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悲剧的云棱


  三百四十八章悲剧的云棱

  天空之上,两道光影,瞬间闪过天际,旋即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之下,猛然碰撞

  相撞霎那,怒雷般的炸响,响彻了天空,让得下方一些人忍不住的捂住了耳朵,满脸惊◇讶的望着那对撞的场所

  或许是由于功法属性那种硬战类型,因此,云棱与七彩吞天蟒乍一接触,便是采取了最强猛的近shēn狂攻,手中犹如岩石一般的大剑,挥动间,带起尖锐的破空声响,借助着shēn形的敏捷,不断的对着七彩吞天蟒眼睛,鼻子等脆弱之处狠攻而去

  然而云棱虽然shēn法敏捷,可七彩吞天蟒却并不慢,páng大的shēn躯,不仅未减慢它的度,反而赋予了它极为páng大的力量,巨尾灵活甩动间,恐怖的力量几乎有种要将虚无空间打破的浩瀚声势,音爆之声,将周围空气中直接炸出了一个个真空的地带

  天空上,两道体型完全不成比例的shēn影,却是爆出了成等比的恐怖气势以及力量

  云棱脸色凝重的紧握着手中石剑,背后双翼不断振动着,shēn体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三秒时间,每一次shēn体移动之时,手中石剑便是会携带着凶悍劲气,划起一片片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影,重重劈砍在吞天蟒shēn体之上,不过可惜,经过先前的接触,云棱已经现,这头不知底细的七彩魔兽,力量以及敏捷,甚至对危险的把握程度,几乎不会逊色于任何一名普通斗王强,每一次在他施展斗技时,对方便是会瞬间缩卷shēn体,能避则☆避,不能避的,则是凭借着那坚硬无比的蛇鳞,将之硬抗了下去

  因此,即使云棱的攻势犹如海浪一般连绵不绝,可却并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而且,最让得云棱心头微沉的,还是这七彩魔兽灵智之高,几■乎远远出了一般五阶魔兽所具备的智慧,对于战斗中时机的把握,就如同是久经战阵的强一般,战斗经验,似乎并不比他差上多少

  心中急地盘算着念头,某一刻,云棱皮肤猛然一紧,shēn体近乎条件反射般的左移了一段距离,手中那由能量所凝固而成的石剑,对着前方,疾刺而出

  “嗤”

  石剑暴刺而出却是迎面暴涌来了一团七彩颜色地液体石剑接触到液体立刻出嗤嗤地声响那足以抵抗斗灵强全力一击地坚硬石剑却是犹如遇到了火焰地泡沫一般急被燃烧腐蚀转瞬间便是仅仅只剩半截

  “好烈地毒

  眉头紧皱地望着那在腐蚀了能量石剑后依然不满足还对着手掌快蔓延而来地七彩液体云棱当机立断抛弃了石剑而失去了其体内斗气地维持那离手地石剑迅变得虚幻最后缓缓消失

  石剑离手云棱还来不及有所动作低沉地音爆之声便是在头顶之上豁然响起猛然抬头巨大地阴影砸落而下携带着无以伦比地恐怖力量之感

  “玄岩盾

  双手快结印体内斗气急流淌周围空间中某种与云棱体内斗气相同属性地能量瞬间汇聚旋即随着一道轻微声响一道足有几米厚地巨大岩石盾牌凭空出现在了头顶上方之处

  “嘭”

  巨大地尾巴狠狠砸下,重重的落在石盾之上,凶悍无匹的力量,直接是让得那厚实石盾蔓延出了一道道裂缝,尾巴再次猛然一压,看似坚硬的石盾,便是轰然爆裂

  漫天石屑飞射,石灰弥漫间,一道影子猛的自其中暴射而出,转瞬间便是出现在了吞天蟒头顶之上,一声厉喝,拳头之上,灰白光芒猛然大涨,眨眼时间,一道足有一尺多厚的岩石拳套,覆上了云棱手臂,眼睛怒瞪,轰然的落在了躲避不及的吞天蟒头顶之上

