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辎重运输团


  第二百三十一章 辎重运输团

  今儿个周六,晚上八点,2935大家一起忽悠!

  梵林很愁闷。

  在帝国陆军学院,他也是名噪一时的精英学员。出身骑士家族,家中有尚武传统的梵林自幼修炼武学,年纪轻轻已经快要攀上地位骑士,在陆军学院内,他以强悍的个人武力而著名,就连陆军学院的风云人物恩佐在他手下也讨不了好。

  因为强悍的个人武力,又是骑士家族出身,梵林很是纠集一批同样出身武家的同学,组成了合计两百余人的‘血剑团’参加实战演练。他更通过自己家族的关系,招揽了十个地位下阶骑士作为血剑团的外援,这样的实力在陆军学院学员们组成的大大小小十几个团体中也能排进前三。

  梵林很想依靠自己的真正本领,和恩佐以及黑马豪斯等学院的知名人物好好的较量一番。但是很快梵林就知道了什么叫做残酷的人世,什么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就在演练前,他的父亲找到了他,向他下令要他全力配合黑马豪斯的圆桌骑士团!

  所谓的全力配合,就是血剑团变成了圆桌骑士团的辎重队伍。在实战演练之前,每支队伍都能从陆军学院的库房中随意挑选辎重,其中包括了铠甲、兵器、粮食、帐篷等。而梵林在自己父亲的命令下,带着自己的队员,从库房中挑选了大量的粮食,其中包括了大量的鲜肉和烈酒,以及毛毯、毡子等生活物资,还有就是大量的箭矢。

  他们甚至没有携带任何重兵器,所有人都只挑选了一件最轻巧的薄皮甲,携带了一支最轻巧的花剑而已。血剑团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后勤运输队,这让梵林和他的队员郁闷得想要吐血。

  但是黑马豪斯后面的大人物开出的价码很高,高到让梵林等人无法拒绝。他们只要竭力配合黑马豪斯获取胜利,他们在毕业后就会被优先招进诺曼战堡的精英部队,短短熬炼两三年,他们就能在军队中得到重点培养、得到飞速的提拔。

  没有拒绝的理由,也没有拒绝的勇气,所以梵林的血剑团在登上孤岛战场后,就找到了一个小山洼安下了营寨。帐篷里堆满了鲜肉和烈酒,堆放着大量的毛毯和毡子,堆放着大量的箭矢。

  血剑团携带的后勤补给,足够让圆桌骑士团的那些成员很逍遥的在岛上花天酒地十天!

  按照正常的负重,其他参演的团队在携带了铠甲、兵器和其他装备后,最多能随身携带三天的口粮。三天后所有人都要在孤岛上寻找吃食,这对于陆军学院的学员而言无疑是一件异常艰苦的事情。

  毕竟陆军学院的学员们不是真正的战场老兵,他们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要他们在这孤岛上找吃的喝的,误食各种毒草让自己上吐下泻的可能性比填饱肚子的可能性大了十倍以上。

  有血剑团竭尽全力帮助携带的这些后勤补给品,圆桌骑士会的那群人吃吃饱、喝好,有足够的帐篷遮风挡雨,还能躺在温暖的毡子上,盖着暖和的毛毯逍遥过日子!三天后,当其他团队吃光了随身携带的口粮,因为无法得到口粮补充战力削弱时,圆桌骑士会却养精蓄锐吃饱喝足,无疑他们就占了天大的优势。

  牺牲血剑团,成全圆桌骑士团,这就是贝亚和黑马豪斯为了针对林齐和恩佐埋伏的伏笔。

  “只是,我们这次实战演练,是别想有什么成绩了!”梵林愤愤的挥动着那柄○不过两斤重的小花剑,将面前一条树枝劈得稀烂。哪怕贝亚动用家族的势力将梵林他们吸收进诺曼战堡,成为帝国北方防线最精锐兵团的一份子,但是在毕业前的实战演练中没有丝毫出彩的成绩,这无疑会成为梵林他们军事档案◆●上的一大污点。

  但是,真的没办法!

  贝亚通过梵林父亲传达的压力太大,给出的诱惑也太大,梵林和他的队员都无力反抗。

  “该死的!”梵林长叹了一声,站起来狠狠的一脚将面前的一颗☆小灌木踢倒。

  一只巴掌大小的绿色蜘蛛突然从那小灌木中跳起,宛如一只灵活的跳蚤三五下就顺着他的腿跳到了他的手掌上。不等梵林抖手将这蜘蛛甩开,这只背面有一张狰狞的扭曲的人面花纹的蜘蛛已经狠狠的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

  剧痛钻心,然后梵林的半条手臂骤然麻木,紧握在手中的花剑也‘铿锵’一声坠地。

  “救命!”梵林完全乱了阵脚,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陆军学院的教官教过他在野外和兽人战士迎面相遇应该怎么做,但是教官们从来没告诉过他在野外被毒蜘蛛咬了手该怎么处理。

  他茫然的站在原地,声嘶力竭的嚎叫着。

  十几个血剑团的队员从帐篷里冲了出来,他们手忙脚乱的将那只蜘蛛从梵林的手上打落。有一个队员还有一点处理毒伤的经验,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他一剑重重的砍在了梵林的手背上,切开了一条极深极大的伤口。

