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赐婚?你开玩笑么?


  普愚离开,嬴政立刻变了脸色,阴沉着yī张脸,嬴政很是坚定的指了指赢芹。

  赢芹很聪明的跳了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上了那块将他们送上高塔的石板,然后赵鹿笑吟吟的慢悠悠的走了过去,控制着这块石板将赢芹带了下去。

  毕竟这里是血秦皇宫,除了嬴政yī人,也只有那些突破了圣境的大能还能在这里腾空飞掠。就算是林齐的斗气没受到任何损耗,他在这里也被压制到了极点,同样无法独立爬上这么高的石塔,就更不要说赢芹这个半只脚还在天位境界内的纨绔废物了。

  等得赢芹和赵鹿下去了,嬴政又慢悠悠的盘zuò在了蒲团上,然后看向了林齐。

  林齐立刻上前了yī步,摆出了yī副侧耳倾听的模样。

  “受伤了?”嬴政沉默了许久,这才向林齐撩了撩眼皮子。明摆着,林齐的强度,是无法用肉眼或者精神念力看出来的,但是林齐体内散发出的斗气波动,却是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穿的。

  昨天林齐的斗气还维持着圣士巅峰的水准,今天居然就突然降到了天位水准,而且身形也瘦了yī圈,眼眶都发黑了,明摆着他是暗伤突然发作,才可能有这样的表现。

  轻咳了几声,林齐‘苦涩’的说道:“天庙多闻尊者实力强大无比,臣用尽手段,好容易才杀了他,但是也被他用yī招莲花弥tuó杀生杵击伤了气海,所以。。。”

  嬴政皱了皱眉头,无论是对西方大陆修炼斗气或者东方大陆修炼元气的战士而言,气海受损,●都是yī件极其麻烦的事情。他身体yī晃,轻盈的从金鼎上飘落,径直来到林齐身前,伸手按向了林齐的小腹。

  林齐眯了眯眼睛,藏在他气海中的桂花树伸出了数十条细细的根茎,‘哧啦’yī下在林齐的气海上●●都是yī件极其麻烦的事情。他身体yī晃,轻盈的从金鼎上飘落,径直来到林齐身前,伸手按向了林齐的小腹。dōushìyījiànjíqímáfándeshìqíng。tāshēntǐyīhuǎng,qīngyíngdecóngjīndǐngshàngpiāoluò,jìngzhíláidàolínqíshēnqián,shēnshǒuànxiànglelínqídexiǎofù。

  línqímīlemīyǎnjīng,cángzàitāqìhǎizhōngdeguìhuāshùshēnchūleshùshítiáoxìxìdegēnjīng,‘chīlā’yīxiàzàilínqídeqìhǎishàng划开了yī个大窟窿。昨夜林齐被桂花树用各种手段震碎了浑身经络和气穴。眼下这点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

  嬴政掌心内透出了yī团极其炽热、同时却又阴寒无比,宛如凝结的鲜血yī样铁红色的气劲。这团极其稠密的气劲在林齐的气海外游走了yī圈,小心的在林齐的几个气穴内盘旋了yī阵,然后迅速收了回去。

  身形yī晃又回到了蒲团上,嬴政盘膝zuò定,阴沉着脸冷声道:“能够在莲花弥tuó杀生杵下保住y○ī条性命,已经很不容易了。看得出来,你的家族花了很大的力气在你身上。否则你的身体都会被打穿。而不仅仅是气海受了暗伤。”

  林齐笑了,他点头道:“陛下圣明,臣的本家毕竟是专门和深渊世界交易的秘商●。臣自幼就用深渊龙血浸泡身体,还用魔法将某些禁忌之血融入血脉,所以身体强度远超常人。”

  深吸yī口气。林齐满不在乎的说道:“就算这伤严重了yī些,但是以臣的恢复力,配合yī点产自深渊的秘yào,三五年内也就痊愈了,无非是这几年内,臣不能和人动手罢了。但是臣身边的护卫煞是精良,却也不碍什么事。”

  嬴政挑了挑眉头:“两个深渊恶魔,以及yī个矮人王?”

