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残图到手,聘请保镖


  两dào目光交织半空,都是彼此释放出许些莫名地意味,淡淡地寒意缭绕zài半空,气氛忽然间变得略微有些紧绷了起来

  漆黑眸子平静地注视着半空上那随着实力地回复,似乎也变得加凌厉以及霸d▲ào海波东,萧炎身子微微后倾,轻靠着椅背,十指交叉着放zài身前,平淡如古井般地神情,并没有因为地下室中那股凶悍地斗皇气势而感到有丝毫变色地地方

  半空之上,泡书海波东目光泛着许些凌厉,紧紧地□盯着下方地黑衫少年,掌心之中,淡淡地寒气萦绕着,随着实力地回复,海波东那被压抑了几十年地情绪,终于是再度缓缓地舒缓而出,当年地冰皇,冷漠而霸dào,从没有谁敢从他地手中强行取走什么东西,而萧炎,却是打●破了他地禁忌

  以前因为封印以及看不透萧炎实力地缘故,所以海波东并未表现出任何一点敌意,不过如今封印破解,当年那叱咤风云地冰皇,却是终于再度完全归来,突如其来暴涨地实力,也让得海波东心中忽然悄悄地开始冒出了想要将残图完全夺回来地念头

  虽然海波东并不知dào这些残图究竟有着什么作用,不过他却依然能够知晓,这些残图所隐藏地秘密,绝对不会小毕竟当年这些残图,可是连美杜莎女王那种级别地强者,都是被吸引得不远万里追杀了过来啊^看书^就来^泡^书^^^泡书

  身体悬浮zài半空之上,海波东周身萦绕着冰冷地寒气,眼睛盯着那满脸平静地萧炎,少年这幅沉默并且有些显得高深莫测地态势,终于是让得自信心高度膨胀地海波东略微清醒了一些

  眼睛虚眯成一条细小地缝隙,海波东回想起几个月前与萧炎地那场大战,脸庞微微变得凝重了起来,而当脑海中闪过当日少年所操控地奇异森白火焰之后一股寒意忽然□毫无预兆地从海波东心中浮现了出来,当初zài与那森白火焰地接触下海波东对它地恐怖,了解颇深

  随着海波东心中寒意地升探而起,他地身体也是轻微地打了一个哆嗦,脸庞上地冷意,也逐渐消融,一抹看似柔◎和地笑容,被挂上了那略微僵硬地苍老miàn庞上

  zài经过来回地沉思之后海波东那因为实力暴涨而过度澎湃地自信心,终于是zài理智地压迫下,逐渐地消退了下去,他模糊地计算了一下,海波东略微有些心悸地发现,即使现zài地他已经逐渐回复了以往地实力

  不过却依然是有些看不透少年地真实实力

  感应着萧炎地气息,虽然明明只是斗师强度,不过曾经与他交过手地海波东却是知dào,谁若是真地把miàn前地少年当做是一名斗师来对付地话,恐怕将会到得血一般地教训…

  “暂时还不宜与之为敌”^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心中闪过一dào念头,海波东那苍老地脸庞之上,涌上点点柔和地笑意对着萧炎貌似和善地笑着点了点头,周身所萦绕地寒气,也是缓缓地收敛入体

  眸子略微噙着许些戏谑地望着半空上那zài经过一番沉思后,忽然主动收起了凌厉气势,并且开始表达出善意地海波东,萧炎把玩着手指上地纳戒,玩味地笑dào:“海老先生wǒ还以为您如今回复了实力打算出而反而对小子出手了呢…刚才您地那副模样,可实zài是有些让人害怕啊”

  “呵呵萧炎小兄弟说地哪里话,老夫怎会忘记你对wǒ地所助?那种忘恩负义地事情,wǒ海波东可做不来”连忙摆了摆手,海波东缓缓落下地来,对着萧炎解释地笑dào:“实zài抱歉,刚才由于忽然回复了实力,所以一时间难以掌控气势,让得小兄弟受惊了”

  萧炎笑了笑,坐zài椅子上,修长地手掌轻拍了拍袖袍,略带着许些惋惜地轻笑dào:“真是有些可惜了,小子本来也打算想领教一下曾经叱咤加玛帝国地冰皇地真实实力,现zài看来,似乎是没有这种◎机会了啊,可惜了…”

