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煎熬之痛


  漆黑的雨夜,磅礴dà雨袭击着山林,狂风携带着呜啸之声,在林中带起哗哗的声响,偶尔天空之上yī声惊雷响起,轰隆隆的巨声,在山峦中荡漾不息,余音萦绕

  黑压压的天空之上,银蛇闪烁,嗤啦的声响不断响起,刺眼的银色光芒,每隔yī段时间,便会是将漆黑的山林照耀得如同白昼

  在那山势险峻的山崖之间,苍老的人影负shǒu而立的站在yī处尖锐的山岩之上,苍老的脸庞,面无表情的盯着天空上的电闪雷鸣,略微佝偻的身子,就如同是yī株不老松yī般,稳稳的矗立在悬崖之上,颇有几分任他雷霆暴动,我自巍然不动的淡然气势

  然而,若是细心观察,则是能够发现,每当老人目光瞟向不远处的那堆被碎石遮掩了洞口的山洞时,那犹如鹰爪般的shǒu掌,便是会不自觉的猛然紧缩,好片刻之后,方才再度回复

  老人矗立在雷电之中,并未开口说半句话,就这般沉默的仰望着天空,偶尔目光sǎo向山洞,不过仅仅是停留了yī瞬,便是悄悄的移了开去,那小心的模样,就犹如是生怕多看了yī眼便会打扰其中少年的修炼yī般

  漆黑的夜,在雷霆交加之中,缓缓度过,而那山林,也是被那雷霆闪电,毫不怜悯的蹂躏了yī夜,待得黑夜逐渐散去,yī丝黎明晨辉从东边地天际缓缓射将而出整个山林,顿时露出了那千疮百孔的凄惨模样

  yī轮圆日从东边天际缓缓升起淡淡地温暖光芒,洒落在dà地之上,为那遭受了yī夜雷电蹂躏的山林带来许些活力与朝气

  矗立在山岩之上,药老微微偏头望着那缓缓升起的yī轮圆日,眼角再瞟了瞟那依然安静得没有丝毫反应地山洞袖袍下的yī双shǒu掌,顿时猛然紧紧的握了起来

  眼角忍不住地轻微抽搐了几下药老深吸了yī口清晨那清的空气,努力地想要使得自己平静下来,可那盘旋在心中的yī抹焦虑,却始终难以让得他回复以往那般淡然

  略微有些干瘦的十指轻轻的敲打着shǒu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山洞之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当下,那本来尚还有些节奏感的敲打,顿时变得犹如此时药老的心境yī般凌乱了起来

  初升的太阳缓缓的行至了小半个天空温暖的阳光,此时也略微有些炽热了起来而在这般环境之下,药老心中地急躁是悄悄地变得浓郁了yī些

  再次静等了片刻药老那敲打着shǒu臂地十指猛然yī顿浑浊地老眼也是逐渐散发出许些凌厉地气势显然经过yī夜地等待此时地他已经不打算再继续这般漫无目地地等下去

  随着药老shǒu指地顿住yī股雄浑地强悍气息缓缓地自其体内升腾而起雄浑气息所造成地威压直接是让得那盘旋在高空之上地几头飞行魔兽惊恐地尖叫着逃离了这个让得它们极为恐惧地地方

  就在当药老准备强行jìn入其中yī探究竟之时安静地山洞之内终于是出现了自昨夜以来地第yī次异动

  “轰”

  山洞内部yī股凶悍地能量波动猛然扩散而出旋即被山壁拦截而下顿时yī道道巨dà地裂缝在山壁之上快地蔓延了出来

  站在山岩之上药老望着那忽然蔓延而出地裂缝紧绷地脸庞略微松懈了yī点既然还有着动静那么里面地人也至少是还安全着

  在先前那道能量波动传出之后不久,又是几道加凶悍的能量波动扩散而出,在这yī道道能量波动的撞击之下,那坚硬的山壁,明显是已经变得有些摇摇欲坠了起来

  “究竟怎么回事?”望着那即将崩塌的山洞,药老眉头再度紧皱了起来,有些疑惑的喃喃了yī声

  “轰”

  就在药老茫然之际时,yī道堪比昨夜怒雷般的炸响,猛的在山洞之中响彻而起,而随着这次的能量波动袭击,那本来便已经jìn入崩塌状态的山洞,随着yī阵阵轰隆隆的巨响,山洞猛的朝中心位置凹陷了下去,yī堆堆巨石狠狠砸落而下,转瞬间,便是将山洞累积成了yī个乱石岗

  望着这忽然出现的yī幕,药老脸庞微微yī变,脚尖在山岩之上轻点,身形急忙对着崩塌的山洞处掠飞而去

  然而,就在当药老即将落下乱石之处时,青色的火焰,猛的自乱石之下暴涌而出,顿时,那yī堆堆庞dà的岩石,便是飞快的化为了yī滩滩熔浆……

  脚尖轻点虚空,药老强行止住了落下的身形,将那陷入狂暴状态的青色火焰躲避开去,旋即满脸凝重与茫然的望着那漆黑的山洞之内

  “啊”

  山洞之内,yī声凄厉的嘶吼声,带着几分嘶哑,忽然犹如那受伤的野狼yī般,dà声咆哮了出来

  随着这吼声的响起,yī股较之先前加恐怖的青色火焰,猛然自其中席卷而出,任何抵挡在前的东西,都是被这些霸道的青色火焰焚烧成了液体

  “果然出事了…”听得那蕴含着痛楚的嘶吼声,药老的脸色霎时◆便是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低低的骂了yī声,森白色骨灵冷火迅覆盖身体,然后强行穿过那青色火焰,闪电般的掠jìn了那已经被破坏得yī塌糊涂的山洞之中

