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步步紧逼


  今夜无雪,干冷的空气让人bí腔生痛。走出圣辉大街一号主楼,提香和林齐都回头望了一眼。艾尔哈姆甚至没有送他们下楼,仅仅是两个男仆跟zài他们后面,摆出了一副恭送的姿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齐总觉得圣辉大街一号三栋大楼内散发出的气息越发的肃杀了一些。那锋利如刀的气劲割得他浑身难受,两侧副楼内的压lì也越发凝重了起来。错非提香zài身边,zài伯莱利绝对没人敢公然伏击提香的话,林齐真怀疑自己是否中埋伏了。

  不发一言登上马车,车轮粼粼离开了这座豪华奢靡的宅院。马车刚刚走出圣辉大街一号的大门,三栋大楼内的灯火突然灭了,整个宅院陷入了一片黑暗。

  林齐深吸了一口气,他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他乔装打扮后的和西方人没什么两样的面孔。他突然敲了敲车厢,驾车的车夫轻喝了一声,马车顿时停了下来。

  那十几辆还zài圣辉大街一号门前逗留的马车同时拉开了车窗,若干模◆糊不清的面孔从窗子后面露了出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提香,你很无耻,你居然动用华黎氏大人的名义强行登门拜fǎng。”

  林齐怪笑了起来,他低声笑道:“这就证明我们少爷比你们高明。不妨告诉◆◆糊不清的面孔从窗子后面露了出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提香,你很无耻,你居然动用华黎氏大人的名义强行登门拜fǎng。”

  林齐怪笑了起来,他húbúqīngdemiànkǒngcóngchuāngzǐhòumiànlùlechūlái。yīgèdīchéndeshēngyīntūránxiǎngqǐ:“tíxiāng,nǐhěnwúchǐ,nǐjūrándòngyònghuálíshìdàréndemíngyìqiánghángdēngménbàifǎng。”

  línqíguàixiàoleqǐlái,tādīshēngxiàodào:“zhèjiùzhèngmíngwǒmenshǎoyébǐnǐmengāomíng。búfánggàosù你们,两位尊贵的小姐已经答应了我们少爷的邀请,她们将出现zài我们少爷的酒会上。”

  轻咳了一声,林齐淡然道:“从今天开始,圣辉大街一号受到我们少爷的保护,还请诸位不要再来骚扰这里的安宁。如果诸位再留zài这里。就会被视为对我们少爷的挑衅。”

  那低沉的声音怒道:“你是什么东西?提香,你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狂妄的蠢货?”

  提香只是笑了几声,他得意洋洋的笑着,轻轻的敲了敲车厢,于是马车迅速向前驶去,他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无情的嘲笑着这些和他并列的纨绔公子的徒劳无功。

  虽然提香自己也并没有获取实际意义上的进展,但是他进入了圣辉大街一号。见到了艾尔哈姆和那两位美人儿,zài外人看来,这就是提香的胜利。尤其是当林齐代表提香宣布了提香对这座宅子和宅子里的人的保护后,按照某些圈子里的潜规则,除非是想要和提香撕破脸。否则那些纨绔公子们是再也不能靠近圣辉大街一号半步了。

  zài护卫们的簇拥下,马车冉冉远去。

  提香兴奋的拍了拍林齐的膝盖,他笑道:“做得好,林齐。”

  夸奖了林齐几句,提香皱眉道:“很奇怪,他们很富有,非常富有,黑暗历时期的古董。明光黑檀,还有那么多珍稀的陈设,任何一件放zài市面上都价值巨万。可是他们为什么会用劣质的奶精待客?不,不是劣质的奶精,只不过不是最顶级的!这是为什么?”

  提香将自己zài宅院中喝茶时的发现告诉了林齐,他看着林齐笑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林齐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雅和灵身上的金票被他刮走了嘛!而且看样子艾尔哈姆他们一行人中,雅和灵是主管财政大权的人。艾尔哈姆他们身上可没什么太多的钱。

  也许zài敦尔刻他们还能凑出一笔开销来,但是这是zài帝都,这是一个木柴都能卖出香料价的地方。艾尔哈姆他们身上凑出来的那点钱,怕是zài帝都吃几顿饭也就花光了。

  圣辉大街一号,应该是艾尔哈姆他们所属的庞大势lìzài帝都的据点,艾尔哈姆他们能够使用这个地方,但是他们对这个地方并没有任何的处置权。相反他们一旦启用这个据点,想必他们就要负责这个据点的一切开销用度。

  茶叶么,应该是早就预备好招待客人的;但是茶水中混入的奶精,这必须是新鲜采购的消耗品,手上没钱的艾尔哈姆他们。自然不可能采购那些顶级的奶精,只能选用价钱便宜的次等货色。

  “唔!”林齐看■着提香,做出了一副睿智老人的姿态分析道:“也许,他们身上的钱物因为某些意外,突然损失殆尽?这座宅院虽然价值连城,但是这是家族的财富,他们几个后辈,哪里有资格处理这里面的东西。”

  轻咳一声,林☆齐指着提香的胸口笑道:“就好像提香阁下现zài身上只有一万金币,但是您敢偷走您祖父的私人珍藏,将它送去黑市拍卖来换钱么?”

  提香呆了呆,惨白的脸浮现了一丝红晕,他尴尬的笑道:“那,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敢碰我祖父的私藏,天哪,那可真是一场灾难!”

  眼睛骤然一亮,提香笑道:“他们陷入了和我一样的困境?”

  林齐耸了耸肩膀:“毫无疑问,他们没钱花了。没钱寸步难行,他们应该zài筹集资金!而且,他们还不能让家里人知道他们是为什么陷入这种困境的!”

  提香摸了摸嘴唇上柔软的绒毛,他看了一眼于莲和恩佐,干声笑道:“那是,当然,很明显的,我不可能给我父亲和我祖父说,说我因为赌牌输了两百多万金币,那同样是一个灾难。所以,他们现zài麻烦大了!”

  林齐冷笑道:“不管他们来帝都干什么,没钱都是不行的。哪怕他们zài帝都可以找人求救,但是他们绝对不敢贸贸然求救,大家族内部的倾轧嘛,大家都知道的。”

  深沉的看着提香,林齐沉声道:“提香阁下,东方有个成语叫做落井下石,就是说如果有人掉进了水井里,就一定要努lì的砸下很多大石头彻底将他打死!”

  提香的眼睛骤然一亮,他轻轻颔首道:“所以呢,我们要让他们更加难受,让那两个美丽的小姐不得不选择向我屈服?不管他们来帝都干什么,他们都必须用钱,是不是?”

  林齐摊开双手,淡然道:“那么,就逼着他们花钱,淘空他们身上最后一个铜子儿,他们要么向自己家族求救,要么就只能向其他人求救。而您,毫无疑问是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人!”

  提香阴险的笑了起来,林齐的分析和建议实zài是太有道理了。(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站】

  (本站群号:9551204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