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逃不掉的麻烦


  斗破苍穹第三百四十三章逃不掉的麻烦

  听得那在广场之上缓缓响起的声音,萧炎那即将踏下台阶的脚步猛然一滞,背对着广场,仰头长长的吸了一口空气,袖袍zhōng的拳头,却是微微紧握了起来

  巨树上,海波东眉头也是在此刻紧皱而起,目光扫向广场zhōng央,那里,云棱等人的脸色,似乎很是有些怪异

  “该死的,难dào认出来了?”海波东低低的喃喃了一声,体内雄浑斗气,却是悄然■的运转了起来

  广场之上,随着云棱的声音,那一dàodào目光,再次投注到了即将踏下台阶的削瘦的背影之上,纳兰嫣然抹去嘴角血迹,抬头眼光复杂的望了一眼萧炎的背影,旋即转身对着云棱等人dào:“○大长老,今日比试,嫣然的确技不如人

  “嫣然,zhè并非是因为比试之事,你暂且站开一些”云棱摆了摆手,脸色却是出人意料的显得有些严肃

  瞧得云棱的脸色,纳兰嫣然一愣,略微迟了一下,也只得点了点头,拖着受伤的身体,缓缓退到了一旁,而那里的几位云岚宗弟子,赶忙起身给她让出了一个位置

  “怎么了?”巨树上,法犸等人也是被zhè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有些茫然,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一脸惑

  “难dào那云棱因为比试输掉,还想将人家强行留下不成?”加刑天笑dào

  “他可不敢做出zhè种让得云岚宗名声大跌的蠢事来”法犸摇了摇头,忽然转头望着后面的海波东,惑的dào:“海老头,你怎么了?”

  因为法犸身为炼药师地缘故,所以灵魂感知力比加刑天都要强上不少,故而他能够极为敏感的察觉到海波东体内忽然汹涌起来的斗气

  “没什么”摇了摇头,海波东随口回了一句,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萧炎地背影,如果今日他的身份暴露,那么,可就真的有些麻烦了啊

  场zhōng,dāng云棱先前的声音落下之后,便是陷入了一片沉默,只有那无数dào掺杂着惑的目光,注视着那一动也不动的背影

  云棱死盯着那dào单薄背影,淡淡的斗气波动在手掌之处酝酿着,只要萧炎有着任何逃跑的举动,那么他便会立刻将之阻拦而下

  安静的广场,气氛沉闷而诡异

  安静持续了半晌,那dào犹如石雕般地背影,终于是略微动了一下,而随着其身影的抖动,云棱眼睛也是缓缓眯了起来,身体略微前倾,犹如那即将俯身下冲抓寻猎物的苍鹰

  “云棱长老,何事?”突如其来的淡淡声音,终于打破了广场地安静,也让得云棱前倾的身体略微一僵

  场zhōng无数dào目光再次转移,不过现在,却是全部转到了云棱身上,除开那少许人之外,大多数的云岚宗弟子,都并不清楚在zhè种时候,为什么云棱会忽然出言将萧炎阻拦而下

  在众目睽睽之下,云棱缓缓站起身子,目光阴厉的盯着萧炎,沉声dào:“不知dào萧炎先生是否听过几个月之前,我云岚宗外门执事,墨家墨chéng之死的消息?”

  云棱此话一出,广场上顿时响起了一些窃窃私语,墨chéng在云岚宗地位并不低,而且由于其出色的交际手段,因此在宗内关系也还算不错,dāng初他的死,也在宗内掀起了一阵骚动,而执法队也特地前去盐城调查过,不过所得消息甚微,只知dào出现了两个实力极强的神秘人,然后将墨chéng击杀,可关于那两个神秘人的消息,云岚宗却是并没有太多地消息,因此,墨chéng的死,一直是一些与之关系不错的长老们心zhōng●的刺

  然而在zhè种时候,云棱忽然提起zhè件事,无是有些牛头不对马嘴,难dào他还认为,击杀墨chéng的人,便是萧炎?

  心zhōng闪过zhè一念头,众人便是有些好笑,要知dà☆o,墨chéng可是晋入斗灵强者多年,萧炎却顶多只是一个大斗师而已,两者间的差距,宛如天地之隔,萧炎怎么可能与zhè件事扯上关系?

  没有理会广场的窃窃私语,云棱只是死死盯着萧炎,等待着他的回答

  袖袍之zhōng的手掌轻微颤了颤,萧炎紧抿着嘴,心zhōng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加剧的心跳,慢慢转过身来,再次面对着那庞大广场以及其zhōng无数云岚宗弟子,淡如清风地声音,回荡着广场:“云棱长老此话是何意?难dào你还以为墨chéng是我所杀不成?”

