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破解封印


  望着那满脸狂喜dé紧握着玉瓶dé海波东,xiāo炎轻笑了笑,微笑道:“海老先生,东西,我已经给你顺利炼制出来了,那残图?”

  闻言,海波东微微一愣,旋即快dé将自己从狂喜情绪中拉了回来,舔了舔嘴唇,眼珠转了转,脸庞上略微露出一抹尴尬,道:“这个,小兄弟!”

  “叫我xiāo炎”瞧着海波东这幅模样,xiāo炎眉头微微皱了皱,淡淡dé道^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呵呵,好,xiāo炎小兄弟”连忙点了点头,海波东冲着xiāo炎扬了扬手中dé玉瓶,讪笑道:“小兄弟,别怪老夫事多!!咳,不是老夫我不相信你,不过主要是我也没有见过破厄丹确切是什么模样,只是从药方上面知道它是呈紫色,所以!不知xiāo炎小兄弟能否让dé我将丹药服下后,测试一下它是否真dé能助我破解封印?呵呵,如果封印真dé能够破解dé话,老夫定然会立刻将残图奉上并且对小兄弟道歉”

  “老先生,你这般不断dé找借口拖延,可没有曾经身为加玛帝国十大强者dé风度哦”xiāo炎修长dé指尖轻轻dé弹开袖口上dé一道灰尘,面无表情dé道:“小子我是倾尽全力dé帮助老先生!!可你dé所为,却是有些让我寒心啊”

  “唉,xiāo炎小兄弟,当初我们dé确说好了只要你帮我炼制出破厄丹,我便将残图交与你!可,可你总dé让我验证一下这丹药dé真假?说句讨嫌dé话,若是你随便拿一枚其他丹药来充数,我若不检查dé话!那不是吃大亏了?”海波东一张老脸倒是比xiāo炎想象中dé要厚上许多,苦笑dé模样,倒像他是最大dé苦主

  望着那苦着连dé海波东,xiāo炎眉头紧皱着,淡淡地道:“老先生,我dé提醒你一点这破厄丹地药方是你给我dé,我也是完全按照上面所说炼制丹药可这丹药究竟是否有着破解封印地效果,那就只有鬼知道了!”

  “所以,若你服下破厄丹后,因为你这药方dé缘故,封印依然没有解开,那岂不是都dé怪在我dé头上?那我这般千里迢迢dé赶赴沙漠,并且冒着被美杜莎女王击杀dé危险替你寻找沙之曼陀罗,还有花费喏大精力炼制丹药dé苦劳,都dé被无视了?”xiāo炎十指交叉在身前,低声冷笑道:“我做了这么多,dé到dé,仅仅是一个残图以及一位斗皇强者口头上地人情你说!我是亏了,还是赚了?”

  “呃!”闻言,海波东脸庞略微有些尴尬,片刻后,方才干笑道:“老夫也知道我dé要求dé确有点过分,不过xiāo炎小兄弟请放心,我自然是不可能作出这种忘恩负义dé事情!这样,不说立即解除封印只要这破厄丹能够产生丁点效果,那我都不会食言!!而且,这破厄丹可是xiāo炎小兄弟亲自炼制出来dé丹药,难道你对它还没有信心么?呵呵”

  “呼!”深吐了一口气,xiāo炎抬眼望着那干笑dé海波东,眉头紧皱着,好半晌后方才有些不愉地挥了挥手淡淡dé道:“就依你,提醒老先生一次这是我最后dé忍让了”

  “呵呵,多谢xiāo炎小兄弟谅解老夫dé难处啊”听déxiāo炎答应,海波东脸庞上顿时浮现愉悦dé笑意,将玉瓶小心dé收进纳戒之中,然后对着xiāo炎道:“小兄弟,跟我去地下室,如果待会真dé破解了封印,这地下室能使dé气息不会外泄,同时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地麻烦”

  点了点头,xiāo炎连话都懒dé与他多说,冷着一张脸,对着他扬了扬下巴,示意海波东带路

  瞧déxiāo炎dé脸色,海波东也知道他此刻心中很是有些不爽,当下只dé讪笑了一声,然后赶紧闷头在前面带路

  跟在海波东身后,xiāo炎望着前方那步伐轻快dé苍老背影,沉默了一会之后,面无表情dé脸庞,忽然掀起一抹淡淡dé冷笑,袖袍之中dé拳头微微紧了紧,修长dé指尖上,一缕青色火焰,调皮地跳跃着!

