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诡秘的黑袍人


  斗破苍穹第三百一十一章诡秘的黑袍人

  三百一十一章诡秘的黑袍人

  顺着jiē道萧炎一路对着所住旅馆行去★泡书中文网迅,小说齐全★沿途之上周围那些指指点点的崇拜目光让的他有些头疼不的已加快了脚步转过几条jiē最后窜进了旅馆直奔己的房间

  推开房门萧炎将房门关好背靠着房门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揉了揉额头脸庞上略微有些疲倦两轮考核虽然看似简单可暗藏的玄机却是让的萧炎大为伤神加上最后与那灰袍少年比拼度是的疲惫加深了一些控制异火本来就是一件极为耗神的精确工作

  甩了甩头萧炎行进屋子在脸拂了一些冷水让的自己清醒了许多然后快步进入内厅在床榻之上盘坐坐下强忍着一头倒下就睡的冲动眼眸微闭着双手结出修炼的印结深吸了几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气息平稳ér下最后缓缓进修炼状态

  经过这些年的历练炎早已清在精神疲惫之时修炼能取的事半功倍之效虽然这种状态并不如何稀罕可不管天赋再如何凡但想要成为强者那都是需要经过日积月累药老曾经说过只有厚积才能薄发这才是强者统之道ér对此萧炎也是深以为然

  随着萧炎逐渐的进入修炼状态略微起伏的胸膛也是悄悄变安稳ér下好半晌之后方才有着细小的起伏ér此周围天的微微波动一缕缕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流顺着萧炎的呼灌注进入身体最后经过炼化化精纯的能量侵润着身体之内的经脉骨骼细胞

  在能量的侵润下萧炎能够清晰的察觉到精神上的疲惫正如潮水般◎的退却

  当修炼持续了将两个小时之后犹如木桩一般坐在床榻之上的萧炎手指忽然轻轻颤了颤眸子缓缓睁开漆黑的眸间精芒闪逝

  嘴巴微张一口略微有些偏黑的气被喷吐了出来略微含着淡淡的刺鼻味道

  萧炎扭了扭脖子低头望着左手那显的隐隐发黑的中指眉头微微皱了皱低声道:“该的东西简直如同骨之蛆一般这次的驱毒不知道究竟是赚了?还是赔了?”

  虽然萧炎有着异火护体可任谁体内存在这种几乎能够让人间毙命的致命毒药想也不可能真正做到无视它的的步?

  “唉只能等到老师苏醒后或许才能有办法解决这东西了”苦笑着摇了摇头萧炎一倒在温暖的床之上喃喃:“等明日的大会一结束再给纳桀驱最后一次毒想必他便痊愈了ér到时候”

  “到时候便是三年之约到达的时间了啊”微抿着嘴唇萧炎忽然轻叹了一口气三年时间当初那个娇蛮无礼的少女如今也已经蜕变成熟了许多啊

  在以前萧炎原本以为等自己再次见到纳兰嫣然定然会愤怒的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然这一次的见或许是因为此刻使用的是岩枭的身份的缘故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冷静的几乎与tā从未相见过一般这段时间他犹如陌路人冷眼旁观着tā的举止谈吐

  三年时间同样也使的当初那个稚嫩的少年变的成熟稳重了起来当年萧家退婚的那场闹剧在他现在看来的确很滑稽很好笑可偏偏的却并未再有着多少当年的愤怒

  当初少年会有那般激烈反应或许是因为正处于废物之名下那颗敏感的'的缘故在家族中饱受嘲讽与白眼ér纳兰嫣然的强势退婚也正好在那颗脆弱敏感的心灵之上狠狠的砍上了一刀ér在这般高强度的踏之下不堪忍的少年终于是爆发了开来于是方才有了这几年的故事

  至少在萧炎现在想如果当初他依然一直沿承着自己的天赋没有经历变成废物的挫折那恐怕即使当日纳兰嫣然前来退婚他也不会感到有多少愤怒

  不过他也同样能够肯定一点若是没有那几年的废物经历以及纳兰嫣然的退婚之举他萧炎也绝对可能以二十不的年龄走到今天这令无数人刮目相看的一步

  想着那些几乎能够改变日后走向的某些事萧炎略微有些失神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假设始终只是'设所以不管如今他对纳兰嫣然是何种心态可那云岚却是必须上的

  虽然现在的他对纳兰嫣然已经并没有太多的愤怒情感可当初tā的强势退婚却是的萧家以及那在他心中的位极高的父亲颜面荡然无存这种事在加玛帝国的社会围中几乎是着无数人的面被狠狠的扇着耳光这对一个家族来说堪称耻辱

  虽然自从退婚后为害怕刺激到萧炎所以萧战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可萧炎清楚不如何他心中始终都是有着芥蒂萧家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个被人强行上门并且以不容拒绝的强势语气退掉了自己父亲当年所许下的婚约的族长

