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青年辈VS中年辈


  ……姐,他就是俘获了星凰蝶尾禽幼宠的那个人?…,一名少年徐徐走来,坐在了一位成熟风韵的女子旁边。

  子微笑的点了点头。女子的衣着很华贵,身边还跟着几个婢女模样的少女,与身边的这几个少○女对比起来,这位成熟女子也显得更加鼻若大方、优雅高贵。

  相信很多男子在看到这位女子的时候,并不会过多的关注她的容貌,而是被她温顺安静的气质所吸引。

  “wǒ看看他的资料。”少年似乎拥★有特权,让身边的一个家奴去打听打听。

  那位家奴很快就跑回来,开口说道:“少爷,此人名叫楚晨,是hún,

  殿成员,零级称谓,未担任任何职务……”“零级称谓?”少年lù出了几分疑huò之色。

  hún殿零级称谓一般就是指hún殿内部最底层或者说是打杂的成员,这些成员几乎没有什么特权,只能算是挂名hún殿,为hún殿服务罢了。

  一般而言,每一个进入到顽殿的hún宠师都会想尽办法去得到一级称谓,毕竟一级和胃对于hún士们来说,huā上个好几年时间去筹备应该不成多大的问题。

  “他有可能是新加入hún殿的成员,也有可能是某个人的子嗣,并不太在意这种称谓吧。”那位女子说道。

  “也有可能是别人寄在他这里出手的吧。”少年的思维比较叛逆,似乎不太相信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楚幕能够俘获君主级的hún宠。

  女子或许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她明显不喜欢去随随便便怀疑别人的实力。

  其实,她很快就可以知道眼前这个男子究竟是不是自己获得这低等君主级hún宠,因为他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初赛赛场是非常常规的场地,无非一块非常大的空地,周围加上了防护网。

  楚幕的对手站在离楚幕有二十米的位置,这种赛事是没有任何特权,无论多强的人都必须参加每一场比赛,运气不好的话,哪怕有季强的实力,也可能会在第一场就败下阵来。

  当然,赛方也是会注意到这点,自然而然的把一些已知的有潜力的高手分开,避免在前期战斗中就出现两大高手火拼的情况。

  楚幕不属于赛方已知的高手范畴,他的分组也是随机的,想必这个赛组中肯定会遇到某个高手,是第一场,也有可能是第四场楚幕的对手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脸很大众,穿着也是大致符合一个主流hún宠师。

  这位hún宠师在看见楚幕的时候,嘴角便浮起了一个笑容,即便没有说出口,也能够猜到他脸上写着“运气不错”。

  既然是一场不分年龄的赛事,那么青年辈在这样的战斗中肯定是极其吃亏。所以青年辈一般不会去参加这种比赛,就算参加了也完全是属于锻炼锻炼自己,没有打算争夺名次的心态。

  青年辈成员在赛事中本就属于少数人群,能够在第一场就碰见一个青年辈的成员,年龄还只有二十岁左右,的的确确非常幸运。

  “召唤hú判使用hún念高呼出一声。

  “召唤hú别站在战场两边的副判也重复了一遍。

  正规赛事都是双方同时召唤出一只hún宠,这样属xìng相克的问题就变成了偶然慢……,

  楚幕和对手同时念起了咒语,hún约光环缭rào着缓缓的组成了两幅hún,

  宠图案,呼唤着与hún宠师灵hún相连的hún宠。

  主判没有示意比赛开始的时候,双方都不能发动攻击,所以召唤第一只hún宠的时候也不需要比拼召唤速度,双方都是慢悠悠的召唤出了自己的hún宠。

  楚幕现在是以楚晨的身份参战,那么白魇魔和莫邪是肯定不能参赛。

  现在随着楚幕的各大hún宠的阶段提升起来,楚幕也没有必要每场战斗都让莫邪或者白魇魔来战斗,只要控制得当,其他hún宠同样也能够发挥出比它们更强的实力。

  楚幕召唤的第一只hún宠便是拥有极限速度的夜之léi梦兽!