  “是么低笑了一声,云棱指向一旁的葛叶,低沉地声音响彻而起:“嫣然与葛叶dāng初刚好参加了墨chéng的寿诞,所以正好在现场,其zhōng葛叶,是亲自与那名神秘人交过手,在交手过程zhōng,他看见

  地面貌,不过由于是匆忙一瞥,所以略有些模糊,因刚才,他方才敢确定,那个神秘人

  “便是你,萧炎”眼瞳猛然一睁,云棱厉声大喝

  寂静

  死一般寂静

  庞大的广场,气氛犹如是在此刻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面庞之上地表情,都是在此时僵硬,一dàodào呆滞的目光,傻傻的望着满脸阴厉的云棱,原本运转的脑子,也是在zhè宛如惊天般的炸弹之下,缓缓停止了工作

  巨树之上,法犸与加刑天同样是被云棱的话震得愣了一愣,dāng初的盐城之事,加刑天曾经亲自赶过去,所以,他知dào,那名击杀墨chéng的神秘人,实力定然不会弱于自己,如果说,萧炎便是击杀墨chéng之人,那岂不是他的真实实力已经和他们在同一等级?

  一个十几岁,刚刚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小家伙,是一名斗皇强者?zhè就算是打娘胎里修炼,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啊

  两人对视一眼,眉头紧皱着,虽然明知dào萧炎会是那神秘人的猜测很是滑稽,不过他们的见识远非那些云岚宗弟子可比,云棱的zhè番话,看似极为可笑,然而,以他的身份,会无缘无故的说出zhè极为荒诞的话语么?或者说,他是真的有着证据,证明萧炎,便是击杀墨chéng之人?

  如果是真的话,那个叫做萧家的小家伙,也未免恐怖得有些过了头?

  在满心惑的法犸以及加刑天身后,是纳兰桀以及木辰等人,但此时的他们,也同样是进入了呆滞状态,云棱的zhè番话,对他们的冲击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如果他所说是真,那么,岂不是说明,现在萧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仅仅还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在满场凝固的气氛zhōng,萧炎抬起头,目光在广场zhōng缓缓扫过,每一人脸庞上的呆滞,都是被收入眼zhōng,半晌之后,视线停留在那俏脸错愕的纳兰嫣然身上,他忽然轻笑了笑,转目对着云棱,dào:“云棱长老,对于贵宗墨chéng执事的死,我也是深表遗憾,不过,zhè也并不代表着,你们能够随意的对别人进行污蔑,谁都知dào,墨chéng可是斗灵强者,dāng初那个神○秘人击杀他,是极为干脆利落,从zhè些来看,后者实力恐怕至少也在斗王级别dào...你认为我有那个实力?如果是的话,那是不是有些太抬举在下了?”

  “而你所说的证据,却仅仅只是葛叶的一面之词,◆凭借zhè个,就想将我判成杀墨chéng之人,那未免有些太可笑了?”

  冷的望着那微笑的萧炎,云棱也知他定要zhè般为自己开脱,其实说实在的,若非是葛叶以命保证,就是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萧炎便真正是那个神秘人,毕竟,zhè两者间,基本上是犹如天地之隔,怎么可能牵扯到一起去?

  心zhōng叹了一口气,想起葛叶先前那副不似作假的恐惧模样,他心zhōng再次安定了一点,目光忽然转向一旁的纳兰嫣然,沉声dào:“嫣然,dāng日你也在场,虽然你并未见过对方的容貌,可两者的身形或者一些特殊地方,你应该知dào一点?”

  云棱的话,顿时将全场的目光拉向了那俏脸还略微有些苍白的纳兰嫣然身上,包括着站在广场边缘的萧炎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得脑子还处于一片浆糊的纳兰嫣然怔了怔,缓缓转过头,眸子凝视着那张淡漠的清秀脸庞,旋即视线在其身体上下,仔细的转动着

  随着纳兰嫣○然的扫视,广场之上的所有人,心脏都是猛的提了起来,在zhè种时候,纳兰嫣然的话语,虽然不敢说是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可却无将会加大萧炎的嫌力度

  广场之上,气氛再度安静,好半晌之后,纳兰嫣然收回了●目光,摇了摇头,缓缓的dào:“大长老,dāng日的神秘人身着宽大袍服,遮掩了实际身形,所以,我也并不能辨别他的身份

  闻言,萧炎心zhōng悄然松了一口气,而云棱等人,脸色却是略微有些难看

  “对了,我记起来了,dāng初那个神秘人在击杀墨chéng时,曾经施展了一种极为恐怖的白色火焰”略微有些尖锐的声音,忽然猛的自脸色涨红的葛叶嘴zhōng喊出

  听得葛叶的喊声,法犸以■及加刑天,纳兰桀等人脸色骤然大变,他们猛然记起,在炼药师大会之时,萧炎也曾经动用了一种极为神秘的白色火焰

  zhè一刻,一股骇然,笼罩上众人心头

  zhè一刻,萧炎脸色缓缓阴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