  落下地来,药老目光急忙在山洞内sǎo过,最后□◆便是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低低的骂了yī声,森白色骨灵冷火迅覆盖身体,然后强行穿过那青色火焰,闪电般的掠jìn了那已经被破坏得yī塌糊涂biànshìbiàndéjíwéinánkànleqǐlái,dīdīdemàleyīshēng,sēnbáisègǔlínglěnghuǒxùnfùgàishēntǐ,ránhòuqiánghángchuānguònàqīngsèhuǒyàn,shǎndiànbāndeluějìnlenàyǐjīngbèipòhuàidéyītāhútúdeshāndòngzhīzhōng

  luòxiàdìlái,yàolǎomùguāngjímángzàishāndòngnèisǎoguò,zuìhòu眼瞳微缩的停留在不远处那双脚跪地垂着头,不断用拳头狠狠怒砸着石面地少年身体之上

  此时的萧炎全身地衣服,已经近乎被烧毁了dà半,或许是因为先前皮肤被强化了许多的缘故所以现在虽然看上去到处都是血◆痕,不过却也仅仅只是yī些小伤而已

  似是察觉到药老的jìn入,萧炎艰难地抬起头来那张原本极为精神的脸庞,此时已经是近乎完全惨白扭曲的脸庞,看上去颇为可怖,yī抹刺眼地血迹在嘴角浮现,牙关紧咬◇间,丝丝鲜血从牙龈中渗透了出来,他身下的那块坚硬岩石,此时已经被他用拳头生生地砸出了宛如蜘蛛网yī般的裂缝

  目光飞快的sǎo过萧炎那因为忍受着巨dà疼痛而脸庞扭曲的萧炎,药老干枯的脸皮也是微微抽搐着,能够将自制力以及忍耐力都极为出色的萧炎逼成这幅模样,难以想象那是yī种何种恐怖的剧痛……

  “放弃那该死的东西”望着萧炎那越来越惨白的脸色药老心中yī寒,急喝道他没想到,这焚决在吞噬异火时竟然会造出这般让得人发疯的煎熬

  “没…没关系…我,我还能忍受”萧炎眼睛怒瞪着,死死地咬着牙,含糊地词语从紧绷的牙齿缝隙中传了出来,拳头再次狠狠地砸在石面之上,顿时,这块巨dà的岩石,竟然是轰然间爆裂了开来

  颤抖着满是鲜血地拳头,萧炎shǒu掌仅仅的扣在yī块岩石边缘上,略微有些锋利的岩石边,将萧炎的shǒu掌划出了yī条口子,鲜血流淌而出,将那石头,都是渲染成了刺眼的殷红之色

  “我说够了”

  望着萧炎那鲜血淋漓的shǒu掌,药老脸庞微怒,yī声怒喝,脚掌重重的踏在地面之上,顿时,身体猛的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轰”

  就在药老对着萧炎暴掠而去时,那跪在地面上的萧炎,身体猛然yī颤,铺天盖地的青色火焰从其体内暴涌而出,然后对着药老席卷而去,凭借着庞dà的数量,竟然是将药老生生的阻拦了下来

  “啊”

  青色火焰暴涌出来之时,那yī缕缕火焰,就如同是从萧炎的毛孔中冲击出来的yī般,那种肌肉,骨骼,细胞被焚烧时所发出的剧痛,让得萧炎抱着脑袋,狠狠的撞在yī旁的岩石之上,不过好在那青色火焰虽然给萧炎带来的无以伦比的痛苦,不过却也还是在防护着他的身体,不然的话,光是这yī撞,恐怕就能让得萧炎昏死过去

  越来越多的青色火焰从萧炎的体内喷射而出,到得最后,萧炎竟然是变成了那活生生的喷火器yī般,yī眼望去,颇让得人有●些胆寒

  “青莲地心火能量实在是太强,凭萧炎斗师的实力,不可能顺利将之吞噬,必须压制它该死的,我现在能用的,也只有异火,用它去救助,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老练的目光sǎo过萧炎的情形,药老顿时明白○了其中的yī些问题所在,不过即使知道了问题的所在,可开他依然没有办法解决,当下只得急得团团转

  然而,就在药老有些束shǒu无策之时,yī道低低的嘶鸣声,忽然在山洞之内响起

  嘶鸣声落★下,yī道七彩影子忽然从萧炎袖子中飙射了出来,淡紫的眸子望着萧炎身体之上的青色火焰,顿时,眼瞳之中,莫名的光芒dà涨

  七彩吞天蟒围绕着萧炎飞快的旋转了yī圈,然后迫不及待的张开嘴,yī股恐怖●的吸力瞬间暴涌而出……

  随着这股吸力的牵扯,那缭绕在萧炎身体之上的青色火焰,顿时被迅的扯jìn了七彩吞天蟒的肚内……

  越来越多的青色火焰被七彩吞天蟒吞噬,而萧炎身体之上的青色火焰,则是逐渐的减少了下来,再过得半晌时间,最后yī缕青色火焰,终于是彻彻底底的离开了身子……

  当最后yī缕青色火焰离开身体后,萧炎身体猛然yī阵剧颤,全身顿时疲软的倒了下去,躺在冰凉的石面之上,萧炎抬头望着那在头顶上方,兴奋不已的来回盘旋的七彩小蛇,嘴角缓缓溢出yī抹浅浅的笑容,眼眸微微颤抖着,再过得yī会,视线,终于是完全的黑暗了下来……

  (天啊,困得要死,还有yī忍着瞌睡继续码,痛苦,不知道确切时间泪奔,好想睡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