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嬴政出手


  电光闪过长空,林齐的手指慢慢的cóngyī个光头老人的眉心抽出。

  老人面色诡异的看着林齐,眸子里yī抹淡淡的青光正在急速的消散。也就是yī眨眼的功夫,自天而降的雨水就在他的身上打出了无数细小的窟窿。老人的身体轰然坍塌,碎成了无数细细的粉尘。

  这个老人是天庙上院的另外yī个尊者,他的并不是很强横,但是他的灵魂力量强得吓人。依靠某种降神秘法,他已经击杀了三十几个血秦帝国长老团的老太监。

  但是在桂花树的指点下,林齐直接轰碎了老人身上唯yī的弱点——他仗之以发动灵魂秘术的眉心要害。桂花树那神奇的青光有着匪夷所思的辅助能力,这位尊者请神附体后发出的狮吼雷音震得附近☆的血秦帝国长老团七窍喷血,却对林齐没能造成任何的影响。

  孱弱,只是发出狮子怒吼伤人,当桂花树发出的青光笼罩林齐全身,隔绝了八成以上的狮子吼威力后,这尊者也就成了林齐的yī盘小菜。

  ◆cóng这尊者体内没有抽取多少斗气和血气精华,但是他的灵魂本源力量比多闻尊者更强了yī倍,林齐的灵魂力量zhòu然增加了yī倍以上,这yī次他不仅是沉甸甸的,脑袋更是沉重得好像被塞了yī座山进去,面孔酡红犹如醉酒,甚至连正常行走的力量都没有了。

  眼看林齐的身体状况有点不对劲,驴子yī声令下,yī群人七手八脚的扛起林齐转身就逃,在沙心月的带领下,逃去了胡家在内城的yī座不为人知的宅邸藏匿了起来。

  林齐已经暂时的失去了战斗力,yī行人也没有兴趣再去趟浑水,乖乖的蹲在清净的宅院内,坐等今夜的事情尘埃落定,这是最好也是最安全的选择。

  yī个个通体散发出淡淡金光的金属魔轮在空中急速飞过,各方势力的术士、法师杀成了yī团。不仅仅是自然界的雷暴在高空轰鸣。那些法师、术士更是施展了威力绝大的雷霆法术相互攻杀,整个双阳赤龙城上空方圆数百里的虚空都被雷光覆盖,偌大的yī座城池硬是被雷光照耀得和白昼无异。

  就在各方势力相互杀得人头乱滚、鲜血满地乱淌的要命关头,那低沉、沙哑、透着yī股子阴森寒气的山呼声cóng双阳赤龙城的各处响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那声音震得整个双阳赤龙城的地面都在颤抖,yī丝丝怪异的寒气cóng城池各处弥漫出来,地面上的血水立刻冻成了血色的冰片,天空落下的不再是雨水,而是巴掌大小的雪片。乌云和闪电似乎都被那寒气冻结了◇。狂风不再吹拂。雷霆不再响起,高空的乌云凝滞,再也不动弹丝毫。

  yī道道月青色寒光cóng双阳赤龙城的每yī处城防大阵核心处亮起。这些被有心人刻意关闭的城防阵法在无人启动的情况下开启了,而且用最快的速度发挥出了最强大的威力。

  内外数重城墙平地拔高百丈,cóng城墙垛儿上射出yī道道光幕。这些光幕往来穿插,将偌大的双阳赤龙城按照太古流传下来的星图,划分为三百六十个大小相等的空间。

  有倒霉的士兵被这些薄薄的光幕掠过,他们的身体就宛如利刀下的豆腐yī样被轻松切开,甲胄和身体无声无息的分开,切面犹如镜子yī样光滑,yī滴血水都没有流下。

  双阳赤龙城的官城、宫城、皇城,每yī座达官贵人的府邸都剧烈的震荡着,yī座又yī座不为这些府邸的主人所知的庞阵cóng地下涌出。强行震碎了他们原本的防护法阵,将这些府邸尽数笼罩在内。随后这些法阵喷射出夺目的光芒,融入了双阳赤★龙城的城防大阵中。

  就此方圆数百里的双阳赤龙城cóng地下到高空全部被禁锢,yī个直径数百里,高有万米的圆形光幕笼罩了这座雄伟的城池,除了纷纷扬扬的雪片,再也没有任何物事能够进出。

 ▲ 无法进出的物体中。就包括了双阳赤龙城上空数千个大大小小的魔轮。站在魔轮上相互攻伐的那些天庙所属面色难看的望着四周那厚重的光幕,有不信邪的天庙神职人员出手攻击那光幕,结果却犹如蜉蝣撼铁树,光幕就连yī丁点儿涟漪都没有荡漾开。

  所有叛军全部停下了手,他们惊恐的看着四周将他们分隔开的光幕。‘叽叽喳喳’的胡乱叫嚷着。他们都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了,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们根本弄不清楚。

  亲自领兵上街厮杀的赢蟠、赢胜等皇室成员彻底傻眼了,他们都有铁杆心腹渗入了控制双阳赤龙城城防法阵的阵法师中,双阳赤龙城的防御法阵应该全部瘫痪了才对,为什么现在整个城池所有的阵法全部启动了?而且还有崭新的、他们cóng来听都没听说过的新的法阵出现?

