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可怕的小女仆


  看到林齐跪在地上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极乐tiān急忙凑到了林齐身边,乖巧的掏出香喷喷的手绢为他擦拭脸上的汗水,然后掏出了yī个七彩琉璃制成的水壶凑到林齐嘴边,水壶lǐ清冽异常、带着淡淡莲花瓣香的净水‘汩汩’流入林齐嘴中,补充着林齐消耗的水份。

  看到极乐tiān如此动作,lóng城傻眼了。

  极乐tiān清秀可人,俏丽迷人,身形娇小玲珑,但是身形比例却是绝对的完美,yī对儿纤长的**,秀美洁白的长颈,还有那yī丝儿瑕疵都挑剔不出的俏脸,这是yī个足以让所有的男人都为之发狂的娇娇女,这么纤细柔美的身形,更容易激发男人心中某些阴暗面的暴虐感。

  在这荒郊野外的小店外,突然见到这么yī个实在不属于这个环境的少女,lóng城下意识的觉得这少女就是故意来找茬的。尤其是当他看到林齐宛如疯虎yī样对着极乐tiān疯狂的挥动拳头的时候,lóng城脑子lǐ更是翻转过了无数古怪的念头——未婚先有子啊、始乱终弃啊、暴力掳掠啊等等。。。

  甚至lóng城已经开始不顾林齐的实际年龄,开始幻想极乐tiān是林齐的私生女,被林齐遗弃后被某个绝世高人收入门下,如今是找到了生父的头上,要好好的教训林齐这个无情无义的‘禽兽父亲’等等。

  但是看到极乐tiān如此亲昵的凑到林齐身边,如此自然而然的为林齐擦拭汗水。服侍林齐喝水的动作,lóng城觉得他的整个心脏都碎掉了。这▲么漂亮、有着如此惊人实力的少女,应该是他lóng城这种英明神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贵公子金屋藏娇的对象,她怎么能对林齐这么yī头雪原大白熊yī样的粗鲁家伙这么的亲热呢?

  轻咳了yī声,ló●ng城涎着脸凑到了林齐身边,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哎呀,林齐兄弟。这位姑娘是?”

  不等林齐开口,极乐tiān已经笑着依偎在了林齐的怀中。她瞪大了那清澈如水没有丝毫杂质的眸子,甜甜的冲着lóng城yī笑:“我是王爷的奴婢。这位大人就是王爷的好友lóng城公子吧?”

  极乐tiān的笑容很甜,不是那种lóng城很熟悉的,欢场女子特有的油腻腻的甜。而是那种山泉浇灌出来的野山葡萄特有的清甜,那种不染yī点儿红尘气息的、让人灵魂都为之净化的甜。

  她的声音很柔,也不是那种娇柔做作的柔和,而是yī种从骨子散发出来的,和男性的阳刚强硬完全不同的,柔美、柔顺、宛如yī汪清泉冉冉流过草原的那种柔和。那种充满了自然气息的,足以将百炼钢变成yī汪清水的那种柔。

  如此娇小的yī个小美人儿,如此甜的笑容,如此柔美的声音,还有她身上那件粗白布点缀着小碎花的长裙。lóng城突然鼻子yī痒,仰tiān长叹道:“清水出芙蓉,tiān然去雕饰。。。苍tiān呐,世上真有这种女子?”

  ‘噗噗’两声,lóng城的鼻子lǐ血如泉涌。两道热血喷出来足足有yī尺多远。

  极乐tiān吓得往林齐怀lǐyī缩,她娇声惊呼道:“哎呀,lóng城公子喷血了,王爷,lóng城大人是受伤了么?”

  在弥罗神教,那位守护神宫的当代神主培养极乐tiān的时候。极乐tiān杀过人,屠◆过城,也曾经号令手下的死士灭过好几个东方次大陆上的小国。但是在这过程中,极乐tiān唯yī没有和年龄相当的青年男子接触过,所以她无法理解lóng城为什么好端端的会突然喷血?

  在极乐tiān看▲来,突然喷血就是受了内伤,但是lóng城浑身气息稳定,气血平和,不像是有内伤的样子呀?

  偏偏极乐tiān的这yī声惊呼让lóng城心头yī阵发痒,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原本已经运功闭住了鼻腔附近的血脉,结果yī口气松散了,lóng城的鼻血就好似泉水yī样喷了出来。

  狼狈的看了面带惊慌的极乐tiānyī眼,lóng城摆了摆手,转过身去,扯下了yī截袖子揉成了两个布团,重重叹息着塞进了鼻孔lǐ。长叹了yī声,lóng城转过身,用yī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极乐tiān:“林齐啊,东顺王,我的林兄弟啊!这位姑娘,你从哪lǐ拐来的?”

  lóng城带着yī丝气急败坏的指着林齐:“这个店儿,是lóng铁壁追那几条黑狗的时候随意碰到的;我们yī起来这lǐ喝酒,为什么刚刚你身边还没有女人,等我yī觉醒来,你身边就多了这么yī个绝色?你也太不够义气了!”

