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更深的罪


  赎罪符,这种神奇的东西是陆岛战争之后,因为教会的财税收入锐减,由教会某位睿智之士发明的。一张巴掌大小,拿来擦屁股都嫌太粗糙的纸片,上面印刷了几句神灵的训导词,加上一些不知其含义的图纹符箓,就变成了教会最近三十年来最强大的敛财工具赎罪符。

  赎罪符的成本很低廉,一个铜子儿就能印刷十几张,但是一张最低等的赎罪符售价十个铜子儿,上百倍的利润让整个教会为之癫狂。发明了赎罪符的那位睿智大德,如今已经是教会赫赫有名的权杖主教之一,而且主管整个教会的财政运作大权,端的是位高权重不可一世。

  一张赎罪符就能为你解除一定的罪愆,如果能购买足够多的赎罪符,那么就能彻底洗清所有的罪孽,让你死后不会坠入地狱,而是升上神国,在伟大的诸神光芒护庇下幸福的永shēng。

  而人类每天都会滋shēng新的罪愆,所以按照教会的宣传,每个百姓最好每天都购买一两张或者三五张赎罪符以洗刷自己今天新犯下的罪——一如林齐那天贩卖了六柄刺剑之后,他身上最后的二十个铜子儿就拿去向巴林神父购买了两张赎罪符。

  林齐倒不是相信赎罪符的效力,他只是求一个心安而已。

  但是普通的凡夫俗子哪里知道这些?他们虔诚的将自己辛苦赚来的铜子儿拿去购买各色赎罪符,滚滚钱财不断汇入教会的钱袋,教会也在战后迅速成为了大陆第一富豪势力。

  巴林神父当着这些龙骑和铜帽子掏出了厚厚的一叠赎罪符,那些龙骑兵和铜帽子在世俗权力和至高神权的联合威压下,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能力。他们乖巧的掏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财,每个人都购买了一大叠赎罪符。

  巴林神父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拍了拍手上所剩无几的赎罪符,得意的说道:“那么,你们今天的罪洗清了。但是记住,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罪。你们打断了我的祷文经卷抄录,浪费的洗罪圣水,我会给警备厅和军部龙骑兵本部寄一份账单过去。”

  格朗先shēng挺了挺胸膛,他瞥了一眼林齐破碎的木门,再看看那些面如死灰的龙骑兵和铜帽子,不想做得太过火。毕竟和巴林神父这个神权的代表不同,巴林神父后台极硬,可以无视龙骑兵和铜帽子背后的强大背景。但是格朗先shēng不愿意做得太过分了,因为他毕竟只是世俗中人。

  轻咳了一声,格朗先shēng正向说几句圆场话,林齐不动声色的靠近了他,手臂轻轻的碰了一下格朗先shēng宽大的外páo。格朗先shēng立刻敏锐的察觉他的外páo右侧口袋略微重了些许,这种感觉,就和某些下属偷偷摸摸向他的口袋里放jīn币,求他做某些事情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再次轻咳了一声,格朗先shēng伸手进口袋,他摸到了一个触感异常熟悉的水晶药瓶。格朗先shēng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是那种神奇的药剂,那种能够让他老树发芽的神奇药剂。格朗先shēng咳嗽了两声,不动声色的掏出了一条白手绢擦了擦鼻子,然后将手绢放回口袋,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了!”

  威严的凝视着这些脸色惨变的龙骑兵和铜帽子,格朗先shēng冷声道:“你们破坏的房门,必须重新更换一扇,而且必须罚款三倍以作惩罚。你们冲进校园,破坏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每人罚款一个jīn币,作为惩戒。你们惊吓了校园的学shēng,必须给予这栋宿舍楼所有被你们惊扰的学shēng每人十个银币作为精神补偿。”

  扳着手指头计算了一阵,格朗先shēng若有所思的颔首道:“看在你们也是奉命行事的份上,你们,掏出五十个jīn币,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格朗先shēng觉得,他昨天一大清早花费了三十个jīn币购买了一瓶神奇的药剂,这笔钱需要找补回一点。五十个jīn币中有三十个归自己所有,剩下的二十个jīn币耗费一点微不足道的钱修补一下林齐的房门,其他的余款就当做他这次为林齐出面的报酬了。

  堂堂帝国勋爵,第五大学的教wù处长,未来有可能接任校长大权的大人物,他为一个学shēng出面抵挡龙骑兵和铜帽子,这总是要有点辛劳费的,否则这简直侮辱了他的身份。

  林齐带着谦逊的微笑,乖乖的站在格朗先shēng身边,就好像任何一个清清白白规规矩矩的好学shēng应该做的那样。他无辜的睁大着双眼,带着几分惶恐几分迷惑的看着那些面无人色的龙骑兵和铜帽子,放佛正在疑惑为什么这些代表国家权力的大汉会找上自己。

  龙骑兵和铜帽子们脸色变得和死人无异,五十个jīn币的罚款?

  他们大清早辛辛苦苦的跑来这里抓捕林齐,他们收下的所有好处也才十个jīn币。刚刚他们已经耗尽了身上所有家当买了一大堆擦屁股都会被指控亵渎神灵的破纸片,现在居然还要罚款五十个jīn币?

  被逼到绝路的瘦削铜帽子气急败坏的瞪大了双眼,他鼓起勇气怒声喝道:“阁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格朗先shēng也勃然大怒,这些触犯了帝国教育法最后一条,还亵渎了神灵打断了祷文经卷抄录的罪人居然敢这样和他说话?他怒气冲冲的挥动着手杖正要发泄一下自己的威风,林齐突然在一旁轻描淡写的说道:“既然是奉命行事,那么最主要的罪责就不在你们身上!”

  带着一丝悲天悯人的慈悲,带着一丝近乎圣洁的笑容,林齐温和的对那瘦削铜帽子说道:“那么,尊敬的警官,请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抓捕我的?是谁信誓旦旦的告诉你们说有充足的证据指控我的?”

  林齐深沉的说道:“你们只是奉命行事,就算触犯了帝国法律,你们也已经洗清了罪责。但是那个指使你们抓捕我的人,才是真正的罪人啊!更深的罪,在他的身上,他必须受到惩罚!”

  龙骑兵和铜帽子们同时闭上了嘴,他们目光闪烁,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一个宽厚有力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的,我承认我的过错。”

  *************************

  推荐票,大家记得给猪头投推荐票!

  今晚上八点,2935频道,猪头继续和大家忽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