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萧家变故


  三百五十七章萧家变故

  两rén在距离乌坦城之外不远处降落而下,落地后,萧炎并未再理会身旁的美杜莎女王,脸色有些阴沉的对着那大开的城门快步行去

  行近城门,萧炎抬头瞟了一眼那☆城门上方硕大的“乌坦城”三个大字,不由得停下脚步,望着那隐隐顺着城门通道传出来的鼎沸rén声,轻吐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乌坦城,我萧炎终于是又回来了”

  举步行进城门,穿过有些阴暗的城门通道,然后眼前阳光骤然大亮,萧炎微微抬头,那透着一抹亲切与熟悉的交错街道,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两年了,也没变多少啊轻声笑了笑,归家的那股淡淡温情,让得萧炎脸庞上的阴沉淡了一些,偏头望了一眼◎不急不缓的跟在身后的美杜莎女王,然后转过头来,抬脚对着那条曾经走了十几年的街道,快步行去

  由于心中挂念着族中所发生之事,因此萧炎途中并未有所停留,一路匆匆对着记忆中的道路快步行走着,期间在路◇●过几家以前萧家坊市时,略微停了一下脚步,望着那rén气有些萧条的坊市,他眉头轻皱,步伐却是逐渐加快

  十几分钟后,萧炎轻车熟路的穿过几条街道,然后脚步忽然顿住,抬头望着那坐落在街道尽头处的一处◆guòjǐjiāyǐqiánxiāojiāfāngshìshí,luèwēitíngleyīxiàjiǎobù,wàngzhenàrénqìyǒuxiēxiāotiáodefāngshì,tāméitóuqīngzhòu,bùfáquèshìzhújiànjiākuài

  shíjǐfènzhōnghòu,xiāoyánqīngchēshúlùdechuānguòjǐtiáojiēdào,ránhòujiǎobùhūrándùnzhù,táitóuwàngzhenàzuòluòzàijiēdàojìntóuchùdeyīchù庞大院落,院门上硕大地“萧家”二字,让得他缓缓松了一口气

  站在了自家门口,萧炎却是安静了许多,目光在萧家周围扫过,当年他离家之时,这里几乎是门庭若市,然而如今,却是显得颇为冷清,那往日大门口整齐站立,颇具威势的门卫,现在却竟然是一个都不见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眉头紧皱,萧炎偏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美杜莎女王,沉默了一下,忽然轻声道:“能答应我一件事么?”

  “不能”这个女rén似乎一直对于萧炎先前的态度耿耿于怀,因此,听得他的话,拒绝得极为利落

  “代价是一株炼制融líng丹所需要地药材”萧炎淡淡地道

  “你有?”闻言美杜莎女王眸子顿时亮了一点

  “有一株八陵魔针果”在当初离开魔兽山脉地那个小山谷中萧炎带了不少药材而那炼制融líng丹所需要地八陵魔针果刚好在其中

  “什么事?”

  “今天听我地话

  “杀rén可以

  ”美杜莎女王仅仅沉吟了不到两秒,便是点头,在她心中,杀rén,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实惠

  笑了笑,萧炎转身行近大门,然而脚步刚刚踏进,一道有些稚嫩的愤怒声音,却是从门后响了起来:“你又是谁?真当我萧家好欺负是不?”

  听得声音,萧炎行走的脚步不由得一顿,偏过头来,望向声音响起地,在大门后方处,一个年龄仅仅只在十二三岁左右的清秀小女孩,正瞪着眼睛,怒视着他

  “你目光缓缓的在小女孩身上扫过,那几年前的记忆,自脑海深处升探而起,萧炎脸庞略微柔和了一点,轻笑道:“我记得,你叫萧青?萧媚表妹地妹妹,两年没见,竟然都是长这么大了”

  听得萧炎一口便是叫出她的名字,小女孩明显怔了怔,líng动的眸子先是在那美杜莎女王身上停留了一会,虽然如今年龄尚小,可她却依然是为这个脸颊蒙着轻纱的妖娆女rén地美丽有所吃惊,吃惊了一瞬,目光便是顿在了萧炎脸庞上,望着那张隐隐有点熟悉的轮廓,这个小女孩皱起了纤细地小眉头,苦苦的思索着

  皱着眉沉思了许久,萧青猛然间终于是想起了什么,盯着萧炎的那张小脸瞬间变动涨红了起来,líng动眸子中,跳动着惊喜与激动,片刻后,忍不住激动的小女孩忽然对着萧炎扑了过去

  “萧炎表哥?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

  前跨了一步,将那扑过来的小女孩接住,萧炎微笑着抚摸着萧青地发丝,声音柔和的道:“小妮子,两年不见,可都快赶上你姐姐了哦,以后肯定也是个大美rén”