  抿了抿嘴唇,xiāo炎微眯着眼眸,在心中喃喃道:“老家伙,希望你真地不会让我失望,不然dé话,管你是不是什么曾经地冰皇,今日都dé要你后悔莫及”

  虽然走廊并不大,不过那曲折chán绕dé程度,却是有些出乎人dé意料,一路紧跟着海波东在走廊之内拐了几拐,周围千篇一律dé环境,让dé人精神略微有股疲倦dé感觉,不过好在xiāo炎定力不错,所以倒还不至于感到如何难以忍受,只是心中略微有些压抑罢了

  走廊之中,光线并不强烈,每隔十多米距离,方才有着一盏散发着淡淡光芒dé灯盏,在这种昏暗dé环境中,两人都是保chí着沉默,只有那脚步dé轻微声响,在长长dé走廊之中缓缓dé回荡着,久经不息,听上去,隐隐有着让人毛骨悚然dé感觉

  走廊虽然是呈直线,不过xiāo炎却是能够感受到,他们似乎正在走着下坡路线,在这般沉闷dé行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左右,前面dé海波东,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对着xiāo炎笑道:“到了”

  目光跳过海波东,xiāo炎目光在前面扫了扫,只见在那淡淡dé灯光照耀下,一扇厚实dé铁门,出现在了视线尽头处,铁门深沉而黝黑,透着一股厚实之感

  望着铁门,海波东dé脚步明显快了一些,片刻后,来到门前,手掌扳动了一下门前dé一尊黑铁狮子头,顿时,随着一阵咔嚓声响,铁门自动dé缓缓打了开来,一道明亮dé光芒,也是从中透射了出来

  “请”对着xiāo炎虚扬了扬手,海波东笑着率先走进

  站在门口略微迟疑了一下,xiāo炎目光在大门周围扫了扫,旋即也是踏入了地下室之中

  进入地下室,周围dé温度,骤然间降低了许多,淡淡dé冷意缭绕在周身,xiāo炎四顾望了望,有些愕然dé发现这处地下室竟然是一处地下冰窟在冰窟dé天花板上以及四周厚厚dé墙壁之上,都是挂着雪白dé结冰头顶之上,一道道尖锐dé冰凌,犹如锋利地长剑一般,倒悬在天花板上

  淡淡地寒雾散发而出,缭绕在地下室之内,经年不散,这种略微有些庞大dé地下室也不知道海波东花费了多少时间与精力

  “呵呵,我所修炼地斗气功法偏向阴寒,所以在这种地方修炼,效果要好一些,而且这里距离地面有一段距离,结冰以及泥土能够将这里dé气息掩盖,使dé不会被别dé强者所察觉”似是清楚xiāo炎心中dé疑惑,前面dé海波东笑着解释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xiāo炎也不客气,在地下室中央位置dé一张椅上坐下,抬头望向海波东,平静dé道:“搞快点我并不太喜欢这里地环境”

  “呵呵,好”^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笑着点了点头,海波东将破厄丹从纳戒之中取出,放在手心细细dé翻看着,那副小心翼翼dé模样,又是让déxiāo炎眉头皱了皱

  检查了半晌之后,在并未发现有异dé地方之后海波东这才轻轻dé松了一口气此时dé他,也是学聪明了点知道自己先前地那番举动,肯定又是会让déxiāo炎大生不满,所以他也干脆没有偏头去看xiāo炎dé难看脸色,脚尖在地面轻点,身躯闪掠上一处完全由寒冰所凝聚而成dé坐台之上,盘腿而坐,然后将手中dé破厄丹塞进了嘴中,喉咙微微滚动,将之吞进了肚内

  坐在椅上,xiāo炎垂头剔着手指,在海波东将破厄丹吞下dé霎那,垂下dé脸庞上,忽然掀起一抹有些幸灾乐祸dé淡淡笑容

  冰冷地地下室中,随着海波东逐渐进入修炼状态,气氛便是逐渐dé变dé沉寂了下来,xiāo炎只顾坐在椅上目不转睛dé盯着自己dé手掌看,似乎一点也不关心海波东破解封印dé进展是否顺利一般

  安静dé氛围,chí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左右,却是被一圈凶猛dé能量涟漪,将这股宁静打破了去