  嬴政的嘴角勾了起来,他露出yī丝浅笑看着林齐:“说实话。朕见到他们的时候都吓了yī跳。敢带着恶魔在地面世界行走,林齐,你是朕见过最胆大妄为的人!”

  林齐yī愣,然后干笑了几声,有点狼狈的搓了搓手:“陛下圣明,什么都瞒不过陛下。不过,阿尔达和哔哩哔哩。他们身上加持的永恒幻化术,是深渊世界数百位圣境大能联手加持的,想不到陛下的实力居然超过了数百位圣境大能联手哈!”

  舔了舔嘴唇,林齐笑道:“陛下明鉴。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嘛,是臣重金聘用的护卫。他们很有用,所以。。。”

  挥了挥手,嬴政异常大度的说道:“西方大陆,蛮夷之地,风俗风情和我东方自然不同,这深渊生物,朕也不介意。稍后让赵鹿带你去找苏明子,他是朕麾下术法修为第yī的谋臣,让他为你的两个护卫加持那什么幻化术,这世上能看透他们本来面目的人,可也就不多了。”

  林齐眼睛yī亮,然后深深鞠躬,郑重的谢过了嬴政。

  回去西方大陆,林齐势必要和亚瑟以及他背后的教会势力发生冲突,难免就有嬴政这样的老不死出手。如果让那些教会的人发现阿尔达和哔哩哔哩的真正身份,林齐可就乐大了。教会肯定会倾巢而出歼灭两个圣境的恶魔,那绝对不是林齐想要的事情。

  既然嬴政主动提起了这件事情,这个情分,林齐是要领的。

  嬴政端zuò着接受了林齐的谢礼,然后他好奇的看向了林齐:“那多闻尊者,既然在天庙称为尊者,他的实力。。。嘿,东顺王,你等是如何将他击杀的?”

  林齐犹豫了yī阵,然后小心翼翼的从世界指环中掏出了yī瓶宛如清水的yào剂。

  这yào剂,本来林齐是没有的,是桂花树将林齐戒指中的数百种深渊剧毒之物,加上众神之启出品的yī些绝毒秘yào糅合在yī起,不知道如何炮制出来的鬼东西。用桂花树的话来说,这yī瓶看似清水的‘琉璃青澜’,除了真正的神灵毒不死,对其他任何生物都有极其可怕的毒性。

  无比慎重的将这拳头大小的yī瓶琉璃青澜递给了嬴政,林齐额头上yī层冷汗已经渗了出来,今早出门前桂花树已经提醒林齐如何应付嬴政和赵鹿可能的问询,所以提前为林齐配置了这瓶歹毒的玩意,他可是千叮万嘱要林齐小心又小心,这玩意真的会要人命的。

  所以林齐特别的小心,格外的小心,桂花树来路莫测,能够让他如此慎重警告的东西,他真不敢大意。

  死死的盯着这瓶琉璃青澜,林齐严肃而小心的说道:“陛下当心,这是臣的本家从yī上古流传下来的残篇中找到的yào方子,歹毒无比,这么yī小瓶yào剂使用的材料,价值十五亿维亚斯商业联邦财富女神大金币,相当其他几个大帝国三十到四十亿金币的材料,臣的家族,总共也就配了这么yī瓶出来!”

  嬴政死力的眨巴了yī下眼睛,西方大陆的金币,他获取了赢晸的所有记忆,所以他大致知道十五亿维亚斯商业联邦的财富女神大金币大致相当于多少黄金,那的确是yī笔巨款,而那样巨大的yī笔财富,居然只配制成了这么yī丁点儿yào水?

  毫无疑问,这话引起了嬴政的兴趣。

  他笑着对林齐问道:“此物,琉璃青澜?的确是很不错的名如何使用?”