  “表哥,呜呜,你可回来了,族里出大事了,那些坏家伙想要趁火打劫,每天都来萧家,听妈妈说,他们想要抢我们地坊市,最近我们连家都不敢出”从萧炎怀中抬起那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蛋,萧青红着眼圈,泣声道

  微微点着头,萧炎微笑地拍着萧青的后背,低声道:“好了,小妮子,不怕了,这些事,交给表哥,带我进去看看”

  “嗯嗯萧青急急地点着小脑袋,由于当初萧炎助

  举成为乌坦城最大的势力,因此,萧炎的声望,在萧代小辈之中,极为高大,而且这两年时间,因为萧炎遗留而下的疗伤药的缘故,萧家的势力,也是在逐步的扩大着,所以,在这些小家伙心中,那个离家历练的萧炎表哥,几乎是有着神一般的神通

  站直身子,萧炎望着那因为心情愉悦而在小道上蹦跳前行的萧青,脸庞却是缓缓阴沉了下来,手掌轻拍了拍背后玄重尺,那忽然自体内升腾而起的阴冷杀意,让得一旁的美杜莎女王,都是略感诧异的挑了挑眉尖

  跟在萧青身后,萧炎脚步轻轻的踏在那碎石小道上,周围那阔别两年的熟悉环境,让得童年的记忆,也是缓缓的从萧炎脑中渗透而出

  一路跟着萧青穿过几条小道,■一座颇为宽敞的大厅,逐渐的出现在了视线尽头

  “那些坏蛋就在里面,大长老他们也在里面,不过他们身上都有伤,不然那些家伙也不敢这么放肆”萧青对着大厅扬了扬小拳头,忿忿地道

  “有伤?族里◎果然是出事了啊紧抿着嘴唇,萧炎踏上石梯,然后停在了禁闭的大门之外,听得里面的声响,唇角逐渐掀起一抹冷笑

  宽敞的大厅,光线略显昏暗,气氛也是有些阴沉,在大厅中,至少满满的挤着上百rén,这些rén分成两群,互相对立,彼此间虎视眈眈,看上去很是有些即将暴动地味道

  两方rén马之前,皆是坐着几rén,在萧家rén群前面,坐着的,是萧家的三位长老,不过此时的三rén,脸色有些苍白,从他们外表那竟然有些掩饰不住漫溢而出的许些斗气模样来看,明显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在萧家族rén对面,则是一群满脸凶相的大汉,在rén群之首的太shī椅上,三rén坐于其上,其中一rén,赫然是那曾经被萧炎搞得元气大伤的加列家族族长,加列毕

  而另外一rén,萧炎也认识,当年与萧家并列乌坦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奥巴家族地族长,奥巴顿

  至于第三rén,却是相当陌生,此rén身着一套炼药shī长袍,脸色冷厉,年龄大约在五十左右,另外,最引rén注目的,还是此rén长袍胸口处所绘制的一个鼎炉徽章,在徽章上,三道银色波纹,犹如活物一般,轻轻扭动

  三品炼药shī

  在乌坦◇城这个连炼药shī公会都不曾拥有的城市中,一个三品炼药shī,几乎能够让得任何势力对之感到敬畏,而这个陌生地三品炼药shī,也正是萧家三位长老此时最为忌惮的rén

  “两位族长,虽然我萧家最近◇○遇到一些麻烦,可两位若真是以为我萧家是泥捏地不成?乌坦城坊市是我萧家辛苦打拼而来,你们那般低价,便是想要收购,做梦不成?”二长老脸色阴沉如水,目光扫过对面那如虎似狼的一群rén,冷声道

  “哈●★哈,二长老说笑了啊,这两年你们萧家几乎把乌坦城的钱给赚了个精光,若是再这般继续下去,我们除了离开这里之外,恐怕没有第二条路能走了处是我们的根基之地,离开了,想要在别的地方落地生根,那可不是容易的事啊,◇唉,为了生存,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还望三位长老包涵一下,只要你们能够答应我们提出地条件,看在以往的情面上,日后,我们也并不会太过难为萧家地,有钱大家一起赚,那不是很好么?”奥巴顿笑眯眯的道

  ●“妈地,八万金币一座坊市,你他妈的是抢啊?”眼睛赤红地瞪着奥巴顿,脾气一直火爆的三长老忍不住的一拍桌子,指着奥巴顿怒骂道

  “老三”大长老一把将起身的三长老拉住,低喝道:“别乱了方寸”

  “妈的恨恨的坐下来,三长老捏着茶杯的手掌嘎吱作响

  “呵呵,三长老火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气大伤身啊”一直沉默的加列毕,忽然阴声笑了笑,道:“不过可惜,今天这事,可轮不到你们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们是卖也,不卖,也得卖

  “加列毕,当初真不该念着仁慈,放了你这丧家之犬一条生路”大长老阴沉的道

  “抱歉,这世界上没什么后悔药可卖”加列毕笑了笑,脸庞上的阴狠有些让rén心寒:“两年前我加列家族所受的伤,今日,我加列毕要全部返送给你萧家”

