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入池


  听得沙xīn月的话,林齐这才猛的低头着le自己一眼,然后一张老脸骤然变得通红一片。

  刚才他和威汉大打出手,威汉手中圣器威力极强,虽然没能伤到林齐的皮肉,但是他的衣物全部bèi毁得干◇干净净。沙xīn月借用荒漠之神的神力将他们卷入le秘殿,事发仓促,林齐干脆就忘le自己已经是赤身露体的这儿碴儿!

  所以,林齐一直是光溜溜的和沙xīn月交流!

  以林齐身边这群人的恶劣●品性,崩指望他们会有人提醒林齐!所以林齐就一直光溜溜的bèi沙xīn月传送来le神源之池!错非沙xīn月圭动的提点le一句,林齐怕是一直都忘le自己身上是个什么模样。

  恼羞成怒的林齐闷着一张脸一头跳进le神源之池,就连脑袋都缩进le池水中,再也不敢抬起头来见人。他终于影影绰绰的开始明白黑胡子当年对他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恩le,沙家的人应该是林家的铁杆盟友不错,两家的宗脉嫡系是可以无条件的信■任的。

  但是沙家的这些人,一个个都透着邪气。你说你沙xīn月一个大姑娘,目不转睛的盯着林齐看le这么久,居然面皮都没红一下,你也好意恩?

  就在林齐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些神源之○力凝成的红色汁液突然沸腾起来,神源之池的温度直线上升,林齐只觉自己好像bèi浸泡在le烈焰中,烧得他浑身难受无比口林齐不由得吓le一大跳,以他如今的火焰抗性居然bèi烧成这样,普通人进来le,还不当场bèi化为灰烬?

  沙xīn月等得林齐跳进le神源之池,这才回过le头来。

  “荒漠之神是个倒霉的神灵!就我所知,虽然其他的神灵也都陷入le永恒的沉睡,但是他们终归有苏醒复活的机会。唯独荒漠之神当年bèi打得神魂都差点崩裂,神体更是瓦解,如果不是运气好,他其实已经真正的陨落le!”

  “所以实际上荒漠神殿供奉的神灵是一个死人!”

  “不过毕竟是神灵,就算是一个死人也有他的价值。他已经失去le所有的意识,但是他的残破神魂和神体还在本能的运转,依旧能吸收信徒的信仰之力转化为神力。”

  “确切的说现在的荒漠之神已经不算是神灵我也不知道他应该算是什么玩意儿。不过自从我掌握le秘殿和神源之池的控制权后,我就把他当做一块超级魔法晶石和一根人形魔杖来使用。有什么需要耗费法力的事情,直接动用他的神力,这可比自己辛辛苦苦的出力合算太多le!”

  林齐憋红le脸坐在神源之池中,可怕的能量狂潮从浑身每一个毛孔不断的涌入体内,林齐的身体突然喷射出万丈红光,一股极其微弱但是确实存在的神力威压逐渐的从他体内扩散开来。

  正侃侃而谈的沙xīn月惊愕的张大le嘴▲,半晌不能说出一个字来。过le许久,她才结结巴巴的大叫le起来:“这小子身上怎么有神性?我的天哪为什么这小子身上有神性?他,他。。。混蛋,难道我沙xīn月还bèi虎族的那群肌肉疙瘩给算计le?他们弄l□,bànshǎngbúnéngshuōchūyīgèzìlái。guòlexǔjiǔ,tācáijiéjiébābādedàjiàoleqǐlái:“zhèxiǎozǐshēnshàngzěnmeyǒushénxìng?wǒdetiānnǎwéishímezhèxiǎozǐshēnshàngyǒushénxìng?tā,tā。。。húndàn,nándàowǒshāxīnyuèháibèihǔzúdenàqúnjīròugēdágěisuànjìle?tāmennòngle一个身怀神性的混蛋故意送到我面前就是为le神源之池么?”

  驴子无比诡异的望le沙xīn月一眼,他重重的咳嗽le一声,然后倚老卖老的教训起沙xīn月。

  “好啦,小狐狸,别把天下所有人都想得和你们家的那群老狐狸一样诡计多端。就林齐这小子的那群长辈,我估计他们都不知道荒漠神殿神源之池的存在,他们怎可能布置这么一个圈套给你钻?”

  沙xīn月皱着眉头思忖le一阵,突然嫣然一笑◇道:“果然以我对虎族的le解,如果他们知道林齐身怀神性,又知道荒漠神殿神源之池的存在的话,他们会直接纠集人马冲进荒漠神殿白日打劫,他们可不会动脑筋计划,这么复杂的圈套。”

  眨巴着眼睛看着周身□红光喷射身体都变成le一尊透明的红色火人的林齐,沙xīn月无比好奇的问道:“但是为什么林齐身上有神性?而且还是火属性的神性?这也太凑巧le吧?以我沙家的情报力量居然不知道这件事情?”

  驴子很诡异的看着沙xīn月,他昂着头低声咕哝道:“没好处,我不会告诉你真相!”

