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律的突袭


  第五百六十七章律的突袭

  夜色下,圆形的大坑内散发出淡淡的红光,这是被烧融的土地散发出的余晖。圣堂最新章节.

  天空被厚厚的云层覆盖,看不到一颗星星,大坑内散发出的光芒映亮了●四周,让人勉强能看到四周的景象。影影绰绰的,能有数百名形形色色的男女从四面八方向这边快步走了过来。

  和刺客们轻盈隐秘的动作不同,这些衣着打扮各异,出身各行各业的杀手并没有刻意的放轻脚步,他们只是向这边快速的逼近,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男女老少,富贵贫贱,他们死死的盯着林齐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向这边急速逼近。

  两名身穿淡青色长袍的精灵在距离林齐等人足足一里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他☆们抓起长弓,搭上了长箭,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两点寒光突兀的就出现在了林齐和驴子的眉心前。

  林齐冷哼了一声,他将脑袋用力的向前一磕,一支淡青色的长箭‘咔嚓’一声在他的脑门上撞成粉碎。这两个精灵▲menzhuāqǐzhǎnggōng,dāshànglezhǎngjiàn,méiyǒutīngdàorènhédeshēngyīn,liǎngdiǎnhánguāngtūwūdejiùchūxiànzàilelínqíhélǘzǐdeméixīnqián。

  línqílěnghēngleyīshēng,tājiāngnǎodàiyònglìdexiàngqiányīkē,yīzhīdànqīngsèdezhǎngjiàn‘kāchā’yīshēngzàitādenǎoménshàngzhuàngchéngfěnsuì。zhèliǎnggèjīnglíng箭手都有着近乎天位的实力,但是他们的箭矢还不足以破开林齐的**防御。甚至不需要动用斗气,仅仅林齐的皮肉都能轻松抵挡他们的射击。

  至于驴子么,他张开了嘴将一支长箭叼在了嘴里,màn吞吞的就好像啃麻花一样将箭矢吞了下去。

  两个精灵箭手犹如见鬼一样看了林齐和驴子一眼,他们打了一声唿哨,zhuǎn身就没入了黑暗中。他们很聪明,他们明面里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到林齐和驴子,他们必须在黑暗中找机□会,找准机会对两人的要害做致命一击。

  一名身高将近三米的狮人紧握一柄大斧大步冲到了林齐面前,他仰天咆哮了一声,双手握紧大斧当头向林齐劈了下来。狮人的脚步极大,他的速度也是最快,他是最xiān◎□会,找准机会对两人的要害做致命一击。

  一名身高将近三米的狮人紧握一柄大斧大步冲到了林齐面前,他仰天咆哮了一声,双手握紧大斧当huì,zhǎozhǔnjīhuìduìliǎngréndeyàohàizuòzhìmìngyījī。

  yīmíngshēngāojiāngjìnsānmǐdeshīrénjǐnwòyībǐngdàfǔdàbùchōngdàolelínqímiànqián,tāyǎngtiānpáoxiāoleyīshēng,shuāngshǒuwòjǐndàfǔdāngtóuxiànglínqípīlexiàlái。shīréndejiǎobùjídà,tādesùdùyěshìzuìkuài,tāshìzuìxiān一个冲到林齐面前的。

  没有任何的废话,见面就杀,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杀手应该做的事情。(《》.)

  林齐举起了右手,毫不畏缩的向着狮人的大斧迎了上去。‘当啷’一声巨响,大斧和林齐的手掌重重的撞击在一起,林齐的掌心皮肉被撕开了一条凄厉的伤口,但是没有一滴血流出来。林齐怪笑了一声,手掌随意一旋,狮人只觉一道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顺着斧柄传递了过来,他的掌心皮肉被斧柄绞得一团糟,狮人发出一声痛■呼,抖手丢开了大斧。

  随手将这柄足足有上千斤沉重的大斧丢进了世界指环,林齐飞起一脚踹在了狮人的胯下。

  ‘咔嚓’一声,狮人的盆骨和附近的身体组织被林齐一脚踢得稀烂。狮人的嘴里喷出一道◆鲜血,他双手抱着胯下mànmàn的跪倒在地,向林齐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杀死你的人,可以得到一亿金币!这钱,果然不好赚!”