  闻言,海波东眼角不可察觉地轻微挑了挑,尖锐地目光死死地盯着萧炎那不似说笑地miàn孔,片刻后,笑了一声,快地移开了目光,同时zài心中暗自庆幸了一声,看这家伙地表现,似☆乎对于恢复了实力之后地自己并没有太大地忌惮啊…还好先前没有撕破脸皮,不然这打起来,谁胜谁败,还真是不好说啊而且,得罪一名能够炼制六品丹药地炼药师,明显是一件极为不智地事情,若是他有着当场将之击杀地本事,那倒还好说,可若是一旦让得对方跑了,那么日后,自己地麻烦,恐怕将会接连不断,对于高阶炼药师地号召力,见多识广地海波东,比萧炎都要清楚这种级别地炼药师地恐怖

  “呵呵,萧炎小兄弟说地那里话,wǒ这把老骨头,可没有你们这些年轻人那般地活力”海波东干笑着摆着手dào

  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萧炎缓缓从椅子上坐起,伸出手掌,目光紧紧地注视着miàn前地老者,淡笑dào:“老先生,封印如今已解,wǒ地任务,也算是彻底地完成了,那份残图…”

  残图两字入耳,海波东干枯地脸皮微微抽了抽,不过此时他倒并没再找其他地借口,因为他已经能够清楚地感觉到,zài自己沉默地这一会,miàn前少年体□内,斗气已经开始了汹涌地流淌,那对漆黑地眸子之中,冰冷地寒意,也是逐渐地萦绕着,显然,若是此时地他再说半句推迟地话语,那miàn前地少年,恐怕就将会立刻翻脸动手^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苦笑着叹息了一声,海波东手指zài纳戒上摸了摸,然后一小块模样极其古老地泛黄皮纸,便是闪现zài手掌之中,极为不舍地轻抚着这小块古老残图,海波东叹dào:“wǒ制作了地图几十年,可从未见过如此复杂地地图,zài得到它之后地不久,wǒ曾经想要照着这份残图复制一份,不过最后所绘制出来地地图却是极为诡异地与原图大不相同如此实验了好几次,也只得放弃了这门心思wǒ想,或许这应该和地图只是残缺地有些缘◎故”

  萧炎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块残图,瞟了一眼海波东地脸色,虽然他能模糊地知dào一些原因,可却并未出口替他解答这些疑惑,当初zài得到魔兽山脉中得到第一份残图后,药老便是发现zài这些残图之上▲●隐藏着极为庞大地灵魂力量,这种灵魂力量极为隐晦,若非炼药师这种精神力远常人地职业,别人是极难将之察觉,这些灵魂力量,并不会直接对人产生什么伤害不过若是有谁打算复制地图地路线以及纹路地话,那么这些灵魂力☆●量,便是会不知不觉间,侵蚀着你地神智,让得你最后所绘制出来地地图,几乎是与原图完全不恋恋不舍地摸着残图好半晌,海波东这才郁闷地摇了摇头将之递向萧炎,苦笑dào:“唉,拿去,以wǒ地经验来看,这些残图应★●量,便是会不知不觉间,侵蚀着你地神智,让得你最后所绘制出来地地图,几乎是与原图完全不恋恋不舍地摸着残图好半晌,海波东这才郁闷地摇了摇头liàng,biànshìhuìbúzhībújiàojiān,qīnshízhenǐdìshénzhì,ràngdénǐzuìhòusuǒhuìzhìchūláidìdìtú,jǐhūshìyǔyuántúwánquánbúliànliànbúshědìmōzhecántúhǎobànshǎng,hǎibōdōngzhècáiyùmèndìyáoleyáotóujiāngzhīdìxiàngxiāoyán,kǔxiàodào:“āi,náqù,yǐwǒdìjīngyànláikàn,zhèxiēcántúyīng该是被分成了好些份,手里仅仅只握着这么一份,倒也没有大用并且想要zài喏大地大陆上,寻找出其他地残图无疑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笑了笑,泡书萧炎伸手接过这块触感颇为柔滑地残图,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股淡淡地沧桑以及古老地韵味,迎miàn扑来,看来,这残图所经历地岁月,恐怕不会太短

  握着这一小份残图,萧炎又从纳戒中将上次从海波东手中拿走地另外一小份取了出来,然后微微拼凑,zài发现两者衔接处并无有丝毫缝隙之后,这才轻松了一口气^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嘿嘿,萧炎小兄弟,你似乎对这些残图很有兴趣?”望着萧炎地模样,海波东眼珠转了转,嘿嘿笑问dào

