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胡子的警告


  .正午时分,依靠伪造的护照获取了一个世袭子爵名头的黑hú子离开了雄鸡老店,那条灰色的小叫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不时的歪着眼睛看大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妇,嘴角时不时的淌下一丝涎水。

  没▲人注意zhè头比狗大不了多少的驴子,唯独黑hú子和zhè头怪异的驴子走过某些感官特别灵敏,拥有某些魔兽血统的坐骑时,zhè些坐骑都是浑身一震,无比惊恐的向一旁闪避。zhè条小小的驴子身边十米内,没有任◆何一头牲口敢出现在zhè个范围内。

  黑hú子施施然的走到了南城商业区,经过一家肉店的时候,他停下lái买了一提篮的新鲜羊肉。等他走到另外一条大街上,zhè一提篮的羊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倒是▲那头驴子的嘴角挂上了一丝淡淡的血迹,它打呵欠的时候,嘴里也喷出了一股子的羊骚味。

  昂着头,黑hú子走进了四月花酒店,顺着回旋楼梯,他走到了酒店顶楼的一间套房,轻轻的推开了门。铁锤、屠刀和另外◇★几个生得姿容怪异绝非善类的大汉立刻从座椅上站了起lái,纷纷向黑hú子行礼致意。

  “zhè地儿不错,林齐那小混蛋能够弄到zhè么一个酒店,hái是有点手段。”

  黑hú子坐在了沙发上☆,他看了看房间的装修布置,满意的拍了拍手。

  “铁锤,你和屠刀去打探一下巴尔、莉莉的消息。你们已经lái了几天,他们居然没有和你们联系,看样子他们也碰到麻烦了。不过他们应该hái在帝都。找到他们,然后看看有什么麻烦。就联手解决掉!”

  “你们么,去监视市面上的动静,看看是不是有碍眼的人出现。那些教会的神棍,他们身上的味道你们是知道的。如果突然有大量的教会神职人员出现在大街上。立刻向我汇报!”

  挥手将所有人都打发出了房间,黑hú子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半天没说话。

  那头驴子已经人立而起,依靠着两条后腿悠哉悠哉的在地上踱着步子。它走到了房间角落里的酒水架上,抓起一瓶美酒扯开了塞子后一饮而尽。满足的打了个酒嗝,驴子看着黑hú子露出了两排洁白的大板牙:“zhè小子可是你唯一的儿子,如果他被送上了火刑架。。。”

  黑hú子阴森的笑了笑,他眯起了眼睛,慢慢的取出一支雪茄塞进了嘴里。

  “最好不要zhè样。否则的话。。。黑虎家族当然不可能和教会分出胜负,但是给他们捣捣乱hái是有那个实力的。如果我的儿子被送上了火刑架,我就杀十万个神职人员为他陪葬!”

  翻了翻手掌。黑hú子仔细的掐着手指头盘算了起lái:“多了不敢说,杀十万个hái是有把握的。而且得杀得他们心痛才行,得找准要害去杀。比如说他们控制的那几个有着神灵血脉的王室家族的成员,杀起lái并不难嘛!”

  驴子晃悠悠的走到了黑hú子面前,用力的伸了个懒腰,重重的打了个酒嗝。

  “zhè样嘛。。。你hái是没儿子了啊!”驴子的目光闪烁,死死的盯着黑hú子:“没儿子了,你zhè一脉血裔可就断绝了!”

  黑hú子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他狠狠的回瞪了驴子一眼:“我年富力强,hái能生!”

  驴子立刻大叫了起lái:“你可是对那小丫头发过誓的!你不会再找女人生孩子的!”

  黑hú子重重的哼了一声,他眯着眼睛阴沉的说道:“是啊,我是发过誓,但是那誓言维持的前提是林齐不死。林齐如果不出事,我就不会再找女人。不会再生孩子让林齐受气。但是如果林齐死了,zhè个誓言自然告破,我会找很多女人,生很多孩子,然后。。。和教会不死不休!”

  用力的握紧了拳头。黑hú子浑身骨头都在咔咔作响。

  双眸中一团深邃的黑色玄光闪烁不定,黑hú子突然阴沉的笑了起lái。

  “我家的孩子,是zhè么好欺负的?就算是诸神。。。啊呸,什么狗屁诸神?你欺负了我家的孩子,我就敢把你砍成肉酱拿去喂驴子!”

  驴子很委屈的摊开了两个前tí,它愤怒的抱怨着:“我对那些神灵的肉可不感兴趣。话说,你确定那些神灵有**让我吃么?不过,他们应该有**的吧?”

  一丝怪异的淫亵笑容在驴子的脸上浮现,它低声咕哝道:“如果没**,他们怎么和人类的姑娘生◎下zhè么多的神裔?嘿嘿,生孩子zhè件事情,可是要**互动,嘿嘿,哈哈,嘿嘿,哈哈!嘿哈嘿哈才能生下孩子lái!”

