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物是人非


  第七百四十六章物是人非

  望着那张依稀有着几分熟悉的美丽脸颊萧yán心中却是如同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他无论如何都是想不到,这个所谓的毒宗宗主,居然便是当年他历练之时的第一个异性朋友,那位被无数青山镇佣兵奉为心中仙子般的小医仙

  那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如今,却是那令得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毒宗宗主?这种极端的转变,即便是萧yán如今亲眼所见,依然是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听得那从萧yán嘴中传出的暴喝声,白发女子娇躯也是微微一颤,灰紫双眸轻轻闪烁,旋即苍白的玉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旋即放在小嘴biān,将血液小心翼翼的吸进嘴中,做完这般举动,她那灰紫双眸也是逐渐恢复平淡,看了萧yán一眼,淡淡的道:“我不是什么小医仙,nǐ认错人了”

  “放屁”

  闻言,萧yán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毫不客气的一声怒骂,当年那个一身白色衣裙的善良女孩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而且她那诡异的体质,以及需要服毒维持生命的生存方式,是令得萧yán难以忘怀,因此,一听到对方这话,立刻就是怒了起来

  “nǐ究竟在干什么?nǐ也是加玛帝国的人,为什么还要发动这么一场战争?”萧yán深吸了一口气,眼中跳动着怒火,声音低沉的问道

  白发女子沉默,片刻后,方才缓缓的道:“nǐ认识的小医仙,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毒宗的宗主,天毒女”

  望着那自始自终神情冷漠的小医仙,萧yán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当年的她,虽然明知道自己体内情况,可依然倔强的保持着那份善良,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不想令得别人因为自己而受伤害,那份善良得侵入心肺的笑容,让得无数人陶醉其中,然而如今,那些最为迷人的东西,似乎都是已经远离了她

  “是厄难毒体的缘故?”萧yán拳头紧握她变成如此的这模样,也是令得他心中泛疼,开口道

  “我本就是在厄难中而生,生存的意义,也是将厄难扩散出去而已”望着萧yán那副愤怒的模样,小医仙神情略微恍惚,似是记起了当年的那些事,冷漠无情的脸色缓缓融合了些许,轻声道:“当年我便与nǐ说过,日后,我迟早会走到这一步,因为厄难毒体的命运,历代都是如此”

  “厄难毒体并非无药可治,nǐ这是在自甘堕落”萧yán很是痛心的怒斥道

  “如今的我,只要谁一碰我,便是会以最痛苦的方式在我面前死去,nǐ不了解我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情...”小医仙脸颊上露出一抹凄凉,当初离开加玛帝国后,她也是以为自己一定能够克服这所谓的厄难毒体,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当年她在离开加玛帝国后,在出云帝国的一个小山村中呆了一年时间,在那里,她借助在两个无子无女的老人家家中,二老见其可爱善良,便挽留她住于小山村,并视她如己出,村里的人也将她当做家人般的看待,那一年,她过得很开心,从小颠沛流离的她,除了当初在青山镇与萧yán有着一份真正的难以忘怀的友情之外,她并没有享受到这种暖到人内心深处的幸福之感

  她对这份感觉很是珍惜,几度发誓要将之守护,然而,厄难毒体的爆发,却是令得这一切,都是变了

  先是两个视其如女般的老人家,因为触摸了她的身体,而在她面前,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虽然两位老人家在临死之际,望向她的目光都是那般的慈祥都柔和,可就是这种目光,却是真正的将她的心切割得支离破碎

  二老死后,村里又是有着一些人因为她的缘故而痛苦死去,到得最后,她终于是在村里人那厌恶与恐惧的目光下,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二老的尸体离开

  她将二老的尸体埋葬在他们坟前跪得直至昏迷,当再次醒来时,头发已尽成雪白之色

  摸着那有些令人感到恐惧的白发,她终于明白,她便是一个灾星,将灾难带给身旁之人的灾星,既然如此,善良还能有何用?善良对待别人,再看见别人以最痛苦的方式在面前死去,这,究竟是善良还是残忍?

  在想通这点之后,从此,那个善良的小医仙,便是开始被隐匿在内心的最深处,而被释放出来的,是冷漠无情的天毒女

  ........................................................................................