  沙xīn月的眼角抽le抽,她死死的盯le驴子一眼,但是沙家的人就和狐狸一样,好奇而多疑,沙xīn月的好奇xīn更是无比强烈。她xīn里就好像有二十五个小老鼠在乱抓一样百爪挠xīn,那难受劲就不用提le。

  轻轻的咳嗽le一声,沙xīn月低声叹道:“我倒是准备给某人介绍几个大胸脯的。。。

  驴子的眼睛一亮,他立刻蹦到le沙xīn月的面前,露出le无比谄媚的笑容:“其实一切都很简单,林齐bèi火焰神殿两个拥有可分离神性的神裔给轮le!嘿,林齐是受害者,他是无辜的,一切都是那两个女人的错!”

  沙xīn月的脸色变得无比的诡异,她死死的盯着在沸腾的神源之池中盘坐不动的林齐,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这小子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神性,神性呀!这种事情,怎么不轮到我头上?我是如此的青春貌美、睿智聪颖,这太不公平le!”

  驴子恶毒的看着沙xīn月,阴恻恻的冷笑道:“你想bèi身怀可分离神性的神裔轮么?”

  沙xīn月僵在le原地,一张白净的小脸骤然变成le紫黑色,她忘记le眼前这条驴子的可怕以及他狼藉的名声,飞起一脚狠狠的将驴子踹飞le出去。驴子气急败坏的咒骂着,狼狈的几个驴打滚从地上爬le起来。

  “小妞,虽然身怀可分离神性的神裔是珍稀品种!但是看在你踹le驴子大爷的这情分上,驴子大爷一定会不辞辛苦的去寻找三五个符合要求的神裔,他娘的扒光le送到你的床上!你就不用客气le,你这条xīn狠手辣的小狐狸!”

  沙xīn月气得面皮发紫,她听说过这条驴子的恶劣,她知道这条驴子在各族中狼藉不堪的名声,但是她从来没想到这驴子是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沙xīn月尖啸le一声,身边骤然出现le数百颗人头大小的沙球,这些沙球剧烈的燃烧着,散发出可怖的高温,随着沙xīn月的双眼一瞪,所有沙球犹如流星雨一样向驴子喷le过去。

  驴子的面前突然张开le一张大嘴,所有沙球都bèi他一口吞le下去。

  驴子人立而起,蹦蹦跳跳的向沙xīn月挥动着两个前蹄:“小妞,大爷我轻易不打女人,我****去!你说,你说你老爹是谁,等我碰到他,我会让他明白一件事情他教出来的女儿得罪le驴子大爷,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

  沙xīn月呆le呆,然后她突然嫣然一笑:“我父亲?啊哈,他。。。似乎。。。叫做。。。沙xīn?”

  驴子眯起le眼睛,露出le一丝极其诡异的笑容:“是么,那么,他,死定le!”

  驴子和沙xīn月在这里闹得不可开交,神源之池内的林齐突然发出le痛苦的呼喊声:“扛不住le,阿尔达,哗lǐ哗lǐ,酒桶,你们全部下来。。。混蛋,整个神源之池所有的力量都在往我身体内钻,我,一个人承受不lele!熊万金,你块头大,你也下来帮我分担点!”

  熊万金呆le呆,他惊恐的看着那一池剧烈燃烧的神源之力,畏惧的向后倒退le几步。

  “兄台,不是我不够义气,实在是。。。我修炼的功法,和这玩意属相不合,我还是。。。”

  “去吧,人生自古谁不死,不过早死与晚死!”驴子犹如幽灵一样窜到le熊万金身后,两条后蹄一蹬,熊万金惨嚎着划,出le一道弧线,狼狈的一头栽进le神源之池。

  驴子眯着眼望着沸腾的神源之池,很是阴险的咕哝道:“这个累赘如果bèi撑死le,倒是省得我们时刻照顾他。如果没bèi撑死,以他的块头,这是多好的一个肉盾和打手啊!”

  沙xīn月也露出le一丝xīn领神会的诡笑,是啊,熊万金这么大的块头,如果他能进入神源之池而不死,等他出来的时候,他将会是多么优秀的一块肉盾啊!她完成历练最后一步的地方极其危险,多一个肉盾,她就多一份把握!

  阿尔达、哗lǐ哗lǐ和酒桶手忙脚乱的冲进le神源之池,如果林齐在神源之池内出le问题,他们都会倒血霉一他们的灵魂都控制在林齐的手中,天知道林齐临死前会不会一不做二不休带着他们一起上路?

  哗lǐ咔lǐ和酒桶很是本份的跳进le神源之池◇,只有阿尔达很是风骚的凌空翻滚le数十周,在空中将身上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然后向沙xīn月抛出le一个飞吻。

  “尊贵的大巫祭,您可千万不要偷看我的身体!我阿尔达少爷的身体可是纯洁无瑕,从来没★有bèi女人的目光玷污过的!”

  沙xīn月的脸色再次变得漆黑一片,十指一抽一抽的,恨不得当即发动禁咒将阿尔达轰成碎片。

  气急败坏的沙xīn月狠狠的看向le驴子:“这林齐身边,都是一群什么混账!”

  驴子抬起眼皮向沙xīn月抛le个媚眼,很灿烂的露出le两排大白牙。

  “可是,我觉得阿尔达这孩子很纯正、很纯洁、很纯善、很纯良,你连这么好的孩子都看不上。。。小妞,你今年到底多大le?我知道有些中年妇人的脾气会变得很古怪,难道你。。。”

  沙xīn月的脸骤然一黑,她拔出le一柄细长的弯刀,咬牙切齿的就朝驴子劈le过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