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寇恩的特殊授课


  林齐赶到学校时,正好听到上课的钟声。一把推开了教室房门,正坐在讲台后想要说点什么的寇恩教授一眼看到了林齐,他立刻摆了摆手:“今天没什么新鲜课程,大家可以自己去图书馆多读读书!林齐,你这家伙,☆我等你好久了!”

  一把抓住了林齐的手,寇恩教授不容反驳的将林齐拉出了教室。所有林齐的班上同学都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林齐和寇恩教授有这么好的交情了?整整三年,没看出来啊!

  ▲“喂,喂,寇恩教授,干什么?”林齐大叫了起来:“我刚刚去金。。。”

  寇恩教授一把捂住了林齐的嘴巴,他低声喝道:“闭嘴,跟着我去一个地方。你在学校还要学习整整一年的时间,我要用尽我所有的手段,让你学会很多未来的帝国财政大臣应该学会的东西!”

  林齐的脸都抽成了一团,他低声咕哝起来:“可是教授,我像是财政大臣的料子么?”

  寇恩上下打量了林齐一阵子,他耸了耸肩膀:“现在不像,等你再过三十年,等你的体重再增加一百到一百五十斤,等你被女人和美酒淘空了身体,等你的眼袋垂下来的时候,你就像一个真正的财政大臣了!”

  林齐被枯瘦干瘪的寇恩拖着往外走,林齐无奈的跟上了他的步子☆,苦兮兮的看着寇恩:“但是,亲爱的寇恩教授,凭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我觉得,我难以承担帝国财政大臣这一艰巨而光荣的任务,你就不怕我把帝国的钱袋子给掏空么?”

  寇恩满不在乎的打了个哈哈:“掏空◎,kǔxīxīdekànzhekòuēn:“dànshì,qīnàidekòuēnjiāoshòu,píngshímeshìwǒ?wéishímeshìwǒ?wǒjiàodé,wǒnányǐchéngdāndìguócáizhèngdàchénzhèyījiānjùérguāngróngderènwù,nǐjiùbúpàwǒbǎdìguódeqiándàizǐgěitāokōngme?”

  kòuēnmǎnbúzàihūdedǎlegèhāhā:“tāokōng□帝国的钱袋子?那关我什么事情?哪里有财政大臣不贪污的?不贪污还是一个合格的财政大臣么?这是皇帝操心的事情。和我无关。”

  斜着眼看了林齐一眼,寇恩眯着眼怪笑起来:“至于说为什么是你,凭什么是你◎,那是因为。。。我在第五大学做教授好几年了,你是私下里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给我贿赂最多的一个学生!这,证明你在这方面有天赋,有追求,有热情,我当然要把你作为重点培养的人选!”

  林齐傻眼了。寇恩是在开玩笑么?他肯定是在开玩笑!

  就因为林齐给他的贿赂足够,所以他就准备栽培林齐成为未来的帝国财政大臣?这老家伙肯定是在吹牛!但是想想刚才铁壁银行门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寇恩也许并不是吹牛?那么他一定是发疯了,只有一个疯子才会想着将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推上帝国财政大臣的宝座!

  三十年。这是多么漫长的岁月!天知道林齐三十年后已经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也许他已经实现了他的人生目标,他已经成为了西方大陆黑暗世界的帝皇!那时候的林齐,又怎可能将高卢帝国的财政大臣这个职位放在心上?

  但是,看看寇恩教授那兴奋的尖锥脸,看看他放光的三角眼,再想想这三年来他为林齐出的各种稀奇古怪、离经叛道但是的确让林齐得到了不少好处的馊主意,林齐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跟着寇恩教授离开了学校。

  “人这一辈子。总会碰到一些不靠谱的人!但是,这就是他妈的缘分啊!只要把他当做朋友,当做兄弟,哪怕他再不靠谱,当他需要帮忙的时候,你这个做朋友的。做兄弟的,你如果不去帮他,你还算他的朋友,还算他的兄弟么?”

  林齐清楚的记得黑胡子的这段话,这是很多年以前,大概林齐才只有五六岁大的时候。黑胡子突然带着人离家两个月,然后带着一具尸体回到敦尔刻,在为那具尸体举行葬礼时对林齐说的一番话。

  那个人,是黑胡子的损友。是黑胡子的忘年交,一个风流成性的文学青年,一个在北方小有名气的诗人。他不听黑胡子的劝告,爱上了一个同样风流成性的贵妇人,然后是一桩很老套的很狗血的故事,贵妇人杀人灭口,而黑胡子带着家族的好手倾巢而出,将那贵妇人和她的丈夫所属的两个家族彻底夷平。

  从那天之后,年幼的林齐对女人就有了某些jù怕;从那天之后,林齐就知道,有些人,有些事,你碰上了是无奈,但是你碰上了,那也是缘分。

  所以林齐任凭寇恩拉着他往外走,他倒是想要看看寇恩给他安排了什么特别的授业。反正寇恩为林齐做的人生规划还有三十年,看寇恩这精瘦干瘪的摸样也活不了三十年了,到时候林齐拍拍屁股不认账就是!