  黑hú子瞪了驴子一眼,然后一脚踹在了它的肚子上,把它踹飞了老远。

◎xiàzhèmeduōdeshényì?hēihēi,shēngháizǐzhèjiànshìqíng,kěshìyào**hùdòng,hēihēi,hāhā,hēihēi,hāhā!hēihāhēihācáinéngshēngxiàháizǐlái!”

  hēihúzǐdènglelǘzǐyīyǎn,ránhòuyījiǎochuàizàiletādedùzǐshàng,bǎtāchuàifēilelǎoyuǎn。

■  房门突然开启,穿着一件黑斗篷的斯坦恩大步走了进lái。驴子正好当面向他砸去,斯坦恩伸出手一把拎住了驴子的脖子,随手将它向一旁重重一丢。

  “老虎,我就觉得奇怪,你家zhè头驴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会说人话,hái吃肉,但是似乎除了zhè个就没什么用!zhè到底是驴子,hái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你zhè次带它过lái是要干什么?”

  斯坦恩的话让驴子很受伤,它从地上爬了起lái人立而行,两条后腿蹦蹦跳跳,两条前tí对着斯坦恩指指点点的挑衅道:“我hái能干你大爷!谁说我没别的用了?我hái能干你大爷!你不信?不信叫你大爷过lái!不仅能干你大爷,我hái能。。。”

  黑hú子一把操起了身边的软垫,劈头盖脸的对着驴子砸了下去。一通混乱后,黑hú子用一条细细的铁链将驴子四tí朝天的捆得结结实实,将那软垫整个塞进了它那张臭嘴里。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黑hú子向斯坦恩看了一眼:“除了吃肉、说人话,它hái是有点用的!比如说拿它去做斥候,谁会在乎一头驴子?哈哈哈!当年不就是它给我们打探lái了那支狼人骑兵的作战计划么?”

  驴子哼哼唧唧的在地上挣扎,斯坦恩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够了,zhè头驴子,我当年就受够它了!”苦笑一声,斯坦恩坐在了黑hú子身边,无比严肃的看着它:“我不信它只是一头驴子,你zhè家伙,身上藏着的事情太多太多,当年hái在和五大连岛作战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们黑虎家族有太多东西藏着!反正,我不信zhè家伙就是一头驴子!”

  ‘噗儿’一声,驴子嘴里的软垫突然喷了出lái,它的一条长舌头从嘴里伸出lái足足一尺长,就是zhè条长舌头将软垫子给顶了出lái。它翻着白眼看着斯坦恩,大叫大嚷道:“别hú说,大爷我就是一头血统纯正的小驴子。。。话说,能不能给大爷我弄两个大胸脯的妞儿过lái?种族什么的我倒是不怎么介意,胸脯够大就成!我一路驮着zhè么大一块头从敦尔刻跑lái帝都,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奖励么?”

  黑hú子和斯坦恩同时看向了驴子,黑hú子脸上煞气大盛,慢条斯理的拔出了一柄小匕首,目光微妙的扫了一眼驴子两条后腿之间的部位。驴子立刻夹住了双腿,它扭动着身体挪到了被它吐出的软垫边,张开大嘴将软垫吞了下去,牢牢的将自己的嘴堵了起lái。

  将匕首放回了靴子筒里,黑hú子看向了斯坦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林齐会卷进zhè么大的乱子里?”

  斯坦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是林齐卷进了zhè么大的乱子,他身上的事情本lái微不足道,无非是你的那个养子亚瑟□勾结教会对他下手。但是教会对林齐下手的事情,正好被皇帝陛下利用了。”

  斯坦恩直愣愣的看着黑hú子:“百年陆岛战争已经结束三十年了,帝国内部需要新的利益分配,帝国高层更是对教会有所不满。陛下只●是欠缺一个引子转移帝国内的矛盾,同时解决教会的问题。林齐提供了最好的借口,没什么比两千惩戒骑士冲进伯莱利大学城大肆破坏更好的借口了!”

  苦笑了一声,斯坦恩扳着手指开始算账。

  “教会每年的特别宗教税从帝国刮走上亿金币,赎罪符每年贩卖的总额也超过一亿金币,教会勾结地方贵族大肆吞并土地,最近十年lái,教会已经成了除皇室外帝国最大的地主!”

  黑hú子阴恻恻的笑了起lái:“☆所以,我的儿子就成了最好的借口?”

  斯坦恩眯起了眼睛:“最近也有几件事情牵扯到林齐身上。比如陆军学院的实战演习,出现了蝰蛇战士袭击林齐和他的朋友组成的铁拳团。经过调查,发布命令的那人,是战争★●之神的狂信徒。”

  黑hú子没吭声,斯坦恩则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教会全方面的渗透帝国,陛下无法容忍他们对帝**队插手,更无法容忍他们涉及两个皇子和几个皇孙的争端。而zhè些事情都◇是在最近两个月内集中爆发的,林齐自己也牵涉了进去。所以,林齐是最好的借口。”

  黑hú子眯起了眼睛:“那么,帝国法院和宗教法庭联合审判林齐?”

  斯坦恩用力的点了点头:“帝国会竭尽全力证明林齐无罪!”

  黑hú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最好zhè样。如果不能证明林齐无罪,那么。。。”

  黑hú子很诡异的笑了起lái:“家族的长辈对林齐的遭遇很不满!”

  斯坦恩的心骤然一沉——黑虎家族,哪里hái有什么长辈?

  *************

  求推荐票,各种求(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zhè部作品,欢迎您lái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