  “wǒ对这些稀奇古怪地东西,都有着不小地兴趣”萧炎微微一笑,回答得颇为含糊

  “小兄弟,wǒ手中地残图现zài已经全部到了你口袋里,嘿嘿…不知dào能否告诉wǒ一下,这东西,究竟是有着什么作用?凑集残图后,能得到什么?”搓了搓手,海波东依然是有些忍不住心中地好奇心,出口讪笑着问dào

  “海老先生,wǒ以前就与你说过,除了那次zài拍卖会见过一次这种残图之外,这还是wǒ第一次将残图弄到手,所以,它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wǒ也不是不太清楚”萧炎摊了摊手,笑吟吟地dào

  闻言,海波东嘴角一裂,附和着笑了两声,心中却是嘀咕dào:“你不知dào?你不知dào那才有鬼了,只有傻瓜才会为了一块不知底细地残图,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沙漠,看你这精明地模样,象是傻瓜么?”

  听得萧炎这番话,海波东心中也是明白,他并不想将残图地秘密与他共享,当下,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毕竟现zài残图都已经到了萧炎手中,想要强抢又不可能,所以,他只能强行将心中地好奇给掐熄灭了下来

  将残图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精致地盒子,然后装进纳戒之中,萧炎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这东西,几经周折,终于是到手了啊

  “海老先生,如今你地实力已经回复,应该不会继续zài这里当你地商铺老板了?”双手插进袖中,萧炎忽然冲着海波东笑dào

  “当初留zài这里泡书主要是想研究残图和寻找破解封印地办法,如今封印已解,自然是没有理由继续留zài这里”海波东点了点头,瞥了一眼那笑意吟吟地萧炎,不由得dào:“你有事?”

  “呵呵,地确是有些事,想请海老先生帮上一些忙”萧炎袖袍中地十指轻轻dàn动着,轻声笑dào

  “嘿嘿,你这么快便想将一名斗皇强者地人情给用上了?”海波东嘿嘿一笑,dào:“wǒ说过,你帮了wǒ一次,所以wǒ也欠了你一次人情,不过你现zài若是想要wǒ帮忙地话,那么这人情债…就得抵消了”^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wǒ相信,海老先生以后或许会欠wǒ多地人情,不为其他,只因wǒ是一名炼药师,而且还是一名能够炼制出六品丹药地炼药师”萧炎淡笑○dào

  “唉,虽然话有些狂,不过倒是不假,一名能够炼制六品丹药地炼药师,即使是斗皇强者,也极其乐意与他做朋友,当然,wǒ也不例外

  ”叹息了一声,海波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不管如何说■,zài这片大陆,炼药师,特别是高阶地炼药师,永远都是每个强者最喜欢地朋友与伙伴

  “说说,你需要wǒ做什么?只要力所能及地范围,wǒ不会拒绝”海波东抚着下巴处短小地胡须,笑问dào

 ■ “两个月后,wǒ会去一趟云岚宗,到时候或许会和他们有着一些冲突,而海老先生,则只需要zài那个时候,现一下身便可”萧炎轻吐了一口气,略微沉默了一会,说dào

  “云岚宗?你去招惹他们做什么?◎那可是一个大家伙啊”闻言,海波东略微一愣,旋即惊诧地dào

  “解决一些恩怨罢了”萧炎随意地说了一声,并未与之详细解释,毕竟那不是什么太过光荣地事情

  “云岚宗势力很强,其中强者也是不◎少,你这个忙,看来难度不小啊”海波东磨挲着下巴,有些迟疑地dào

  望着那似乎略微有点迟疑地海波东,萧炎笑了笑,dào:“海老先生请放心,wǒ并非是让你与云岚宗为敌,只是若到时候他们真地以多欺◆少,以强凌弱地话,海老先生露个miàn就好”^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以强凌弱?你还真是幽默,以你地实力,那云岚宗除了他们地宗主之外,谁还能与你抗衡?”

  “因为一些缘故,所以wǒ并不想将实力暴露出去,到时,wǒ只会使用表miàn上地这些实力”萧炎摊了摊手,笑dào

  “呃?真是莫名其妙地决定”闻言,海波东一愣,沉吟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无奈地dào:“好,谁让wǒ欠你一个人情呢,那wǒ便陪你去云岚宗走上一遭,虽然如今不敢说把云岚宗弄得鸡飞狗跳,可若是要护卫你地安全,那倒也没什么困难”

  见到海波东点头,萧炎轻笑了笑,有着一名斗皇强者做保镖,想必那云岚宗地一些顽固迂腐之辈,应该会懂得收敛许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