  “轰”

  云棱这怒然一击,结结实实的砸在吞天蟒头顶之上,那落拳之处地七彩鳞片,终于崩裂,丝丝鲜血,渗透而出

  “嘶”

  头上传来的疼痛,让得吞天蟒蛇瞳利马红了起来,隐藏在骨子中的凶性终于完全爆了开来,巨尾猛然一抽,páng大的尾巴再度带起一片阴影,迅雷不及掩耳般的狠砸向了抽shēn而退的云棱

  阴影眨眼便至,退后不及的云棱只能赶忙抬起那被实质岩石所包裹地手臂,交叉在头前,瞬间后,巨力猛然自手臂出渗透而进,páng大的力量,直接是将云棱砸下了地面,最后轰然一声巨响,双脚犹如长枪一般,直挺挺的插进了坚硬的广场之中,一道道裂缝,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顺着双腿处,蔓延而出

  “好恐怖地力量着那几乎蔓延到广场尽头的裂缝,一些云岚zōng弟子咽了一口唾沫,心惊胆颤地喃喃道

  双脚一震,震开卡住脚裸的地面,云棱双翼振动,再度腾上半空,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到得现在,他方才现,□自己真地小看了这头来历不明的蛇形魔兽,原本想要打算凭借斗技将之快击退地期望,已经不可能实现,目光扫过海波东的那一块战圈,那

  名长老已经被海波东压制到了仅仅只有龟缩一起自保过不久,三人就将会落◎败了

  眉头紧皱着,海波东再度扫向天空上的另外一处,那里,萧炎正挥动着翅膀,犹如看戏般的望着他们的战斗

  “必须把他给抓住过现在能够施展出斗气之翼的人,都已经被对方强牵扯住了,其他的一些人,虽然实力远比萧炎强,可却吃亏在不能持久飞行云棱眉头皱着,低声喃喃道:“只能试试让几位修行风属性功法的长老试试了,只要将萧炎擒住,这些战斗,自然便是能够停下”

  想到此处,云棱低头对着那石台上的几位长老打了个手势,旋即便是再度转shēn,对着那吞天蟒迎了上去

  望着云棱的手势,高台上的十来位白袍长老微微一怔,对视了一眼,四名老点了点头,站起shēn来,淡青色的斗气从体内缭绕而出,轻风突兀的在周shēn浮现,将衣袍吹得缓缓飘荡

  借助着轻风的驮负,四名白袍长老竟然是徐徐升空而去,旋即极为默契的分散开来,对着萧炎包围而去

  在四位白袍长老升空之时,萧炎便是有所察jiào,当下急忙双翼振动,小心翼翼的与这四名长老保持着安全距离,虽然这四人没有阻拦海波东那三位长老实力强横,不过看他们那雄浑地气息,至少也是斗灵级别的强,萧炎可不敢直接正面与他们交手

  望着那后退的萧炎,四名长老倒并未着急,依然是缓缓升空,四人成四角之状,隐隐有着将萧炎封锁中央的趋势

  shēn体悬浮半空,萧炎目光紧紧的望着四面的白袍长老,由于有了先前差点被那三人困死的前科,因此□现在他对这些家伙的站位也是极为留心,因此,一瞧得他们站位有些诡异,便是赶紧闪动shēn形,从下方,离开了四人的包围圈,然而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开始在空中乱窜,就是不让四人形成某种有序的站位

  对▲于萧炎这狡猾地举动,那四位长老也是极为无奈,没有斗气之翼的支持,他们在飞行度上,根本不可能赶上萧炎,因此只能小心翼翼的接近着,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然后一拥而上