  寇恩兴致勃勃的抓着林齐往前冲,他死死的抓着林齐的手腕,径直带着他来到了胜利宫的后门。在后门附近的一栋民宅里,两人换上了一件斗篷。在林齐惊愕的目光中,寇恩取出了一枚小小的金色纹章挂在了胸前,然后他就这么带着林齐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了胜利宫。那些站在后门边的宫廷禁卫就好像没看到寇恩,就好像他和林齐完全不存在一般。

  顺着胜利宫花园里的小道,两人大步来到了胜利宫的书房,躲进了书房一排书架后的密室中。

  这是一间只有数米方圆的小小密室,里面挂满了各种华丽的服饰,华丽而且轻佻,应该是那些二三十岁的贵族wán绔子最喜欢的服饰,林齐也弄不清为什么在胜利宫的书房边,在皇帝陛下办公的书房旁边,会有这么一间看上去就不怎么靠谱的密室。

  更然林齐侧目的是,在密室的角落里,居然还胡乱丢着几件粉红色的胸衣。如果林齐没看错的话,那些挂着流苏边,镶嵌着华丽蕾丝的透明胸衣,应该是那些青春少女最贴身的衣物。

  林齐有点抓狂了,为什么这些胸衣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没道理么!

  寇恩推开了一个衣架,在衣架后面是一块厚厚的镜子,透过镜子能够看到书房内发生的所有事情。皇帝陛下正坐在宝座上,无比威严的和几个白发苍苍的大臣讨论着什么。

  这是一面特制的单面镜,从密室里能看到书房里的动静,但是从书房却看不到密室里。而且这里有着设计精巧的传音孔洞,皇帝和那些大臣的所有对话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现在那个上半身穿着一件掩心甲,脸上被剁了一条大伤疤的老人,正恭敬的向皇帝请罪。林齐听他的话,上次从皇宫内抢走了皇帝的皇冠和印玺的盗贼,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线索。现在唯一主动蹦跶出来承认这件事情是他们做的人,依旧是五大连岛的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兽人。

  皇帝的脸色很难看,他喷着口水对那大臣一通破口大骂,吓得那大臣弯下腰不敢抬头。

  一通大骂之后,皇帝下了一道旨意,要求外交大臣立刻向大陆上所有的国家行文,要求他们帮助高卢帝国寻找那个胆大妄为的贼◎人。一个白发老人恭谨的向皇帝鞠躬行了一礼,将这件事情应承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沉闷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粗壮犹如一头雪熊,身穿一套血色铠甲,但是没有戴头盔的雄壮男子大步走进了书房。★一进书房,这男子就重重的单膝跪倒在地,向皇帝俯下了身体。

  “哇哦,我亲爱的图拉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皇帝诧异的看着跪倒在地的大皇子,惊讶的叫嚷了起来:“你现在应该在外带兵,而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你,什么时候,为了什么事情,用什么手段回来的?”

  抿嘴一笑,皇帝有意无意的问道:“兰心河边的小木屋,是个观赏河景的好地方,是不是?”

  林齐没听懂皇帝的话,但是寇恩却听懂了。他笑着看着林齐,轻声说道:“我们的大皇子,是个聪明人!看样子他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你看,我给你解释,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你必须弄清这里面的前因后果,然后才能明白为什么会发生眼前的这一幕!”

  林齐连连点头,他也觉得,在皇帝和大皇子之间,似乎有某种怪异的气氛存在。

  图拉姆深深的低着头,他毕恭毕敬的说道:“父亲,我愿意将铁壁银行献给帝国,只求。。。”

  皇帝将手上的一份公文丢在了○桌案上,他冷淡的看着图拉姆:“只求留下你金库里新进的那些金币?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为什么你要瞒着我?如果不出意外,以后整个高卢帝国都会是你的,你。。。为什么还要尝试着自己伸手来ná?”

  ★图拉姆的额头上滴下了大颗大颗的汗水。

  皇帝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如果只是玛瑞斯和拉图斯他们小孩子玩闹,我不会搭理你们,小孩子,不吃点苦头,不断几根骨头吐几口血,也算不上是我们家族的子孙!但是你不能掺和进去,你插手了,这味道就变了,你知道么?”

  图拉姆两只手撑在地上,他沉声道:“是的,父亲,我承认我的错误!”

  皇帝眯着眼看着图拉姆,他缓缓说道:“那么,绿荫公国发一个通告,成为帝国的属国吧!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然后,是你调动的蝰蛇?”

  图拉姆的后心瞬间被冷汗打湿,他惊恐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皇帝,然后将额头碰及地毯。

  “父亲,我没有调动蝰蛇哪怕一个士兵!”

  ‘喀嚓’一声,皇帝将宝座的扶手捏成了碎片。(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