料。但是配制过程中,难免发生各种意外,总会爆○发剧毒外泄杀生无数的惨祸,所以每年守护神宫也仅仅能出产三百来斤而已,也只有守护神宫的神主、首席神官能够尽情的享受这种神香带来的好处。

  而极乐天身后的这百多个少女,这一次就足足焚烧了十斤千灵守神香,这要是传了出去,一定会有人骂极乐天是败家子。这十斤千灵守神香的物力成本不过三五十万金币而已,但是它的人力成本,可往往代表着一个秘药宗师和数十个助手的性命。

  “是有点靡费了!”极乐天自己都有点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不过,又不是多稀罕的东西,为了血襄公一脉的家产,这点代价倒也值得。”

  瞪大了双眼,极乐天狠狠的挥动了一下小手:“欠了wángyé的,就得吐出来!还不出那十柄神器的债,就让你的子孙儿女当奴隶去还债,千秋万世,总有一天能还清楚!”

  狠狠的一拳将一个嗷嗷嚎叫着挥剑扑来的倒霉蛋打成漫天肉酱,极乐天qīngqīng的甩了一下不沾一点儿血腥的小手,qīngqīng的甜蜜的笑了:“你men欠人家多少钱,我才懒得管。但是欠wángyé一个铜板,我都要将你men敲骨吸髓、扒皮榨油的讨出来!”

  毒烟迅速在血襄公府中蔓延,那些手提香炉四处释放毒烟的少女听得极乐天的呵斥声,一个个语声呖呖娇滴滴的回应道:“天女所言极是,任谁,也不能欠咱menwángyé的。”

  可怜血襄公府虽然占地面积广大,但是在那些守护天宫死士的冲击下,短短半个时辰,所有的秘库都被翻了出来,所有的财物都被一卷而空。随后极乐天带着大队人马来到了主宅正中的那座小山所在的院落外,一拳将高大的围墙上那一扇厚重的大门打得凹陷了下去。

  四周灵光闪烁,无数道强劲的能量注入了这扇铭刻了无数防护咒文的金属大门。

  但是极乐天小巧的拳头就好像攻城锤,一拳拳的慢慢打下,硬是慢慢的将这金属大门打得凹进去了水缸大小的一个大坑。可是这小山是岳家的核心要地,这里的防护法阵极其厉害,饶是极乐天实力惊人,也无法将这一扇足足有一丈厚的金属城门轰kāi。

  气恼的吐了一口气,极乐天突然吐了吐舌头,狠狠的给了自己的额头一巴掌:“真糊涂了,这里不是放着一个好用的么?酒桶,把这门给我打kāi!”

  早就站在一旁手痒难耐的酒桶放肆的高呼了一声,他的身体骤然膨胀到十米高下,变得和那扇大门一般高大。两件矮人wáng套装的半神器同时涌现,烈焰缠绕在酒桶身边,铠甲喷射出道道洪流,酒桶○紧握半神器战锤,仰天高呼一声竭尽全力的轰在了那扇大门上。

  一声巨响,可怕的气爆将极乐天、驴子等人全部冲飞了出去,饶是极乐天防御力这等强,扑面而来的狂暴热浪依旧让她微微色变:“半神器战锤?矮人☆wáng?wángyé就是wángyé,身边居然有这么强力的人手!”

  原本在极乐天的重拳轰击下只是凹陷进去一个坑的大门消失得无影无踪,原地就留下了一个闪烁出无数火光的大坑,刺目的电光偶尔从残破的法阵中喷出,众人前方露出了一个硕大的广场,数百名目瞪口呆的岳家嫡系精英,正惊愕万分的回头看了过来。

  极乐天qīng松的拍了拍手,指着面前的这些岳家人淡然道:“做人要厚道,千万不要欠债不还。把他men全部抓活的,等过几天,把他men全部炼成护法尊者!”

  <<光明纪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