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恶魔的手段


  “真。。 。震惊!”

  阿尔达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真难以想象,你们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活着回来的。要知道,在黑渊神狱,任何一个人有你们身上的一处伤口,好一点的会被丢进熔岩火海烧成灰,运气差一点,他就会变成口粮。所以,你们真是幸运!”

  恩佐和维克同时无声惨笑,两人对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幸运么?一万人的军队打到现在只剩下三百多,恩佐和维克等人一次次的带着战士们浴血厮杀,一次次的被重伤,他们是被那些忠心耿耿的战士一次次的从死人堆里拉出来的。

  他们带着那些拼命的战士一次次冲出重围,那些拼命的战士带着重伤待毙奄奄一息的他们一次次的逃出生天。为了麾下的战士们,他们的身体一次次的被重创;而他们的战士们为了他们,也一个个的衡在了强悍敌人的追杀和包围中。

  从一万人的师团打到现在只剩下三百多人,其中还疥充了好几次兵力!

  短短几年的时间,恩佐麾下战死的战士就有三万之众!三万战士,他们本来不用死,但是他们都死了。只是因为恩佐他们死死的昂着头,在那个暗中阴谋掌控一切的男人面前昂起了自己的头,所以他们一次次的被打击,一次次的被陷害,一次次的被送进了必死之境。

  默默的穿上军装,恩佐和维克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地上。

  阿尔达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从划刁恩佐和维克身上散发出的惨烈杀气中,他能感受到那和铁血铁骨的凶悍之气。但是从一个恶魔的角度而言,阿尔达不能理解恩佐等人的做法。他琢磨了一葬,依旧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其实,你们不用混得这么惨,你们wán全可以投靠那个叫做亚瑟的家伙嘛!你们投靠他,积蓄了足够的力量,然后。。。背后一刀子捅死他!”

  阿尔达的话wán全是从恶魔的思维方式出发,恶魔们最习惯的做法就是这样。当恶魔们实力不济的时候,他们会投靠强者,当他们拥有了足够的力量的时候,他们依附的强者就会被他们反戈一击杀死。

  恩佐和维克却是同时死死的瞪了阿尔达一眼!阿尔达的话,无疑是侮辱了恩佐和维克,无疑是侮辱了这些年在他们麾下战死的所有战士。维克一拳就向阿尔达的脸砸了过去,却被恩佐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没让维克真正的和阿尔达发生冲突。

  沉沉的吐了一口气,恩佐冷漠的说道:“对于一个恶魔说出这样的话,我觉得很正常,我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但是,我们不是恶魔,我们是人类,所以,我们有我们的坚持!1,

  阿尔达摊开了双手,维克和恩佐的目光让他很不舒服,所以他一定要给两个人添点堵。

  他怪声怪气的讥嘲道:1—你们的坚持,就是让你们忠心耿耿的士兵跟着你们一起送命?”

  这一次,恩佐和维克同时挥■出了拳头,阿尔达做梦都没想到看起来很是稳重的恩佐也会对自己出事,他惨嚎一声,两个眼眶被重拳轰击。他狼狈的挥动着双手仰面倒了下去,脑袋摔在了岩壁上撞得,咚咚,作响。

  “混蛋!阵尔达大爷愤怒了!○”阿尔达一骨碌的跳了起来,就要和恩佐、维克动手。

  “敦尔教大教堂就在附近,里面有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坐镇,还有一万教会的守护骑士常年驻扎!”维克悠悠叹道:“一个天位的恶魔如果在这里暴露了自己的气息,他会被切成多少片呢?或者,他会被放在火刑架上烧死?或者,让神光净化他的灵魂和身体?”

  阿尔达的拳头迅速的收了回来,他干咳了一声,有点愠怒的说道:“我bǎo留我的意见,你们wán全不需要这样!”

  恩佐冷冷的看了阿尔达一眼,他淡然道:“我们有我们坚持的道理。但是这叮,道理,我们不能向你解释。你说我们可以投靠亚瑟,但是。。。亚瑟是绝对不会接受我们的投靠的。他要的是我们在绝望中慢慢的死去,他要我们在绝望中崩溃,他在摧毁我们的身体之前,他先要摧毁我们的灵魂!。”

  维克冷笑道:“所以,他才会一次次的让我们几乎全军覆没,一次次的为我们疥充兵力,一次次的将我们降职。他把我们当做丧家犬一样玩弄,他只是想要玩死我们。我们,怎么可能,向这样的一个杂碎投靠?”

  阿尔达烦恼的抓了抓脑袋,这些倔强的人类,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人类的某些执着。

  不投靠亚瑟?那么随便找个能够庇护他们的人投靠了就是嘛,千嘛一定要坚持原则、坚持立场呢?反正对恶魔而言,什么节操、什么气节都是无所谓的东西,恩佐和维克这样的坚持,实在是让他有点难以理解。

  摇了摇头,阿尔达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们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尽快的’‘通知给主人’。现在主人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陷入了极大的困境’。所以‘短期内’他‘不可能’来见你们。”

  短短一句话,全部是谎言。对于恶魔而言,说谎简直就是他们天赋的本能,甚至有人说在恶魔学会呼xī和吃奶之前,他们就开始说谎了。但是阿尔达的这一番谎话让恩佐和维克同时打起了精神:“头儿,他。他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阿尔达摊开了双手,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是的,在伟大而恐怖,心狠手辣毫无人道的主人指引下,我们追随着伟大的主人离开了那个该死的地方。主人为了掩护我们逃离黑渊神狱受了重伤,和我一起逃出来的,还有主人的另外两个仆役,他们□正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为主人疗伤!”