  林齐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不是废话么?在西方大陆聘用杀手杀一个普通人也就是一两个金币,杀一个小贵族也就是数千金币的事情,哪怕是刺杀一个王国的国王,数百万金币就已经很可观了。价值一亿金币的人,是你们这些杀手能轻易对付的么?

  右掌如刀笔直的向前刺出,林齐干净利luò的捣碎了狮人的喉结,终结了他的性命。

  香风传来,刚刚和云厉君玩暧昧的美妇人‘嗤嗤’的笑着,宛如一朵彩云般向林齐扑了过来。各种幽香扑面袭来,暗香涌动中美妇人撕开了自己的胸衣,将两团羊脂玉一样的肉球暴露了出来。

  “亲爱的,你看我可美么?”美妇人娇媚的笑着,几乎要将自己的胸脯杵到林齐的面孔上。

  林齐的重拳宛如攻城锤一样轰出,锋利无比的白虎斗气在林齐的拳头上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噗嗤’一声响,林齐洞穿了美妇人的左胸,在她的心口上打出了一个透明的血窟窿。《》.

  “很不错的毒术!”林齐看着美妇人惊愕的眸子,淡淡的点评道:“三十九种药物混合而成的二十八种混毒●,真的很不错。而且里面居然有‘冥神香’这样的高阶奇毒,你真的很不错,可惜找错人了!”

  美妇人的嘴角流出了一丝惨绿色的血迹,这一丝鲜血迅速的滴下,笔直的滴向了林齐的手臂。

  林齐身上的衣物被这一丝惨绿色的血迹瞬间腐蚀,绿血黏在林齐的手臂上,顿时冒出了淡淡的绿色烟雾。这是美妇人的心毒,用她一身的精气神和平日里服用的所有药物的精华凝聚出的一丝绝毒。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林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众神之启炼制‘心毒’的残篇,但是很显然,你的心毒火候不够!或许这一丝凝聚了你的灵魂本源之力的毒力可以让一个圣境陨luò,可是对我是不足够的!”

  美妇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颓然闭上了眼睛。林齐的拳头上喷出了无数道细细的白光,白虎斗气将美妇人的身体震成了一团血雾喷散,蒙蒙雾气将林齐的身影缠绕在内,令得林齐宛如恶魔一样狰狞可怖。

  十几个身披重甲手持钢盾▲和长剑的战士一言不发的向林齐杀了过来,他们结成了军队特有的冲锋阵型,迈着整齐的步伐向林齐不断逼近。很显然这些战士出身正规军,他们的气息、他们的气度、他们的气概都只有正规军团才能培养出来。虽然他们刮去了▲hézhǎngjiàndezhànshìyīyánbúfādexiànglínqíshāleguòlái,tāmenjiéchénglejun1duìtèyǒudechōngfēngzhènxíng,màizhezhěngqídebùfáxiànglínqíbúduànbījìn。hěnxiǎnránzhèxiēzhànshìchūshēnzhèngguījun1,tāmendeqìxī、tāmendeqìdù、tāmendeqìgàidōuzhīyǒuzhèngguījun1tuáncáinéngpéiyǎngchūlái。suīrántāmenguāqùle盾牌上代表他们出身来历的徽章,但是他们一定是正规军团出身的职业军人。

  可是他们没能靠近林齐。

  哔哩哔哩的身影飘忽不定的在他们身后闪过,一柄锋利的匕首瞬间洞穿了他们的咽喉,将他们所有人的生命收割。随后哔哩哔哩的身影再次闪现,他手脚麻利的将这些战士的铠甲和兵器搜刮一空,他们腰间暗袋里的那些钱币自然也没有放过。

  “射!”

