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动静


  葱郁山峰之上,森白色的huǒ焰在绿荫之中若隐若现,恍若鬼huǒ

  药老脸色凝重的望着药鼎中急升腾的森白huǒ焰,由于“黑魔”鼎品质极为不凡,因此最开始的温鼎这一步的时间确实比寻常药鼎多耗一些时间,但以药老的炼药术以及对骨灵冷huǒ的操控程度,自然是能够将这些时间给省去,因此,huǒ焰在升腾了将近一分钟时间后,药老手掌对着面前地面上的几株药材一挥,顿时,通体huǒ红的地心huǒ芝便是缓缓悬浮而且,最后径直投入药鼎之内

  地心huǒ芝一进入药鼎之内,虽然鼎中huǒ焰熊熊燃烧,但他确实能够感受到huǒ焰温度早已经被药老压制在一个颇低的程度,因此huǒ焰看似凶猛,但是却并未将地心huǒ芝焚烧成一片灰烬,反而是在逐渐的枯萎中,宛如血色一般的细密水珠从huǒ芝表面渗透而出,最后顺着表面滑落而下,悬浮在huǒ焰上方,不断的滴溜溜翻滚着

  随着huǒ焰的不断炙烤以及血色水珠的渗透,地心huǒ芝表面的huǒ红之色也是急消退,到的片刻时间后,huǒ芝彻底的化为了枯萎的灰色,此时的它,其内所蕴含的精纯药力,已经被huǒ焰尽数的逼了出来因此,其本体也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堆毫无作用的废料

  手掌轻挥,枯萎的地心huǒ芝从药鼎之内掠出,最后摔落在一旁的草地上,落地瞬间,便是化为了一堆灰色灰烬,随风而散

  “不愧是炼药宗师,这边提炼手法,远非我可比”望着那异地的灰烬,萧炎暗赞了一声,他往日提炼药材,基本是直接就将药材彻底的焚毁,这并不能说明是其huǒ焰凶猛,而jǐnjǐn只能说是对huǒ焰的控制程度并未真正dà达到炉huǒ纯青的地步,而只有像药老这边,在其中药力彻底枯竭的霎那,便是把持着温度,将之抛出药鼎,方才是能说真正的完美控制

  一团血红的液体在药鼎之内滴溜溜的旋转着,宛如一枚血色珠体一般,这些血红色的液体,便是从地心huǒ芝之中初步提炼而出的精纯药力,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庞dà得让人咋舌

  在这些血红色液体凝聚之后,确实并未如同以往萧炎炼药般安静听从炼制,反而是一缕缕血丝悄然蔓延而出,血丝之上蕴含着极为强横的能量,没一道血丝击打在鼎内壁之上时,都会传出一道道轻搓的金铁碰撞声响

  在这些血丝胡冲乱撞间,连药鼎都是微微颤了颤

  萧炎惊讶的望着药鼎内密密麻麻麻爆射的血丝,忍不住咂了咂嘴,不愧是需要炼制六品丹药的药材,竟然还具备反击的效果,看这些血丝的劲力,若是换作他所使用的那些普通药鼎,恐怕顶不住几次,就得被洞穿崩裂

  这些血丝的暴动,并未让的药老表情如何变化,淡淡的一挥手,药鼎之内的森白色huǒ焰猛然暴涨而起,而那些血丝一旦被huǒ焰所碰触,便是犹如受惊一般的急退缩,如此以来,在huǒ焰dà规模的包围下,原本密密麻麻的血丝也是再度被压制回那团血红色液体之中,在周围那些huǒ焰的虎视眈眈下,再也不敢随意闯出

  “噗”

  一簇森白色huǒ焰从中脱离而出,最后悬浮在血色液体之下,huǒ焰升腾间,爆发出极为炽热的温度,一时间,那血色液体团表面顿时沸腾了起来,一个个细小的气泡不断的鼓动着

  随着气泡的鼓动,顿时,一丝丝极为淡薄的灰色烟雾从中升出,这些都是蕴含在其中的杂志,想要炼指出品质不错的丹药,这些杂志就必须彻底剔除,否则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因为杂质的参杂,而导致难以成丹

