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金舵领地


  大街上阳光灿烂,金红色的阳光温柔的照耀万物,却照不亮浑身战栗的阿尔达。

  昨天上午时分和林齐等人分离的时候,阿尔达精力充沛、活力四射,他犹如一道清风一样窜进了某位千金小冇姐的马牟。但★shì今天再见,阿尔达已经憔悴得好像一颗被榨汁机轮番榨取了三十次的柠檬。

  甚至他饱满的面颊dōu塌陷了下去,双眼凹陷,眼圈发黑,嘴chún发白,两条tuǐ哆哆嗦嗦的根本撑不起他的身体。他的整个人好像dōu塌陷成了一个黑洞,温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就迅速被吸进了他体冇内,根本无法照亮他的身体。

  看到林齐,阿尔达lù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呵,呵呵,少爷,我,我找到你了!”

  ‘咕咚,一声,阿尔达抽搐着倒在了地上,翻着白眼在地上哼哼起来。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阿尔达和哗哩哗哩dōu不好直接称呼林齐主人,所以只能称呼他少爷。

  站在酒店门口的几个迎客shì者急忙扶起了阿尔达,小心翼翼的将他扶到了大厅的沙发上。

  林齐等人犹如见鬼一柞看着憔悴如斯的阿尔达,几个金舵家族的男子则shì面色诡秘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角一阵阵的抽搐着。林齐很快就发现了这几个人的异样表情,他立刻摆出了宛如被火烧了屁股的野猫那样抓狂的德行,指着几个金舵家族的男子大叫起来:“你们一定知道shì谁暗算了我的家臣,shì不shì?”

  青老人和云同时皱起了眉tóu,他们也面色不善的看向了几个男子。

  一名中年男子急忙上前一步,他扫了一眼抓狂状态下的林齐,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噢,不,我们并不知道这位阁下shì否被人暗算,我们只shì猜测。。。也许,您能告诉我们,昨天他shì否和诸位在一起?”

  阿尔达斜躺在沙发上,奄奄一息的shēn冇吟起来:“少爷,给我点回复精力的药水!给我点、吃的,给我点喝的。嘿嘿,那些小妖精可真热情,真疯狂!从昨天中午一直到现在,我根本没休息!嘻嘻,我把她们全部给征服了,嘿嘿,我把她们全部干翻了!”

  林齐的爪子抽了抽,哗哩哗哩无比羡慕的看向了阿尔达直到现在,可怜的哗哩哗哩还shì一tóu处魔呢。

  青老人背●着双手,仰天不语。

  云的嘴角抽了抽,低沉的说道:“让他死在这里吧?林,让他死在这里好了!”

  因为林齐的名字太敏感,很可能受到有心人的利用,所以云直接用林齐的姓氏称呼他。至于对阿尔达●○,云觉得这种败类还shì干脆让他死了的好,从昨天中午一直到现在,他居然一直在鬼混?

  “哦,不,少爷!”阿尔达翻着白眼在一旁哼哼:“给我点精力药剂,给我点吃的喝的。我这一次可shì把我们家族的●,yúnjiàodézhèzhǒngbàilèiháishìgàncuìràngtāsǐledehǎo,cóngzuótiānzhōngwǔyīzhídàoxiànzài,tājūrányīzhízàiguǐhún?

  “ò,bú,shǎoyé!”āěrdáfānzhebáiyǎnzàiyīpánghēnghēng:“gěiwǒdiǎnjīnglìyàojì,gěiwǒdiǎnchīdehēde。wǒzhèyīcìkěshìbǎwǒmenjiāzúde威风给打出来了!嘿嘿,九个美丽风sāo的小妞,全部被我放翻了,全昏过去了。嘿嘿,我还从她们手上赚了九十万金币,少爷,我赚了九十万金币啊!”

  青老人和云的脸变得漆黑无比。

  林齐看向了刚才问话的中年男子,压低了声音问道:“shí么个倩况?”

  中年男子低下tóu,不敢看林齐扭曲狰狞的面孔,他压低了声音咕哝起来。

  维亚斯港城,这个财富之城、堕落之dōu,这个空气中d★ōu飘散着金币和yù冇望气息的城市。一些豪门小冇姐春闺寂寞,就偷偷的举办sī密的沙龙,做一些琴棋书画的雅事取乐。但shì不知道从shí么时候开始,这些sī密的沙龙就变味了。

  那些豪门的千金,★◎专门打扮得漂漂亮亮花枝招展的去大街上物色俊美男子,只要有她们合眼的,就勾去她们举办沙龙的秘密场所,三五个闺mì一起和那男子做一夕之欢,临走还会按照男子的表现,分别出一笔钱以资鼓励。

  中年男子◇语气怪异的说道:“林大人,您的家臣能够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满足九位小冇姐的需求,还能得到九十万金币的奖赏,这shì维亚斯出现这种sī密沙龙以来前所未有的。。。成绩!”

  干咳了一声,这位男子低着t□óu低声道:“就我们所知,三年前曾经有一位高卢帝国的将军在维亚斯港城度假时,和几位小冇姐密会一宿,得到了十万金币的馈赠,但shì后果就shì他的斗气在那一夜之后直接掉落了一阶。您的家臣,战斗力shì那◆位高卢将军的九倍!”

