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秘的老者


  表情淡漠的离开大厅,有些神不守舍的萧炎按照平日的习惯,慢慢的攀上了家族的后山,坐在山壁之上,平静的望着对面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险峻山峦,那里,是加玛帝国闻名的魔兽山脉{泡书'小说网}

  “呵呵,实力呐…这个世界,没有实力,连一坨狗屎都不rú,至少,狗屎还没人敢去踩”肩膀轻轻的耸动,少年那低沉的自嘲笑声,带着悲愤,在山顶上缓缓的徘徊

  十指插进一头黑发之中,萧炎牙齿紧紧▲
  “hēhē,shílìnà…zhègèshìjiè,méiyǒushílì,liányītuógǒushǐdōubúrú,zhìshǎo,gǒushǐháiméiréngǎnqùcǎi”jiānbǎngqīngqīngdesǒngdòng,shǎoniánnàdīchéndezìcháoxiàoshēng,dàizhebēifèn,zàishāndǐngshànghuǎnhuǎndepáihuái

  shízhǐchājìnyītóuhēifāzhīzhōng,xiāoyányáchǐjǐnjǐn的咬着嘴唇,任由那淡淡的血腥在嘴角散开,虽然在大厅中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的情绪,可纳兰嫣然的那一句句话,却是犹rú刀割在心头一般,让得萧炎浑身颤粟…

  “今日的侮辱,我不想再受第二次”摊开那有着一道血痕的左手,萧炎的声音,嘶哑却坚定

  “嘿嘿,小娃娃,看来nǐ需要帮助啊?”

  就在萧炎心中kè下誓言之时,一道苍老的怪笑声,忽然的传进了耳朵

  小脸一变,萧炎豁然转身,鹰般锐利的目光在身后一阵扫视,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嘿嘿,别找了,在nǐ手指上呢”

  就在萧炎以为只是错觉之时,那怪笑声,再次毫无边际的传出

  眼瞳一缩,萧炎的目光,陡然停在了右手之上…的黑色古朴戒指

  “是nǐ在说话?”萧炎强忍住心头的惊恐,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下来

  “小娃娃定力还不错,竟然没被吓得跳下去”戒指之中,响起戏谑的笑声

  “nǐ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戒指之中?nǐ想干什么?”

  略微沉默之后,萧炎口齿清晰的询问出了关键问题

  “我是谁nǐ就先别管了,反正不会害nǐ便是,唉,这么多年,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真是幸运,嘿嘿,不过还是得先谢谢小娃娃这三年的供奉啊,要不然,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

  “供奉?”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片kè之后,萧炎那张小脸骤然阴沉了下来,森寒的字眼,从牙齿间,艰难的蹦了出来:○“我体内莫名其妙消失的斗之气,是nǐ搞的鬼?”

  “嘿嘿,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小娃娃可别怪啊”

  “我草nǐ妈”

  一向自诩沉稳冷静的萧炎,此kè忽然宛rú疯子般的暴跳起来,小脸布满狰狞,也不管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不假思索的利马扯下手指上的戒指,然后将之奋力对着陡峭之下,掷甩了出去…

  戒指刚刚离手,萧炎心头猛的一清,急忙伸手欲抓,可离手的戒指,已经径直掉下了悬崖…

  愣愣的望着那消失在雾气中的戒指,萧炎愕然了好片kè,小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懊恼的拍了拍额头:“蠢货,太莽撞了,太莽撞了”

  刚刚知晓自己三年来受辱的罪魁祸首竟然便是一直佩戴的戒指,这也难怪萧炎会失控成这模样

  在悬崖边坐了好片kè,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爬起身来,转过身,眼瞳猛的一瞪,手指惊颤的指着面前的东西…

  在萧炎的面前,此时正悬浮着一颗漆黑的古朴戒指,最让萧炎震惊的,还是戒指的上空处,正飘荡着一道透明苍老人影…

  “嘿嘿,小娃娃,用不着这么暴怒?不就是吸收了nǐ三年的斗之气嘛”透明的老者,笑眯眯的盯着目瞪口呆的萧炎,开口道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气:“老家伙,既然nǐ躲在戒指之中,那么也应该知道因为nǐ吸收了我的斗之气,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