  冰台之上,那一直陷入沉寂地海波东,此时身体忽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一股股凶猛dé能量涟漪,从其体内急扩散而出,能量涟漪所过之处,周围地桌子,冰柱,皆是噼里啪啦dé被蹦碎了去^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缓缓抬起头,xiāo炎望着那急而来dé能量涟漪,心随意动,淡青色dé火焰斗气纱衣,迅在身体表面浮现,炽热dé青色火焰,将那些扩散而来dé能量涟漪,尽数焚烧成一片虚无

  冰台之上dé海波东,似乎并未察觉到他所造出dé破坏,身体剧烈dé颤抖了一会,那苍老dé脸庞上,忽然猛dé紧绷了起来,额头处dé位置,幽青色dé诡异能量急dé凝聚着,片刻后,竟然是形成了一条幽青dé细小能量蛇纹!蛇纹盘旋在海波东dé额头之上,将他体内那澎湃dé斗气,死死dé封印住

  在蛇纹浮现dé霎那,海波东dé脖颈位置,淡紫色dé能量,缓缓dé缭绕而上,仅仅是眨眼时间,便是开始与幽青小蛇开始了接触

  两股凶猛能量dé接触,便是造成了先前那一**能量涟漪dé出现

  紫色能量与幽青蛇纹,在海波东dé额头位置,一上一下dé不断僵chí着,两种能量所释放出来dé淡淡光芒,将海波◆东dé脸庞,印射dé颇为诡异,再加上由于两种能量在脑部这种重要位置争夺,所制造出来dé剧烈疼痛,也是让dé海波东dé脸庞略微有些扭曲,这般看上去,竟然隐隐有股狰狞dé味道

  十指交叉在身前,x◎iāo炎抬起头,紧紧dé盯着那脸庞散发着两色光芒dé海波东,心头也是略微有些好奇这所谓dé破厄丹,究竟是否有着那将美杜莎女王所设置dé封印破解dé能量

  紫色与青色两道能量,在海波东dé脸庞上这般上上下下dé僵chí着,不过当僵chí时间过了将近约有半小时之后,那幽青蛇纹,终于是略微黯淡了几分,显然,这所谓dé破厄丹,似乎还真dé是有着克制这种封印dé奇效

  “啧啧,这破厄丹真dé挺不错啊!日后若是有机会,也dé给自己备上一点,不然万一哪天被人给封印了,也好有点底子”望着那在紫色光芒中越来越暗淡dé蛇纹,xiāo炎眸子微亮,轻笑道

  “小心点,那家伙dé封印要被破解了”药老dé提醒声,忽然在xiāo炎心中响起

  微微点了点头,xiāo炎体内斗气开始了缓缓dé流淌,随着准备着一切突发dé事故

  紫色能量借助着克制之效,缓缓dé驱逐着蛇纹所占据dé地盘,◇在将后者逐渐驱赶自海波东额头之顶时,紫色能量猛dé暴涌而上,一股凶猛dé劲气,竟然是生生dé将那道蛇纹给挤出了海波东dé脑袋

  蛇纹刚刚脱离海波东dé脑袋,便是一阵剧颤,旋即化为一阵青烟,袅袅◆消散

  在蛇纹离体dé那一霎,海波东那紧闭dé眼眸,猛dé睁了开来,精光自眸子中犹如实质一般暴射而出,一股凶悍气势,犹如苏醒dé狮子一般,从那被深深压抑了将近几十年dé身体内部,暴涌了出来

  在这股强悍dé气势之下,地下室之内dé冰晶层,竟然都是开始了龟裂

  “哈哈,这该死dé封印,终于滚蛋了老夫又成为斗皇了”脚掌踏在冰台之上,海波东dé身体闪电般dé悬浮在了半空之上,脸庞之上充斥着狂喜,仰头放声狂笑^看书^就来^泡^书^^ ^  泡书

  剧烈dé声波,被斗气所携带着,将周围龟裂dé冰层,震dé轰dé一声,爆裂了下来

  狂笑了好半晌,半空中dé海波东,猛★然将那泛着精光dé视线,投向了下方坐在椅上动也不动déxiāo炎身上,浑浊dé老眼,微微眯起!

  似是察觉到半空上射来dé凌厉目光,xiāo炎嘴角微掀,缓缓抬起头来,脸庞平静dé犹如那一潭深不☆见底dé井水一般,淡淡dé凝望着半空上那位回复了实力dé斗皇强者

  半空之上,两道目光交织,隐隐dé迸射着许些寒意^看书^就来^泡^书^^^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