  林齐的脸一阵阵的抽搐,他抓狂的看着几个面色古怪的金舵家族的族人,有一种将地狱爆裂火焰按在他们脸上,将他们轰成肉渣的冲动。好容易扼制住了这种可怕的冲动,林齐突然张狂的笑了起来:“不错,阿尔达,做得真不错!你,很走给我增光了!下次要争取赚一百八十方金币,知道么?”

  施施然走过去,林齐在大堂内无数人众目睽睽之下,从阿尔达的口袋里掏出了九张十万金币的金票,如此自然而然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林齐掏出了一瓶药剂倒进了奄奄一息的阿尔达的嘴里,凑到阿尔达的耳朵边低声骂道:“你可真给月魔一族的皇族丢脸!九个人类的小姑娘,就差点让你死掉!该死的,我下次要配一瓶‘yín龙强壮药剂,给你,让你从此。。。哼哼!”

  阿尔达的眼睛亮了,一道血色迅速出现在他脸上,他不知道从哪里来得力气,一骨碌的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林齐:“少爷,我们一言为定!您放心,我会让整个维亚斯的千金小冇姐dōu在我的胯下颤抖的!”

  大堂内死一样的安静,无数杀气凛然的目光投向了这边,有几位年轻的绅士甚至已经握住了佩剑的剑柄。

  林齐的脸也‘唰,的!下变得漆黑,他急忙拉起了阿尔达,tóu也不回的跑出了酒店。

  青老人和云面色扭曲的狼狈逃出,金舵家族的几个男子低着tóu,摆出一副他们和林齐一点儿关系dōu没有的淡然笑容,急匆匆犹如丧家之犬的冲出了珊瑚花酒店口以后他们再也☆不会踏入这个酒店一步,今天他们金舵家族的脸可shì丢光了,彻底的被阿尔达的那一句话给扯得粉碎。

  一直等到林齐等人来到了金舵家族停靠在码tóu上的巨轮上,林齐才咬牙切齿的将阿尔达抓到了船tóu◎甲板上,在船上数百金舵家族成员惊恐的目光中,对着阿尔达就shì一阵疯狂的殴打。

  凄厉的惨嚎声在上午平和的海面上飘荡,阿尔达撕心裂肺的惨嚎着,每次他被林齐打得快要晕死过去,但shì林齐恰到好处的给他喂一瓶恢复药剂,然后又shì一次疯狂的殴打。

  金舵家族派来迎接青老人和云的几个中年男子额tóu上不时有冷汗滴下来,他们经验丰富,自然看得出林齐对阿尔达的殴打没有半点儿放水每一拳dōushì直击要害,每一拳dōu打得阿尔达骨断筋裂。苍天在上,这个叫做‘林,的青年人,他shì一位多么残暴、无情的圭人啊。

  他们目光诡异的看向了站在一旁若无其事的青老人和云,不由得怀疑起他们shì从哪里找到林齐和阿尔达这样的极品。青老人汇报给家族的信息里shì说,林和他的两个家臣shì云收服的追随者,这样不靠谱的追随者能成为家族的一员么?

  在阿尔达的惨叫声中,金舵家族的巨轮慢慢的驶向了女神岛外侧的一座小岛。

  这座小岛面积不小,距离维亚斯港城的直线距离有两百多里。以女神岛为界,维亚斯港城的南部海域密布着这样的小型岛屿,起码有近千座大大小小的岛屿分布在绵延千里的海域中。这些岛屿dōu被维亚斯港城的大小豪门占据,shì他们的sī人领地。

  就以金舵家族占据的这座岛屿而言,岛长三十多里,宽有十五里左右,除了一处可以停船的深水港,其他地方dōushì高有三四百米的悬崖▲峭壁。沿着环岛的悬崖,金舵家族在峭壁上修建了数十座城堡,就看那些城堡上高有数十米的箭楼,就知道这些城堡到底shì干shí么用的。

  在这座岛上,金舵家族建造了大片的园林建筑,更驻扎了一万sī兵○

  林齐等人乘坐的巨轮在中午时分就来到了金舵岛,港口的栈桥上,金舵家族的当代家主,也就shì云所属的家族的一支旁支的长老云风华正带着金舵家族的一些成员肃立等候。

  云风华shì一名风姿卓越的女子,保养得极好的她看上去只shì三十岁出tóu,林齐能清晰的感知到她体冇内扩散开的那一股强大的魔冇力一一天位高阶的魔法力量。

  有两千名衣甲鲜明的金舵sī兵在码tóu上列队迎接,林齐●看到这些sī兵的时候,他的眼珠dōu不由得瞪大了好几圈一这些sī兵身上穿戴的,清一色dōushì镶嵌了魔法晶石的魔法甲胄!这shì高卢帝国的禁军dōu没有的待遇,毕竟高卢帝国的禁军数十万,高卢皇帝再有▲钱也不可能为他们人手配发一套魔法甲胄。

  也只有维亚斯涛业联邦的这些豪门贵族,他们才能建立起一支战力精悍、装备精良的sī军。

  看着这些斗气修为dōu在地位下阶以上的sī军战士,林齐不由得咧了咧嘴。

  他总算shì知道,为shí么以松散联邦形式存在的维亚斯商业联邦,能够安然的在西方大陆立足了。

  没别的,人家有钱,人家太有钱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