  耸耸肩膀,阿尔达轻叹道:“所以主人派我来敦尔刻打探黑胡子老爹和黑虎家族的情报。但是我真没想到,我能在这里碰到你们!。”

  恩佐一把抓住了阿尔达的肩○膀:“头儿的伤,怎么样?。”

  两行清泪从阿尔达的脸上滑下,他很是悲泣的抽噎了起来:“为了掩护我们这些卑微的奴隶,主人的伤很重。虽然找到了救治的办法。但是没有三五年的时间,他是不可能行动自如的□。所以,暂时主人无法给你们提供任何的帮助!、,

  伸手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就好像随意丢弃了一张擦过屁股的废纸,阿尔达迅速恢复了平静:“所以,在主人回到敦尔教之前,我会竭尽全力给你们一点点小小的帮○。suǒyǐ,zànshízhǔrénwúfǎgěinǐmentígòngrènhédebāngzhù!、,

  shēnshǒucādiàoleliǎnshàngdeyǎnlèi,jiùhǎoxiàngsuíyìdiūqìleyīzhāngcāguòpìgǔdefèizhǐ,āěrdáxùnsùhuīfùlepíngjìng:“suǒyǐ,zàizhǔrénhuídàodūněrjiāozhīqián,wǒhuìjiéjìnquánlìgěinǐmenyīdiǎndiǎnxiǎoxiǎodebāng助,同时给你们一点点小小的建议!”

  掏出一枚空间戒指递给了恩佐林齐洗劫了整个第五深渊世界,这些魔法小道具就连阿尔达都吞没了许多。阿尔达指着空间戒指说道:“里面有金币,有药剂,有铠甲和兵器,还有一些强力的魔法道具。在主人回来之前,我希望你们能bǎo住自己的小命。。”

  用力的活动了一下身体,阿尔达站起身来,得意洋洋的说道:“至于你们现在面临的一些麻烦,我这里有一些也许不符合你们审美观的意见。但是我觉得,这些意见会对你们如今的境况造成好的影响,比如说,我给了你们这么多金币,你们可以去贿赂当地驻军的将领嘛!”

  “如兴贿赂不了,你们就可以花钱聘用刺客,把驻军将领全部干掉嘛!★”

  “干掉了驻军将领,你们可以嫁祸给某个令对你们的三大行省的行政总督嘛!”

  “你们甚至可以强暴几个小妞,把她们干掉后,在她们卧房的墙壁上留下,杀人者亚瑟是也,的血字嘛。栽赃嫁祸,把○敦尔教这锅水弄得越混越好,这对你们只有好处是不是?”

  “如果你们能够将敦尔意的驻军搅得稀巴烂,谁还顾得上裂对你们下手呢?”

  “他们不是扣发你们的抚恤金么?你们刺杀几个驻军的将领”放几把大火,把军营扰乱,然后把后勤处洗劫一空就成了。顺便还能血洗了军法处,谁叫他们总是针对你们呢?”

  凑到若有所思的恩佐面前,阿尔达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们可是有九个天位啊!亲爱的恩佐阁下,九个天位,你们就这么傻乎乎的任凭人家一次次的陷害你们?蠢货,伟大的主人说你是一个秉持骑士之道的真正的好汉子,但是骑士之道就是让你麾下的战士一次次无意义的牺牲么?”

  “按照我说的去做,干脆颠覆整个敦尔教的驻军,拿到敦尔刻驻军的军权,兵变吧!我在那枚空间戒指内存放了一批药剂,那是来自黑渊魔域的,血地精嗜血药剂”只要在军营的水源中投放一点,所有的士兵在一天后都会变成杀人狂!”

  “带着这些杀人狂,把你们看不顺眼的人全部给干掉!洗劫敦尔刻,洗劫大教堂,然后抢夺海军的舰船,去海外找个小岛自立为王,静静的等待主人的回归,这不是很有趣的事情么?。”

  轻轻的拍了拍恩佐的脸蛋,阿尔达轻笑道:“男人嘛,要的就是一个痛快,这么委屈自己干什么?。”

  用力的扭了扭腰,阿尔达没入了黑暗中:“还有一群美丽的小姐等着我的宠爱,我就不多陪你们了。好好想想我的话吧!。”

  阿尔达消失了足足一我钟后,恩佐和维克这才突然打了个寒战,浑身冷汗的从阿尔达制造的幻象中清醒过来。

  “他奶奶的,真不愧是恶魔!我,我,我差点就想按照他指点的去做了!”

  “只不过,我们似乎,可以,借鉴一点?”(未wán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