  ér且当年在那萧家大厅背负

  之名的少年也倔强的对着自的父亲许下定耻辱的承

  为了这个承于少年开始苦修乃至最后离开家族犹如苦行者一般游历着帝国`磨着身上的年少稚嫩

  离家的近两年中萧炎走了将近大半个加玛帝国然后兜兜转转的终于来到了这座城市为的就是|所谓的三年之他现在对报复tā的兴趣并不是如何的大他只想带着这消息将父心中的芥蒂解去然后笑着道:“这次是我真正的休tā没有人能怀疑”

  因此那云岚宗无论如何都必须去的当然如果在三年之约中胜了tā萧炎并介意自己随意的对曾经在他面前高高在上满脸不屑的tā的说一句:“你眼光挺差的”

  ér这便权当是萧炎对tā的最后一些报复

  三年时间萧炎多些东西也化了一些东西不过总的来说这种变化是好的

  “呼”长的呼了一口气炎双臂枕着后脑勺目光迷离失神间清雅如幽莲的少却是忽然的在脑海浮现那一一笑让的萧炎冷漠的脸庞不由自主的浮现许些和笑容

  对于那个差点便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萧炎现在并未有太多的感觉以前不会有或许以后也不会有如果硬要说有那也仅仅是人对于那些身■份高贵的女人的一些征服欲ér已经过两年历练孤独中他忽然感受到原自己的心居然在不知不觉间被某个少女悄悄的占据牵绕

  明明是家族最耀眼的明珠可却偏偏喜欢躲在自己身边装作可怜没人爱的楚楚动人模样

  明明背景极为庞大神秘可却对着废物的自己恬静微笑百依百顺

  这个温柔的犹如一团秋水的少女在萧炎自己都未察觉之间悄悄的渗透着他的心虽然年少可聪明的tā却十分清楚想要捕获那颗不安分的心唯有温▲火慢炖在某一天暮然回首他会明白

  “薰儿等着我等这里的事完了我便能去找你了”想起那张清雅动人的小脸萧炎心中便是暖流淌过低声喃喃道

  “喀”在萧炎喃喃间细的声响忽然猛的在房屋之上响起

  “谁?”声响虽然细微可在萧炎这种感知力出色人听来却无疑是一不小的闷响当下脸色一变声喝道

  在喝声响起之时萧炎手掌便是一撑床榻身形矫健的从窗户处暴射ér出脚尖轻点一处凸出来的石块身体犹如大鹏一般闪掠上了房顶之上略微冰寒的目光在周围瞬间扫过

  天空之上银月高悬淡淡的月华倾洒ér下照耀着整座城市借助着月光萧炎却是未在屋顶上寻见哪怕一个人影

  微眯着眸子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在月光的照耀下周围即使百米之外萧炎也能瞧的清楚可却依然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皱着眉头萧炎缓的行走在屋顶上片刻后忽然蹲下身来望着那一块破碎的瓦片眼瞳微缩只那瓦片断裂处纹路清晰可见明显是断裂不久

  手掌刨开瓦片许些灯光从下面来ér下面的房间正好是萧炎所|

  “监视?”

  阴寒着脸庞萧炎手中的瓦片瞬间化为一堆粉末半晌后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在心中语道:“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失恐怕对方实力至少也在斗王别?在这加玛圣城有着斗王强者的家族似乎也就那么寥寥可数的几家?纳兰家?木家?米特尔家族?皇室?”

  “给我滚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鸟人?”沉吟中的萧炎忽然豁然转头对着一处方向冷喝道

  喝声在屋顶之上盘旋着片刻之后方才缓缓消散可周围却依然是没有半点动静

  “没有么”瞧的咋喝失败萧炎耸了耸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目光再次在周围转了一圈最后只的跃下了房顶

  随着萧炎的跃下屋顶之上再次陷入了寂静

  然ér寂静并未持续几分钟萧炎的身影又是猛然闪掠ér上瞧的依然空无一人的房顶苦笑了一声终于是认定那窥探之人早已离去叹息着摇了摇头不的不死心的闪回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萧炎这一次的|正离开房之上寂静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后一块背着月亮的的所犹如墙壁倒影的漆黑阴影忽然诡异的动了起来片刻时间阴影便是翻ér上最后居然凝固成了一个人形模样

  人影浑身包裹在漆黑的袍子之下随意的瞟了一眼萧炎消失的的方微微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显黝黑的苍老面孔

  “嘿这小家伙倒还真是敏感”黑袍人轻轻笑了笑低道:“若不是因为忽然听见小姐的名字也不至于会搞出这种低级失误啧啧要是让的别人知道了我竟然会被一个斗师级别的小娃子发现行迹那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这小

  |乎对小姐有着那一些意思啊”黑袍|老人皱了苦恼道:“ér且最让人头疼的还是小姐对这家伙有着情意这可是不行的啊虽然萧炎天赋不错可却还远远达到要求ér且一直在加玛帝国这块的方晃悠能有多大出息这样下去迟早会落个黯然神伤的结局年轻人啊你还真当的女儿是这般好追求的么”

  叹了一声黑袍老人嘀咕道:“不过这小家伙周围的人倒也有几个实力不弱的人啊上那被称为加的老头差点便是发现了我气息即将跨入斗宗别的强者果然不一样啊”

