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彪悍的老矮人


  ---------..

  (读小说 请牢记 )  (读小说 请牢记 )  瓦利懒散的躺在天兵谷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呆呆的看着四周远处高有万米,上面覆盖着厚厚白雪的山峰。瓦利,shì天兵◇谷锻造技术最强的矮人大师之一,但shì随着年龄的增强,他已经抡不动大锤了。

  躺在安静的草坡上,喝着香醇的大麦酒,看着远处的雪山,以及山顶飞过的大鹏鸟,这已经shì年老体弱的瓦利不多的享受。虽然以他的地位和shēng望,还有大把的矮人姑娘愿意躺在他的床上,但shì瓦利知道,自己不行了。

  从骨髓里面都透出了一股子死气,瓦利知道,他的生命之火,就要熄灭了。

  但shì瓦利,以及和他年龄相当的同伴,还有那些已经死去的先辈,他们多么的不甘心啊。

  天兵谷内,如今有三十万户矮人。自然寿命jiāng近五百年的矮人,繁衍力不比人类差到哪里去。天兵谷很太平,丝毫没有外敌入侵的风险,吃喝用度都shì一等一的,所以这三十万户矮人起码有三千万的总人口。这shì一个很庞大的数字,三千万矮人,矮人们的故乡西方大陆,很多小王国、小公国都没有这么多人。

  三千万矮人啊,在矮人族□群中,这shì数一数二的大部落了。

  自从第一户矮人奴隶被贩卖来血秦帝国,千年以来,西方大陆的奴隶贩子不断的jiāng矮人们送来这里,千年繁衍至今,天兵谷从刚开始的数千矮人,就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

  千年而已,很多斗气修为达到了天位的矮人还没死呢!和人类不同,斗气修为达到天位,矮人就有了千年的寿命。所以,天兵谷内还保留着不少第一代被送来这里的矮人前辈。

  而矮人的顽固和保守□,也shì整个世界所有种族都知道的。西方大陆的谚语‘硬得和矮人脑袋一样’,就shì老顽固、老保守的代名词。千多年的时间,天兵谷的矮人们。依旧秉承着他们最纯zhèng、最淳朴的传统和风俗。

  他◎,yěshìzhěnggèshìjièsuǒyǒuzhǒngzúdōuzhīdàode。xīfāngdàlùdeyànyǔ‘yìngdéhéǎirénnǎodàiyīyàng’,jiùshìlǎowángù、lǎobǎoshǒudedàimíngcí。qiānduōniándeshíjiān,tiānbīnggǔdeǎirénmen。yījiùbǐngchéngzhetāmenzuìchúnzhèng、zuìchúnpǔdechuántǒnghéfēngsú。

  tā们祭拜火神,拜祭锻造之神,供奉矮人的祖神。

  而矮人们更shì讲究一个入土为安——一个矮人,只有死后jiāng尸骨埋进故乡的土地。他们才shì一个真zhèng的矮人,他们才能回到自己神灵的身边,他们的灵魂才能真zhèng的安息。

  “天兵谷,可不shì我们矮人应该埋骨头的地方。”瓦利有点烦恼的抓了抓脑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瓦利在锻造上有着很高的天赋,但shì在斗气修为上,他的天赋极差。或者说。天兵谷独特的环境限制了所有矮人的修炼。

  血秦帝国只需要一群听话的锻造工匠,他们可不希望数千万矮人当中冒出几个圣境以上的不安定分子。所以天兵谷被设置了神秘的结界,在天兵谷出生的矮人,没有一个能修炼到天位。现在的那些天位老祖宗,可都shì进入天兵谷以前,就有了如今的修为。

  瓦利出生在天兵谷,所以,他老了。他五百多岁了,他快要死了。

  “真怀念故乡啊,我们矮人的故●乡!”

  瓦利喝了一大口大麦酒。叽里咕噜的抱怨着。矮人的故乡,那shì一个多么美好的地方,那里有无数的坑道,有无数的矿石,有火辣辣的太阳,有浓密的树荫,还有陡峭的悬崖,有狂暴的河水,更有尊贵的◆矮人王。

  死在故乡的矮人,才shì真zhèng的矮人。这把老骨头只有埋在矮人的故乡的土地里,他们的灵魂才能和神灵在一起,而他们的骨肉,才能转化为矿石,和大山融为一体。

  而矮人王,那◇shì矮人们真zhèng的主宰。拥有崇高的巨人血统的矮人王。他们shì灵魂的引路人,shì**的掌控者,一个拥有矮人王的矮人部落,才shì完整的矮人部落!如果一个部落能够出现一个矮人王,只要那个矮人王●能够激活祖先的血脉,他所在的地方,就jiāng变成矮人的故乡!

  “我讨厌这个地方!”看着四周优美的风景,看着远处那皑皑雪山,瓦利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的父亲母亲临死前给他说过,要瓦利想办法回去故乡,那个空气中都充盈着焦炭和金属味道的无上乐土。

  但shì,瓦利努力了五百多年啊,他们不可能离开这个逍遥、悠闲、衣食无忧的鬼地方!

  那座堡垒内,那些强大的血秦帝国的守卫,他们就和●神灵一样强大,所有天位的老祖宗联手,都被他们随意一巴掌镇压了下来。他们根本不可能离开这里,他们不可能在死后埋进故乡的土地!

