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立大功的机会


  满大街都是士兵在厮杀,几个显然是将领的倒霉蛋躺在地上,尸体连同铠甲被践踏得yī塌糊涂。失去了将领的指挥,双方士兵完全是乱杂杂的厮杀成了yī团,所有身穿不同铠甲的都是敌人。

  林齐这么yī行人猛不丁的从巷子里冲了出来,yī张床弩立刻对他们发动了攻击,同时yī个百人将骤然yī挥手,将长刀指向了林齐等人:“杀了他们!”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大街上这么多人,所有人都身穿甲胄,或者铁甲,或者金甲,林齐等人却是身穿长袍,两方面的战士都将他们当做了敌人。当即有二十几个铁甲战士和十几个金甲禁卫向林齐等人扑了过来。

  “见鬼,这是怎么回事?”

  林齐伸出左手,他的掌心yī点火星闪烁,随着yī声巨响,yī颗地狱熔岩爆裂火球骤然成型。直径米许的黑色火球带着可怕的高温激射而出,射进了十几米外那些飞扑而来的战士群中。yī团火光冲起来数米高,数十名战士惨嚎着被炸飞,靠近爆炸中心的几个战士更是死无全尸,身体连同铠甲都被炸碎了。

  yī辆全身披挂铁甲,上面描绘了各色符文的攻城车当即向这边转了过来,高有十米,宽五米,长达二十米的巨型攻城车上仅仅魔法床弩就有五具,在攻城车的内部,更藏有十名法师和两具xiǎo型投石器。

  ‘砰砰’两声巨响,两发散发出强劲魔法波动的水晶球激射而来,那是攻城车内的投石器投掷出来的魔法弹。林齐冷哼yī声,他还没有动手,站在他身边的阿尔达已经拔出yī张强弩,三支弩箭射出,将刚刚投掷出来的魔法弹凌空击爆。

  轰然巨响声中,站在攻城车附近的铁甲战士倒了yī大片,攻城车上站着的yī个xiǎo将领怒叱yī声,当即有数十名铁甲弓手将目标对准了这边。

  林齐冷哼yī声。悻悻然看了这些士兵yī眼,带着众人转身就走。

  以林齐yī行人的实力,他们可以轻松的将这条大街上数万士兵屠杀yī空。问题是这些士兵怕是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杀光了他们又有什么用?林齐带着人yī边走,yī边恼怒的喝道:“怎么回事?这两支军队的将领怎么都死了?按道理说,带领数万大军的将领,不可能死得这么早!”

  胡馨竹皱着眉头没吭声,沙心月则是慢悠悠的说道:“我刚才注意了yī下。双方将领面色青紫。眼珠凸出,显然是中毒而死,而且他们的皮肤下有虫斑隐现。显然他们中的是虫毒。”

  胡馨竹惊愕的看向了沙心月:“自家人下的手?”

  ●林齐和驴子的耳朵骤然提了起来,沙心月缓缓的点了点头:“应该是。看来是家里的几个老狐狸在搅混水。领军的将领死了,这些士兵大乱。这才打得热闹!”

  林齐咬了咬牙,yī行人从xiǎo巷的另外yī端窜★了出去,然后愕然发现这边的大街也打成了yī团。两支千人规模的骑兵正在大街上纵骑狂奔,长矛马槊凌空撞击,打得热火朝天血流满地。

  这两支骑兵的将领倒是两个天位的好手,他们分别带了几个麾下将领在yī旁打得不亦乐乎,剑气四溢,刀劲破空,他们根本已经杀红了眼睛。根本顾不上指挥麾下的士兵了。

  高空中,两个金属魔轮相隔百米悬浮着,yī队忠于血秦帝国皇室的术士正在和yī队赢胜麾下的术士对拼。他们使用的法术和西方的魔法大致相当,但是发动的速度略微慢yī些,可是法术的威力更大。

  在这雷暴雨的夜晚,双方都选择了动用威力巨大的雷系法术,大量雷光在金属魔轮之间往来流窜。不时有术士被轰得焦炭yī样从金属魔轮上摔下。他们的身体在空中燃烧,摔在地上的时候,已经被烧成焦炭的身体四分五裂,那情景凄厉到了极点。

  “我说,那几个老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林齐咬着牙看着胡馨竹:“似乎整个双阳赤龙城。。。”

  话yīn未落。就听得远处yī声巨响,内城和外城之间的城墙轰然坍塌了十几里长的yī段。几个周身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强力波动的光头男子冉冉向内城飞了进来。在那城墙坍塌的地方,响起了山呼海啸yī般的喊杀声。

  胡馨竹眯起了眼睛,他飞快的掐动手指,额头上冷汗不断的随着雨水yī起流淌下来。

  “不仅仅是双阳赤龙城。我将我的计划扩大十倍,然后加上我对家祖和家父的了解,将他们的品行为人也计算进去,今夜不仅仅是双阳赤龙城大乱,怕是这乱子已经波及了起码半个双阳赤龙城!不仅仅是赢胜,血秦帝国周边的势力,我想都调动了起来!”

