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秦家小姐,秦梦儿


  (第九名le,小鱼也确实熬夜写完这章。)

  (顺便说下,上一章上传失误,少le一千个字,并bú是小鱼故意偷工减料,这章是四千个字的,补上le上一章缺少的。)

  瑾柔公主会在魇魔宫zhōng呆上一段时间,楚暮这个贴身扈从是在公主出行的时候负责跟随的,所以楚暮bú用一定留在魇魔宫zhōng,得到允许之后,楚暮也没有在魇魔宫zhōng有半点逗留,直接前往罗域。

  “楚少爷,您刚刚在魇魔宫zhōng拥有le名气,为什么bú乘热打铁,却如此匆匆忙忙的离开le魇魔宫,前往这个罗域。”与楚暮同乘着疾风魔驹的汀雨开口问道。

  楚暮看le一眼汀雨,却是咧开le笑容开口说道:“汀雨,到现在你还叫我楚少爷?”

  汀雨愣le愣,没有想到楚暮会忽然说出这句huà来。

  事实上,汀雨在知道楚暮名字的时候就猛然想到le那个三年前的楚暮,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那个当初在青魇魔岛闹出极大动静的楚暮竟然被扔到le囚岛之zhōng,然后又在三年后强势的出现在魇魔宫zhōng。

  那几天汀雨其实也一直希望楚暮能够注意到自己,毕竟三年前他们也曾在同个屋檐下接近半年的时间,只是汀雨发现楚暮好像已经把她忘记le一般……

  汀雨自然会因为楚暮的忘记而感到失落,只是,她也知道如今的楚暮今非昔比,已经成为le魇魔宫一颗耀眼的新星,而她自己现在却是一个婢女。

  “我……楚少爷……我以为你忘记我le……”汀雨脸颊透出le一丝红晕,显得几分慌张,bú过,汀雨还是没有改口直接称呼楚暮的名字。

  “在囚岛生存le三年,很多事确实因为一直麻木的杀戮记忆模糊le,bú能立刻就回想起来。”楚暮说道。

  “哦……哦……您急匆匆的回这罗域是因为……”汀雨一时也bú知道说些什么,立刻又拉回lehuà题。

  “罗域的冈罗城是我的家,已经离开那里四年le……”楚暮开口说道。

  汀雨偷偷的瞟le一眼楚暮又很快的收回,bú过她能从楚暮的眼神zhōng读到几分浪子的沧桑。

  “您现在在魇魔宫拥有如此高的地位,可以说是带着一身荣耀回到自己的家zhōng,一定会让你的家人感到骄傲的。”汀雨说道。

  “或许吧。”楚暮点le点头,目光望向le远处的紫山。

  一身的荣耀对于楚暮来说并bú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能够回到阔别四年的家,可以见到那个略带几分沧桑的zhōng年男人……

  ……

  ……

  罗域是一片美丽富饶的领土,在这里有着一望无际的平原,迤逦连绵的山脉,广袤茂密的森林……

  在这个世界,总会习惯用魂宠的分布来衡量一块区域。

  罗域复杂的地形可以说是为各式各样的魂宠创造le最完美的栖息条件,在这里可以看到遍地成群的奴仆级魂宠奔逐而过,却也能够在某个人迹罕至之地,发现统领级魂宠的足迹,甚至在某个古老的村庄或山寨深处还有着古老的图腾,流传着君主级魂宠的一些宝贵的信息。

  楚暮喜欢自由,也渴望自由,罗域的这种环境栖息正是楚暮内心的写照,所以进入罗域之后,楚暮的心情一直都很愉悦,甚至那种冷漠的性格都有le稍稍的改变,一路上与汀雨都有着攀谈。

  事实上,楚暮并bú是一个纯粹冷漠的青年,尤其是在自己那位如父如友的老男人的熏陶下,楚暮还是有着一颗桀骜、狂放、洒脱的心,□只要能够重新面对一片自由广阔的天地,楚暮的那种无情的冷意和麻木的血气就会慢慢的褪去,渐渐的流露出一个洒脱青年的本质!

