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暴发户龙城


  起床了,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先弄一章更新!

  这是今天的第一章!

  ***********

  沙羊酒楼的老板就叫沙羊。【w..cm

  |我||】

  西氐都护府的百姓基本上都是这样,他们多是流民和游牧民混血的后裔,他们没有根基、不知宗源、只是浑浑噩噩的在这块蛮荒土地上循着最基本的自然规律繁衍生息。

  沙羊就是这样,他的母亲生下他的时候,一头沙羊闯进了产房,于是他就有了沙羊这gè名字。至于姓氏,这些混迹于西氐的游民,很多人都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姓氏。所以,沙羊就叫做沙羊。

  他是一gè老实本分,和沙羊一样胆畏缩的中nián人。他仗着一点儿○精明,在西氐城经营了唯一的一所酒楼,请了三五gè伙计,每两三天能卖出去一头羊、半头牛,就依靠着这本钱的买卖,他娶了媳妇儿、生了孩子,更是成了西氐城‘富豪榜’排名前十的大人物。

  当然,西氐城的■富豪。。。这只是一gèchēng呼而已。就好像乞丐中的首富,那还是一gè乞丐。

  但是自从五nián前龙城带着一批亲兵心腹履新之后,沙羊就骤然发现,自己有点周转不灵了。

  确切的,是越来越周转不灵的龙城,导致沙羊也逐渐开始周转不灵了。刚开始的时候,龙城经常来他的酒楼烤几条全羊、全牛的宴客,用的酒也都是用沙漠中特产的荆棘果酿造的滋味独特的陈nián老酒。

  但是渐渐地好景不长,龙城花光了手上的浮财,而上面拨付的军饷越来越少,龙城就开始在沙羊酒楼赊账。从原本的一月一结到三月一结,后来就发展到了半nián都要不到一gè铜板儿。

  这次沙羊实在是被逼无奈跑去总督府索要欠账。结果却被龙城的亲兵统领龙铁壁诈唬了回来。无可奈何的沙羊乖乖的回去了酒楼,可是没多久总督府的亲兵就上门了——总督龙城要宴请贵宾。沙羊必须用最快的时间准备一头烤骆驼。三头烤全牛,二十条烤全羊以及一应的酒水点心等。

  沙羊急了!总督府的欠账已经挤占了他所有的流动资金,他手上已经连一gè铜板都没有了!如果按照龙城的命令准备这一顿酒宴的话,沙羊的这间酒楼也就不属于他了!

  憨厚畏缩的沙羊★就和真正的老沙羊一样。【w..cm

  |我||】被逼到无可奈何的时候,骨子里的一股悍勇之气冲了上来。拎着一柄平日里用来劈砍兽骨的大菜刀。沙羊冲破了总督府亲兵的阻拦,径直冲到了龙城和林齐面前! ☆
  “总督,给我们这些百姓一点活路吧!”

  “老天爷保佑您公侯万代。保佑您富贵万nián!”

  “但是我们只是普通百姓。您的账,我赊不起了!”

  沙羊眼珠通红的盯着龙城,气急败坏的嚎叫着,他挥动菜刀想要劈砍龙城,但是看了看四周虎视眈眈的总督府亲兵,沙羊将硕大的菜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无比惨烈的笑了起来。

  “您要逼死我一家子了。。。我用我的一脖子热血,喷你一脸可不可以?”

  沙羊的嘴里都冒出了血沫儿。这是他激怒冲心,连肺泡都气炸了翻出来的血水。

  龙城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用力的抓了抓脑门,气恼的咕哝道:“我只是欠了你不到五百两银子的酒账,弄得要死要活的做什么?沙羊,当nián在京都的时候,我给那些龟奴打赏一次也不止五百两呀!”

  沙羊只是死死的盯着龙城,嘴里的血沫子越冒越多。

  林齐摇了摇头,他身形一晃骤然到了沙羊身边。手指一弹,锋利霸道无以伦比的白虎斗气呼啸而出,沙羊手上的菜刀顿时碎成了无数片。一掌按在沙羊身后,林齐取了一瓶专门治疗内伤的秘药倒进了沙羊嘴里,然后手指一弹,将两枚蓝金币弹进了沙羊手中。

  一连串动作快若电火石光,林齐重重的拍了拍沙羊的后心,输了一道柔和的斗气进去平复了他体内沸腾的血气。沙羊惊讶的看着林齐,然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两枚蓝金币,突然咧嘴哭号起来。

  “这位公子,您行行好吧,我一家老就靠这酒楼的一点收入过日子啦!”沙羊可怜巴巴的抓着林齐的袖子跪倒在地,他哆哆嗦嗦的将两枚蓝金币递回到了林齐面前,嘶声哀嚎道:“五百两银子啊,您用这两gè蓝色的铁片片,这连一钱银子都不值啊!”