  “可在这三年的嘲骂中,nǐ成长了不是?nǐ认为rú果是在三年之前,nǐ能拥有现在这般的隐忍力与心智吗?”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老者淡淡道

  眉头一皱,萧炎心情也是逐渐的平复了下来,在暴怒完毕之后,欣喜随之而来,既然知道了斗之气的消失之谜,那么现在,他的天赋,定然也是已经归来

  只要一想起终于有机会脱去废物的头衔,萧炎的身体,此kè几乎犹rú重生般的舒畅了起来,面前那可恶的老头,看起来,也并不太过讨厌了

  有些东西,只有当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失而复得,会让人加珍惜

  轻轻舒展了一下手腕,萧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头道:“虽然不知道nǐ究竟是谁,不过我想问句,nǐ以后还想依附在戒指中吸取我的斗之气?rú果是那样的话,我劝nǐ还是另外去找宿主,我养不起nǐ”

  “嘿嘿,别人可没有nǐ这般强横的灵魂感知力”老者摸着一锊胡须笑了笑:“既然我自己选择了现身,那么以后在未得到nǐ的许可之前,自然不会再吸收nǐ的斗之气”

  萧炎翻了翻白眼,冷笑不语,他已打定主意,不管这老东西rú何花言巧语,也不会再让他跟在自己身边

  “小娃娃,想变强吗?想受到别人的尊崇吗?”虽然心头已经将老者划为了不沾惹的一方,不过在这番话中,萧炎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的跳了跳

  “现在我已经知晓了斗之气消失的缘故,以我的天赋,变强还需要nǐ么?”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萧炎淡淡的道,他心中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莫名其妙接受一位神秘人的恩惠,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小娃娃,nǐ的天赋固然很好,但nǐ得知道,nǐ现在已经十五岁了,而nǐ的斗之气,却才第三段,我似乎听过,nǐ明年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nǐ认为,nǐ能在短短一年之内,光靠勤奋修炼便飙升至七段斗之气?而且nǐ先前还和那少女打了三年的赌,那女娃娃的天赋,可不会比nǐ低多少噢,nǐ想追上她并且将之越,哪有这么容易”老者那皱纹满布的老脸,此kè犹rú一朵盛开的菊花

  “要不是nǐ吸收我的斗之气,我能被她rú此羞辱?nǐ个老混蛋”被老者捅到痛处,萧炎小脸再次阴沉,气得咬牙切齿的大骂了起来

  一通大骂过后,萧炎又自己萎靡了下来,事于至此,再rú何骂也是于事无补,斗气的修炼,基础尤为重要,当年自己四岁练气,炼了整整六年,才具备九段的斗之气,即使现在自己的天赋已经回复,可想要在一年时间修内炼至七段斗之气,基本上是没多大的可能…

  沮丧的叹了一口气,萧炎眼睛瞟了瞟那故作高深莫测模样的透明老者,心头一动,撇嘴道:“nǐ有办法?”

  “或许”老者含糊的怪笑道

  “nǐ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nǐ以前吸收我三年斗之气之事,便一笔勾销,怎么样?”萧炎试探的问道

  “嘿嘿,小娃娃好算计呐”

  “rú果nǐ对我没什么帮助,那我何必带个拖油瓶在身边?我看,您老还是另外找个倒霉蛋曲身…”萧炎冷笑道,聊了片kè,他也看出了这透明的老者似乎并不能随便吸收别人的斗之气

  “nǐ可一点都不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看来这三年,nǐ真成长了许多,这能算是我自食恶果吗?”望着油滑的萧炎,老者一愣,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萧炎摊了摊手,淡淡的道:“想让我继续供奉nǐ,nǐ总得拿出一些诚意?”

  “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娃娃,好,好,谁让老头我还有求nǐ这小家伙呢”无奈的点了点头,老者身形降下地面,●目光在萧炎身上打量了几番,一抹奸计得逞的怪笑在脸庞上飞浮现,旋即消散,迟疑了一会,似乎方才极其不情愿的开口道:“nǐ想成为炼药师吗?”

  (求收藏,求推荐票哦,大家请支持,谢谢^_^)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