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针锋相对


  身披长袍宽袖,头顶九龙簇拥的金冠,面如古月,身如苍松,一个身姿气度都无可挑剔的中年男子慢悠悠的甩着袖子从大殿外行了进lái。这男子一进门,包括云苍龙在内的所有rén都跪拜了下去。

  众rén山呼‘家主”额头碰及地面,除开林齐大马金刀的站在一旁,阿尔达和哗哩哗哩鬼鬼祟祟的缩在林齐身后,包括云和青老rén在内的所有rén都五体投地向这男子膜拜。

  林齐眯着眼看着这个中年男子,然后他眼角挑了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听到站在自己身后的阿尔达和哗哩哗哩也都震惊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中年男子的身形呈半透明状,朦朦胧胧的宛如水汽凝成。这是一条分身,而不是真正的本尊到lá◆i,而投影分身这种力量,只有传说中的神灵或者那些太古的恶魔,那些极其古老的存在才能做到。

  这个中年男子应该就是云的祖父,云苍龙的父亲,实力达到了圣师巅峰,如今正在闭关苦修力求突破的云氏一族的★◎家主云晓澜。就在这两天,青老rén向林齐讲述了一些云氏一族的大rén物的相关信息。

  云苍龙的父亲云晓澜自然是介绍的重中之重,按照青老rén的说法,云晓澜是一个四平八稳的rén。

  所◆谓的四平八稳,不是说他做rén稳重、心性沉稳之类,而是说他手段高明,在他的压力下,任何rén和事情都只能变得四平八稳的。

  就好像一座大山压顶,管你多么桀骜不驯的rén物都只能被压成肉饼贴在地▲上,这就是所谓的四平八稳。

  云晓澜四平八稳的行事风格就连他的父亲,也就是云氏一族的上一任家主都有点消受不了,在云晓澜九十岁的时候,就被迫交出了家主的位置,乖乖的跑去了长老团养老。云晓澜也就成◆了云氏一族有史以lái最年轻的家主,而且是有史以lái嫡系子嗣最少的家主。

  云苍龙是云晓澜唯一的嫡子,云是云晓澜唯一的孙儿,如此稀薄的血脉,云氏一族内部很有些rén就此抨击云晓澜。但是正如他的外号那样,云晓澜稳稳当当的坐在家主的位置上,丝毫没有挪窝的迹象,反而是因为子嗣问题对他进行抨击的族rén,手中的权柄都被削了不少。

  按照青老rén的说法,如果不是云晓澜‘太年轻”如果不是云●晓澜掌控家族大权的时间太短,如果不是云氏一族的那些长辈有太多老不死的还活着,也许云氏一族早就在云晓澜和云苍龙父子的带领下重现了当年的光辉。

  那些老而不死的家族长老和元老,他们固然是家族最宝贵■的财富,是家族最强的靠山和依仗,但是他们也是家族前进的最大阻力,是让整个云氏一族变得死气沉沉的罪魁祸首。

  带着浅浅的笑容,云晓澜甩着两只大袖子走到了王座前,一脚将云苍龙踹下了王座前的高台,笑呵呵的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后轻轻的向云招了招手:“云,回lái了?”

  云站qǐ身,向前走了几步,行到王座前,他向云晓澜深深行了一礼,然后带着几分酸涩的说道:“回lái了,只是好几次差点没死了。如果不是青长老护着,如果不是林齐这些年照护,或许父亲就必须考虑续弦或者纳妾的事情了。”

  云的话里夹枪夹棍的很是不中听,从地上爬qǐlái的云苍龙摸了摸鼻子,干巳巴的笑了qǐlái

  云晓澜眯qǐ了眼,笑盈盈的摇头道:“我云晓澜的孙儿,怎么是这么容易就被rén害死的?好了,都不要做磕头虫了,都qǐlái吧。”

  随手一挥,大殿内平地涌qǐ了一片薄薄的云霞,跪倒在地的云氏一族■的族rén们纷纷被这片薄薄的云霞扶了qǐlái。林齐感受到了这一片云霞中蕴藏的庞大力量,不由得惊骇的看向了云晓澜。

  他看着云晓澜,而云晓澜也看着他,两rén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一阵子,云晓澜▲突然笑了:“林齐?黑虎家族的那个‘林,?有趣,有趣,虽然我云氏这一脉族rén自立门户,和其他几家rén变得生分了,但是黑虎一族的‘横行霸道,和‘肆无忌惮”我们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林齐上前几步,抱拳向云晓澜行了一礼,他朗声道:“云家主说笑了,其实前些年我父亲已经有意思改头换面做个正派rén,所以。。。

  云晓澜摆了摆手,打断了林齐的话:“正派rén?哪个正派rén会把一座城都给崩上天去?嘿嘿,陨星之灾,这种话糊弄那些凡夫俗子还可以,但是别想瞒住我们。大手笔啊,大手笔,整个敦尔刻港城都被崩掉了,如今那地方叫做老敦尔刻湖,嘿,嘿嘿,正派rén!”

  林齐的脸骤然一黑,他想qǐ了黑胡子带他进家族秘库的

  时候,向他讲述过的那些凶险的布置。黑虎家族的家族秘库下面,有一座威力庞大的魔法阵,能够将整个敦尔刻都给夷为平地,难道黑胡子真的发动了那座魔法阵?

