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林齐的援助


  艾尔哈姆陨落,托林陨落,魇和兄弟俩陨落,雅和灵引助秭炎净化自身,同样陨落。

  六dà神裔在高卢帝guó的帝都同时陨落,事情一传出就让整个西方dà陆都为之震动。换了其他的教会高层如果被◆刺杀,也许还有办法将消息隐瞒下来。但是神裔陨落时那冲天而起的金色光华是无法遮盖的,短短一天的功夫,dà陆上所有人都几乎知道了这个消息。

  教会的特使团宛如被踢了屁股的公牛一样冲杀了过来,正在南◇方避寒,原计划还有七天才返回帝都的帝guó皇帝也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帝都。

  那一夜随侍在艾尔哈姆等人身边的夜九一行黑夜骑士,已经正式被教会惩戒所扣押,他们被封印了全部的力量,正等待教会内部的调查和处理。

  唯一让教会的人头dà的就是,艾尔哈姆他们的行迹诡秘,他们进入帝都的时候甚至没有向圣辉dà教堂报备,他们之前遭遇了什么人、碰到了什么事,一切都是一个谜。随着六人一起陨落,他们甚至不知道要从哪里去找嫌疑人。

  拉图斯、玛瑞斯、提香等人都被教会的人全天候的监视,他们不管做什么,哪怕去盥洗室解决个人的卫生问题,都会有教会派出的神职人员贴身守候。

  教会的神职人员,帝都的龙骑兵和铜帽子,加上直属皇帝陛下的宫廷密探,形形色色的人宛如阴沟里的老鼠充斥着帝都的dà街小巷,鬼鬼祟祟的刺探着各方面的情报。

  因为六个神裔的死,甚至驼子店的老板驼子被杀了满门的事情都无人理会了。不过是死了一户平民百姓,帝都的dà人物们哪里有心情去搭理这种小事?

  现在最难受的就是曾经在提香的俱乐部参加过那晚聚会的青年贵族们,他们被自己的长辈,自己的族人,帝guó的官员,教会的神职人员等翻来覆去的询问那晚上发生的事情。到了最后,就连那些青年贵族在那天晚上喝了多少酒…做了多少风流韵事,都被事无巨细的盘查了出来。

  可怜的年轻贵族们,他们的**荡然无存,所有一切都dà白于天下。

  这几天帝都里的人除了讨论六个神裔的陨落…就是在津津有味的传播这些青年贵族那天夜里的风流韵事。因为这些风流传闻,帝都的dà贵族之间取消了十几件婚约,与此同时又促成了数十件婚约。总而言之,一切都被弄得乱糟糟的,一切都处于不受控制的状态。

  但是林齐近乎神迹的没有受到半点儿影响。

  不论是谁都不认为林齐有那个实力伤害到六位神裔,他不过是提香刚刚招收的一个帮闲,一个有点小背景的小人物而已…他完全没理由和艾尔哈姆他们为难。所以林齐在刚开始的调查狂潮中,并没有受到半点儿骚扰。

  为了自保,拉图斯、玛瑞斯还有提香等人都有意无意的将事情诱导向了五dà连岛和奥丁冰原上的那些异族。更加绝妙-的就是,就在拉图斯和提香指出可能是异族们做了这件事情以后,奥丁圣殿的几位dà巫师就突然蹦了出来,兴高采烈迫不及待的宣布是自己干掉了六位神裔!

  事情很清楚了,事情很明白了,这是奥丁圣殿对教会的逆袭!当然了…其中的细节值得商酌一二,但是罪魁祸首已经跳了出来承认了这是自己犯下的罪行,教会还能说什么呢?

  不管是整顿讨伐dà军攻上五dà连岛…或者是教会的高层出面和圣殿的dà巫师火并一场,这事情已经和高卢帝guó无关了。在帝guó皇帝出面向教会致以诚挚的歉意,并且给了晨曦圣殿和火焰神殿数量不详的秘密赔偿后,拉图斯等人顺利的从这件dà麻烦中脱身。

  “所以,有时候我们必须要承认,那些奥丁圣殿的宗教疯子很可爱!”

  坐在雄鸡老店牛排馆的二楼包房内,林齐惬意的切割着一块五分熟的小牛肉。略微带着点血浆,配上浓郁的黑松茸黑胡椒调治的浓汁,nèn滑□的小牛肉每咀嚼一口都释放出一股诱人的浓香,林齐眯着眼…很是享受的靠在了坐垫上。

  龙城眯着眼,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那份牛肉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将桌子上可以吃的东西扫荡一空。满足的拍了一下肚皮,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龙城透过身边的磨花玻璃窗看向了近在咫尺的胜利宫入口。

  十几个身穿红色条纹制服,外套金色铠甲…头戴红缨盔,花枝招展hǎo像孔雀的宫廷禁卫正站在门前,一个小头目模样的禁卫正挥动着一条小马鞭,慢吞吞的在门前踱着步子。有几个闲汉懒洋洋的蹲在马路对面向sì周贼兮兮的打量着,喈榧.们身上的那股子贼腥味,林齐就知道他们是警备厅派出的密探。

  有人主动接过了黑锅,结结实实的扣在了自己的脑门上,这让高卢帝guó上下都松了一口气。证据确凿,真真正正是证据确凿,奥丁圣殿的那些dà巫师甚至dà叫dà嚷的说出了艾尔哈姆他们的名字,以及他们分属于哪个神裔家族之类。

  甚至还有一个■奥丁圣殿的dà巫师出示了一枚晨曦家族的徽章!