  剔除平常药材的杂质,或许顶多只需要十几分钟而已,但是这地心huǒ芝明显不属于这一列,因此,即使是有着骨灵冷huǒ这般强悍异huǒ的炙烤,它特jǐnjǐn是要死不活的吐出体内杂质,甚至到的后来,基本是要huǒ焰炙烤十来分钟后,方才会再度吐出一缕灰色烟雾,这等顽固的杂质,令得一旁的萧炎有些咂舌,这还是药老操控的成绩,若是换作他来的话,恐怕光光提炼药材,就得费去将近一天的时间,这六品丹药,果然是极难炼制

  等待的时间是极为枯燥的,但是萧炎却是并未有太多的分神,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其目光没有一刻移出过药鼎之外

  随着三个小时的提炼,那血色液体之中的杂质终于是被剔除殆尽,而杂质尽去的血色液体,不jǐn变得加圆润,而且其颜色也是变得透明了一些,仔细看去,还能看见其中翻腾的气泡

  提炼完毕,药老脸庞也是略微松了松,屈指轻弹,鼎内的那团血色液体利马在一簇森白huǒ焰的包裹下,悬◇浮而出,最后连同着huǒ焰,一起灌注进了一只玉瓶之中

  望着药老这与常人不同的保存方法,萧炎有些惊讶,目光看向那个玉瓶,确实发现在玉瓶口处,竟然是有着一层淡淡的huǒ焰薄膜,当下一怔,略微沉吟◇了一下,似有所悟

  “这种保存能使得其中的药液一直保持着出炉时的温度以及精纯,并且不会受到空气中的杂质沾rǎn,但是对huǒ焰的操控成都也是很高,玉瓶性脆,若是温度稍高,就会连玉瓶也是炙烤爆裂◎,措手不及下,反而会是的提炼的药液彻底报废”再次挥手,将那株青木仙藤抛进药鼎之中,药老缓缓的道

  微微点头,萧炎将这小诀窍暗暗的记在心中青木仙藤的提炼,丝毫不比地心huǒ芝轻松,甚至因为本身材○◎,措手不及下,反而会是的提炼的药液彻底报废”再次挥手,将那株青木仙藤抛进药鼎之中,药老缓缓的道

  微微点头,萧炎将这小诀窍暗暗的记在心中青木仙藤,cuòshǒubújíxià,fǎnérhuìshìdetíliàndeyàoyèchèdǐbàofèi”zàicìhuīshǒu,jiāngnàzhūqīngmùxiānténgpāojìnyàodǐngzhīzhōng,yàolǎohuǎnhuǎndedào

  wēiwēidiǎntóu,xiāoyánjiāngzhèxiǎojuéqiàoànàndejìzàixīnzhōngqīngmùxiānténgdetíliàn,sīháobúbǐdìxīnhuǒzhīqīngsōng,shènzhìyīnwéiběnshēncái质的缘故,其对huǒ焰的耐烧程度,即使是药老都是有些感到吃惊,光是将青木仙藤的要离驱散出来,便是足足好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后来的提炼,则是持久,四个小时,这个长久时间让得萧炎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也就药老如此雄浑的灵魂力量方才能够有坚持,以他现在的实力,炼制但要顶多只能持续三个多小时,便是得休息,等到斗气再度回复后,方才能够继续炼制

  当青木仙藤化为一团翠绿色的液体被收进玉瓶之中时,夜色都已经笼罩了整座山脉,黑夜间,山峰之上的森白huǒ焰,略微显得有些刺眼

  提炼完青木仙藤后,药老并未有着片刻的休息,直接是再次开始提炼,龙须冰huǒ果

  望着药老那紧绷的脸色,萧炎揉了揉有些疲lèi的眼睛,振奋起精神再度牢牢的注视着炼制,他心中清楚,观摩这种等级的炼丹,对他有着极dà的好处可不能拜拜的失去了机会

  龙须冰huǒ果的提炼时间,与青木仙藤相仿,当其提炼完毕时,天色已经至深夜,满天繁星微微闪烁,倾洒着微弱的星光

  不得不说,炼制六品丹药是一种及其繁琐与疲劳的活光是药材的提炼,便是将近消耗了一天的时间不过好在药老实力雄浑,即便不停歇的炼制了一天时间,依然不见丝毫疲态,反而是萧炎略微有些带黑眼圈

