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无解的疑惑


  郊外,河边,一条荒僻无人的小道。顺着这条被黑树林覆盖的小道向前行进几里地,就可以看到塞恩河的支流‘兰心河’舒缓静谧的身影。在漫天星光的照耀下,兰心河淡蓝色的河水泛出了迷人的幽光。

  ☆河边几株古老的榕树垂下了无数气根,密密麻麻的藤萝缠绕在气根上,在这几株古老而巨大的榕树之间圈起了一大块空间。一zuò隐蔽性极好的小木楼就屹立在这几株榕树之间,房屋和榕树几乎融为一体,就算shì再精锐的○hébiānjǐzhūgǔlǎoderóngshùchuíxiàlewúshùqìgēn,mìmìmámádeténgluóchánràozàiqìgēnshàng,zàizhèjǐzhūgǔlǎoérjùdàderóngshùzhījiānquānqǐleyīdàkuàikōngjiān。yīzuòyǐnbìxìngjíhǎodexiǎomùlóujiùyìlìzàizhèjǐzhūróngshùzhījiān,fángwūhéróngshùjǐhūróngwéiyītǐ,jiùsuànshìzàijīngruìde斥候也难以发现这zuò小楼。

  这一片树林属于帝都某位正得势的子爵,这里shìtā家族的私人领地,所以平日里极少有人靠近这里。偶尔会有一些和那位子爵交好的贵族在这片树林里野餐、郊游,但shì也从来不会有人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所以这里就一直很僻静,很隐秘,自然也就很安全。哪怕shì耳目众多的宫廷禁卫,也没有注意到这里。

  平日里空寂无人的木楼中,此刻正点起了灯火。木楼内的陈●设极其简单,正中一张硕大的宝zuò,两侧摆放了整整齐齐的数十张高背木椅,木楼的墙壁上装饰着一些野兽头颅制成的标本,看上去就shì一个很普通的野餐聚会之地。

  但shì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人却一点都■不普通,正中高坐在那张宝zuò上的,正shì高卢帝国大皇子,在百年陆岛战争末期闯下了极大的名头,号称帝国铁壁的图拉mǔ。

  身躯高大,粗犷的脸上尽shì乱糟糟的胡须渣,两侧嘴角一直到后脑明显凸出两条强劲的咀嚼肌。好像两条小蛇一样潜伏在皮肤下,加上高高挺起的鼻梁,深邃的金黄色眸子,这一切都让图拉mǔ有着一股子摄人心魄的魅力。

  就好像一头蜷缩着的狮子,蕴藏着宛如火山爆发一样的强横力量☆。

  右手托着下巴,图拉mǔ斜靠在宝zuò的扶手上,冷眼看着木楼内坐着的十几名身穿朴素的黑色布袍,举止之间大度雍容显然极有身份的男子。

  “一塌糊涂,简直shì一塌糊涂!”过了许久许久◎。

  yòushǒutuōzhexiàbā,túlāmǔxiékàozàibǎozuòdefúshǒushàng,lěngyǎnkànzhemùlóunèizuòzhedeshíjǐmíngshēnchuānpǔsùdehēisèbùpáo,jǔzhǐzhījiāndàdùyōngróngxiǎnránjíyǒushēnfèndenánzǐ。

  “yītāhútú,jiǎnzhíshìyītāhútú!”guòlexǔjiǔxǔjiǔ。图拉mǔ才沉沉的哼了一shēng。

  斜了站在身边的儿子一眼,图拉mǔ低沉的喝了一shēng:“玛瑞斯!”

  玛瑞斯低着头转到了图拉mǔ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弯下了腰。然后图拉mǔ毫不客气的一耳光抽在了玛瑞斯的脸上,一巴掌把tā抽飞了老远。一脑袋撞在了木屋的墙壁上。

  “废物,这种小事就被你办成这样!这shì我最后一次容忍你犯错,如果你再做不好,就换你的弟弟来!”图拉mǔ低沉的咆哮着:“我有好几个儿子,不愁没有人继承我的血脉和地位!如果你做不好,那么就换人!你懂么?”

  玛瑞斯畏畏缩缩的站起来,深深的向图拉mǔ鞠了一躬。

  图拉mǔ厌恶的看了玛瑞斯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冷哼了一shēng。图拉mǔ看向了那些黑袍男子:“你们怎么看?连续两次玛瑞斯都输给了拉图斯那小兔崽子,你们怎看这事情?”

  一个头发胡须都发白的老人站了起来,tā笑了笑,向图拉mǔ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孩子的赌局,不过shì一个游戏,输赢也都不算什么。不过有两件事情值得注意。这才shì最重要的。”

  图拉mǔ点了点头,向那老人抬了抬手示意tā继续说下去。

  老人摸了一下胡须,眯着眼说道:“第一件事情,拉图斯殿下居然在陆军学院也有了代言人,难道三皇子想要在军队里安插人手?那个恩佐,还有tā身边的那些人。以及这次铁拳团的所有成员,殿下需要想办法把tā们给尽快的清洗掉。”

  抿嘴一笑,老人看向了图拉mǔ:“必须要承认,殿下之所以占据了优势。就shì因为您有军队的支持。只要陛下不表态,军队就shì殿下您最大的助力。不管哪一位皇室成员想要向军队出手,殿下都要尽快处理。”

  图拉mǔ冷笑了起来,tā看着那老人问道:“第二点呢?”

  老人皱起了眉头,tā有点为难的看着图拉mǔ:“两位小殿下第二次的赌局,拉图斯殿下的母亲居然用自己的嫁妆帮助拉图斯殿下。我们必须警惕哈兰帝国shì否会出手帮助三皇子。这shì殿下您最大的弱点,您在帝国之外,并无人支持!”

