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赌命之约


  大殿内,云晓澜和冯克劳尔冷眼相对,两人身周都有丝丝氤氲之气不断扩散开,在空气中鸡荡起大量肉眼可见de涟漪。每一片涟漪散开,都会发出低沉de‘嗡嗡’声,可见两人散发出de气劲威力之强。

  冯克劳尔是真身在此,而云晓澜只是一具尚未凝聚de分身驾临,饶是如此两人依旧打了个不分上下。显然云晓澜de修为远胜过冯克劳尔,只不过他de本体如今正在闭关苦修,以求突破圣师境界,只有一具分身在这里de云晓澜并不可能压制住冯克劳尔。

  冯克劳尔死死de和云晓澜大眼瞪小眼de顶了一阵,然后他扭头看向了林齐。

  “你,刚才,说什么?”冯克劳尔一个字一个字de冷声问道。

  “小白◎脸!”林齐将这个词无比清晰、无比清脆、无比利落de重复了一遍:“而且是一个很风sāode小白脸!看看你这金色de头发,风sāo!蓝色de眼珠,风sāo!淡银色de长袍,风sāo!淡金色de腰带,风sā◆o!还有淡金色de靴子,更加风sāo了!”

  林齐认认真真de对冯克劳尔笑道:“很sāo很sāode小白脸,你还要我继续重复么?”

  大殿内死一样de寂静,只有云晓澜和冯克劳尔散发出de气劲相互碰撞发出de‘嗡嗡’声。渐渐de这沉闷de‘嗡嗡’声越来越响,好像有数万只苍蝇在众人耳边飞来飞去,让人心头作呕,更有人身体摇晃起来,显然有点立足不稳。

  大殿内de云氏一族de族人虽然都是手握实权de角色,但是手握实权并不代表个人修为de强大。留在大殿中de直系族人他们修为达到圣境de也就不到三十人,其他有百多人是天位,更多de人都是地位甚至人位de实力。

  那些天位也就罢了,更多de地位和人位de云氏一族de族人,他们刚刚从林齐de灵hún冲击de余波中缓过劲来,猛不丁de两位圣师巅峰de大能就在这里用气劲相互冲击碾压,云晓澜和冯克劳尔自己并无大碍,但是这些族人可都吃了大苦头。

  尤其是林齐de话,就好像在燃烧de壁炉里泼了数百斤火油,冯克劳尔de脸色一阵阵de青红不定,然后他骤然冷笑一声,周身气息徒然暴涨,他双眼一瞪,凌厉de目光宛如利剑一样刺进了林齐de眸子里。

  云苍龙用力de拍了一下自己de脑门,低声骂道:“蠢货!这样也能做家督长老?”

  云晓澜眯起了双眼,刚才他de这一具分身距离议事大殿并méi有多少距离,他清晰de感受到了大殿内传来de若有若无de灵hún冲击,如今眼看冯克劳尔动用灵hún类法术攻击林齐,他不由得也起了好奇心。

  林齐‘嘎嘎’一阵怪笑,他de眸子突然变成了瑰丽而邪异de紫色,这正是西方大陆de灵hún法师们修炼灵hún秘法达到一定de程度后特有de色泽。méi有鸡发灵hún守护大赐福术de反击,林齐仅仅使用自己传承自阿尔图特de灵hún法术,动用自身de力量,就轻轻松松de将冯克劳尔de灵hún秘法吞噬一空。

  冯克劳尔虽然实力高深莫测,但是他并不是专职de灵hún法师。他de全部力量都用在了对抗云晓澜分身de压力上,他只能动用自己并不擅长de,只是学来游戏、好玩、打发时间de灵★hún法术攻击林齐。

  猛不丁de被林齐吞噬了鸡发de灵hún秘法,冯克劳尔只觉双眼一阵阵de刺痛,但是不等他闭上眼睛,林齐de双眼一亮,两团骷髅状de紫色火焰已经在林齐de眸子里急速闪烁起来★

  一道无形deyīn邪火焰循着冯克劳尔鸡发de灵hún秘法de轨迹,迅速deméi入了他de大脑。无形无色de火焰焚烧着冯克劳尔de灵hún,烧得他de灵hún一阵剧痛。冯克劳尔低沉de闷哼了一声,他周身气息一阵大乱,狼狈de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云晓澜淡然一笑,周身气息骤然一吐,冯克劳尔de银色长袍骤然破开了十几个拳头大小de窟窿,他de身体好像被无形de重拳轰击过一样,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

  ‘唔’de一声,冯克劳尔de嘴角喷出了大量de血水。好强de冯克劳尔冷笑着用袖子擦去了嘴角de血迹,他死死de盯着云晓澜,yīn声道:“好,好,好,家主,今日之事,是你有意安排de?”

  云晓澜méi吭声,云苍龙上前了两步,厉喝道:“长老说de什么话?今日之事,分明是有人咄咄逼人,怀有异心欺凌我那可怜de云儿!嘿嘿,错非有些人逼人太甚,怎可能发生今天de事情?”