  望着小医仙脸颊之上变幻不定的神色,萧yán知道,这些年,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应该不少,而这些事,或许便是她改变的根源

  心中一声暗叹,萧yán心中也是如同乱麻一般,他清楚既然身为厄难毒体,那也就是说明了小医仙这辈子定然不会在安稳中渡过,厄难毒体,会不断的折磨她自己与其身旁的人

  噗嗤

  就在萧yán心中轻叹时,其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道喷血声音,转头一看,却是骇然的瞧见美杜莎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了起来

  “怎么了?”赶忙转身,萧yán惊愕的问道

  “她的血有毒”美杜莎脸颊上闪过一抹痛苦之色,旋即紧咬着银牙,催动着体内斗气拼命的将那些在体内四处破坏的毒液驱逐而出

  闻言,萧yán脸色也是一变,转头怒视着小医仙

  “厄难毒体,谁碰谁倒霉,这是她咎由自取”小医▲仙无视萧yán的目光,目光冰冷的望着美杜莎,道

  “一点毒液而已,便想让本王屈服?即便是在毒发之前,本王也能取nǐ性命”美杜莎也是眼眸陡然一寒,森然道

  “那便来试试?”小医仙那灰紫双★眸也是爆发出冷芒,丝毫不退让的道

  “够了”见到两人又是要大打出手,萧yán顿时大怒的吼道

  萧yán的吼声也是令得两人安静了一些,见状,他抬头对着小医仙沉声道:“小医仙,当年在小山谷,我便与nǐ说过,不管日后nǐ是否走到那一地步,我萧yán依然是nǐ的朋友,这句话,即便是如今,也同样如此”

  “当年的那些事,我已经忘记了”眼芒闪烁,小医仙冷声道

  “忘记了花,那n○ǐ就对我出手”萧yán冷笑道,然后竟然便是直接毫无防御的径直对着小医仙走去

  “小心”见到萧yán的举动,美杜莎急忙道,那女人浑身是剧毒,沾上了即便是她都是感到麻烦

  萧yán摆了摆手◇ǐjiùduìwǒchūshǒu”xiāoyánlěngxiàodào,ránhòujìngránbiànshìzhíjiēháowúfángyùdejìngzhíduìzhexiǎoyīxiānzǒuqù

  “xiǎoxīn”jiàndàoxiāoyándejǔdòng,měidùshājímángdào,nànǚrénhúnshēnshìjùdú,zhānshànglejíbiànshìtādōushìgǎndàomáfán

  xiāoyánbǎilebǎishǒu■,示意她不用担心,脚步却是未曾停过

  见到萧yán一步步的走来,小医仙脸色微微一变,眼中闪烁挣扎之色

  脚步顿在小医仙面前,萧yán望着那微垂着眼眸的灰紫双眸以及那张苍白的脸颊,一声轻□,shìyìtābúyòngdānxīn,jiǎobùquèshìwèicéngtíngguò

  jiàndàoxiāoyányībùbùdezǒulái,xiǎoyīxiānliǎnsèwēiwēiyībiàn,yǎnzhōngshǎnshuòzhèngzhāzhīsè

  jiǎobùdùnzàixiǎoyīxiānmiànqián,xiāoyánwàngzhenàwēichuízheyǎnmóudehuīzǐshuāngmóuyǐjínàzhāngcāngbáideliǎnjiá,yīshēngqīng叹:“nǐ并没有忘记,厄难毒体并非是无解之物,nǐ根本用不着如此绝望”

  “说得轻巧”小医仙嘴角流露一抹凄楚之色,对于厄难毒体的恐怖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见状,萧yán眉头一皱,然后伸○出手掌,便欲摸向小医仙那苍白的脸颊,不过后者警戒,急忙后退几步,厉声道:“nǐ找死不成?”

  “只是想让nǐ知道,厄难毒体虽然诡异,可却并未是想杀谁就杀谁,所以nǐ也不用如此的自暴自弃,再有,■n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无知的女孩,我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被一个小佣兵团追杀得狼狈逃窜的小小斗者”萧yán一笑,脚步一滑,便是出现在后者身旁,手掌一动,直接是将小医仙手臂抓住

  手臂被抓,小医仙一惊,急忙使劲挣脱,怒声道:“nǐ究竟要干什么?”

  萧yán笑了笑,抬起手掌,此刻,这只手掌已经变得乌黑了起来,其心头一动,琉璃莲心火顿时暴涌而出,而随着火焰的升腾,那乌黑之色也是迅淡去,转瞬间,手掌便是恢复如初,有着琉璃莲心火护体的他,若非是那种毒得没biān的级剧毒,否则的话,大多都是会被柳林莲心火给净化

  手掌冲着有些惊愕的小医仙晃了晃,萧yán面色也是逐渐沉重,缓缓的道:“若nǐ还当我是朋友,便不要再继续错下去,nǐ这样的话,只会加厄难毒体的爆发,一旦等它彻底爆发那一刻,恐怕千里之内,将会人兽不存,而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nǐ即便能够阻绝厄难毒体的剧毒,可要破解它,也绝不可能...”小医仙微微摇头,苦涩的道,这些年她也查探了许多资料,可却依然未曾得到一点能够破解厄难毒体的消息

  “厄难毒体是天生,要破解它,的确很难”萧yán点了点头,望着那眼神瞬间便是黯淡下去的小医仙,沉声道:“破解虽然不可能,但是,我却是能帮nǐ彻底的控制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