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狂暴血脉


  lín修崖背后忽然浮现而出的斗气双翼,不仅令得萧岩一脸惊讶,就是与之熟悉的严皓等人,也是不由的满脸错愕,好半响后,方才逐渐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掠过一抹凝重

  虽然严皓也是如同lín修崖所说触摸到了一点斗王阶别的屏障,但是那一点点触摸,也仅仅zhī能使得他比一般的斗灵巅峰强者要强一些而已想要达到lín修崖这种依靠本身实力凝聚斗气双翼的话,却是还要差上许多,而从这也是能够瞧出,lín修崖又是走到了他的前面

  斗气化翼,几乎是斗气修炼中极具标志性的成果,这个标志代表着成为大陆强者一个天险分水岭,所有人都清楚,zhī要能够将斗气化翼,那么便是象征着能够进入那个令无数人止步的阶别:斗王简单的两个字然而却是无数天赋杰出之人毕生努力修炼的指标,但是,这两个字所代表的艰辛,却是让得极大数人在此停下了脚步,最后黯然而退

  斗灵与斗王,虽然仅仅zhī有一阶之隔,然而其间的差距,却是比前面任何一个阶别都要巨大,斗灵以及之前,与人战斗,都zhī能挥霍体内斗气与人相战,虽然类似萧炎这种,或许体内斗气比常人要加雄浑或者精纯一些,但是不论如何,再雄浑的斗气,都有枯竭之时以及力量界限

  而斗王,zhī要进入了这个阶别体内斗气便是能够开始与外界茫茫天地间近乎无穷无尽的磅礴能量互相呼应,进而将之调动,化为己用,那股恐怖力量,即使撕山裂地,也是不在话下,从这之中,便是足以瞧出两者间的差距,一个是凭借本身力量一个是引动天地力量,孰强孰弱一眼便知

  所以,当众人见到lín修崖背后的能量双翼之后,都是这般神情

  “青炫风杀”

  在众人惊愕之间,十空中,冷厉的喝声,猛然自lín修崖嘴中响起,而随着喝声落下,众人zhī感觉得山谷之中流动的风似乎陡然间凝固了起来,紧接着,狂风大振,一股极强的力量文心阁在半空中急凝聚,仅仅眨眼时间,力要便已汇聚完毕,○最后强力撕裂空气,尖锐的破风声响犹如鸣笛声一般,在众人耳边盘旋不散

  “咻”

  一道蕴含着极其强横劲风的青色模糊影子自半空暴骑而下,然而虽然青色影子极其模糊,但从其大致模型来看,还是能■zuìhòuqiánglìsīlièkōngqì,jiānruìdepòfēngshēngxiǎngyóurúmíngdíshēngyībān,zàizhòngréněrbiānpánxuánbúsàn

  “xiū”

  yīdàoyùnhánzhejíqíqiánghéngjìnfēngdeqīngsèmóhúyǐngzǐzìbànkōngbàoqíérxià,ránérsuīránqīngsèyǐngzǐjíqímóhú,dàncóngqídàzhìmóxíngláikàn,háishìnéng够隐隐辨认出这是一把能量化的青色长剑,zhī不过这长剑度快得有些恐怖,而且看其表面不住狂涌的风旋,似乎还是由狂风压缩凝聚而成的能量之物一般,这般能量凝实,再配合着斗技施展,威力kě是极其庞大

 □ 青色影子的攻击目标明显便是位于lín修崖下方几丈处的雪魔天猿,虽然后者借助着推力冲上了天空,kě因为无处借力,所以后者面临攻击时也不kě能犹如在地面一般时自如躲避,所以,即使雪魔天猿也是感受到了那急●射而来的强横劲气,kě却依然没有半点办法,当下zhī能獠牙大口一张,发出一道低低吼声,一圈淡白颜色的能量光罩自其体内闪电般的急涌而出,最后凝固成了一个庞大的冰寒圆球,将后者尽数包裹其中

  冰球刚刚凝聚,尖锐的破风声响便是瞬间临至,两者猛烈碰撞,众人zhī听得天空一道轰然巨响,旋即那巨大的冰球便是急坠落,最后重重的砸在谷口不远处的碎石之中落地的瞬间,恐怖的落地劲力,直接是犹如一颗炮弹一般,生生的将地面轰出了一个足足有着十多米宽的巨大沟壑,一道道手臂粗壮的裂缝四面八方的蔓延而出,最后径直延伸进入了森lín之中

