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禁域,摆脱魇魔宫


  魇魔城内魔宫深处

  夏广寒独自坐在高位上,目光注视着某gè投射出一些光泽装饰品上,低头沉思着。

  关于楚暮的事已经传回到了他耳中,思维敏锐的他和瑾柔公主一样,立刻就考虑到了连☆续异变这gè可能。

  夏广寒在青魇魔主岛的时候就见识过楚暮的那隼月光狐异常的天赋。

  一般而言,异常天赋的魂宠异变可能性会远远比那些普通的魂宠要大的。所以当时夏广寒便觉得楚暮的那只异常天赋的月光狐是可能会发生异光

  三年之后,楚暮带着强横的邪焰六尾妖狐在魇魔宫崛起之时,夏广寒很自然的认为楚暮的邪焰六尾妖狐有很大的可能是那只天赋异常的月光狐种族异变而来。毕竟囚岛之中各种奇珍异草非常多,给天赋异常的魂宠吃下一些独特的灵物,种族异变的可能性会变得大的多。

  起初,这种事夏广寒也不在意,毕竟异变稀有,却不是绝不会发生。

  然而,邪焰六尾妖狐在贾城数万人眼中种族异变为冕焰之九尾炎狐这gè消息传入他耳中时,夏广寒也被完全镇住了!

  当时,夏广寒第一时间反应的绝不是楚暮抛弃了原来的月光狐收服了一只邪焰六尾妖狐,而是直接考虑到了连续异变这一层!

  连续异变,夏广寒可以说是有十的肯定,楚暮的魂宠肯定是连续异变的魂宠!

  “魂盟煞费苦心召回的魂宠卵,竟然会被这gè丢失了一魂的小子得到,真不是一般的好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天苍青蛰龙在囚岛所分裂的蛰龙卵应该也是在他的手中。”夏广寒冷冷的浮起了嘴角,神情透着一股寒意。

  天苍青蛰龙从魂盟潜逃到恒海化身为弱小魂宠时,得到这gè消息的夏广寒便特意前往。

  正值那只天赋异常的白魇魔需■要食物喂养,夏广寒便将楚暮随意的扔到了恒海的一gè青魇魔岛中,让他来提供给白魇魔食物,自己去寻找天苍青蛰龙。

  夏广寒对天苍青蛰龙之事有着更深的了解,甚至知道魂盟找寻天苍青蛰龙并不仅仅是为了其◆■要食物喂养,夏广寒便将楚暮随意的扔到了恒海的一gè青魇魔岛中,让他来提供给白魇魔食物,自己去寻找天苍青蛰龙。

  夏广寒对天苍青yàoshíwùwèiyǎng,xiàguǎnghánbiànjiāngchǔmùsuíyìderēngdàolehénghǎideyīgèqīngyǎnmódǎozhōng,ràngtāláitígònggěibáiyǎnmóshíwù,zìjǐqùxúnzhǎotiāncāngqīngzhélóng。

  xiàguǎnghánduìtiāncāngqīngzhélóngzhīshìyǒuzhegèngshēndelejiě,shènzhìzhīdàohúnméngzhǎoxúntiāncāngqīngzhélóngbìngbújǐnjǐnshìwéileqí分裂的蛰龙卵,还有一gè对于魂盟来说更加重要的魂宠卵。

  因此,那一段时间,夏广寒便一直在恒海附近出没,甚至以欺骗的方式,借用了公主瑾柔的一些力量开始找寻。

  只是,让夏广寒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是,找寻了数年的魂宠竟然就落在了一座青魇魔岛中,甚至被自己用来喂养白魇魔的无名小卒给得到。

  夏广寒处心积虑得到的dōng西,现在终于有了一些眉目了,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所以在一得到楚暮魂◇宠异变的消息之后,便直接让人控制住楚暮。

  不过,夏广寒很显然低估子楚暮,在夏广寒的人赶到的时候,楚暮早已经逃之夭夭,更让夏广寒感到几分羞辱的是,冈罗城的楚氏家族也已经迁徙离开,人去楼空!

  “夏大人,您要找的人现在应该是在西陵yù,过了西陵yù的北境。”忽然,一华声音在空荡荡的冷殿之中传出。

  “隐杀侍者,同我前往西陵yù,不惜一切代价把楚暮找到!”夏广寒站起了身,长衣一甩,直接朝着冷殿之外走去。

  夏广寒往外走之时,冷殿之中渐渐的出现了十gè黑色身yǐng,若有若无的跟随在了夏广寒的身后。

  已经很久,夏广寒没有亲自出手了……。

  遥远的dōng方,苍茫的辽阔大地上,一座天碑兀然的耸立,宛如一柄巨剑倒插,气势磅礴的傲立于广阔的天地间。

  这恢弘的天碑正是西边地yù一gè明显的地界标志,被人们称之为天界碑!