  狠狠的瞪了林齐yī眼,lóng城仰tiān咆哮道:“更加不可原谅的是,你居然,居然,居然对这么yī朵小花似的姑娘下那样的毒手?tiān哪,你那yī拳差不多能毁掉yī座山,你居然对着这姑娘连打了三百多拳?她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你下这样的重手?”

  林齐抓着水壶大口大口的灌着带着莲花瓣香味的净水,这种净水口感极好,而且喝到嘴lǐ对体力的恢复有极大的好处,很显然,极乐tiān身边带着的这些水都不是寻常之物。更加让林齐诧异的是,这个水壶只有拳头大小,但是他已经咕噜噜灌下去了十几斤净水,水壶中的水却丝毫没有减少。

  这个水壶也是yī件空间法器!林齐只能感慨守护神宫的护佑tiān女果然是身家豪富!

  大口灌了yī阵子,林齐将水壶交给了极乐tiān,然后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他瞪着lóng城冷哼道:“这是我爹从家族的本家lǐ为我派来的侍女,刚才么,我只是想要测试yī下她的护身圣器的威力。”

  lóng城呆了呆,为了测试护身的圣器?这小丫头是用护身的圣器挡住林齐的攻击的?这很有可能啊!lóng城突然笑了起来,自己怎么就糊涂了?这么娇小的yī个小姑娘,怎可能用**承受林齐那养狂暴的攻击?

  只不过,lóng城上下打量了yī下极乐tiān,这小妞身上的护身圣器实在是神妙啊,使用的时候居然没有释放半点儿的能量波动,没有半点儿异样散发出来,这圣器看来品级不错啊。

  林齐的本家为他派来的侍女?lóng城吧嗒了yī下嘴,突然仰tiān长叹了起来:“好肉都掉进狗嘴lǐ了。”

  随后lóng城无比严肃的看向了极乐tiān,肃重的自我介绍道:“这位姑娘,你这花朵般娇嫩的人物,林齐兄弟怎可能照顾得好你?若是你愿意,lóng城愿意倾家荡产,将你从林齐身边买。。。”

  极乐tiān的脸色骤然yī变,快若闪电的yī耳光狠狠的抽了出去。

  ‘啪’的yī下脆响,lóng城都没看清极乐tiān的动作,就被yī耳光抽飞了数十米远。狼狈的在地上翻滚了十几圈,脸上被印了yī个红手印的lóng城这才狼狈的爬了起来。他昏tiān黑地的在原地晃了几圈,犹如见鬼yī样看向了极乐tiān。

  lóng城这辈子被起码三百个女人打过耳光,而且很多次都是在大街上万人瞩目下公然被打。但是那都是lóng城自愿的,他是心甘情愿的凑过去让人打耳光的。

  吉祥tiān□的这yī掌,是lóng城这辈子第yī次毫无心理准备的、毫无反抗之力的挨揍。

  太快,力量太大,lóng城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是被犀牛撞了yī下,他好几颗大牙都松动了。lóng城甚至觉得,如果不是他▲的师尊普善将yī身修为灌顶给了他,这yī巴掌就能把他活活抽死。

  极乐tiān气鼓鼓的盯着lóng城,咬着牙轻哼道:“坏人,只要是想要让王爷和我分开的,都是坏人!”

  林齐轻轻的拍了拍极乐tiān滑嫩的小脸蛋,‘嘿嘿’怪笑了起来:“lóng城啊,不好意思,咱家这小丫头,嘿嘿,脾气不是很好。你大人大量,不会和yī个小姑娘yī般见识吧?”

  lóng城哭丧着脸,龇牙咧嘴的哀嚎了几声。他lóng大少爷自然不会和这么yī个可爱的小丫头yī般见识,但是这丫头出手也太快了吧?出手也太重了吧?lóng城堂堂血秦帝国新鲜出炉的北线总督,负责帝国北疆所有的军务大政的军方重臣,居然被这么yī个没长开的小丫头给抽飞了,这传出去他lóng大少爷还怎么混?

  yī旁的lóng铁壁等人也犹如见鬼yī样看着极乐tiān,lóng城的个性他们是无比了解的,知道自家的少爷在女人面前是yī个多么下贱的混账东西,被女人打也不是yī百次两百次了,所以他们丝毫不为lóng城挨揍感到吃惊。他们只是惊诧于,极乐tiān出手怎么这么快,出手怎么这么重?

  这么娇滴滴的yī个小姑娘,yī耳光将lóng城这么yī个圣师打飞,还让lóng铁壁他们这些圣境高手看不清她的动作,这丫头从哪lǐ冒出来的?怎么能有这么离谱的力量?

  林齐轻轻的咳嗽了yī声,打破了这怪异的沉默,他向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勾了勾手指,淡淡的说道:“极乐以后就是自家人了,她的话,也就等同于我的话,你们得记住了!冒犯了她。。。”

  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包括酒桶在内,林齐身边的几个头号打手惊恐的看着极乐tiān。
  可怕的小女仆,yī耳光能够抽飞lóng城,极乐tiān已经在阿尔达他们心中变得和林齐yī般无二的恐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