  淡绿色的毒血滚滚流下,很快就变成了嫣红的血浆,梵林的手也恢复了知觉。这只毒蜘蛛的毒性并不烈,起码不致命,被它咬伤后,最多会麻痹三五天,但是绝对不会致命。

  可是梵林手上挨的这一剑差点没把他的手掌剁了下来,当麻痹感消散,梵林哭天喊地的抱◎着受到重创的手掌跳了起来。他一蹦八尺高,落地的时hòu狠狠一脚将那出剑的同伴踢飞了出去。

  “混蛋,我的手!我的手!我的骨头被你砍断了!”两行热烈滚滚而下,梵林嘶声力竭的嚎叫道:“伤药,给我伤●zheshòudàozhòngchuàngdeshǒuzhǎngtiàoleqǐlái。tāyībèngbāchǐgāo,luòdìdeshíhòuhěnhěnyījiǎojiāngnàchūjiàndetóngbàntīfēilechūqù。

  “húndàn,wǒdeshǒu!wǒdeshǒu!wǒdegǔtóubèinǐkǎnduànle!”liǎnghángrèliègǔngǔnérxià,fànlínsīshēnglìjiédeháojiàodào:“shāngyào,gěiwǒshāng药啊!绷带,绷带,谁带了绷带?伤药,止血药,快啊!”

  血剑团的队员们都傻眼了,他们呆在原地没有动弹!

  他们只是圆桌骑士团的后勤团队,他们携带了大量的肉食和美酒,携带了大量的箭矢以补☆充消耗。但是当他们选择成为后勤团的时hòu,他们就放弃了自己实战演练参演团队的身份,他们潜意识中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和人作战!

  所以他们没有携带绷带,没有携带伤药,更没有携带各种拔毒止血的药物!●

  鲜血哗啦啦的留下,刚刚那一剑很有力道,梵林的手掌都差点被剁了下来,好几条小血管都被一剑划开,这血喷涌的速度可真不慢。梵林的半边身体都被血染红了,他哭嚎着看着自己的同伴:“就没有一个人带了伤药么?那么谁能帮我包扎伤口?教官是怎么说的?”

  教官是怎么说的?站在梵林身边的一个血剑团队员急忙挥剑将自己的裤子切开了三尺多长的一条,手忙脚乱的用这急就章的绷带死死的缠在了梵林的手掌上。

  裤子上染满了尘土和汗水,他们白天摸爬滚打下来,这裤子可不算干净。汗zì和尘土刺激伤口,梵林痛得眼角乱跳,他差点哭喊了起来。

  重重的吐了一口吐沫,梵林怒声道:“明天找到黑马豪斯那群混蛋,把所有的辎重补给交给他们,然后我们发信号,撤退!我的手要尽快治疗,否则我的手就废掉了!”

  话音未落,四下里都传来了血剑团队员们惊恐的叫声。

  毒蛇,大批的毒蛇宛如潮水一样涌来!红的毒蛇,绿的毒蛇,黑的毒蛇,花花绿绿的毒蛇,各色各样的毒蛇蜿蜒而来,顺着草丛溜进了他们的帐篷,溜到了他们身边。

  这些毒蛇殷勤的张开大嘴,狠狠的将毒牙刺进了这些血剑团队员的小腿,温柔的将自己的毒☆液浅浅的注入了一小部分。巴尔很好的控制着这些毒蛇,它们没有一次性的将所有的毒液全部喷射出去,而是很好的控制了毒液的注入量。

  不足以致命,但是绝对会让人很快失去战斗力!而且被毒蛇咬噬后,这些血◎剑团的队员战斗意志都快崩溃了。数十个被毒蛇咬过的队员哭天喊地的倒在了地上嘶声嚎叫,更有人吓得尿都喷了出来。

  毒蛇在肆虐,但是更大的恐怖降临。

  大量红的绿的毒蜘蛛从四周的树梢头飘落,轻盈的落在了这些队员的身上。这些毒蜘蛛犹如跳蚤一样轻盈的跳动,用毒牙在这些队员的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纪念。

  很多队员哭喊着倒在了地上,他们被毒液麻痹了身体。

  有数十名队员想到了刚才自己的同伴为梵林‘驱毒’的方法,他们拔出了佩剑,英勇的向自己或者向同伴的身体砍了过去。他们的技战术都非常不错,每一剑都精准的砍在了被毒蛇或者毒蜘蛛咬中的伤口上。

  放血驱毒,这是很有效的方法。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挥剑的时hòu太用力了。

  剑光闪烁,一条条凄厉的伤口出现在这些血剑团队员的身上,数十名队员哭喊着倒在了地上,有几个人被剑砍断了大血管,那血正好像喷泉一样带着‘簌簌’声喷出。

  “救命啊!”梵林终于按捺不住绝大的恐怖,他哭喊着大叫了起来。

  去***圆桌骑士团,去***诺曼战堡,去***贝亚和黑马豪斯的承诺!

  现在谁能救下梵林以及他的同伴,不管他们要梵林做什么他都会答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