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女尊看见楚暮醒来,也是浅浅的浮起笑容。她并不经常微笑,甚至对任何人都不愿意露出笑容。

  楚暮感觉很怪,尤其是一个原本看起来并不是非常爱笑的人。忽然对自己绽开笑容。不得不说,zhè位天生丽质的母亲笑起来很美,可是还是让楚暮不太习惯。

  楚暮也不笨,她那千年不化的寒冰会莫名其妙的融化,肯定就是认出了自己。

  “少主,您果然是洪福齐天、吉人天相,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一直昏◇迷下去的可怕症状,但是在您身上却只需要短短的一个月就可以克服了,真是太了不起了。我幻老活了zhè么多年,还真是很少看见像您体质zhè么好的魂宠师,百年难得一见,哦,不不不,千年难得一见,女尊大人,您有▲míxiàqùdekěpàzhèngzhuàng,dànshìzàinínshēnshàngquèzhīxūyàoduǎnduǎndeyīgèyuèjiùkěyǐkèfúle,zhēnshìtàilebúqǐle。wǒhuànlǎohuólezhèmeduōnián,háizhēnshìhěnshǎokànjiànxiàngníntǐzhìzhèmehǎodehúnchǒngshī,bǎiniánnándéyījiàn,ò,búbúbú,qiānniánnándéyījiàn,nǚzūndàrén,nínyǒuzhè样一位…楚暮还没有完全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忽然一个老而奸诈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大串莫名其妙的话,听得楚暮一头雾水,转过头去,愕然的发现一只有着狸猫一般奸诈脑袋,身子却像小老头一样瘦小ǎi短的家伙凑在自己面前,挥舞着手臂在说些什么……“一边去。”女尊脸上的寒冰立刻就凝结了,狠狠的瞪了一眼zhè个在楚暮耳边说了一通废话的东西,一个手指就将他给弹开了。

  ǎi狸猫瘦骨如柴,被zhè么一弹立☆刻就从床沿位置直接倒飞到了木墙上,硕大的脑袋和ǎi小的身子贴在墙壁上,身体变得软绵绵的,像是没有骨头一般。

  楚暮倒是第一次见到zhè种特殊的生物,不仅能够说话,还能够完全表现出一个奉承的狸猫○脸,不得不说,zhè是一个魂宠界的奇葩。

  “暮儿,你的身体是怎么了,为何灵魂像燃烧起来似的。”女尊显然也不太知道怎么和多年不见的儿子说话,只好将话题转到zhè方面。

  楚暮看着她,目光却是躲开,淡淡的说道:“我和白魇魔签订了魂约。”

  “女尊殿下,少主不仅是和白魇魔签订了魂约,还险些被白魇魔吞掉了灵魂,zhè种现象曾经在魇魔宫的一位大人物身上出现过,zhè位大人物被那个天赋异常的白魇魔给吞掉了灵魂,化身为可怕的半魔,最后灵魂和意shí完全的消化。”幻老像没事一样,又屁颠屁颠的跳了过来,挥舞着短小的手,口沫飞溅的解释道。

  “我要解决方,不是听你废话。”女尊冷冷的对zhè个废话很多的小丑说道。

  “zhè里只有暂时的方,没有长久的,彻底根除并且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话,就必须找到天地仙冰。天地仙冰不仅可以将他身上残留的灵魂魔焰给化解,还能够对他的身体进行一些强化,不至于像现在zhè么……”幻老意shí到zhè句话似乎和之前那句“好体质”有些突兀,立刻就止住了话语。

  楚暮皱着眉头,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自己的确是吞了白魇魔的灵魂,可是白魇魔与自己灵魂分开之后,又化为了自己的魂宠重新回到了第三魂宠空间之中,zhè又会对自己的灵魂造成什么影响呢?

  女尊见楚暮露出了疑惑,也立刻坐在床边给楚暮解释道:“你的灵魂温度持续处在灼热状态,zhè种灼热状态会渐渐的焚烧掉你的意shí和记忆,让你变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火焰魔人,所幸你的灵魂对魔焰有着很好的抵抗,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碍,可是长期zhè样下去,肯定会出事的,妈妈现在已经用一些冰属性的灵物对你灵魂的灼热进行了一些压制了,但也不是长久之计……”

  楚暮在无意shí的时候的确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在燃烧,那种燃烧的感觉非常非常的漫长,似乎永远都不会醒来,永远都承受着那种魔焰的焚烧。

  听自己母亲zhè么一说,楚暮也不禁苦笑,看来白魇魔的灵魂并不是那么好吞噬的,而半魔状态明显是有可怕的后遗症,如果不根除,总有一天自己的意shí和记忆会被那种半魔状态的高温魔焰给焚毁,变成一个可以控制魔焰的疯子。

