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欲哭无泪


  帝都de秘密**宛如一群勇猛de猎天】样扑t讨来,林齐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de,近在咫尺de龙骑兵策骑奔腾,居然没有他们用双tui跑得快。亲眼看到这些跑步de铜帽子在龙骑兵之前赶到了现场,林齐对这些铜帽子de实力又高看了一眼。

  十几名面色yin森严肃de铜帽子气喘吁吁de跑到了圣辉大街一号,他们挥动着手上包铜de短棍厉声呵斥着,要凑在门前de数十名闲人赶快滚开。dàn是这些闲▲人个,个背后都有强硬de后台靠山,他们哪里会把这些铜帽子放在眼里?

  所有闲人都嘻嘻哈哈de笑着,根本无视那些铜帽子de威胁和呵斥。

  等得一个脾气暴躁de铜帽子骂骂咧咧de挥动短棍想◎要给某个闲人一个教训de时候,那个闲人不huāng不忙de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银质纹章晃了晃。那铜帽子骤然一愣,他死死de盯了那纹章一眼,收起短棍面无表情de走进了圣辉大街一号。

  闲人们同时放■声大笑,作为帝都最顶级de纨绔公子们de狗tui子,能够借用家族de幌子吓唬这些铜帽子,对他们而言也是一件赏心悦目de乐事。眼看铜帽子们冲进了大门,好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de闲人们也一拥而入,林齐也□嘻嘻哈哈de跟着他们冲了进去。

  顺着林荫大道快咕奔走了一阵,林齐来到了三栋主楼前。

  艾尔哈姆面色铁青de站在主楼门前,身体很明显de在哆嗦着。一直冷若冰霜宛如两座冰山de雅和灵面孔惨白,茫然无神de双眼失去了焦距,她们直勾勾de盯着天空de某处,好似一切生机都离开了她们。

  至于托林,还有魇和暗兄弟两,他们三个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哆哆嗦嗦de站在主楼门前,脖子好似死鸭子一样伸得老长,正茫然不知所措de看着光洁溜溜只剩下了一些大件家具de一楼大厅。

  偌大de大厅只剩下了一些不方便搬运de大件家具,dàn是这些家具也都惨遭毒手,原本镶嵌在家具上de宝石和金银等物被扒得干干净净,这些家具就好像七八十岁卸去了浓妆de老太太,骤然间变得无比de狰狞丑恶。

  墙壁上挂着de那些珍贵饰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可以用文艺骤!宝来形容de出自大师手笔de油画更是被整幅de割了下来席卷而走,甚至画柜上镶嵌de金银也都被挖得干干净净。一个个空荡荡de画框挂在墙上,看上去就好像一张张凄厉大吼de大嘴。

  大厅de天huā板上本来有一盏极其华贵de吊灯,偌大de吊灯上镶嵌了数以千计黄豆粒大小de钻石,一旦夜里点起了灯火,那些钻石反射灯光,那等瑰丽de景象是没见过de人根本无法形容de,简直就好似数千个小太阳同时出现,七彩晕光能营造出一和宛如仙境de梦幻意境。

  dàn是那吊灯此教已经被刮得干干净净,数千颗小钻石不见了,挂着吊灯de几条纯金链子也不见了,偌大de吊灯就剩下了一个乱七八糟de架子被胡乱de丢在地板上,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饱受蹂躏d○e可怜fu人有气无力de躺在那里。

  那些心狠手辣de窃贼啊,他们甚至将壁炉外镶嵌de面板都撬走了。那些装饰用de面板可都是珍贵de千年沉香木,在壁炉火de熏烤下,这些千年沉香木会自然而然de◇散发出一股暖洋洋de甜香,有着镇定心神清爽空气de作用。

  dàn是这些千年沉香木都被撬走了,偌大de壁炉就好比一个九十岁老人de嘴,被人挖走了所有de牙齿,只留下了一个难看de黑漆漆de窟窿▲。

  一个铜帽子茫然de看着这宛如水洗过de大厅,低声de咕哝道:“比狗tiǎn过de还干净。”

  马蹄声响起,整整一百名龙骑兵策骑狂奔而来,随着他们一起赶到de还有数十名铜帽子。龙骑◎兵们迅速控制了宅院de出入口,严禁任何闲人随意靠近。那些铜帽子则是面色严肃de和首先赶来de同僚低声知会了几声,然后他们分成两拨走向了另外两栋副楼。

  林齐轻轻de晃动着腰肢,去哪里看都是一样de。他对自家老爹亲手训练出来de那些好手是很放心de,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件有价值de又能方便接带de东西。整整十二辆加长de四轮马车,加上林齐脚脖子上de那个脚链,还有巴尔大叔和lili大婶随身携带de空间法器,三栋大楼内所有值钱de东西都被卷走了。

  除了那些实在是没办法搬运de大chuáng和沙发,还有那些沉重de衣橱等物,所有值钱de东西都被卷走了。

  就算那些chuá○ng、沙发和衣橱不方便搬走,dàn是这些大件物事上面镶嵌de东西也全部被撬走。就连那些衣橱上de大块玻璃镜也都被顺手掳走……毕竟一块穿衣镜在市面上也价值数千金币呢,现在只有维亚斯商业联邦de那些jiā□n商掌握了穿衣镜de制法,这些镜子de价钱一直居高不下。

  林齐无比赞同那个,铜帽子de那句话。‘比狗tiǎn过de还干净’?错了,是两百多条凶猛de狼在这里洗劫过啊。

  带着怪异de笑容,林齐凑到了于莲身边,于莲不动声色de将一个提香家族de纹章塞到了林齐手里。龙骑兵和铜帽子赶来了,没有一个贵族家de纹章护身,还真会比较麻烦。林齐掂量了一下这个沉甸甸de纹章,笑呵呵de斜靠在了墙上,眯着眼看着面如死huīde艾尔哈姆一行人。

  提香也被眼前de这一幕给惊呆了,前天他和林齐登门拜访de时候,这里还是那样de豪华、那样de奢靡,dàn是现在么,这里简直就和贫民窟没什么两样。他小心翼翼de走到了艾尔哈姆身边,低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

  艾尔哈姆哆哆嗦嗦de半天没吭声”过了许久,他才嘴chun颤抖着茫然de说道:“是啊,发生了什么?呃,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艾尔哈姆用力de挤了挤眼皮,看样子他想哭出来,dàn是他怎么努力还是没有一点眼泪水。

  看着艾尔哈姆那可怜de小模样,林齐de心里不知道有多痛快。

  尤其是看到那一对儿曾经高高在上、曾经颐指气使、曾经对林齐故意非难de女人变成了两根木柴,林齐心里就更加de痛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