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口供


  ”杀了我吧!。

  静室内突然传来了宛如鬼嗥的惨叫声。

  林齐眯了眯眼睛,向胡馨竹看了一眼。

  胡馨竹矜持的笑了笑,然后伸手向赢芹虚引了一下。赢芹趾高气扬的点了点头,依旧搂着那两个满脸是泪却作声不得的少女,当先走进了那间静室。

  也就林齐、胡馨竹和赢芹外带几个秘谍头目有资格进这静室,其他的人都将整个府邸团团围住,四周高处都布置了刚刚胡馨竹带来的重型机弩,这可是足以秒杀高阶天位战士的大杀器。

  静室内陈设简单,甚至有点简陋,但是地方可着实不小。

  四个羞涩的青年安安静静的站在屋子正中的一张软榻边,注身上下一丝不拒的崖兀远静静的躺在软榻上,大■致上看上去还是一个人形,但是他的身体,却总给人一和分外诡异的感觉。

  林齐盯着崖兀远看了许久,这才发现原本身高八尺的崖兀远似乎矮了半尺,身体又似乎宽了半尺,身体的hou度好似扁了半寸。这就导致■他虽然完整的躺在软榻上,看似完整的囫囵人儿,可是他的身体却实在是受到了极其可怕的摧残。

  更让人心寒的是,受到了如此残酷的折磨,崖兀远身上一丝xuè迹都没有。

  哪怕他的手指和脚趾甲全部被拔了下来,伤口处也是干干净净,赤红色的xuè肉暴露在外,同样是一丝xuè迹都没有渗出来。包括他的下身某个要命的部位被扒了一层皮,那层薄薄的皮肤正软塌塌的黏在他的小、腹上,但是他的伤口处同样没有半点儿xuè迹。

  一个羞涩的青年向胡馨竹微微点头行了一礼:“公子,他服了!”

  胡馨竹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走了过去,随手扒拉了一下崖兀远胯下的那一团赤红色的xuè肉,冷淡的shuō道:“看起来还有点分量,如果现在就给你将皮肤蒙上去,用秘药调制,以后还有得用,若是救治得迟了,怕是你就只能进宫里办事了。”

  轻叹了一声,胡馨竹看着四个羞涩的看年训斥道:“下手太狠了。我shuō过你们多少次了,从你们十二岁的时候训到现在,都十二年了,怎么下手还这么狠?看看我们的小侯爷,都被你们弄成了什么样子?”

  敲骨吸髓、抽筋扒皮羞涩的笑着,他们始zhōng维持着那淡淡的羞涩。甚至因为胡馨竹的训斥,他们的面孔都微微红了一圈。胡馨竹‘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笑着看向了目光散乱无神的崖兀远:“小、侯爷”卜侯爷,您这可是给我出难题了不是?好吧,乖乖的shuō出我想知道的东西,我就将你交给当今太宰秉公而断。如果你不愿shuō呢,嘿。按察令下的诏狱,可不是这么好受的!”

  崖兀远艰难的看了胡馨竹一眼,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人算,不如天算!”崖兀远低沉的shuō道:“想不到,事情居然败得这么快?我能否问一声,你们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而且还正好是我接待这批客人的时候。”

  胡馨竹沉吟了片竟,他淡淡的shuō道:“其实,我们不是冲着这群惩戒骑士来的。”
◆   崖兀远呆住了,他惊愕的看着胡馨竹,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胡馨竹慢条斯理的将事情的qián因后果shuō了一遍林齐在暖玉阁门qián受到了刺杀,因为他送了胡馨竹一份重礼的关系,同时他●又是胡馨竹最宠爱的小妹的救命恩人,所以胡馨竹就动用手上的权势,为林齐追查了一下那些死士刺客的来源。

  以双阳赤龙城的严密城防,寻常百姓进出倒是无妨,但是这些死士刺客么,他们修为强大,僵硬的面孔让人印象深煎,所以很快胡馨竹就查出了就是昨天城门关闭qián,崖兀远带着一批护卫从城外游猎回城,一个看守城门的小军官,正好认出了其中一个死士刺客就混杂在崖兀远的护卫群中。

  所以,今天林齐带着人找上门来了。

  胡馨竹怜悯的看着崖兀远:“shuō实在的,我们不知道你这里居然藏着三百多个西方大陆教会的神职人员。shuō实在的,派遣死士当街杀人,这只是私怨,最多牵涉到你自己;但是你勾结异大陆的异族,整个宁侯一脉都完了,崖兀远,你害死了整个宁侯府的人!”

  赢芹怀里的双生姐妹吓得浑身直哆嗦,泪水更是雨点一样不断的落下。赢芹兴奋得差点发狂,他哆哆嗦嗦的笑道:“这感情好,这两个女人▲,是本王的玩物了!嘿,嘿!等会本王要当着宁侯府上下所有人的面,好好的操弄她们!”

  崖兀远突然诡秘的笑了起来,他先是低声的笑着,然后他的笑声越来越嘹亮,到了最后他笑得全身都颤求了起来:“尧山王▲,如果你要玩弄这两个**,你去双阳赤龙城最热闹的坊市,当着无数人的面去狠狠的操弄,我崖兀远都只会感ji你!”