  毫无疑问,艾尔哈姆他们是被圣殿的巫师们干掉的。高卢帝guó的满天乌云都散了,所有的责任都烟消云散了,甚至提香和两女的那一夜邂逅也被隐藏在了历史的□àodīngshèngdiàndedàwūshīchūshìleyīméichénxījiāzúdehuīzhāng!

  háowúyíwèn,àiěrhāmǔtāmenshìbèishèngdiàndewūshīmengàndiàode。gāolúdìguódemǎntiānwūyúndōusànle,suǒyǒudezérèndōuyānxiāoyúnsànle,shènzhìtíxiānghéliǎngnǚdenàyīyèxièhòuyěbèiyǐncángzàilelìshǐde深处,林齐只觉得浑身轻松,他突然觉得那些奥丁圣殿的宗教疯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抓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龙城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说过,他们是宗教疯子,却不是宗教傻子,他们为什么要主动接过这个黑锅?”

  龙城在东方见多识广,无论-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见过,但是奥丁圣殿的这种行为还是让他瞠目结舌难以理解。在东方,龙城只见过杀人犯用各种手段各种证据脱罪的,但是他从来没见过这种无聊到极点的人本来你是清白的,你为什么要将杀人的罪名扣在自己头上?

  “这个嘛,你知道的,就和教会内部有信仰的争夺一样!”林齐笑得很诡异:“奥丁圣殿内部也有各种流派、各种派系,他们必须争夺那些异族的信仰。”

  “五dà连岛和奥丁冰原的异族们,他们信奉的是暴力,是强dà的武力。那些圣殿的dà巫师想要得到异族们的信仰,就必须表现出他们有超出其他人的强悍实力。”

  林齐看着龙城,悠悠笑道:“没有什么比干掉神裔家族的嫡系更加能体现自己力量的了。”

  龙城翻着白眼,他对奥丁圣殿的那些dà巫师实在是有点无语了。

  “不要说干掉了六个神裔这种dà事,就算是教会现任的教宗如果有个头痛脑热的,他们都会有人蹦出来说是自己的诅咒让教宗生病的。如果教宗不幸哪天便秘了,那么也一定是某个圣殿的dà巫药师给教宗下毒让他便秘的。如果教宗哪天不小心死了……”

  龙城瞪dà了眼睛:“那么会怎么样?”

  林齐耸了耸肩膀:“那么那些dà巫师会自己窝里反dà打出手一场,最终的胜利者就能获得‘用自己的诅咒杀死了教会教宗,的荣誉,他的信徒数量肯定能暴涨数十倍!”

  龙城没了言语,他只是无比惊愕的看着林齐。

  笑着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林齐压低了声音:“所以有时候,奥丁圣殿的那些dà巫师,可都是hǎo人!”

  龙城点了点头,是啊,那些圣殿的dà巫师,他们都是hǎo人,绝对的hǎo人。否则这么dà一场麻烦,不仅仅高卢帝guó有麻烦,到时候教会追查下来,就连林齐也别想脱了干系。但是现在,圣殿一开口,教会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他们身上,他们可真是hǎo人啊!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龙城扭头看向了胜利宫的入口:“那么,你们的皇帝已经回来了!”

  林齐的手骤然用力,他将小牛肉和小牛肉下面的瓷盘一起切成了两半。茫然的看着被黑色的浓汁弄得脏兮兮的桌布,林齐缓缓的点头:“是啊,他回来了!但是听提香说,胜利宫常驻的天位骑士就有sì人!”

  龙城讥嘲的抿嘴一笑,他用力的揉搓了一下手掌。

  “黑是sì个天位么?那完全没问题。”

  林齐看着龙城,出自于hǎo心的提醒他:“可是我们的皇帝陛下,他自己就是一个dà天位骑士!”

  龙城的眉头皱了皱,他沉思了一阵,摇了摇头:“那又怎么样?我不是要刺杀他,我只是要偷他的东西而已。hǎo吧,你放心吧,没关系的,我不会那么蠢的。”

  深深的盯了龙城一眼,林齐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龙城下了一跳,他正要dà呼小叫的,林齐已经将自己那件穿在里面的软甲递给了龙城。

  “一件魔法软甲,你穿上吧!”林齐认真的看着龙城:“你很合我的胃口,我们是朋友,所以,我不希望你死在里面!”

  龙城有点感动的看着林齐,但是林齐又开口了。

  “如果你死在了里面,临死前请毁掉你这张脸!千万不要给我招惹麻烦!”

  龙城的那点小感动立刻烟消云散,他一把抢过了软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