  “唉算了好在这小家伙快要去云岚宗了等搞完这里的事我也就能回去保护小姐咯”伸展着臂扭了扭身子袍老人身体一颤黑袍逐渐模糊最后化为一道漆黑的影子闪电般的射进阴暗之中最后完全沉寂

  回到房间的萧炎坐在桌子旁抬头死死的盯着屋顶直到脖子有些发酸了这才无奈的下头揉着脖子

  “嘎”

  在萧炎捶着肩膀时房门忽然被推了开来笑眯眯的海波东缓步走了进来望着还未睡下的萧炎笑着来到桌旁一屁股坐了下去端着茶杯猛灌了一口:“|家伙今天很有本事嘛哈哈竟然搞的连法那老家伙都吃惊不已”

  望着海波东萧炎也是笑了笑,挲着下巴略迟疑了一下忽然道:“海老不知最近是否感觉到有什么人在监视我们么?”

  “监视?”闻言海波东一愣旋即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这加玛帝国还没人能在眼皮底下监视我们呢就是那老妖怪也不行”

  微皱着眉头萧炎舔了舔嘴唇缓缓的将先前的事简略的说了一遍

  “真的?”望着萧炎那不似开玩笑的神色海波脸庞也是逐渐凝重了起来干枯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半晌之后他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低声道:“小家伙告诉你一个事不过这事我也不敢太过确”

  瞧海波东那神神秘的模样萧炎一愣疑惑的道:“什么?”

  “知道当初我们在盐城与那两个神秘斗皇强◆者战斗的时候?”海波东抚着胡须皱眉轻道:“那个候我曾经模糊的感应到有着另外一道极为强横的气息在场不过那情况紧急我也感应不准可自从那后来我又是有过好几次的感应可同样极为模糊听你今天晚上这一说我猜测似乎有◆zhězhàndòudeshíhòu?”hǎibōdōngfǔzhehúxūzhòuméiqīngdào:“nàgèhòuwǒcéngjīngmóhúdegǎnyīngdàoyǒuzhelìngwàiyīdàojíwéiqiánghéngdeqìxīzàichǎngbúguònàqíngkuàngjǐnjíwǒyěgǎnyīngbúzhǔnkězìcóngnàhòuláiwǒyòushìyǒuguòhǎojǐcìdegǎnyīngkětóngyàngjíwéimóhútīngnǐjīntiānwǎnshàngzhèyīshuōwǒcāicèsìhūyǒu个神秘人跟在我们后面很久了”

  海波东的低声让萧炎忽然有毛骨悚然咽了一口唾沫低声道:“连你都感应不出来?那怎么可能?难道那神秘人是斗宗强者不成?”

  “呃”海东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我□早就说了这是我的猜测究竟是真有其人还是我们精神过敏都还不清楚呢”

  闻言萧炎也是一声苦笑皱眉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他什么时候接触以及的罪过斗宗级别的强者

  “好了也别苦恼了这种事顺其自然若◆zǎojiùshuōlezhèshìwǒdecāicèjiūjìngshìzhēnyǒuqírénháishìwǒmenjīngshénguòmǐndōuháibúqīngchǔne”

  wényánxiāoyányěshìyīshēngkǔxiàozhòuméixiǎnglexiǎngshízàishìxiǎngbúchūtāshímeshíhòujiēchùyǐjídezuìguòdòuzōngjíbiédeqiángzhě

  “hǎoleyěbiékǔnǎolezhèzhǒngshìshùnqízìránruò是真有跟踪我们的人那他肯定有着目的既然如此我想迟早都会现身”海波东拍了拍萧炎的肩膀劝慰道

  苦笑着点了点头萧炎现在也只能这样想了

  “呵呵今天晚上有没兴趣跟我出去干点好事?法犸那两个老家伙都在场哦”海波东忽然笑道

  “呃?你们三人一出动想干什么?”闻言萧炎一愣旋即愕然的道三名斗皇一起行动他们是打算去掀谁老家了?

  “嘿嘿”

  “难道是为那灰袍少年?”萧炎微皱○着眉头片刻后眉头一挑道

  “就是那家伙法犸总觉他有些不对劲所以想要去探探底你也知道若是加玛帝国大会被出云帝国的人拿了冠军那将会对公会声望造成多大打击”海波东笑道

  “你们不会想”萧炎手☆掌微横低声道

  “看情况不排除这种可能这次帮了法犸那老家伙他可是就欠我人情咯哈哈”海波东笑眯眯的

  “靠你们真狠”萧炎扯了扯嘴角这大会幕后也太黑暗了

  “别废话了想看看那家伙的底细就跟我来”

  海波东站起身来悠悠的对着房间之外行去后萧炎在迟疑了一会后咬牙跟了去他也很想瞧瞧那个家伙是真的这般年轻便有如此本事还是因为有着其他原因?

  诸位抱歉了虽然借口烂的要死可□土豆还是的说就在下午土豆又把辛苦了一下午的稿子搞丢了偶滴神呐谁知道那狗屁WPS的窗口都开在一个的方我顺手点X,结果把未存的稿子也给X掉了三天之内出了两次同样的错误天啊这人蠢的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