  ……

  “楚少爷,离冈罗城应该只有三天的路程le,今晚我们就在这◇个城zhōng留宿,明天再继续赶路,疾风魔驹也要休息呢。”汀雨说道。

  “恩,也好。”楚暮点le点头,驾驭着疾风魔驹直接进入le这座大概只有五级的城市。

  疾风魔驹为统领级魂宠,统领级■的魂宠作为赶路的工具,这对于绝大部分魂宠师来说简直是暴殄天物。

  所以当楚暮和汀雨骑乘着疾风魔驹从城市的主街道飞驰而过的时候,更是掀起le一阵唏嘘之声,让那些骑乘着奴仆级魂宠的人们一阵捶胸顿足☆,尤其是在看到疾风魔驹上的竟然是一对青年男女,那些上le岁数的魂宠师只能默默的让自己受惊吓的奴仆级魂宠给收回……

  进入城市之后,楚暮和汀雨便直接前往le魂宠宫,将没有签订魂约的疾风魔驹给寄存◇在le魂宠宫zhōng。

  魂宠宫是魂宠领域之zhōng最具权威的一个势力之一,与魇魔宫和其他一些势力有所bú同,魂宠宫几乎对任何的魂宠师开放,他们所涉及的包括le魂宠的购买,魂宠的寄存,耐力□型魂宠的租用,魂宠的变卖等众多关于魂宠的商业交易。

  魂宠宫或许bú是世界上最强的势力,但却绝对是世界上覆盖面积最广,拥有成员最多的势力。

  整个世界人类城池数以万计,但是几乎所有五级以上的城市的zhōng心地带都会有一座魂宠宫,提供魂宠师们各式各样的需要。

  “少爷,您bú是还可以拥有一只魂宠吗?”汀雨开口询问道。

  “恩。”楚暮点le点头。

  事实上,楚暮还有两个魂宠的空缺,因为在白魇魔吞噬掉le那五段九阶的蓝魇魔之后,白魇魔诡异的将魂力反馈le一些给楚暮,竟然帮助楚暮突破le六念魂师的阶段,让楚暮进入le七念魂师的领域。

  七念就意味着楚暮●处在高念状态,第三魂可以拥有三只魂宠。

  楚暮的第三魂仅仅只与夜之雷梦兽签订le魂约,还有两个始终是空缺着,楚暮也正在盘算着有必要到一些可能出现强大魂宠的地方去俘获一只新的魂宠,来增强自己的实◆●处在高念状态,第三魂可以拥有三只魂宠。

  楚暮的第三魂仅仅只与夜之雷梦兽签订le魂约,还有两个始终是空缺着,楚暮也正在盘算着有chùzàigāoniànzhuàngtài,dìsānhúnkěyǐyōngyǒusānzhīhúnchǒng。

  chǔmùdedìsānhúnjǐnjǐnzhīyǔyèzhīléimèngshòuqiāndìnglehúnyuē,háiyǒuliǎnggèshǐzhōngshìkōngquēzhe,chǔmùyězhèngzàipánsuànzheyǒubìyàodàoyīxiēkěnéngchūxiànqiángdàhúnchǒngdedìfāngqùfúhuòyīzhīxīndehúnchǒng,láizēngqiángzìjǐdeshí力。

  战斗的时候魂宠师很难做到将自己的魂宠全部召唤和更换投入战斗,因为召唤魂宠是非常消耗魂力的。但如果魂宠数量多,战斗的时候就可以在属性和种族上占据一定的优势。

  “楚少爷心zhōng应该有理想的魂宠模型le吧,否则也bú会迟迟bú选择。”汀雨说道。

  “那倒没有,可能只是把要求设太高le。”楚暮说道。

  提到新魂宠,楚暮很容易就想起自己空间戒指之zhōng的那枚还未孵化的蛰龙卵。

  蛰龙卵一直都是静悄悄的躺在楚暮的空间戒指zhōng,如果bú是偶尔会出现一些声音,完全就像一块硬邦邦的石头。

  天苍青蛰龙很可能是超越君主级的魂宠,而天苍青蛰龙分裂出来的这蛰龙卵至少是君主级的亚后代蛰龙。

  君主级是bú太适合在魂师阶段签订魂约的,所以楚暮的这两个魂宠空缺bú属于小蛰龙,只能将种族等级限定在统领这个级别。

  其实种族等级未必就能够绝对一个魂宠全部的价值,低等级的魂宠只要调训得好,将阶段提升起来,要与高等级的魂宠战斗也bú是没有可能。

  魂宠宫zhōng的魂宠种类繁多,质量参差bú齐,楚暮肯定是对里面的魂宠没有多大的兴趣,若是真要去购买魂宠,楚暮也没有必要在这样一个小城市zhōng。魇魔城那样的十级城市,只要楚暮有足够的资金,多么变态的魂宠都可以购买得到。

  ……

  离开le魂宠宫之后,楚暮与汀雨便步行在繁华的街道之zhōng寻找住所。

  “楚少爷,怎么le,那辆马车很特殊吗?”汀雨停住le步伐,发现楚暮正注视着一辆缓缓驶过的马车,于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马车的标志有些熟悉,好像是某个冈罗城大家族的,bú过时间过le太久,有些想bú起来le。”楚暮解释道。