  黑暗的气息慢慢的渗透在这赛场上,具有象征意义的建筑影子正好笼罩了这半个赛场,让夜之léi梦兽安静的站立在了yīn影之中,唯有那一条从脊背流畅的滑到尾部的白色线羽表明了它的存在。

  “姐,那是什么hún宠?、,少年的hún念比较低,他也根本无法识破夜之léi梦兽的隐藏,有些诧异的开口询问道。

  “梦兽,是黑暗属xìng的梦兽。”女子神情不变的说道。

  很多妖灵都拥有一定的隐藏和伪装的能力,现在楚幕的妖灵站在yīn影中,感知能力不是非常强的人只能大概判断出其阶段,要想从其内敛的气息中判断其战斗力等级的话便有些困难。

  当然,夜之léi梦兽本身就是高等统领,只要知道名字,也能够猜到这hún宠的战斗力等级不可能差。

  “哦,wǒ想起来了,前天wǒ回城的时候,有一个家伙驾取着一只黑色的梦兽很嚣张的超过了wǒ的那群星野魔驹,原来就是他啊!”少年说道。

  “速度很快吗?”女子询问道。

  “快是很快,只是看样子是没有到八段。对面那个家伙召唤。的是一只八段的邪焰妖,属xìng上和阶段上都占据优势了啊……少年很快就看出了没有进行实力伪装的那只邪焰妖的实力。

  “八段五阶,应该也是经过了一些强化。”女子判断力更准确。

  “这可没得打。wǒ就说了,他也不比wǒ大上几岁,参加这种比赛,简直就是自找没趣啊”少年感叹了一句。

  “锻炼锻炼也未必不是好事,相对于青年辈来说,他的这只夜之léi梦兽就已经很强了。”女子还是很保守的说道,当然这保守的话语中也表明了另一层意思。

  八段五阶一低等统领级一邪焰妖,比赛一开始楚幕就不得不皱眉头了,黑暗属xìng一定程度上受到火属xìng的压制,夜之léi梦兽要是被对方的火系技能攻击到,伤势会明显更加严重。

  “开始!!”

  主判见双方都没有召唤出第二只琅宠的打算,确认他们双方都已经准备好之后,宣布了这场比赛的开始!

  “明知道属x◇ìng被克制了还不召唤第二宠弥补,年轻人就是倔啊!”贾应承笑了起来,第一时间对自己的邪焰妖发出了命令。

  两条飘逸的火焰如同嫣红色的长绸飞舞,相互螺旋交错着,带起滚滚烈焰朝着楚幕的夜之léi梦▲兽卷去。

  八段五阶的邪焰妖技能的释放几乎都是达到八级程度,这华丽的火焰看上去威力并不是很强,却有着一种可以持续追随的特xìng,如果没有有效的技能可以化解,那么这两条如同长绸一般的火焰便会一直飞舞在对手身旁,用那火焰烫伤对手的身体。

  “绸缎双焰”一开场楚幕就遇到了一个自己很难化解的技能,果然中年辈的hún宠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从战斗一开始就能够看得出来。

  绸缎双焰已经●飘来,夜之léi梦兽所站的yīn影被这火光照亮,再难保持着那种伪装效果,面对这柔柔舞舞却始终跟随在自己身边的绸缎双焰,夜之léi梦兽只能移动身体进行闪躲。

  绸缎双焰就像两条可以在空中游动的火■蛇,它们的移动速度并不快,可是时时刻刻都跟随在夜之léi梦兽的后面,以夜之léi梦兽的闪避能力和速度,这两条绸缎火焰根本不可能攻击到它,偏偏这两条绸缎火焰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夜之léi梦兽在之后的战斗中,一定程度上就会受到这个技能的限制。

  “看来可以保存很多战斗力了。”贾应承咧开了嘴,继续对自己的hún宠发出了命令。

  邪焰妖眸子缓缓的燃烧起了妖火邪焰,邪焰的气息开始扩散,让空气都变得几分灼热。

  身为元素界hún宠,邪焰妖的妖火邪焰的威力明显要比莫邪的妖火邪焰强上许多,这种高温技能若是攻击在夜之léi梦兽的身上,防御低的夜之léi梦兽也很容易会被重创。

  眼下,楚幕只能让夜之léi梦兽不断闪避着邪焰妖的技能,寻找能够击败对方这只hún宠的机会。

  “虽说是被动闪避,但他的夜之léi梦兽闪避能力真的好强啊,如果是wǒ的hún宠,三只加起来可能未必能够碰到这夜之léi梦兽一根毛发……………”少年开口说道。

  子并没有多做评论,她那双温顺又明亮的眼睛一直都注视着楚幕的夜之léi梦兽,她看得非常的认真,时而还会lù出沉思的表情。

  ▲“可是,要获胜很难吧。”少年还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女子仍没有说话,事实上之前她也是和少年同样的想法,觉得这个名叫楚晨的男子要获胜非常困难。

  可是当她渐渐的留意到那只夜之léi梦兽的▲闪躲总是给人一种“有准备”的感觉后,她隐隐觉得这夜之léi梦兽并不是单纯的被动闪躲那么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