  低沉的步伐声cóng皇城内传来,皇城的城门轰然开启,yī队队身披铁甲,浑身yī丝儿皮肉都没露出来,通体散发出逼人寒气宛如恶鬼的精锐战士脚步沉重的cóng皇城内走出。

  在万余名铁甲战士走出来后,嬴政在三千身穿血色官袍的中nián男子的簇拥下,乘坐yī辆九龙帝辇缓缓行了出来。在赢政的头顶,yī团青色的月光载波载浮,不时放出刺目的寒光。

  帝辇刚刚行出皇宫,yī个讥嘲的声音突兀的cóng高空传来。

  “你就是血秦帝国的皇帝赢晸?你该死呢!”

  yī声怪笑传来,毁灭神宫的灭世圣子阿尤奢握着yī柄烈焰缠绕的金刚轮cóng高空扑下,带着狰狞的笑容向嬴政当头打了下来。那直径米许的金刚轮通体都是锯齿,每yī枚锯齿上都用蝇头小字雕刻了yī句弥罗神教毁灭神宫的‘大黑天灭世末日经’,红色的灭世火焰缠绕在金刚轮上,偌大的金刚轮距离嬴政还有数米远,高温已经烧得嬴政身边的地面‘咔咔’裂开,随后有几块石板都融成了岩浆。

  嬴政冷漠的看了阿尤奢yī眼,不屑的冷笑了yī声。

  yī名身穿血色长袍,腰系玉带,悬挂着yī枚紫金印玺的男子缓步上前,他抬头看着阿尤奢,淡然冷笑道:“邪魔外道,焉敢冒犯吾皇?滚开!”

  随手yī挥,男子的大袖中yī柄白玉色的软剑激射而出,足足有十几米长不过拇指宽的奇形软剑宛如yī条毒蛇,撕开了空气,精准的刺向了阿尤奢的眉心。

  阿尤奢大骇,他随手yī挥金刚轮向软剑斩了过去。

  但是软剑轻轻yī晃,粗壮的金刚轮无声无息的被切成了两片,白玉色的剑光闪烁,凌厉异常的劈向了阿尤奢。劲头已经用老,根本无力闪避的阿尤奢吓得怪叫了yī声,然后近乎癫狂的笑了起来:“本座已经不想活了,那就请你成全我吧!”

  摊开双手,阿尤奢狂热的向高速震荡的软剑扑了上去。

  嬴政突然轻轻的咳嗽了yī声:“尉太尉,留他yī条性命。朕,还有用!”

  万nián前的血秦帝国开国太尉尉曜冷笑yī声,大袖yī卷,yī道血茫茫的劲气cóng他袖子里卷出,宛如yī条怪蟒将阿尤奢裹了进去。阿尤奢只觉好似有数座大山压住了自己,他浑身沉重异常,就连yī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尉曜不屑的看了阿尤奢yī眼,随手将袍袖向地上狠狠yī甩,阿尤奢惨嚎yī声,宛如死人yī样被砸在了地上。

  ‘咔嚓’的骨头碎裂声中,阿尤奢浑身骨骼起码被摔碎了yī半。

  尉曜可是血秦帝国yī等yī的杀神,当nián嬴政起兵征讨四方建立血秦帝国的过程中,尉曜就曾经做下了yī举坑杀十二国联军九十万降兵的事情——也正是借助那yī次坑杀带来的滔天煞气,尉曜yī举cóng圣徒上阶突破到了圣士巅峰的水准,最终成了嬴政麾下的第yī猛将。

  万多nián不出手,尉曜的脾气可是丝毫不变,哪怕嬴政要他◎留下阿尤奢的小命,他依旧差点没摔死阿尤奢。

  “太尉啊,你依旧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嬴政看了yī眼被摔得七窍喷血的阿尤奢,不屑的说道:“这些弥罗神教的人,朕留下他们大有用处,关押起来吧!” ◆
  四名铁甲战士yī拥而上,用大蟒筋制成的绳索捆住了阿尤奢浑身关节,将他押去了皇城内。

  直径数米的青白色圆月冉冉腾空而起,嬴政的身体也随之飞起,慢慢的融入了那yī轮明月中。在离地近千米◆的高空,嬴政俯瞰着皇城内将大街小巷塞得满满的各家叛军,突然冷酷的笑了起来。

  “尔等乱臣贼子,今日全部暴露无遗,倒是让朕好生欢喜!”

  “如此甚好,朕要打下yī个前所未有yī统八荒的大★degāokōng,yíngzhèngfǔkànzhehuángchéngnèijiāngdàjiēxiǎoxiàngsāidémǎnmǎndegèjiāpànjun1,tūránlěngkùdexiàoleqǐlái。

  “ěrděngluànchénzéizǐ,jīnrìquánbùbàolùwúyí,dǎoshìràngzhènhǎoshēnghuānxǐ!”

  “rúcǐshènhǎo,zhènyàodǎxiàyīgèqiánsuǒwèiyǒuyītǒngbāhuāngdedà帝国,朝堂之上就不能有尔等奸佞。”

  “不管尔等是皇室成员,还是权贵重臣,凡今日出现在大街上的,朕将yī律诛杀!”

  随手向下yī挥,偌大的双阳赤龙城yī阵动摇,不等那些统辖乱军的亲王和权贵高呼求饶,无数密密麻麻的地刺已经cóng下喷射而出。这些拇指粗细长有数米的地刺覆盖了皇城的每yī条大街小巷,无数乱兵惨嚎着被地刺捅穿了身体,宛如筛子的身体上喷出了大量粘稠的血浆。

  无数绝望的声音凄厉的响起:“陛下,臣等出兵是为了镇压定国王的乱军。。。还请陛下明鉴啊!”

  回应这些呼喊声的,是cóng城防法阵中喷射而出的无数风火雷霆。

  皇城、宫城、官城、内城、外城,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别可怕的元素攻击覆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