  胡馨竹的话yīn未落,远处已经传来了yī个低沉有力的声yīn:“真卫国的勇士们,杀,随着定国王的军队,杀!杀死暴君赢晸,定国王爷许诺我真卫国复国!为了真卫,杀!”

  林齐骇然看向了胡馨竹,浑身是水的胡馨竹不以为然的说道:“真卫国?哦,二十年前被灭国的真卫啊!那是个人口不足yī亿的xiǎo国,这些年想要复国的余孽蹦跶得很厉害,想不到这次也跳出来了?”

  这里胡馨竹正在给林齐解释真卫国的来历,更远处又传来了高亢的叫声:“霜叶国的儿郎们,霜叶国的列祖列宗看着你们!为了霜叶,为了银霜公主,儿郎们,杀!杀暴君,杀赢晸,霜叶复国,在此yī举!”

  林齐重重的拍了yī下额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只是来双阳赤龙城给龙城带几份书信而已,为什么会卷入这样的乱子里面?

  胡馨竹则是兴奋的笑了起来:“哦?霜叶国的余孽也冒头了?啊,这肯定是父qīn大人的算计,他是想要将这些余孽yī网打尽?啧,听说这银霜公主美色无双,父qīn曾经说想要纳个xiǎo妾,难不成父qīn大人看上了他?可是父qīn都yī大把年纪了,还不如便宜了我。。。哎唷!”

  沙心月狠狠的yī脚踹在了胡馨竹的屁股上,将他yī脚踹翻在地,她怒声喝道:“胡馨竹,父qīn想要纳妾?那我们娘qīn怎么办?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胡说八道?”

  胡馨竹大呼xiǎo叫的正要和沙心月理论,力求让沙心月明白什么叫做男人的‘权利’,猛不丁的几条黑影已经从xiǎo巷两侧的屋顶窜了下来。

  林齐的反应极快,几条黑影刚刚从屋顶上出现,他已经挥动屠军斧向对方劈了过去。

  几条黑影吓得怪叫yī声,急忙高声叫道:“林公子,自己人!”

  林齐手腕yī翻,屠军斧狠狠的劈在了yī旁的xiǎo巷墙上。yī声巨响,长有十几丈的yī堵围墙被林齐yī斧头劈得稀烂,破砖烂瓦飞出去数十米远,将墙壁后面yī座xiǎo院内的yī栋闺楼打得差点崩塌。

  yī个身穿亵衣的俏丽xiǎo姑娘站在摇摇欲坠的闺楼内大喊救命,林齐无奈的向她微微鞠躬行了yī礼:“抱歉,收不住力道了,唔,身材貌似还不错?”

  院子里大哭xiǎo叫的冲出来yī大群男女,□他们惊恐的看着林齐等人,同时闭上了嘴不敢吭声。

  驴子眯着眼向那xiǎo姑娘看了yī眼,然后无比幽怨的叹了yī口气:“我就说了,在东方,我是永远找不到我心仪的妹子的!所以当年我才执意去了西方大□陆,所以,我他娘的才成了黑虎家族的保姆!”

  几条黑影也面带惊惧的看了yī眼林齐手上的屠军斧,随后恭谨的向胡馨竹行了yī礼,带队yī人从袖子里掏出了yī块血色令牌晃了晃。林齐眼尖,看到那令牌上有yī头狐狸雕像,唯独让人奇怪的是,那狐狸的臀部后面,赫然是六条长长的狐尾。

  胡馨竹和沙心月的眼睛yī亮,胡馨竹沉声道:“何事?”

  沙心月则是向院子里那些探头探脑的百姓厉声喝道:“看什么看?再看yī眼,满门尽诛!”

  随手yī晃,yī道水幕席卷而起,那xiǎo楼上哭喊不休的少女被水幕卷起,凌空飞到了那yī群男女中。yī众男女呐喊yī声,簇拥着那少女狼狈逃开,再也不敢有人◎靠近半步!

  那厢里,手持令牌的男子已经向胡馨竹点了点头:“奉家主令,还请少爷和xiǎo姐带人去将定国王赢胜所有党羽的家人yī网成擒。这里是定国王yī系所有文臣武将党羽的族人现今位置,只要少爷◇☆将这些人全部擒拿了,这份大功就是少爷您yī人独占!”

  胡馨竹讶然看向了这男子:“胡说八道,刚刚我推算了yī下这次的计划,还不到擒拿定国王党羽的时候吧?”

  那男子苦笑了yī声,他看了☆yī眼林齐,压低了声yīn咕哝道:“家主说了,少爷如果问起这问题,就证明少爷还不算蠢人。擒拿定国王yī系党羽,按照原计划是早了些。但是,陛下出关了,而且,陛下没有去见朝堂重臣调兵平乱,而是去宗庙!”

  “宗庙?”胡馨竹和沙心月同时叫了起来,兄妹俩对望了yī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变数。。。世上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变数!”

  冷哼yī声,胡馨竹长叹道:“那么,去擒拿赢胜的党羽吧。啧,陛下怎么就突然出关了呢?”

  胡馨竹无奈的看了林齐yī眼,林齐则是满头的雾水,这yī家子老xiǎo到底在计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