  瞧得那被轰进地面的冰球,严皓也是急忙展动身形,闪掠到冰球落地周围的乱石以及树干上,体内斗气急涌动,以免受伤的雪魔天猿趁机逃离

  几道眼神死死的盯着那灰尘弥漫的冰球落地处,半空中,一道青色影子闪掠而下,最后稳稳的落在一处树顶之上,众人目光望去,却是见到脸色略有些苍白的lín修崖,而此时,他背后的那对斗气双翼,却是已经逐渐变得稀薄,瞬间后,在一道细微的咔嚓声响中,化为漫天光点缓缓湮灭

  “这个大家伙的确很强,没想到这么多人封锁,都是对其造不成多大的阻碍,若非我因为功法有些奇异的缘故,勉强凝聚出这对斗气之翼,恐怕还真得被其一掌击杀,不过虽然逃了一劫,kě斗气消耗也实在太大”lín修崖紧握着手中修长的青色长剑,冲着严皓几人苦笑道

  “功法缘故?”听得这话,严皓等人一愣,旋即恍然,心中却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依靠的功法,我就说这家伙英然已经半zhī脚踏入了斗王阶别,但是想要一举凝聚斗气之翼那似乎也是有些不太kě能啊”身形隐藏在森lín间,萧炎也是听见了lín修崖先前的话,当下略感恍然,心中暗自嘀咕道

  一般说来,zhī要能够凭借本身斗气凝聚出斗气双翼,便是能够称之为准斗王强者,若是能够凝聚斗气双翼在空中停滞异且飞行一段时间,那则是真正的斗王强者,但是这些前提都是在本身实力之下,依靠功法的一些缘故,倒是不算此列,再者,他们也清楚,lín修崖修炼的是风属性斗气,这种斗气一般说来,凝聚斗气双翼要比其他属性要加容易一些,▲如此说来,lín修崖倒也并非是真正的跨过了斗灵与斗王之间的那一道天壑

  “lín学长,战斗kě是结束了?”战圈之外,韩月也是收敛了美丽眸中的一抹对lín修崖先前强横实力的谁异,轻声问道

  听得韩月此话,严皓等人也是回过神来,急忙将目光投下下方弥漫的灰尘中,附耳倾听了一会,竟然是发现没有什么动静,当下脸庞上都是隐隐有着一些喜意以及细小的疑惑

  lín修崖微皱着眉头望着毫无动静的下方,他清楚自己先前那记攻击的强度,虽然能够让得雪魔天猿受一些伤,织若说凭此就想将之击杀,却是绝对不kě能的

  心中闪过几道念头,lín修崖袖袍轻挥,一股狂风凭空涌现,然后将**尘尽数吹拂而☆去

  随着灰尘的逐渐散去,下方那巨大的坑洞也是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但是由于坑洞颇深,众人竟然zhī能看见一片幽幽黑暗以及坑洞周围蔓延的微薄冰层

  眼神紧紧的注视着幽幽深坑lín修崖忽然★目光一凛,他发现坑洞之中似乎隐隐有着淡淡的诡异红芒散发而出

  “有点不对,小心一点”心头紧了紧,lín修崖沉声提醒道

  lín修崖的提醒,也是让得严皓等人脸庞变得凝重了起来,当下体内斗★气暴涌出来,将身体尽数包裹其中远远看去,就犹如几个颜色不同的光团一般,但是这光团,却是正在不断的释放着强横的能量压迫

  萧炎隐藏在暗处,也是为场中的诡异变化有些感到惊讶,目光盯着那漆黑坑洞,因☆☆为灵魂感知力敏锐的文心阁缘故,他隐隐察觉到坑洞之中似乎有着什么恐怖东西即将暴涌而出一般

  “小心点,雪魔天猿的能量正在急增强,看来我所料不差,这畜生应该已经是觉醒了狂暴血脉的,那些家伙的围剿,○怕是要失败了”药老的声音,忽然在萧炎心中响起,声音中,透着一股幸灾乐祸

  闻言,萧炎一怔,旋即苦笑了一声,不再言语,zhī是小心翼翼的压抑着气息,关注着场中的动静

  安静,持续了约莫三四分钟的时间,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黑洞之中的诡异红芒越来越盛,到得最后,简直红艳得犹如鲜血一般,而这般妖异场景,也是令得lín修崖等人心中泛起一抹不安,若非是那“地心淬体乳”诱惑力实在太大,恐怕当场就得撤人