  图拉m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tā眯起了眼睛,重重的哼了一shēng:“帝国之外,我不需要任何支持。哈兰帝国如果敢插手我们的事情,那么shìtā们自找麻烦。”

  倨傲的笑了一shēng,图拉mǔ冷哼道:“但shì,哈兰帝国如果真的有意插手帝国的内部事务,也shì一个麻烦。你们说,要怎么样才能让我那位不安分的三弟失去这一援助呢?”

  玛瑞斯猛的抬起头来:“那还不容易么?送拉图斯的母亲去见众神吧!”

  图拉mǔ反手一耳光抽了出去,又把玛瑞斯打飞了老远。tā怒shēng呵斥道:“蠢货,杀了tā母亲,tā依旧shì哈兰帝国皇帝的外孙,只要有心插手,杀个女人又能阻止什么?”

  怒气冲冲的瞪着玛瑞斯,图拉mǔ冷shēng道:“够了,你不要在这里掺和了,滚出去,去问问比丘斯那个软蛋废物,tā派去帮你的人到底shì什么垃圾货色,怎么半路逃跑了?要比丘斯给你一个交待,探探tā的口风看看到底shì怎么回事。”

  玛瑞斯一点废话都不敢说,急忙捂着脸向小楼门外跑去。

  图拉mǔ又叫住了tā,tā沉吟片刻,将玛瑞斯召回到身边,又仔细的给tā叮嘱了几句。

  “不管怎么样,你这两次输给拉图斯,都太难看了。你祖父不会忽略这件事情!如果你还想拥有接掌皇位的资格,就想办法击败拉图斯吧!这一次,我不会帮你,全部看你自己怎么办!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你不能直接动拉图斯,那就从tā的党羽开始做起!把tā最近招揽的人全部干掉!”

  残酷的笑了几shēng,图拉mǔ阴shēng说道:“连自己的部属都不能保全,tā还有什么资格和你斗?”

  玛瑞斯急忙向图拉mǔ行了一礼,然后大步跑出了木楼。

  图拉mǔ冷哼了一shēng,斜眼看了玛瑞斯的背影一眼,慢吞吞的将身体整个靠在了宝zuò上。

  “这个废物,我一直怀疑tā不shì我的儿子!”图拉mǔ摊开双手,向木楼内众人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自从我发现tā的母亲和外人私通,我就干掉了那个贱女人。真可惜,要不shì这样,我现在也能得到凯撒帝国的支持?”

  诡秘的笑了几shēng,图拉mǔ用力的挥了挥手:“去tā娘的凯撒帝国!一个贱女人,以及一个很可能不shì我血脉的蠢货儿子!反正我的孩子很多,也不欠tā一个,让tā在外面上蹦乱窜的丢脸吧!tā表现得越丑陋,某些人对我的戒心就会越低,这shì一件好事,豪森,你以为呢?”

  巴维尔家族的当代家族,帝国子爵兼帝国少将豪森笑着站了起来:“殿下所言极其有理。只不过这次实战演练,我那个不成器的孩子tā也实在shì丢脸,还请殿下周全!”

  图拉m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tā眯起了眼睛,用力的摆了摆手。

  过了许久,图拉mǔ才重新开口说话:“豪林很不错,豪斯稍微欠缺了一些,但shì好好打磨一下,也会shì一把好手。让tā们在陆军学院好好的学上一年,然后送tā们去南方军团磨练几年吧。”

  豪森■笑着点了点头。

  图拉mǔ看向了刚刚站起来的那个白发老人,过了许久,tā才无力的笑了笑。

  “您应该已经看出来了,玛瑞斯接连向拉图斯挑衅,却接二连三的输给了拉图斯,甚至我名下的几条矿脉◇都输了出去,这shì我有意做的。拿这次的实战演练来说,我本来就想要tā们输掉!”

  看了一眼骤然一惊的豪森,图拉mǔ缓缓点头:“shì啊,豪森,我有意让玛瑞斯输掉。所以在我的计划中,你的儿子组建的那个团队,不可能赢得最终的胜利!但shì我已经做好了补偿豪斯的准备,我在南方军团给tā安排妥当了一切。”

  豪森向图拉mǔ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tā很不解的看向了图拉mǔ。

  白发老人也皱起了眉头:“殿下,那么事情就很奇怪了,既然您有意让tā们输掉,为什么。。。”

  图拉mǔ的脸色很古怪,tā阴沉的笑了起来:“现在所有人都怀疑shì我调动蝰蛇帮助玛瑞斯?但shì,我没有调动蝰蛇,我没有向蝰蛇下令让tā们派人去演练战场!”

  木楼内的所有人脸色一时间都变得无比的怪异,tā们都惊骇不已的看向了图拉mǔ。

  苦笑了一shēng,图拉mǔ重重的拍了拍额头:“伯德伯爵shì我的左膀右臂,有tā在军部坐镇,我才能放心的在外统军。但shì这次因为蝰蛇的事情,伯德被禁卫逮捕,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的一条手臂被人剁下来,但shì我还不知道shì谁出的手?”

  图拉mǔ的shēng音变得极其的阴森,极其的妖异。

  “更让我恐惧的就shì,谁绕开了我,调动了蝰蛇?到底会shì谁做的?”

  “六十名蝰蛇的精锐去击杀几个年轻人,结果tā们被那几个小菜鸟全歼,你们相信么?”

  “到底,shì谁?”(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