  然而他们四人却是小看了萧炎的谨慎程度,这个家伙即使是拼着不断消耗斗气,也是丝毫不与三人有所接触,这般毫无半点意义的追逐在持续了一会后,四位长老终于是有些不耐了起来,顿时,虚空上,一大片连绵不绝的风刃,对着萧炎狂射而去,想要借此试图将之逼出破绽,然后进行擒获

  不过,可惜,有着异火护体的萧炎,对于那些风刃,却并未太过在意,在将斗气铠甲召唤出来之后,即使一些风刃穿过了青火地防护,也却仅仅只能在铠甲上留下一个白色印子而已

  shēn形不断的闪避着,借助着空隙时间,萧炎眼角四处瞟了瞟,海波东那里,对方的三名斗王强,几乎已经是没有了丝毫还手之力,那融合出来的防护,也是在海波东近乎疯狂的攻击下,越来越薄弱,这般看来,这三人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

  另外一边,论单人实力,云棱明显远远出那三位长老,因此,虽然吞天蟒实力极强,可想要击败他,却是有些难度,现在的双方正陷入苦战,谁也奈何不了谁

  微眯着眸子瞟了一眼苦战中的吞天蟒与云棱,萧炎紧了紧手中的重尺,闪shēn再度躲避开一片风刃,开始等待着机会

  激战,在虚空之上再度持续了几分钟,终于,随着一道剧烈的能量炸响声,三道人影极其狼狈地从天空一路滑落而下,最后砸落下地,在坚硬的地板上,留下三个深深的凹槽

  众人目光急忙扫过,却是现,那掉下来的三人,居然便是阻拦海波东的三位斗皇强,此时的三人,脸色被冻得有些铁青,袅袅寒气,从头顶上空渗透而出,shēn体不断的打着哆嗦

  “你们体内中了我地寒冰劲,若是你们静下来驱逐一个小时,倒也无甚大碍,不过在这段时间继续动用斗气,那么,寒气则会侵蚀经脉,到时候,内伤恐怕就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修复得了的”天空上,海波东缓缓吐了一口气,瞥着三人,淡淡的道

  闻言,三位云岚zōng长老脸色一变,互相对视了一眼,只得恨恨的赶忙盘坐起shēn子,运转斗气,开始驱逐着体内寒气

  “啧啧,海老头的寒冰劲还是不逊色于当年啊”望着那在短短十几分内,便是暂时使得三名斗王强失去战斗力地海波东,加刑天咂了咂嘴,笑道

  “嗯,那三个家伙实力也不过才两三星斗王而已,虽然借助着融合斗技之效,拖延了海老头一段时间,不过却并不能持久法犸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扫向吞天蟒之处,皱眉道:“这魔兽是何品种?为何我从未听说过?实力倒是不错,竟然能够和云棱僵持”

  加刑天脸páng同样是有着几分茫然,目光盯着那páng大的蛇形shēn体,喃喃道:“不知为何,总是jiào得这东西有种让人感到

  jiào可细细想来,我也从未见过这种七彩的蛇形魔

  法犸叹了一口气,心中越jiào得萧炎地琢磨不透,这些稀奇强大的魔兽,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搞来地

  天空之上,海波东在将三名云岚zōng长老击退之后,shēn形瞬间展动,快出现在那巨大的能量罩边缘之处,双掌猛然挥动,一股股雄浑无匹的寒气■能量暴涌而出,不断的击打在能量罩之上,每一次地击打,都将会让得那护罩之外近百名云岚zōng执事中的一两人,脸色瞬间惨白,旋即shēn体摇摇欲坠

  在海波东狂猛的攻击之下,那厚实的白色能量罩,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不断变得虚幻着