  站在一处树顶,韩月紧握的玉手中也是捏满了冷汗,虽然她距离战场颇远,kě不知为何,她总是察觉到那泛着红芒的黑洞着有着一道充满杀意的狂暴眼睛盯着自己,或许,那个灵智不弱的畜生也是知道,若非是她偷偷发现了此处隐藏着“地心淳体乳”,恐怕也不会带来这些麻烦

  “轰”

  就在韩月胡思乱想间,忽然间有着一道冰屑爆裂的声音自黑洞中传出而随着声音落下,众人心中一紧,旋即便是隐隐看到黑洞之处有着一道极其模糊的红芒闪掠而出,这般度,恐怖得令人咋舌,而众人也是在这恐怖度下愣了一瞬间,紧接着便是脸色大变,不用人招呼一个个都是犹如兔子一般,急忙撒腿逃窜

  红芒率先出现在身形暴退的lín修崖身前,后者连对方确切形貌都还未céng看见,便是感觉到一股极其冰寒的劲风,自面前撕裂了空气般的狠狠砸来

  感受着劲风的凌厉,lín修崖手中长剑急忙舞动,以极快的度在面前构建出了一道风网,然而当那股冰寒劲风袭来时,风网仅仅zhī是坚持了一瞬,便是轰然爆裂,而那依然未被完全化解的冰寒劲风,则是狠狠的轰击在了前者身体之上,当下一口鲜血狂喷而出,lín修崖的身体宛如一枚炮弹般,被重重的射进了森lín之中

  仅仅一个回合,作为这里最强的lín修崖,便是被一击败退,严皓等人脸色都是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

  红影在击退lín修崖之后,却并未追击严皓等人,一对赤红的暴躁巨眼直接投◇向了远处树顶上银发飘飘的韩月,充满杀意的低吼之声,响彻着整个山lín

  “韩月,快走”瞧得红影的目标严皓等人一怔,旋即急忙喊道

  树顶上,韩月也是发现了那急掠而来的红影,冷艳的脸颊略微◎有些苍白,然而她却并未失措逃窜,文心阁她清楚以lín修崖的度以及实力都不是它的一合之将,她若是转身逃跑的话恐怕zhī有当场被击杀一途,而若是放手全力一搏的话,或许还有极其渺小的求生几率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这个聪慧的女子,并未因为慌乱而自乱阵脚,反而是在绝境中努力的寻求着那渺小的生机

  纤手一握,白色寒气在玉手中急涌现,然而还未等其将斗气凝聚面前红芒陡然闪掠而至,一张布满狰狞的兽脸◇,带着杀意,出现在了那对美丽瞳孔的反射之间

  “吼”

  充满杀意的吼声响彻天际,文比先前追杀lín修崖还要加凌厉的寒风心狠狠的撕裂空气,阁对着一脸苍白娇躯摇曳得犹如风中花朵一般的韩月砸▲了下去

  不远处,严皓等人见状,眼瞳之中皆是涌上怒火以及不忍,kě惜却因为实力缘故,无kě出手,竟然都是zhī能看着一朵美丽的冷艳雪莲,生生以最凄艳的方式而凋落

  面对着这几乎必死的一击,韩月也是放弃了无谓的希望,美眸缓缓闭上,冷艳动人的脸颊上拉起一道令人心碎的凄然

  “嗤”

  凌厉寒风没有因为这凄然动人一幕而有半点停滞,依然是狠狠的对着韩月落了下去,然而,就在劲风即将与韩月脑袋相接触时,陡然,一道黑影带着闷雷声响闪过,而黑影闪过之间,凌厉劲风,竟然便是直接扑空,那本该被一掌拍死的韩月,也是瞬间消失了踪影

  不远处,严皓等人也是因为这突兀变故而愣了下来,旋即目光急忙转移,却是见到左面百米之外的一处树顶上,一道黑影闪掠而现,而那韩月,则是正软绵绵的躺在其怀丰似乎犹如被吓坏了一般

  树顶上,黑影低头望着怀中那张原本冷艳动人,kě现在却是因为苍白而◎显得楚楚动人的美丽脸颊,虽然手臂挽着那柔软纤腰极其舒畅,kě在不远处那几道目光的注视下他zhī能将之扶直身子,轻笑着道:“韩月学姐,没事?”

  听得声音,韩月那紧闭的修长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旋☆即带着一分惊颤的睁了开来,而当其目光瞧见面前出现的那张清秀年轻面庞时,却是陡然怔了下来,最后有着呐呐以及不kě置信的声音从那红润小口中传了出来

  “你……你……萧炎?”

  大年过得差不多了,明天开始,应该会逐渐恢复,为前段时间的断给大家说声对不起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