  “暮儿,你究竟是怎么了?”女尊凑近了楚暮一些,柔声问道。

  楚暮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犹豫了片刻才开口说道:“我用宠魅技能吞噬了白魇魔的灵魂。”

  楚暮也意shí到现在自己的身体应该是有一定的病污了,有必要及时处理。

  “吞噬白魇魔的灵魂?”女尊愣了愣,直到楚暮确认的点了点头后,女尊才猛然的恍悟到楚暮的灵魂为何会如此的高温。

  白魇魔是邪恶魂宠,zhè种邪恶魂宠最可怕的就在于它们能够对人类的灵魂进行直接的吞噬和焚烧。在魂宠领域之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魇魔最邪恶的魂宠之一,除却魇魔宫有他们残忍的培养魇魔的方,其他人根本不敢轻易去与魇魔签订魂约。

  让女尊料想不到的是失去一魂的楚暮怎么会加入魇魔宫,又怎么会与恐怖无比的白魇魔签订魂约。

  看见女尊露出如此诧异的神情,一旁的幻老却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就蹦跶到女尊的面前,开口说道:“女尊殿下,您经常魂殿之中,所以对我们zhè西界区域的事有所不知。据我了解,少主曾被夏guǎng寒给掠走,作为喂养白魇魔的魔徒,后来少主又被扔到了囚岛之中,在三千魇魔宫囚徒的囚岛之中生存了三年,成为唯一活下的囚岛之王……”

  女尊确实对zhè西界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听到幻老zhè么一说,脸色立刻就有了一些变化,目光紧紧的注视着楚暮,对楚暮说道:“暮儿,zhè些年你确实在魇魔宫中,被夏guǎng寒压制着?”

  楚暮也没有点头,只是觉得zhè个女人确实根本就没有做到一个母亲的责任,跟她多说些什么没有多大的意义,反倒楚暮现在更想见到楚天承。

  “不过,女尊殿下,少主也不愧是您与……哦,不愧是您的儿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少主一定是天赋超常,实力增长的速度完全足够喂养君主级的白魇魔,更甚至年纪轻轻就达到了魂主级别……”

  “少废话,把你知道的都说出了!”女尊脸上明显有了几分怒意。

  两三年以前,她就特意到冈罗城中,想要把楚暮带到魂殿之中,说不定可以找到解决楚暮失去一魂的方。而就算找不到办,她也会给楚暮与最具潜力的魂宠签订魂约,只不过当时的楚天承以为楚暮已经sǐ了,并没有告诉他实情,直到最近zhè段时间按她打算把楚暮接走的时候,才从楚天承那里得知楚暮已经失踪四年的消息。

  女尊并没有从楚天承那里得知楚暮具体是如何失踪又如何被判定已经sǐ亡的,不想与楚天承多说的她直接杀到了zhè西域,打算直接夏guǎng寒以平息自己的怒气。让她从伤心欲绝中重新燃起希望的是,楚暮竟然没有sǐ,而且就在追逐夏guǎng寒的过程中找到了他。

  楚暮是女尊唯一的儿子,zhè些年她自己也感觉到很多地方没有照顾到他,甚至连他失踪了那么久都没有一点察觉。

  在从天界碑一路飞到zhè西南禁域的路途中,女尊就感到无比愧疚,因为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真正做到一个母亲的职责,几年才见上一两面,然后又是匆匆离去,麻木的忙碌自己事情,对楚暮不闻不问。

  zhè些年终于静下心来了,觉得应该从楚天承那里把楚暮接来,让自己好好照顾他的时候,却得到了楚暮已经sǐ去四年的噩耗。

  而现在非常非常意外的找回了楚暮,她千年寒冰般的心也瞬间融化了,血溶于水的感情,并不是说很少相册,就会疏远,就会变得冷淡的,尤其是在知道楚暮现在还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身体状况。

  心情大起大落,也让女尊意shí到楚暮在她心中占据着非常大的比重,所以zhè一次楚暮受伤,女尊无论如何也要想到办帮助楚暮解决掉灵魂的燃烧隐患。

  当然,女尊也意shí到自己是那种不是很平易近人的那种女人,楚天承以前也告诉她不能用那种表情去对待孩子,所以zhè一次楚暮醒来的时候,女尊就算再不喜欢笑,也会尽量让楚暮看到自己温和的一面。

  “女尊殿下,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的,只知道最近西界,少主名声大振,成为了zhè几个地域最崛起的顶级青年强者,您也知道我幻老就是喜欢四处打听消息,所以从一些人口中或多或少知道了一些事,但具体的还是要少主自己说来。不过,夏guǎng寒那小子也太不是东西了,难道不知道少主是女尊殿下的儿子吗,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还真把自己当一个人物了,女尊殿下,您说我幻老说的对不对?”幻老又是一口气说了一大通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