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刻骨仇恨


  周一,dà家手上de推荐票记得投给猪头咯!

  明天就是起点年会,只要有宽带,猪头会保证更新de!

  ********************

  还是绿瑰酒店,依旧是那间陈设奢靡de套房。

  灯火辉煌de餐厅内,一张橡木桌上铺着笔挺de洁白桌布,纯银餐具在灯光下熠熠发光。屋子里de几根dà蜡烛都是用昂贵de鲸油制成,不仅火光明亮,而且不间断de散发出暖暖de香气,整个屋子都笼罩在一层氤氲气息中。

  几名身穿洁白长袍de侍女肃立在一旁侍候,她们胸前都挂着小巧de被精致de蔷薇花藤缠绕de圣十字徽章,淡绿色de花藤,乳白色de圣十字纹,这是教会低阶神职人员de标记。

  亚瑟和艾尔哈姆对坐在餐桌de两端,正在尽qíngde享用丰美de晚餐。亚瑟在全心全意de对付一块厚重de五分熟牛排,餐刀下那块淡红色de牛排还不时渗出淡淡de血水。艾尔哈姆则是在漫不经心de品尝一客洒了点白松露de芦荟拌百合块茎,显然他de口味比亚瑟清淡得多。

  直径尺许de水球悬浮在餐桌上空,水球中展示de,正是金蔷薇酒廊里发生de事qíng。

  眼看雅和灵动用重金将林齐逼到了不得不孤注一掷de地步,艾尔哈姆用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好奇de问道:“我真de很不明白,如果需要de话,我可以动用当地教会de力量将黑胡子和他de铁杆心腹全部干掉,你就能顺理成章de接管他de一切,为什么你一直阻止我这样做?”

  亚瑟手上de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他将一块肉叉进嘴,咀嚼几下后吞了下去。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来自dà海彼岸de龙舌兰酒,感受着火辣辣de酒液慢慢滑过喉管de畅快,亚瑟阴郁de说道:“我给你解释过,第一,黑胡子和他de心腹不是这么容易对付de;第二,杀了他们,那么我还怎么接管家族de力量?”

  重重de叹了一口气,亚瑟眯着眼望着艾尔哈姆冷笑道:“艾尔哈姆阁下,这是我最后一次回答您de这个问题——您根本不知道黑虎家族到底有多么广dàde势力,不知道他们在北方海岸线de影响力。如果失去了黑胡子de控制,北海岸将乱成一团,我根本无力掌控。”

  艾尔哈姆用叉子叉起了一片味道浓郁de白松露,他用鼻子嗅了嗅气味,伸出猩红de舌头将它慢慢de舔进了嘴里。仔细咂摸了一阵,艾尔哈姆端起一杯从五dà连岛走私来de,那些野蛮de兽人用烈血草酿造de烈酒,狠狠de喝了一dà口。

  烈血草酿造de烈酒,这种色泽猩红de液体内几乎就没什么水分存在,就算在兽人中也只有那些斗气修为有成身躯极其强壮de战士才有胆量享用这种酒,对正常人而言,这种酒就和毒药没什么两样。

  但是艾尔哈姆若无其事dedà口dà口de灌着这种被称之为‘战神之血’de霸道酒液,他de面皮都没红一点,可见他de肉身已经强dà到了何等程度,这种近乎纯酒精de玩意根本对他de身体没有半点负担。

  “那么,我最后一次询问你!告诉我真正de理由,为什么不让我对黑胡子和他de人下手?”艾尔哈姆飘忽不定de目光在亚瑟de脸上瞥过,他低沉de说道:“告诉我真正de理由,为什么不干掉黑胡子呢?是你真de不能接替他de权力?还是你有别de想法?”

  餐厅内de气氛变得格外沉重,亚瑟dà口dà口de吃着牛排,过了许久才缓缓点了点头。

  端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战神之血,然后将一dà杯淡啤酒倒进了这个dà酒杯中,亚瑟用力de震荡酒杯,让酒杯内de混合酒液泛起了dà量de白色泡沫。张嘴将这一dà杯混合酒喝得干干净净,亚瑟望着艾尔哈姆,深沉de说道:“好吧,我坦白,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造成我们之间de误会。”

  沉吟片刻,亚瑟摇头道:“我de父亲,曾经是黑胡子de铁杆盟友。我de父亲,北方海洋de海盗头目,红发鬼,一个可以让小孩夜啼de恐怖人物。他带着十条海盗船去打劫,结果碰到了一支由五十条dà小战舰组成de五dà连岛舰队。更要命de是,那支舰队里有七个冰霜泰坦,有整整五百名奥丁狂战士和五百名狂化兽人战士!”

  艾尔哈姆挑了挑眉毛:“所以,你父亲全军覆没?”

  摊开双手,亚瑟苦笑道:“是de,全军覆没,只有我父亲撑着重伤逃了回来,将我托付给了黑胡子。”

  叹息了一声,亚瑟低沉de说道:“他对我犹如他de亲生儿子,我能感觉得出来,他完全公平de对待我和林齐,林齐有de,我也有,而且我de比林齐de更好。”

  艾尔哈姆惊讶de笑道:“哦?你把他当做了你真正de父亲?”

  亚瑟用力点头道:“所以,我不能伤害他。我不会做任何可能损坏他利益de事qíng,因为只要对付了林齐,他de利益就是我de利益。只要林齐从这个shì界上消失,黑胡子de一切都将是我de!”

  “那么,林齐呢?”艾尔哈姆讥嘲de笑道:“你视如亲生父亲de那个男人de唯一de儿子!”

  亚瑟de面孔厌恶de扭曲了起来,他咬牙道:“那个恶棍,那个混账东西,那个恶魔附体de混蛋!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想要在他de贴身女仆身上找点乐子。但是他居然就对我下那样de毒手,他带着很灿烂de笑容,很缓慢de,用了足足半刻钟才挖出了我de左眼!”

  手中de青铜酒杯被捏得稀烂,亚瑟咬牙道:“你能想象么?一根冰冷de手指,在你de眼眶里搅动,足足半刻钟,你能感受到那种剧痛,那种恐惧,那根恶魔爪子一样de手指,在你de眼眶里慢慢搅动,将你de眼珠慢慢de扯出来,完整de扯出来!”

  艾尔哈姆没吭声,▲他无法想象那种qíng况是何等de可怕。

  将破烂de酒杯丢在了地上,亚瑟阴沉de说道:“所以,林齐一定要消失,但是我要让他受尽shì上一切de痛苦后再消失,他不能这么简简单单de死掉,他必须☆tāwúfǎxiǎngxiàngnàzhǒngqíngkuàngshìhéděngdekěpà。

  jiāngpòlàndejiǔbēidiūzàiledìshàng,yàsèyīnchéndeshuōdào:“suǒyǐ,línqíyīdìngyàoxiāoshī,dànshìwǒyàoràngtāshòujìnshìshàngyīqiēdetòngkǔhòuzàixiāoshī,tābúnéngzhèmejiǎnjiǎndāndāndesǐdiào,tābìxū■尝到shì间de一切痛苦之后在绝望中慢慢死去!”

  指了指餐桌上悬浮de水球,亚瑟狞笑道:“所以雅和灵两位阁下,用林齐这杂种de朋友做赌注,我很欣赏她们de这种玩法!”

  艾尔哈姆轻轻○de拍了拍手,他低声笑道:“我也很欣赏!”

  “呵呵,游戏要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