  云苍龙‘啪啪啪啪’de将这两天de事情述说了一遍,就连林齐放火焚烧维亚斯平原de事情也毫不隐瞒de讲了出来。他冷声道:“克劳森、云风华做出那样de事情,如果不是我在维亚斯港城留有耳目,如果不是我得到了紧急de魔法传信,通过传送阵用最快de速度赶回,家族还要承受多少不应有de损失?”

  冯克劳尔怒道:“家族de损失,难道不是你儿子de护卫造成de么?”

  云苍龙怒声咆哮道:“为何我de孩儿,家族唯一de嫡传血脉de护卫,要用那样鸡烈de手段反击?冯克劳尔,你们de那些龌龊事情,真de要我全部说出来么?十五年前云儿和青长老de失踪,难道真要我将这件事情当着这么多族人全部说一遍?★”

  冯克劳尔一愣,林齐骤然一跳八尺高。

  “云苍龙,你这个méi卵蛋de家伙,你知道自己de儿子十五年前被人陷害,你居然还能让这群杂碎活到今天?我看你不要叫云苍龙了,你叫云乌龟还差不◇多!你比乌龟还能忍哪!”

  林齐de嘴太恶毒了,云苍龙气得眼角乱跳,好悬一口血喷了出来。

  云一把抓住了林齐de袖子,用力de将他拉得向后退了几步。冯克劳尔看了看林齐,又看了看云苍龙,然后他放声大笑起来:“有趣,有趣,总长,看来你找来de这个谋杀犯,他可不听你使唤!”

  已经到了如此de地步,冯克劳尔还在给林齐扣黑锅。但是这也是正经道理,以冯克劳尔de立场,他必须让林齐成为谋杀犯,他必须将谋杀de大帽子扣在林齐乃至云苍龙de身上——否则两百七十七个手握实权de旁系族人de死,他冯克劳尔如果不能给所有de旁系族人一个交代,那么他在云氏家族de基础也就彻底崩解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庞大de精神念力突然涌入了大殿。

  云晓澜和冯克劳尔一惊,云晓澜急忙站起身来,和冯克劳尔一样都是向天空行了一礼:“谨遵太上老祖宗教诲!”

  剧烈de精神波动持续了短◆短一瞬,随后骤然消失不见。冯克劳尔和云晓澜同时惊呼出声,他们相互望了一眼,云晓澜突然大笑了起来,而冯克劳尔de脸色青白,就好似死了亲娘一样de难看。

  “好,好,好,毕竟是老祖宗们英明睿智。”○云晓澜大笑道:“从今日起,所有长老、元老去家族圣地闭死关,错非家族生死存亡大事不得轻出。日后家族de事务,由我和苍龙一力主持。冯克劳尔,你还有什么话说?”

  林齐目光闪烁,他惊讶de看着云晓澜,他搞不懂,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样de变故。

  在刚刚暴起杀人之前,林齐已经在心里预判了数种可能de结果。但是méi有一种结果和眼下de事情相符,云氏一族de那些长辈,他们做出了出乎林齐预料之外de决断。

  一定有某些林齐不知道de事情发生了,这种事情甚至影响到了云氏一族嫡系族人和旁系族人de背后靠山de实力比,应该是某些压倒xìngde、足以震慑另外一方de事情发生了。

  但是这个变故是什么,林齐猜不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不管是因为什么发生了这样de变故,如今云氏一族de大权都掌握在了云晓澜和云苍龙de手中,这是好事,这是天大de好事,起码这样一来,云在家族中de地位和安全都无忧了。

  当冯克劳尔等旁系族人失去了背后某些人de支持,他们还能翻天不成?

  云晓澜放声大笑,他死死de盯着冯克劳尔厉声喝道:“冯克劳尔,你还有什么话说?”

 ★ 冯克劳尔死死de盯了云晓澜一眼,然后他‘嗤嗤’de冷笑了起来:“当然,还有话说。林齐是吧?你杀了我这么多族人,其中还有好几个是我嫡亲de儿、侄。老祖宗他们将大权授予了家主,我méi什么话好说,但是你◎并不是我云氏一族de人,所以。。。”

  林齐讥嘲de看着冯克劳尔:“所以,你想咬我de鸟?”

  冯克劳尔被林齐粗鲁de话气得脖子都粗了,他厉声喝道:“放肆!我要和你赌命!我挑选十个最优秀de子侄和你赌命。如果你赢了,今天de事情一笔勾销,如果你输了,你de命就是我de!”

  林齐轻蔑de笑着,他摇了摇头,轻轻de叹了一口气:“你说赌我就赌,你真把自己当回事!”

  冷笑了几声,林齐朝冯克劳尔勾了勾手指:“不过,如果你能拿出足够de赌注嘛,我很乐意和你de那群混账儿子和侄儿赌一把。当然喽,除了我,我de属下也可以加入赌局,这才公平嘛!”

  冯克劳尔闻声大喜,他连连点头,不等云晓澜和云苍龙开口阻拦,他迅速de就敲定了和林齐de赌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