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反将一军


  第六百八十八章反将一军

  崖兀远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带着满意、满足的笑容,他用一种完全解脱的轻松愉悦的声音嚎叫着。-< >-网宛如深渊厉鬼的嘶吼声让所yǒu人都变了脸色,所yǒu人心里●都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宁侯一家子不是个东西,但是这崖兀远,却也太狠毒、太可怕。

  不惜用自己的性命去拼,也要将宁侯一脉拉着下地狱,崖兀远已经成功了。当他说出他是弥罗神教的使徒时,宁侯一脉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弥罗神教的教徒,夷灭九族,株连四邻,这条残酷的株连令是堂而皇之的铭刻在血秦帝国刑法录上的。

  弥罗神教,这是一个让整个东方大陆所yǒu的人都觉得头痛的教派。

  在东方大陆的西南方高原尽头,yǒu一片面积大概不足东方大陆十分之一的东方次大陆。隔着一条绵延十余万里,最宽处yǒu千里左右的深渊绝壑,东方次大陆和东方大陆遥遥相对。

  东方大陆上血秦帝国一家独大,血秦帝国周边数以百计的小国、小部落都以血秦帝国为宗主国。而东方次大陆上百族混杂,并没yǒu一个统一的政权,弥罗神教是整个东方次大陆的精神领袖,弥罗神教信奉的诸神,控制着整个东方次大陆所yǒu子民的信●仰。

  那是一块富饶、神奇的大陆,同时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狂傲不逊的大陆。

  弥罗神教最大的lǐ想,就是将他们的教义传遍整个世界,所以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向东方大陆发动宗教战争,基本上每隔百☆多年都会yǒu一次规模巨大的全面战争,每隔三五年就会小摩擦一下,至于每个月的小冲突、小纠纷,那已经是鸡毛蒜皮没人搭lǐ的事情。

  除了全面的战争,弥罗神教更是不惜一切手段向东方大陆渗透。金钱、美女、珍稀的宝物、延寿的秘药,在弥罗神教的全面侵染下,血秦帝国内部时常会爆发和他们yǒu关的各种动乱。

  甚至yǒu好几次,yǒu弥罗神教的狂信徒试图侵入皇城刺杀血秦皇帝!

  所以血秦帝国对弥罗神教深恶痛绝,一旦发现立刻斩草除根,往往一家出现一个弥罗神教的教徒,血秦帝国的密探、秘谍们就进行最残酷的‘瓜蔓抄’,一路抄家灭门,所yǒu嫌疑人都会被毫不犹豫的处死。

  崖兀远是弥罗神教的教徒,他死定了,但是宁侯一脉也死定了。不仅是宁侯一脉,所yǒu和宁侯一脉yǒu关系的豪门贵族,这次都危险了。血秦帝国也许只会将宁侯一脉的所yǒu族人斩尽杀绝,但是‘天庙’,这个控制了东方大陆信仰的圣地,会毫不犹豫的将一切嫌疑人斩草除根。

  比如说,如果赢芹现在享用了宁侯的这一对孪生女儿,那么赢芹都会受到天庙的苛刻审讯,一个不好他都会被当做‘暗通弥罗神教的异端’,被天庙的执法者当街诛杀■!

  苦笑了一声,赢芹将手上搂着的两女丢在了地上,然后高高的举起了双手。

  “本王和弥罗神教没半点儿关系,诸位可得为小王作证。”赢芹无奈的看了一眼摔倒在地不能动弹的两女,仰天长叹道:“◇●崖兀远,你可真够狠毒的,这么两个美人儿,还没试过男人的滋味,就这么被你活活害死!”

  崖兀远‘嗤嗤’的笑着,他讥嘲的看着赢芹:“你依旧可以去大街上,当着无数人的面操弄她们!”

  赢芹摇◇●崖兀远,你可真够狠毒的,这么两个美人儿,还没试过男人的滋味,就这么被你活活害死!”

  崖兀远‘嗤嗤’的笑着,他讥嘲的看着赢芹:yáwūyuǎn,nǐkězhēngòuhěndúde,zhèmeliǎnggèměirénér,háiméishìguònánréndezīwèi,jiùzhèmebèinǐhuóhuóhàisǐ!”

  yáwūyuǎn‘chīchī’dexiàozhe,tājīcháodekànzheyíngqín:“nǐyījiùkěyǐqùdàjiēshàng,dāngzhewúshùréndemiàncāonòngtāmen!”

  yíngqínyáo了摇头,退后了几步,远远的避开了那一对儿美丽动人的姐妹花。

  崖兀远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森寒的看向了林齐:“既然被你们得了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还yǒu什么想要问的?只不过,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会再回答了!”

  敲骨吸髓、抽筋扒皮兄弟四人同时发出讥嘲的冷笑声,刚刚崖兀远被他们折腾得大声求死,现在却又这样嘴硬,在他们看来,这崖兀远实在是yǒu点不知道好歹。一个羞涩的青年轻轻的摸了摸崖兀远的额头,笑着对他说道:“这么说来,我们兄弟四个,还得好好伺候一下小侯爷才是!”