  楚暮现在只对自己家族和杨家的标志印象深刻,冈罗城的另两个大家族周家和qín家楚暮就记忆模糊le。

  ▲“刚才我们进入魂宠宫的时候,这辆马车就在旁边,我看见马车内的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子,旁边的仆人称她为qín小姐。”汀雨说道。

  “哦,qín家的女子。”楚暮有些恍然,难怪会觉得有些熟悉。

 ◎ 楚家与qín家的关系比较融洽,以往楚暮也经常会到qín家走动,qín家的人也经常会来楚家拜访……

  “楚少爷您认识她吗?”汀雨问道。

  楚暮摇le摇头,道:“以前可能认识,bú过现在要分辨出是谁恐怕有困难le。”

  楚暮也没有在意这个qín家女子,与汀雨继续前行,找到le一处豪华的住所,便走入le其zhōng。

  巧的是,那位qín家的马车也正在这里,楚暮和汀雨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位美丽的qín家女子与随从们。

  “楚大伯已经很忧心le,能够帮就帮一把。”女子走上二楼的时候用非常低的声音对自己旁边一位zhōng年男子说道。

  女子说得非常小声,bú过楚暮在囚岛之zhōng已经锻炼出le很好的听力,所以能够听见这种低微的交流。

  “小姐,bú是我老腾bú想帮助楚家,实在是这一次想要截下楚家商队的是杨家外姓高手李楠,这个家伙我老藤也bú是对búbúle,但代价非常大,并且肯定会被杨家知道我们qín家插手……”那位自称老藤的家奴低声说道。

  “那眼睁睁的看着楚家的商队被拦截?杨家的人真是太过分le,楚家这几年状况已经非常颓败le,他们竟然还使用这种下三滥手段,非要如此赶尽杀绝?”qín家女子有些焦急的说道。

  “小姐,我们qín家暗zhōng已经帮助楚家bú少le,可是你也知道现在杨家在冈罗城独大,周家其次,这两大家族蛇鼠一窝,几乎霸占le整个冈罗城,我们qín家情况也bú是很乐观……我们现在也只能暗zhōng援助他们,像这种明摆着和杨家作对的,确实很难做到啊……”家奴老藤说道。

  听到两人对huà的时候楚暮眉头立刻皱起来le,特意走近le几步,想要听清楚他们所有的谈huà内容。

  “你,bú要靠近小姐!”楚暮刚走近,那几个家奴立刻露出le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看见有人接近,楚家小姐和老藤立刻停止le对huà,转身走向女仆指引的休息之处。

  “两位刚才说到楚家商队有贼人要截之事是否属实?”楚暮无视le那几个家奴,目光注视着那位qín家小姐,却是直接开口问道。

  楚暮说出这句huà的时候,qín家小姐和老藤都皱起le眉头。

  “难道你bú知道随便偷听他人谈huà是一种最无礼的冒犯吗!”老藤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转过身狠狠的瞪le一眼楚暮。

  楚暮现在可bú懂得什么叫无礼和冒犯,如果是以往,老藤一路出这种眼神,楚暮就已经直接下杀手le,bú过现在楚暮也已经在克制自己,毕竟已经bú在囚岛生活,没有必要见到人就杀……

  “我只是想知道这件事是否属实。”楚暮重复le一遍。

  “小子,是bú是要我替你的长辈来管教管教你这无礼的行为!”老藤脸色更bú好看。qín家帮助楚家的事一直都是在暗zhōng,老藤并bú想让外人知道,传入杨家的人耳zhōng,他们qín家也会有麻烦。

  “老藤,算le,他或许只是无意zhōng听到的吧。”qín家女子看上去比较温和,示意老藤bú要和楚暮冲突。

  化解冲突之后,qín家女子也没有停留,缓缓的走上le二楼。

  楚家的事楚暮又怎么可能bú管,而且看样子那商队应该对自己家族来说非常重要。

  “等等,你是bú是qín梦儿?”楚暮立刻追问道。

  qín家女子转过头,目光疑惑的看着楚暮,似乎bú明白这个素未谋面的青年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小姐,您在罗域门修行几年,虽然bú常回来,可也是小有名气,外人会认出您bú奇怪,还是让我修理修理这个满口胡言▲的小子。”老藤解释道。

  “这位小姐bú要误会,我家少爷听力异于常人,是无意间听见le你们的对huà的,少爷与楚家有些渊源,楚家有难,只是想出手相助,希望你们告知这件事的细节……”汀雨立刻站l□e出来,替楚暮说道。

  楚暮看le一眼汀雨,自己在囚岛zhōng生存太久le,楚暮还没有从那种紧张的生活环境zhōng恢复过来,bú太擅长与人打交道。

  (第九名le!!!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小鱼也熬夜熬到现在,码完le承诺的第四章!!码完之后,我自己才猛然的发现,零点已经过le两个半小时,也就是说我的生日已经到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