  要多么凶险的情况才能逼得黑胡子动用那座魔法阵?

  冷汗不断的从林齐身上冒了出lái,他的喘息声越lái越粗,渐渐的他的眼珠变成了猩红一片。

  眼看林齐就要当场发狂的时候,云晓澜轻飘飘的开口了:“不过就我所知,黑虎家族在开启那个要命的魔法阵之前,所有rén都已经撤走了。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去了哪里,但是他们肯定平安无事。”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齐,再向站在一旁的云瞥了一眼,云晓澜淡○淡的说道:“黑虎家族,是这么容易灭门的么?就算你父亲想割脖子自尽玩,也要其他几家rén答应才是。”

  “他们,现在!”林齐想询问清楚黑胡子等rén的下落。云晓澜说他们平安无事,想必云氏一族的现■○淡的说道:“黑虎家族,是这么容易灭门的么?就算你父亲想割脖子自尽玩,也要其他几家rén答应才是。”

  “他们,现在!”林齐想询dàndeshuōdào:“hēihǔjiāzú,shìzhèmeróngyìmièméndeme?jiùsuànnǐfùqīnxiǎnggēbózǐzìjìnwán,yěyàoqítājǐjiāréndáyīngcáishì。”

  “tāmen,xiànzài!”línqíxiǎngxúnwènqīngchǔhēihúzǐděngréndexiàluò。yúnxiǎolánshuōtāmenpíngānwúshì,xiǎngbìyúnshìyīzúdexiàn任家主不会满口说胡话吧?那黑胡子等rén就肯定平安无事。但是林齐也着急啊,黑胡子为什么要毁掉敦尔刻逃走?难道在林齐被丢进黑渊神狱后,教会还派rén找他的麻烦不成?

  林齐并不知道黑胡子为了他做◇了多少茸rén听闻的事情,他现在是单纯的焦心黑胡子的下落。

  云晓澜轻轻的拍打着王座的扶手,淡淡的说道:“我是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我们这一脉的ff8云氏一族,算了,这都是过去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说的?”

  轻叹了一口气,云晓澜悠悠叹息道:“说点正经事吧,今天纵然你是公平决斗杀死了。。。

  云晓澜的话没说完,一个清冷的声音已经遥遥传lái:“shuí说是公平决斗呢?云晓澜,纵使★你是家主,也不能如此的颠倒黑白包庇凶手。两百七十七名族rén,难道就因为他们的血统不纯,就可以被rén随意谋杀么?”

  短短一句话的功夫,听那声音本lái还在数十里外,但是一句话还没说完,说话的rén已经lái到了大殿外。一道夺目的金光闪耀,一个让林齐打心眼里反感的青年男子缓步走进了大殿。

  这个男子有着一头灿烂的金色长发,宛如纯金融化的汁液一样璀璨辉煌的金色长发披散下lái,一直垂到了他的脚踝附近。一根紫色的束发带在他腰部将这一头华美的金发拦腰束住,浓密的金发就好像一条华丽的披风在随风摇摆。

  金发,蓝眸,白皙如羊乳的皮肤,俊美犹如妖魔的面孔,这个男子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瑕疵,是一个真正完美的俊男。

  就是这样的俊美让林齐恨不得在他脸上狠狠的劈上三斧头,因为这个男子的俊美让林齐想到了亚瑟。

  云晓澜眯qǐ了眼睛,他看着金发俊男沉声道:“冯克劳尔,没有谋杀,只是公平的决斗。”

  冯克劳尔,云氏一族中和云晓澜同辈的旁系族rén从血脉上而言,他是云晓澜远房的远房的表亲,血脉极其稀薄,但是多少也有着一丝云家的血统。但是冯克劳尔继承了云氏一族妖孽一样的天赋,他的年纪比云晓澜还小了几岁,但是他同样是圣师巅峰的可怖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的天赋,如此的修为,冯克劳尔成了云氏一族旁系族rén这一代的领袖,他在云氏一族中统领所有的旁系家族,包括四大掩饰家族以及其他大小旁系家族的一应权力,其实都操持在他一rén手中。云晓澜这个家主之下,设有四名家督长老,类似于东方帝国的监国亲王一类的职务,冯克劳尔就是四名家督长老之一,在某些时刻,他甚至能够当面指责云晓澜的不是!

  和他比qǐlái,森长老固然身份尊贵,但是实权是远远不及的。

  听得云晓澜的断言,冯克劳尔不由得摇头笑了,他向大殿内的众多族rén扫了一眼了,淡然道:“公平决斗?家主莫非以为我们都是疯的,傻的?就这个小子,他能在公平决斗的情况下,在短短三十个呼吸的瞬间杀死两百七十七名旁系族rén?其中甚至还有七名圣境?”

  上前几步,几乎逼到了云晓澜的王座前,冯克劳尔厉声道:“就算是家主,也不能如此信口雌黄、满口胡言吧?今日之事,还请家主给我们这些旁系族rén一个交代!”

  云晓澜眸子里闪过一抹怒火,他正要开口,林齐早就接上了冯克劳尔的话头。

  “你要什么交待啊?小白脸!”

  ‘小、白脸,!

  大殿内所有rén,包括云和青老rén在内,所有rén同时抽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第四百六十五章针锋相对

  第四百六十五章针锋相对,到网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