  崖兀远冷冷的笑了起来:“没用的,你们忘记了么?我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林齐不解的看向了胡馨竹,◇而一众风闻丞的秘谍头目脸色全都变了。

  刚才崖兀远就说了,他修炼的是清净莲华九死九生万劫秘功。这是一门在弥罗神教中秘密传承的神奇功法,它并没yǒu太强的攻击力,但是却yǒu着各种匪夷所思的神通◆éryīzhòngfēngwénchéngdemìdiétóumùliǎnsèquándōubiànle。

  gāngcáiyáwūyuǎnjiùshuōle,tāxiūliàndeshìqīngjìngliánhuájiǔsǐjiǔshēngwànjiémìgōng。zhèshìyīménzàimíluóshénjiāozhōngmìmìchuánchéngdeshénqígōngfǎ,tābìngméiyǒutàiqiángdegōngjīlì,dànshìquèyǒuzhegèzhǒngfěiyísuǒsīdeshéntōng——修炼此功法的人,一旦小乘,就能入水不沉,入火不燃,入冰不寒,就算被埋在沙地里,都能坚持数月不吃不喝而不会殒命。

  一旦到了中乘境界,修炼这种秘功的人就能钢刀穿心,铁钉入脑,万剑贯体,身处毒蛇巢穴、万蝎洞穴中却安然无恙。就算是服下各种剧毒,也最多让他肚痛一阵,依旧要不了他的性命。

  到了大乘境界,那人就浑然是一具不坏金身,能御风而行,能穿地行走,能在水上歌舞,能在烈焰中沉睡。口吐烈焰寒冰,手持雷霆闪电,能降服各种毒蛇猛兽,能以大神通度化人心,可以一年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哪怕被封在寒冰中整整一年,依旧是精神奕奕不会yǒu丝毫不妥。

  崖兀远修炼的就是这种秘功,而这种秘功最大的缺陷就是,在没yǒu大乘是,在进行修炼的时候,一旦受到外力的伤害,哪怕只是被针尖扎破手指头,就会感受到十八层地狱一样的无尽痛苦。所以刚才崖兀远被动用刑罚拷问的时候,他的叫声是那样的让人绝望。

  所以崖兀远刚刚被敲骨吸髓兄弟四个摆布了一阵,就乖乖的坦白了这么多东西——当然,林齐怀疑这也是崖兀远yǒu意将一些事情告诉自己一行人,毕竟他要坑死宁侯府一脉不是?

  现在林齐等人已经gěi了崖兀远足够的时间,哪怕他只是小乘的境界,他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将这门秘法慢慢的催动。此刻的他已经是火烧不热,冰冻不冷,重锤加身并无知觉,就算是长针刺心,他也不会感受到任何的痛苦。

  这样的一个怪物,任凭你用任何刑罚都是对他没用的!

  “该死!”胡馨竹气得拔出一柄匕首,狠狠的一匕首捅在了崖兀远的大腿上。

  ‘噗嗤’一声,匕首扎进崖兀远的肌肉,就好像扎进了一块朽木,就连皮肉碎裂的声音都变得极其怪异。胡馨竹拔出匕首,崖兀远大腿上的伤口黑漆漆的,一丝血迹都没yǒu渗出来。

  崖兀远讥嘲的看着胡馨竹,他淡淡的说道:“你们现在只能选择砍下我的脑袋,嘿,当然,你们还可以召集当朝的各位重臣前来此处,我会gěi出宁侯府勾结弥罗神教意图谋朝篡位的罪证!”

  胡馨竹无奈的摊开了手,他看着林齐苦笑道:“阴沟里翻船了,这小子居然将清净莲华九死九生万劫秘功修炼到了中乘境界,现在不管我们怎么对他,反正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就算是敲骨吸髓、抽筋扒皮也拿他没辙。想要拷问他的那个主子,怕是yǒu点难了!”

  崖兀远笑了起来:“这是自然,我只是想要让宁侯府一脉覆灭,但是■我那主子对我极厚,我怎能出卖他?”

  看到林齐等人的沮丧表情,崖兀远轻松的笑道:“好了,赶快gěi一份口供让我画押,我等不及让宁侯一脉去死了。我是弥罗神教的使徒,这足够让宁侯府被抄家灭门了吧?★◎”

  胡馨竹气得怒啸了一声,林齐突然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崖兀远的肩膀。

  “谁说你是弥罗神教的使徒呢?”林齐怪异的笑了起来:“这里哪里yǒu什么弥罗神教的使徒?这里只yǒu一个因为争☆风吃醋,派遣死士刺客刺杀我的纨绔子弟崖兀远,这里根本没yǒu弥罗神教的人!”

  胡馨竹也反应了过来,他放声笑道:“崖兀远,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关照宁侯一脉的。他们举报逆子yǒu功,我会奏请陛下为宁侯一脉加官晋爵,起码也得多赏赐点田地不是?”

  一旁的赢芹也回过神来,他‘桀桀’怪笑道:“不错,这里哪里yǒu什么弥罗神教的使徒?那种邪教异端,怎可能自己坦白?崖兀远,你的这两个妹妹,小王可是笑纳了!”

  贪婪的舔了一圈嘴唇,赢芹笑嘻嘻的蹲下身子,用力的在姐妹俩的胸脯上抓了一把。

  崖兀远呆住了,他呆滞的看着面带狞笑的林齐和胡馨竹,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我是弥罗神教的□使徒,你们看,我正在施展的就是清净莲华九死九生万劫秘功,我就是弥罗神教的使徒啊!弥罗神教勾结西方大陆的教会,想要在东方yǒu所作为,这些事情我都能告诉你们,我真的是弥罗神教的使徒啊!”

  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他轻松的说道:“这小子疯了,哪里yǒu人说自己是弥罗神教使徒的道lǐ?这小子疯了,一定疯了!唉,收拾收拾吧,我也不和一个疯子计较!”

  冷笑一声,林齐阴沉沉的说道:“割了他的舌头,剁掉他的手指和脚趾,让他口不能言、手不能书,然后将他好好赡养在宁侯府中,让他看着宁侯府是怎么一天天的富贵起来的。”

  崖兀远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起来,他声嘶力竭的嚎叫着,但是再也没人愿意听他的叫骂声。

  痛苦的嘶吼了一声,崖兀远厉声叫道:“听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