  林齐的脸骤然一黑,无奈的向龙城看了一眼。

  龙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一张老脸羞得通红。

  沙羊没见过蓝金币,确切的,整gè西氐城的土著,就没人认识这种价值远在黄金之上的硬通货。在西方大陆,一枚蓝金币如今价值一千三百金币以上,而一枚金币平均重六克到十克,这两枚蓝金币的总价值远远超过了沙羊所的那五百两白银的欠款。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林齐抓了抓脑门,从沙羊手里抓回了蓝金○币。

  林齐是一番好意,他想要给龙城解围,不愿意让龙城掉面子,所以他偷偷的塞给了沙羊两枚蓝金币。这玩意价值极高,而且体积极,外人根本不会注意到林齐的动作。但是沙羊不认识蓝金币,他哭嚎着将这事情●☆暴了光,林齐和龙城顿时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龙城干咳了一声,他用力的挥了挥手,大咧咧的道:“沙羊,这位林公子是本督生死之交,他身家豪富,这两枚蓝金币。。。”

  沉默了一阵,龙城也不知◆☆暴了光,林齐和龙城顿时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龙城干咳了一声,他用力的挥了挥手,大咧咧的道:“沙羊,这位林公子是本督生死之交,他身家豪富,这两枚bàoleguāng,línqíhélóngchéngdùnshídōuxiànrùlegāngàdejìngdì。

  lóngchénggànkéleyīshēng,tāyònglìdehuīlehuīshǒu,dàliěliědedào:“shāyáng,zhèwèilíngōngzǐshìběndūshēngsǐzhījiāo,tāshēnjiāháofù,zhèliǎngméilánjīnbì。。。”

  chénmòleyīzhèn,lóngchéngyěbúzhī道如何向沙羊解释这蓝金币的来路。苦笑一声,龙城向林齐点了点头:“借我千儿八百万的白银花花,回头等我找到财路了就还你!”

  林齐无声的笑了,千儿八百万的白银,值得龙城这么看重么?

  不其他,当nián龙城离开西方大陆的时候赠送林齐的那三颗丹药,价值又有多少?林齐从青老那里得知,龙城所赠送的归元补天丹是一种填补人先天精髓,帮助人突破圣境的珍贵秘药,不成品,仅仅丹药耗费的原材料就价值巨万。

  龙城能以真心对自己,林齐又怎么会吝啬一些身外之物?

  当然,林齐是一gè很吝啬的人,但是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兄弟气!

  随手一挥,天空骤然暗了下来。四周的总督府亲兵骇然抬头,他们惊讶的看到上万口用白银制成的箱子‘哗啦啦’的从空中坠下。龙城大喝了一声,这些亲兵急忙避开,让这些箱子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了沙羊酒楼前的广场上。

  一脚踹开了一口箱子,整整齐齐的金砖散了一地。

  林齐向龙城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最近,从几gè倒霉鬼身上弄了一笔意外之财。这里有黄金一万箱,你先用着,如果不够,只管找我就是!”

  龙城傻眼了,他身边的几员铁甲副将呆住了,附近的总督府亲兵全僵住了。

  整整五nián缺少粮饷、缺少军械衣甲的穷困日子,整整五nián穷得清汤寡水,穷得屋子里蟑螂都会活活饿死的凄惨日子。龙城已经从一gè大手大脚的纨绔,变成了一gè锱铢必较的当家人,他已经忘记了当nián鲜衣怒马的生活,忘记了当nián一掷千金的豪气,忘记了当nián奢靡无度的浮华。

  在这里,龙城和他的心腹,和他的士兵,和他的追随者一起,宛如乞丐一样艰难的活着。

  但是就好像做梦一样,林齐来了,然后他轻松的丢下了一万箱黄金!

  西方大陆和东方大陆有一样东西是完全一致的,各种珍稀金属的储存规格是完全一致的!一箱黄金就是一吨,就是两千斤,就是两万两!一万箱黄金,那就是两亿两黄金!

  就算是在富饶的血秦帝国,两亿两黄金,那也是一gè四品以上的中上行省十nián以上的财政总收入!

  “老子,发达了!”龙城死死的盯着这一万箱黄金,突然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龙铁壁,你gè狗娘养的,给我征集那些狗杂种流民、逃犯、死囚、地痞、无赖,总之,只要是敢操刀子杀人的,给他们钱,给他们!扩军,扩军,给我召集一百万,不,两百万,我要两百万真正的好汉★出现在我面前!”

  “龙铁丘,当nián和你一起走私军械的那gè混账,找到他,高价,市价的三倍,我要两百万人的军械!”

  龙城趾高气扬的咆哮着:“老子现在有钱了,老子要两百万人的军械!◆给他,要么给我军械,要么,我花一千万两黄金,买他全家人的脑袋!”

  “龙铁壑,粮草,高价收购粮草,越多越好,储存起码两百万人三nián消耗的粮草。”

  “龙铁骋,战马,坐骑,魔兽,各种各样只要是能骑着打仗杀人的,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给我收集起来!越多越好,一百万头,两百万头,三百万头!总而言之,越多越好!”

  “钱,只管花,哪怕是市价的十倍,我也可以接受!钱不够了,找我林齐兄弟要!但是所有账目都要给我兄弟一份!这就算他入伙的份子,等将来我们大事成了,嘿嘿!”

  龙城咬牙切齿的咆哮着:“等将来大事成了,十倍、百倍的还给我兄弟!”

  林齐傻眼了,沙心月也傻眼了。

  林齐一把抓住了龙城大叫道:“你想做什么?”

  龙城歪着头看着林齐,大声的笑了起来:“当然是他娘的招兵买马,准备造反啊!”

  刚刚站直了身体的沙羊‘嗷嗷’一声惨嚎,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