  怨毒的看着那两个生得仙露明珠一样秀美绝伦的双生少女,面对这俩个和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崖兀远无比狠毒的诅咒道:“**,当你们将我娘亲和姨娘的灵位拿去做狗窝的时候,我就发誓过,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让你们受尽世间所有的折磨和屈辱,现在,我做到了!”

  林齐、胡馨竹、赢芹的脸色同时一僵,两个少女更是吓得扭过头去不敢看崖兀远。

  ‘嗤嗤,的怪笑着,崖兀远阴恻恻的shuō道:“我,崖兀远,宁侯崖天弘的幼子,嘿嘿,两个被掳掠的可怜女人是我的娘亲和姨娘。她们是遗弃之民,她们是卑贱之人,她们是不吉之人,所以我娘亲生下我之后,她们居然被活活喂了狩猎用的猎豹!”

  “是她们愿意来宁侯府?是她们愿意和崖天弘生下我?是她们愿意成为这个该死的府邸的人么?”崖兀远嘶声咆哮道:“她们生活在偏远的盐碱地里,依靠野果和狩猎为生,她们是被掳掠的**,是所有亲人都被当做野兽猎杀的**!她们被强暴被当着数百护卫的面被崖天弘那禽兽强暴!”

  崖兀远厉声喝道:“我是我娘亲被强暴后怀孕生下的孽种,因为我,她们被活活喂了猎豹,尸骨无存,尸骨无存啊!”

  两行xuè泪冉冉滚落,崖兀远死死的盯着胡馨竹咬牙切齿的问道:“风闻丞胡馨竹胡大人,若是你碰到这和事情,你会怎样做?”

  胡馨竹沉默半晌,他歪着脑袋仔细的思特了许久,最zhōng缓缓的点了点头:“杀光宁侯满门老**犬不留,所有尸体拿去喂野狗,嗯shuō不得还得将所有和宁侯有姻亲关系的权贵全部给宰了!”

  崖兀远龇牙咧嘴的一笑,他缓缓点头道:“你倒是敢shuō真话!”

  胡馨竹不屑的歪了歪嘴:“我胡馨竹这辈子就没shuō过假话!”

  林齐在一旁翻了个白眼,你沙狐一族的人不shuō假话?这句话◇也太假了!

  崖兀远阴戾的笑了:“很好,你能明白我这很好!和我娘亲、姨娘一起被抓进宁侯府的,还有我娘亲她们族里的几个幼女。嘿嘿,因为她们当时年幼却又是美人坯子,所以她们被蓄养在府中,成年后都成☆了崖天弘的玩物!”

  “灭族xuè仇啊!”崖兀远幽幽shuō道:“她们亲眼目睹了我娘亲和姨娘被丢进豹房的所有经历,嘿嘿,两个弱女子,被三十几头猎豹活活分尸,尸骨无存!”

  “灭族之仇,杀母之恨还有自幼面临那些猪狗不如的兄长,庸俗浅薄的姐妹的欺凌,我崖兀远能活到今天,嘿嘿,当然要好好的为他们宁侯府一脉做点什么!”

  崖兀远冷傲的看着胡馨竹:“按察令监察天下风闻丞秘谍无数。但是胡大人怕是没想到,我崖兀远居然是‘弥罗神教,的使徒,嘿嘿我的‘清净莲华九死九生万劫秘功”你们居然没一个人看透的!”

  清净莲华九死九生万劫秘功这个功法名一出口,胡馨竹和身后几个秘谍头目的脸色全变了:

  “弥罗神教!”胡馨竹突然震怒的咆哮起来:“操你亲大爷啊,你弥罗神教不去为难天庙,干嘛来找我们的麻烦?他妈的,我只是一吓。小小的风闻丞,你弥罗神教干嘛来找我们的麻烦?”

  崖兀远无比快意的看着胡馨竹:“当然是为了给宁侯府一脉找点麻烦!嘿嘿,哈哈,哇哈哈哈哈!”

  疯狂的大笑了许久,崖兀远狞声道:“我们的全盘计划,若是事成,我会亲手斩杀宁侯府所有人,如果事败,我这个弥罗神教的使徒固然是千刀万剐,但是所有的宁侯府乃至他们的姻亲近族,全部得凌迟处死!不管怎样,我都赢了,我都为我的娘亲和姨娘报仇了,你们shuō呢?”

  慢悠悠的吐了一口xuè出来,崖兀远得意洋洋的看向了林齐:“这位林公子,你觉得,我的计划好不好?”

  林卒深深的看了崖兀远一眼,然后慢慢的挑出了一根大拇指:“我不得不shuō,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只不过,你不该掺和进来刺杀我!我的敌人,我是一定要将他们粉身碎骨的!”

  崖兀远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很是有点歉然的看向了林齐:“我们的目标不是你,我们的目标是尧山王!谁让你给崖山王提供了这么多金银?一个受到皇帝宠爱的尧山王,已经让我○主子很头痛了,一个受到皇帝宠爱,而且还有很多钱的尧山王,那就是一场灾难!”

  林齐无奈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所以,我只是受了鱼池之灾?”

  崖兀远坦白的点了点头:“真是感觉有点对不住你◆,差点就刺杀成功了!”

  林齐仰面看天,半晌无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