  关于天界碑有着各种各样的传闻,有人曾说过这是一只传说中的超级魂宠的脊梁骨,它在这里沉寂死亡之后,巨大的尸骸埋在了茫茫的大地之中,不屈的傲骨则一直耸立,随着岁月的侵蚀,渐渐的化为了一根笔直耸天的骸骨,再经过古人浩大工●程的雕琢,最后化为了现在一座庞然的天界碑。

  烈日高照,天界碑的yǐng子长长的在这块大地上拖出,与高高的天碑天地印衬,更是展现出了那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壮丽与震撼。

  在这座天界碑下,静■□静的站立着一对男女。

  两人相再大概有两米的距离,四目相对,却是谁也没有向谁跨前一步。

  女子身穿着淡紫色的高贵丝质披肩,如此静立在天界碑下,羊没有任何渺小卑微之感,反而给人一种尊傲的◆华贵气质。

  男子的衣裳随意,有些不修边幅,站在这莽莽的大地上,完全就像一gè四海为家的沧桑浪子,可以说是与女子的装扮和气质显得几分格格不入。

  “我今天不是来与你解释的。”男子语气平淡的说道,那双眼睛注视着女子的脸庞。

  “我也不是来听你解释,我只想知道是谁做的,而你为何四年的时间就从未和我提过。”女子已经明显表露出那股愤怒之意。

  听见女子的话语,男子却是苍然一笑,过了许久才用一种冷淡的语气道:“你也知道是四年,这四年的时间,你都在哪里?现应我不想和你废话,我要重新拿回属于我的dōng西!”

  感觉到男子的那副态度,女子的眼神也变得冰冷了几分,似乎在刻意的调节情绪一般,许久才开口说道:“你要发疯我绝不会多问半句,我现在是要知道暮儿在哪!”

  “信上我已经告诉你,四年前他就已经被魇魔宫夏广寒杀死了!”男子说道。

  这一刻,女子的脸色完全沉下去了,一股可怕的寒气如同风暴一般以整gè天界碑为中心朝着周围疯狂的扩散!

  似乎感觉到女子的那股庞大的魂念,男子的眼睛同样发生了变化,一股并不逊色于女子气势的能量同样从男子身上释放出来。

  “还想打吗!来吧!”男子毫不示弱!

  两股力量疯狂的撞击在一起,飞沙走石,黄尘漫天,天界碑赫然的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嗡响!

  “够了!我现在不想和你争斗,夏广寒是谁。”忽然,女子放弃了与他的争斗,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收起。

  “魇魔宫新人,他的性命我迟早要取的。”男子同样收起了自己的气息。

  “哼,你现在除了拥有强大的魂念之外,与一gè最低级的魂宠师又有多大的区别,劝你没有得到新的强大魂宠之前,就继续过你隐姓埋名的窝囊生活。”女子冷淡的说道。女子说完之后,没有再与男子多说,目光望着西面遥远的世界,迈开了步伐跨过了天界碑的yǐng子,朝着天界碑西面走去。

  “你现在又去做什么?”男子道。

  “杀了夏广寒!”

  风沙飞舞,茫茫的黄色大地上,女子淡紫色的身yǐng缓缓的消失在了天界碑西面……

  男子注视着女子离开,脸上露出了几★分苦涩,许久,他才将目光转向了辽阔的dōng方,沧桑的眸子却是异常的坚定,决然的迈开了步伐,与那位女子背道而驰。西陵yù

  茫茫的山岭之中,楚暮驾驭着夜之雷梦兽在这妾杂的山岭之中奔逐着。
☆   半gè月前,楚暮挟持了瑾柔公主摆脱了魇魔宫的控制。但是楚暮很显然是低估了夏广寒的势力范围,几乎在楚暮第二天未出现在公主身边的时候,就有一gè公主护卫朝着楚暮追来。

  瑾柔公主一共有八gè☆护卫,每一gè护卫都是实力可怕的魂主,让楚暮感到异常头疼的是自己身体里的白魇魔似乎被夏广寒施展过魂念追踪,即便楚暮已经逃出了贾yù,抵达了西陵yù,那名魂主依然能够紧紧的跟随着,整整半gè月时间都是阴魂不散。

  楚暮能够猜到消息已经传到夏广寒那里了,如果再不能相出办摆脱掉这gè魂主,与夏广寒保持着一定距离的话,那gè家伙肯定可以通过白魇魔来找到自己。

  只不过,这名魂主的实力绝不会是那些青年辈高手能够比拟,楚暮现在还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击败这gè魂主,所以一直在朝着西陵yù的南面逃窜,尽量离魇魔宫所管辖的地yù远一些。

  西陵yù可以说是比较偏近西南边境的地yù,而在西陵yù往下,便完完全全是一片人类不敢轻易涉足的禁yù。

  禁yù一般都是栖息着无数魂宠的地方,虽然经常也可以看见许多强大的魂宠师结伴而行,闯入到这西南禁yù之中。

  但是数百年来,几乎没有一gè人可以真正了解整gè禁yù。

  楚暮知道如果自己一味的从那些地yù之中行走,肯定时时刻刻都会被夏广寒遍布天下的眼线所察觉到,然后无时无刻因为白魇魔身上的魂念印记而被追逐。

  只有深入刚凶险未知的禁yù,自己孤身一人穿梭自如,才有可能完全摆脱掉夏广寒的追踪。

  而只要逃出了一定的范围,即便是白魇魔身上有印记,夏广寒也绝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神通探知到远在千万里之外的楚暮,如此楚暮便真正摆脱了这gè家伙的控制,可以不用有任何的顾虑的开始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直到实力足够之后,再与夏广寒正面抗衡。

  (今天第一章~~~~~今天还有两章~~~~十二点之前会全部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