  “如果你们真要相逼的话,那我萧家也只能拼个鱼死网破了”望着那犹如一条毒蛇般的加列毕,大长老沉默了一下,旋即森然道,现在他只能期望对方舍不得硬拼,而选

  时间了

  “哈哈,老王八蛋,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与我们拼?有本事去将萧战叫出来啊?你们三个老家伙现在这副状态,我一rén就能彻底解决”加列毕冷笑道

  眼角微微抽搐,大长老挥手将身后那群暴怒的萧家族rén拦下,目光阴冷的盯着加列毕,寒声道:“只要你敢动我萧家,我萧家子孙,绝对会让你们寝食难安只要他回来,你们就等着接受最疯狂地报复”

  “他?”眼角忽然一跳,不知为何,不仅加列毕与奥巴顿沉默了下来,就是连那一旁的陌生炼药shī,那放在椅子上的手掌,也是忍不住的跳了一跳

  众rén脑海中,缓缓浮现一个年轻背影,两年前,就是这个仅仅十五岁的少年,将正如日中天地加列家族,打下了万丈深渊

  两年后,当年的少年,却已经直接挑上了云岚宗,并且还全身而退

  要知道,在加列毕这些势力眼中,云岚宗几乎便是犹如那神líng一般,只要从云岚宗内随便出来一个rén,便是能够将乌坦城这些实力给横扫个干净

  在第一次听见那个萧家小子大战云岚宗的传闻之时,似乎整个乌坦城的rén,都是为之怔了一分钟,而那些与萧家为敌的势力,是从骨子中散发出一股寒意

  若非是那个连加列毕也不知道底细的神秘强者私下告诉他,萧炎已经暗中被云岚宗击杀的消息的话,恐怕再给加列毕十个胆子,也不敢来萧家趁火大打劫,即便他找到了一个三品炼药shī撑腰

  “嘿,那你就等,等你死了,恐怕就能见到那个叫做萧炎的小混蛋了”加列毕森冷的笑了一声,试图借此来掩饰自己对某个rén地恐惧

  “奥老哥,不要再拖延了,既然他们不肯答应,那便直接动手,萧家这些年的垄断,可是差点让得我们破产啊,不能再客气了

  ”转过头来,加列毕对着奥巴帕顿阴声道

  “唉,既然三位长老这般不识时务,那也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啊”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奥巴帕顿挥了挥手,●顿时,其身后的几十名大汉,呛地一声抽出腰间锋利武器,满脸杀意的盯着对面地萧家族rén

  “妈的,既然你们想要赶尽杀绝,那我萧家就算拼得只剩一rén,也要你们不好受”手掌猛然重重砸在桌面上,一直□☆压抑的大长老,终于是爆发了出来,豁然站起身来,怒吼道

  “大长老,萧家可没退缩的软蛋和他们拼了”其后,几十名萧家族rén,脸色因为愤怒而显得涨红

  “只要我们能够熬到萧炎小族长回来,那★到时候,今日受的怨气,再一并向他们要回来”大长老喘着粗气,咬着牙喝道

  小族长,这个称呼,代表了族中长老对某个未来家族族长接班rén的认可,那从云岚宗之上传下来地消息,让得每一个萧家rén,对那个名叫萧炎的族rén,都是感到自豪,包括那当年看不起他地三位长老

  “抱歉,你们或许没那个机会了,当年萧炎害死我学生,今天,就让你们萧家rén来陪葬”那一直沉默的炼药shī,忽然站起身来,声音嘶哑地道

  缓缓抬起头来,炼药shī目光扫过萧家众rén,淡淡的道:“忘了告诉你们,我学生就是当年给加列家族制造疗伤药地柳席”

  随着炼药shī话语缓缓落下,一股足有六星大斗shī的强大气势,自其体内猛然暴涌而出,在这股气势压迫下,本就深受不轻内伤的大长老等rén,急忙后退了几步,脸色显苍白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加列毕冷笑着望着那群满眼怒火的萧家族rén,阴森的道

  “今日是天要亡我萧家啊”望着那群狞笑着对着他们包围而来的rén,大长老嘴角忽然溢出一抹鲜血,面色有些绝望与灰暗

  “嘎吱

  就在萧家众rén打算亡命一搏之时,清脆的推门声响,忽然打破了即将开始的杀戮

  房门缓缓推开,刺眼的阳光顺着门缝蔓延而出,最后直至大厅另外一端

  大厅内众rén转头望向大门处,那里,一个削瘦的年轻身影,缓缓走进

  “抱歉,回来迟了

  青年淡淡的歉意声音,响了起来

  听得这隐隐有些熟悉的声音,大长老先是一怔,旋即紧绷的身体彻底松了下去,两滴激动的浊泪,顺着苍老的面庞滚落了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