  数十名距离林齐只有二十步不到的杀手同时举起了手上的强弩,箭矢在强弩上散发出淡淡的寒光,可见这些箭矢都是用珍稀的魔法金属制成的箭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和杀伤力。更不要说这些箭矢上还淬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剧毒,寻常人碰到这些箭头也就是死人了。

 ☆ ‘咔咔’声中,三十具强弩对着林齐攒射,九十支魔法箭矢瞬间覆盖了林齐的身影。

  两对巨大的肉翅突兀的在空气中浮现,阿尔达从黑暗中冒了出来,银青色的肉翅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复杂而精美的魔纹在他的肉▲翅上若隐若现,散发出强大的魔气波动。

  高空中的浓云突然被一道狂风吹散,无数星辰在苍穹上闪烁。点点星光照耀了下来,全部被阿尔达的肉翅吸收了进去。阿尔达怪声怪气的笑着,向着前方射来的箭矢点出了一指。

  银青色的星光在他的面前化为一道肉眼可见的洪流,九十支魔法箭矢被星光凝成的漩涡卷了进去,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星辰之力,这种神妙无比的能量有着各种匪夷所思的异能,阿尔达只是初步的掌控了它们,就已经发挥了强大的功效。

  林齐抿着嘴冷笑了一声,他残酷的说道:“他们是来杀我们的,杀光他们!”

  阿尔达回过头,很是正经的向林齐大叫了起来:“可是,伟大的主人,这里面有很多美女!就好像您刚才杀死的那个美女,天哪,您真是太浪费了!”

  林齐皱了皱眉头,这个色鬼恶魔!

  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林齐淡然道:“杀光他们,你可以挑最漂亮的一个带走。但是不要耽误时间,而且如果你被你挑中的人伤害的话,那是你自找的!”

  阿尔达大笑了起来,但是驴子立刻跳了起来,他蹦跶着跳到了林齐面前,一蹦一蹦的大叫道:“那我呢?我呢?这里面有几个大胸脯的娘们,嘿,你看那个手里握着流星锤的那个,她的胸脯太丰美了!”

  林齐和阿尔达下意识的看向了数十米外那个身披重甲手握流星锤,正大步向这边冲锋的女杀手——那是一个膘肥体壮雄壮异常的雌性熊人!当然,她的胸脯很大,但是她的毛发也很旺盛,就她的脸上毛发都有半尺多长,黑黝黝的很是茂密。

  林齐仰天叹了一口气:“你的口味。。。好吧,驴子,如果你能生擒她,而且她不反对的话!”

  驴子的眼珠亮了,然后他欢天喜地连蹦带跳的向那头熊人扑了上去。

  嘴角白沫四溅的驴子高声欢呼道:“亲爱的大胸脯,让我们一起孕育一个强壮的后代吧!”

  一道金色光影突兀的从斜刺里激射而出,一柄巴掌宽的金色长剑洞穿了驴子长长的脖子。

  律通体燃烧着金色的火焰,宛如一尊降临凡间的神祗那样从虚空中飞出,他双手握剑,长剑死死的钉住了驴子的脖子,推动着他的身体向数里外的一座小山狂奔而去。

  驴子的脖子被长剑洞穿■,但是他还是中气十足的在那里四蹄乱晃的破口大骂。

  “孙子,孙子,混蛋孙子,我干你大爷!你敢偷袭你亲大爷!孙子,我一定要弄死你,混蛋!”

  律面无表情的向前激射,一弹指间就横跨数里,抖★手将驴子重重的钉在了一座山崖上。

  “愿我神惩戒神炎能净化你的灵魂和**!邪恶的存在啊,灰飞烟灭吧!”

  律弹了一下手指,一道金光从高空激射而下,重重的砸在了驴子的头顶。

  ‘呼’的一声,一团粘稠的金色火焰围绕着驴子熊熊燃烧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