  林齐死死的盯着嬴政手上的琉璃青澜,他沉声道:“内服、外用皆可,若是内服,无色无味和清水无异,但是服下后yī时三刻通体化为清水。若是外用,也就是yī刻钟的功夫,就算是yī条巨龙,也被炼化了。”

  嬴政不置可否的看着琉璃青澜,yī旁石板升起,返回高塔顶部的赵鹿正好听到了林齐的话,再看看嬴政的表情,赵鹿立刻走了上来自动请缨:“陛下,不如让老奴来试试?老奴修炼的太阴不灭体,对各种毒物可都是有极强的抵抗力。再者,就算老□奴受不住这毒性,老奴只要修养数月,就算肢体有所残缺,却能重新生出,倒是无妨的。”

  嬴政点了点头,他慢慢的旋开了yào瓶的塞子,然后想要用精神念力裹住yī滴琉璃青澜。

  ‘哧啦’yī声◇núshòubúzhùzhèdúxìng,lǎonúzhīyàoxiūyǎngshùyuè,jiùsuànzhītǐyǒusuǒcánquē,quènéngzhòngxīnshēngchū,dǎoshìwúfángde。”

  yíngzhèngdiǎnlediǎntóu,tāmànmàndexuánkāileyàopíngdesāizǐ,ránhòuxiǎngyàoyòngjīngshénniànlìguǒzhùyīdīliúlíqīnglán。

  ‘chīlā’yīshēng,嬴政无形无迹的精神念力刚刚碰到琉璃青澜,立刻被腐蚀成了yī缕青烟。

  嬴政脸色yī变,惊呼道:“好狠毒的剧毒,妙不可言!”

  手指yī弹,yī道力量震出,yī滴细小不过黄豆大小的琉璃青澜飞起,恰好落在了赵鹿伸出的右手上。

  起初yī阵子,赵鹿的手bìng无丝毫反应。但是过了yī盏茶时间,就突然‘嗤嗤’yī声响,赵鹿的右掌化为清水滴落,然后他的小臂迅速化为清水滑下。赵鹿吓得怪叫yī声,左手狠狠的劈在了自己的右肩上,将yī条胳膊连根斩落,那胳膊还没落地,就已经化为yī滩清水。

  “这,这,这,太毒了!”赵鹿吓得倒退了几步,说话都带上了颤音儿。

  嬴政眯着眼看着地上那yī滩清水,再这yī瓶琉璃青澜,不动声色的将盖子旋上,然后将这yī瓶剧毒之物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内。

  林齐笑着向前行了yī步:“陛下,这琉璃青澜配制起来极其困难,里面好些■材料极其稀少。若是陛下对此有兴趣,臣当让本家努力收集材料,多多配制献给陛下!”

  嬴政笑着点了点头,yī旁的赵鹿也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

  这琉璃青澜实在是毒得可怕,对于嬴政而言,这种剧▲■材料极其稀少。若是陛下对此有兴趣,臣当让本家努力收集材料,多多配制献给陛下!”

  嬴政笑着点了点头,yī旁的赵鹿也笑得牙齿都露cáiliàojíqíxīshǎo。ruòshìbìxiàduìcǐyǒuxìngqù,chéndāngràngběnjiānǔlìshōujícáiliào,duōduōpèizhìxiàngěibìxià!”

  yíngzhèngxiàozhediǎnlediǎntóu,yīpángdezhàolùyěxiàodéyáchǐdōulùlechūlái。

  zhèliúlíqīnglánshízàishìdúdékěpà,duìyúyíngzhèngéryán,zhèzhǒngjù毒实在是太有用了。既然赵鹿的身体挡不住这剧毒的侵袭,那么别的步入启迪者境界的人,除非修炼了特别特殊的锻体功法,否则应该也挡不住这样的剧毒。

  嬴政满意的看着林齐,他赞叹道:“东顺王忠心可嘉,既然如此,东顺王,朕就将朕最喜欢的女儿赐婚与你,日后,你可要忠心勤勉为朕办事才是!”

  林齐愕然抬头,你开什么玩笑?赐婚?

  还有这个说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