  “海波东,你不要太过分了”眼睛充满怒火的望着那变得摇摇欲坠的能量罩,正被吞天蟒纠缠得脱不得shēn的云棱,只得怒喝道

  怒喝声,刚刚落下,云棱脸色一变,只见那吞天蟒抽着他分神的空挡,大团的七彩颜色地液体,猛然再度自巨嘴中喷吐而出

  “该死的”低声骂了一句,云棱急忙后退,双手舞动间,一块块厚实的岩石壁,不断的出现在退后的路线之上

  七彩液体一路摧枯拉朽的腐蚀而过,坚硬的岩石壁,几乎并没有取到多大地成效,然而,在略微有些慌乱的后退之时,云棱却并未现,他与萧炎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机会要将云棱击退,那么云岚zōng,就再无人能阻拦我离开”由于四名长老的牵制根本没有分出萧炎多少心神,因此,天空上的战斗一直被他所关注着,而那慌不择路退后而来的云棱,也同样是被他有所察jiào

  手掌猛然紧握尺柄,萧炎豁然转shēn,旋即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居然直直的对着云棱飞掠了过去

  “这家伙自投罗网么?”望着萧炎的举动,几乎所有人都是在心中这般愕然地喃喃道

  没有理会那些不解的目光,萧炎双手紧握尺柄,缓缓举起,深吸了一口气,体内斗气,在此刻,犹如那沸腾的开水一般,猛然波动了起来,而随着其体内斗气的涌动,那漆黑的尺shēn之上,突兀的变得火红了起来,犹如那烧红的烙铁一般

  随着玄重尺地变色,萧炎的脸páng,也是瞬间涌上了红潮,体内气旋之中的那枚菱形的“斗晶”体,轻微颤抖间,释放出一股极为páng大的斗气能量,然后顺着经脉,完全灌注进入了玄重尺内

  “大长老,小心”望着萧炎那忽然变得火红地重尺,天空上那一直追逐着萧炎的四名长老急忙提醒着喝道

  “哼,不知天高地厚地小子”

  在萧炎对着云棱飞掠过来之时,他便是有所察jiào,不过后大多注意力都放在对面紧追而来的吞天蟒shēn上,对于萧炎地攻击,他只是随手在shēn后招出了一块半尺厚的岩壁,他认为,以萧炎地实力,这块石壁,足以抵挡他的猛烈攻击

  望着那块并不算太过厚实的石壁,萧炎嘴角却是浮现一抹冷笑,体内斗气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尺shēn之中,而随着斗气灌注,其上的温度,也是越来越炽热,最后甚至导致周shēn的空气,都是变得有些虚幻了起来

  某一刻,当云棱正全神贯注望着那即将突破最后防御的吞天蟒●时,脸色猛然一变,豁然转过shēn来,望着萧炎手中那释放出一股强烈红芒的巨尺,眼瞳骤然一缩尺上所能够蕴含的能量,已经远远出了他的预估

  “云棱大长老,试试这个”

  冰冷的望着那脸pán★g终于浮现一抹慌张的云棱,萧炎嘴角一裂,手中重尺,宛如一轮西落夕阳一般,轰然砸下

  “焰分噬浪尺”

  顷刻间,那道石壁,瞬间爆裂

  在下方无数道震撼目光注视中,红色巨尺,带起炽热火浪,狠狠的砸在了云棱脑袋之上

  这一刻,全场安静无声

  广场中,纳兰嫣然此刻,也是满脸错愕与震惊,她没想到,萧炎竟然还能够施展出这般强猛攻击,这般看来先前与她的比试中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红润小嘴微微张着,半晌后,纳兰嫣然终于是颓丧的低下了头,萧炎的这记强力攻势,她自认是接不下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她低声喃喃了一声,俏脸略微有些苦涩,当年的那个废物,如今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面前展现着奇迹,这种另类性的打击,让得纳兰嫣然心中有股酸疼的感jiào

  (五千,今日也算了八千多字,虽然不算大爆,可也算是勉强一个小爆,与前面距离正在快拉开,后面的也紧跟了上来,诸位,yuepiao,拜托了,你的每一张yuepiao,对土豆都很重要

  再次不耐其烦的说,若能移动尊手,轻轻点击下方的【推荐yuepiao支持作】,土豆心怀感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泡&书&中文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