  所以,伟大的祖先啊,伟大的属于矮人的神灵啊,给瓦利这些可怜的矮人一☆点指引吧!

  苍老的泪水从满shì皱纹的脸上滑落,瓦利晃了晃空荡荡的酒囊,慢悠悠的向天兵谷的出口走去。他已经老了,他已经无法挥动大锤子,一个不能打铁的矮人shì没有价值的废物。瓦利这两年除了做吃等死,他最大的乐趣就shì去天兵谷入口的城堡去骂大街!

  哈哈,这可shì一件赏心悦目的大乐子。数百名苍老的矮人锻造大师一字儿排开在宽敞的大道上,指着那座恶魔巢穴一样的堡垒破口大骂,从匠造令的十八代祖先一直骂道天兵谷总管的三十六代孙子!瓦利觉得,如果他能每天都这么破口大骂的话,可能他还能多活几年。

  想到那个负责镇守这里的太监总管那张难看的,被骂得脸色发绿却不敢吭shēng的狼狈面孔,瓦利突然觉得活力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他乐颠颠的jiāng酒囊塞进了腰带,一路儿小跑的向出口跑去。

  “嘿,哈姆,嘎卢安,你们这些老家伙,我们去骂太监啊!”

  瓦利一路儿小跑,经过◇一座座巨大的锻造工场的时候,他放shēng的嚎叫着。虽然年纪大了,但shì矮人特有的大嗓门依旧shì那样的惊天动地,随着他的招呼shēng,一个又一个老得皮肤都耷拉下来的矮人大师兴致勃勃的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跟在了瓦利身后。

  超过八百个矮人锻造大师一字儿排开,站在了天兵谷城的城门前。他们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同时破口大骂起来。

  “胡涂你个老王八,生个儿子大王八,生个孙子小王八,全家■老小都shì王八羔子耶!”

  “胡涂你个老混蛋,全家老小都混蛋,每天都吃霸王餐,你家男人去窑子不给钱耶!”

  林齐一行人从慢慢开启的天兵谷城的城门中走出来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就shìshēng音洪亮、韵味十足的喝骂shēng。这些老矮人shēng音嘹亮,虽然年纪大了,但shì他们依旧中气十足,配合着天兵谷内‘叮当叮当’富有节奏的金铁轰鸣shēng,那骂shēng真个shì高亢入云,吓得林齐都不由得一哆嗦。

  呆呆的看着那些站在百米外的老矮人,倾听了一阵他们充满奇思妙想的咒骂shēng,林齐不由得深深的为胡涂感到了悲哀。他无奈何的看向了赢芹:“胡涂老大人,他把这些矮子怎么了?”

  赢芹看向了身边一个身穿血色蟒袍的镇守太监。这位太监就shì匠造令下属的,专门负责镇守天兵谷的镇守总管,在皇城内还挂着一个三品太监总管的头衔呢。听到林齐的问话,这太监的一张脸顿时变成了惨■绿色。

  苦涩的笑了一shēng,镇守太监安喜愁眉苦脸的说道:“回禀两位王爷,今儿个这才刚刚开始呢。他们倒不shì针对胡涂老大人去的,反zhèng谁当了匠造令,祖宗十八代总归跑不掉。您哪瞧好喽◆,这才刚开始,等他们骂完了胡涂老大人,就轮到奴婢咱了。”

  话音未落,瓦利已经兴高采烈的指着安喜叫嚷了起来:“喂喂,看太监啊,太监安喜出来了!没卵子的太监出来了!哈哈哈,兄弟们,咱们一起上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瓦利摇头晃脑的大shēng嚎叫起来:“一个太监喂!”

  数百个矮人兴高采烈的齐shēng附和道:“没呀没有蛋!”

  瓦利立刻高呼道:“两个太监喂!”

  数百个老矮人手舞足蹈的笑道:“还shì没有蛋!”

  瓦利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蹦蹦跳跳的叫嚷道:“三个太监喂!”

  数百个老矮人扭着屁股放shēng嚎叫道:“一辈子没有蛋哪!”

  瓦利仰面向天,近乎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安喜小太监啊!”

  数百个老矮人运足了斗气放shēng咆哮道:“没儿没女好可怜哪!”

  ‘哇~~~’的一shēng,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安喜太监眼眶里突然喷出了两条rè泪,他哭哭啼啼的哀嚎道:“两位王爷,奴婢就说了。。。这都shì一群刁民。。。嗷嗷,这天兵谷镇守的差事,宫里没一个老公公愿意来,奴婢,奴婢shì被硬打发来的!”

  安喜哀嚎道:“奴婢哪怕在宫里倒马桶做最低级的净事太监,也不愿意来这里做三品总管呀!”

  林齐、赢芹的脸也一阵阵的发绿,这群老矮人,简直太彪悍了!

  安喜还在这里哭呢,一旁的酒桶已经瓮shēng瓮气的咆哮了一句:“他们没有冤枉你啊,你本来就没有蛋嘛。难不成你还能弄两颗牛蛋装进去不成?

  安喜一愣,他僵硬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酒桶,然后两眼一翻白,重重的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跟着赢芹进来的那些太监护卫啊,他们就好像酒桶杀了他们亲爹一样,眼珠子都红了!

  当着太监的面,你不要说这个‘蛋’字好不好?这群该死的矮人啊!(。

  ★★★可jiāng您看到的最新章节 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