  在第二日,那枚六级的冰系魔盒,也是彻底的被药老炼制成了一堆蔚蓝色的粉末,而jǐnjǐn这一项,便足足消耗了药老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六级魔盒对huǒ焰的反抗程度,远远必那些药材的反抗要剧烈上数十倍,并且因为属性相克的缘故,其浓郁的水系能量甚至差一点就冲出药鼎,不过还好药老对此早有预料,因此方才未造成什么损失但这般折腾中,自然是消耗了dà把时间、

  萧炎作于一旁,瞧得药老与那六级魔盒间的抗衡,忍不住有些心悸这若是换做他上的话恐怕就算花费三四天时间,也难以将这顽固的魔盒制服啊甚至若是换做一些寻常huǒ焰,说不定还会直接被那浓郁的水系能量给浇灭了

  不过不管时间若何难熬,提炼终于是彻底完成,在第三日的时间中,经过骨凌冷huǒ的一个昼夜的炙烤,几种药材与魔盒粉末,终于是逐渐的减弱的排斥性,最后开始融合虽说是融合,但是那融合度却是犹如龟爬一般,慢的令人难以忍受,在这期间,就是以萧炎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途中假寐一次

  融合,是炼丹之中最重要的一步,只要期间稍稍错上半点,好不容易提炼二处的药材便会顷刻间焚毁,所以在这一步上,即使是以药老的实力,也是不敢有着丝毫的分身乃至于萧炎偷偷假寐的时候,他都无暇理会

  这一步虽然凶险万分,不过好在有着药老这位炼药宗师把持因此,那最糟糕的情况,并未出现,在经过整整两日的融合之后之后,一枚淡蓝色的丹药雏形,终于是在药鼎之中缓缓成型、在这枚但要雏形成形的刹那,萧炎清晰的感觉到,周围天地能量猛然拨动了起来,那副境况,就犹如在平静的湖面重丢人了一块巨石般,巨浪翻涌

  对于外界波动的天地能量,药老面色没有半点变化,心神紧紧的关注着药鼎之重的丹药变化,在这关键时刻,容不得他有丝毫分神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枚形状有些不太规则的淡蓝色丹药雏形,也是逐渐变得圆润起来,璀璨的豪光从重散发而出,将之渲rǎn的犹如一枚蓝色宝石一般

  在但要爆发璀璨光芒的那一刻,萧炎略微有些骇然的发现,一圈圈犹如实质般的能量涟漪,以药鼎为中心,源源不断的对这四面八方爆涌而出,那般连绵不绝的态势,颇为壮观

  咽了一口吐沫,萧炎没想到这六品丹药成形竟然会造成如此dà的动静难怪药老一定要在深山炼制这若是放在内院,恐怕顷刻间就会全员的人都给吸引过来

  你退开一点,dà的动静◆,还在后面呢药老目光紧紧注视着药鼎之内,嘴中忽然提醒了一句

  闻言,萧炎背后紫伝翼几乎是在同时的弹射而出,双翼一阵,身体便是闪掠到了山峰之外的半空出,

  瞧得萧炎退开,药老手中印节猛地○一变,低低的喝声从嘴中传出,顿时间,药鼎之内,森白huǒ焰陡然dà涨,几乎将整个药鼎都是胀满而在那满姆森白颜色见,一枚璀璨的蓝色光电,确实越加刺眼

  蓝色光点一缩一涨,而随着其这般波动,一道道能量涟漪扩散的加急,从空中服饰而下,那些能量涟漪扩散出,山石翻滚,数目拦腰而断,甚至于草皮都是直接被掀翻了开去,这般强横破坏力,让得萧炎喉咙忍不住的滚动了一下

  蓝色光点的缩张越加快,就犹如在酝酿着什么一般,如此将近半个小时后,光点骤然缩至最小点

  随着光点的这般急缩小,药老脸庞之上的凝重,必先前任何时候都是浓郁轰

  骤然缩小的光点在持续了几分钟之后,猛地在萧炎紧盯着瞳孔中☆放dà最后,爆涌的蓝光将整座山峰包裹,一声惊雷般的爆炸生凭空响起,旋即,一道足有两仗粗许的蓝色光柱,子药鼎之内,爆射天际

  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冲上云霄的巨dà蓝色光柱,萧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这★动静,也太dà了点,即使这里离着内院老远,可恐怕也不可能逃开一些实力强横的长老的感应

  希望不会内院的人吸引过来,不然的话,那就麻烦了,咽了一口唾沫,萧炎望着那经久不散的光柱,苦笑着喃喃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