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生的机会(三合一)


  夏广寒整gè人就像一块寒冰一般站在那里,目光不带任何的感情注视着表露出一副卑微恐惧模样的曹易。

  “夏大人……夏大人……”曹易还想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做辩解。

  事实上,在那三gè月期间,夏广寒还到过一次青魇魔岛,令他大感意外的便是楚暮那顽强的生命力。

  对于其他魂宠师来说,要喂养一gè白魇魔根本是很难做到的,但是楚暮供养了白魇魔整整三gè多月的时间!

  一gè能够以自己的实力将白魇魔喂养到二段的人,对于魇魔宫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夏广寒特意嘱咐,让楚暮继续发展……

  夏广寒没有直接杀了楚暮,并且让楚暮来继续喂养白魇魔,这说明夏广寒已经有几分关注楚暮,有培养楚暮的意思。

  这点几gè执事者都是非常清楚的,而曹易今天的行为,很明显是就故意要扼杀他,将一gè可以喂养白魇魔的潜力新魇魔宫成员给杀死,这种行径,已经违背了夏广寒的意愿。

  “没必要解释了。”夏广寒缓缓的开口说道,“从役者们的比试开始,我就在这里,目睹了整gè过程,包括你精神之抑逼迫他无法收回魂宠。”

  夏广寒语气很平淡很平淡,但是这句话对于曹易来说如霹雳一般轰击在他脑子上,整gè人竟然吓趴在地上,拼命的磕头,希望能够得到夏广寒的宽恕。

  在青魇魔主岛,权力至高无上的夏广寒就相当于神一般的存在,那些原本坐在高位上的岛主,分岛岛主,以及掌管着岛屿的其他执◇事者,纷纷都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跑到了赛场之xià。

  很快,所有青魇魔岛的掌权者都同曹易一样跪拜在了夏广寒的面前,而看见岛主等众多高位者都跪xià来,那些在赛场上观望的那些执事者■◇们又哪里还敢坐着,纷纷跪拜xià来,顿时整gè赛场变得无比安静!

  上千人的赛场,所有人都朝着夏广寒的位置跪拜在地上,脸朝着地面,纷纷摆出了一副谦卑的模样!

  很多执事者或许都不知道跪■拜的这位大人物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连在这gè青魇魔岛最高位的岛主都那样蜷缩跪拜,他们这些执事者又哪里敢不抬起头来。

  楚暮站在原地,缓缓的念起了咒语,让莫邪回到魂宠空间中调养伤势。

  收回了莫邪之后,楚暮注视着苟延残喘一般的曹易,接着又扫了一眼这上千人跪拜的场面,这一刻,他更加明白,实力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面对这上千人的朝拜,夏广寒神情依然漠然,甚至完全无视了岛主那一通诚惶诚恐的奉承话语。

  夏广寒缓缓的念起了咒语,将那令整gè赛场所有人心悸不已的五段白魇魔给收回到了魂宠空间之中。

  夏广寒漠然的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唯一一gè没有跪拜xià来的楚暮。

  楚暮不跪并不是不识时务,而是他知道,如果这gè家伙想杀自己,就算是自己跪xià乞求也无济于事,他能够活到现在,唯一的理由便是自己的魂力可以供养白魇魔。

  楚暮注视着夏广寒,看着他朝自己走来。

  楚暮的家族中也有许多实力强大的魂宠师,但是实力能够比眼前这gè男子强的却只有几gè,而且这几gè也都算是有些年纪的了!

  尽管对这gè将自己扔到这死亡环境中的人带着极深的愤怒与怨恨,但是楚暮不得不承认,这gè名叫夏广寒的男子实力非常强,放眼楚暮所认知的领域,这夏广寒也是顶尖的存在!

  “你的求生非常非常的强烈,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一gè。有什么原因让你不舍得放弃这可怜的生命?”夏广寒那双高傲的眼睛俯视着楚暮,缓缓的开口说道。

  楚暮同样在注视着他,银色的眸子渐渐的恢复了原本深邃的黑色。

  眼前的这gè男子修长消瘦,肌肤苍白,整gè人就像一具霜冻的雕像,不动的时候与死物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不知为何,当楚暮情绪一直在翻涌的时候,楚暮发觉自己的视野越来越窄,最后只能容纳得xià夏广寒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耳旁也在不停的回荡着夏广寒淡淡的话语。

  “有什么原因让你不舍得放弃这可怜的生命?”

  “有什么原因让你不舍得放弃这可怜……”

  “可怜的生命……”

  终于,楚暮的视线完全昏暗了,根本看不清任何的物体,脑袋变得异常的沉重,渐渐的白色的魔焰笼罩了他全部的世界,带给楚暮的感觉没有任何的痛苦,因为他的意识已经渐渐的失去……

  疲倦和昏沉,让楚暮感觉自己就像完全昏睡过去一般,只不过在昏睡的过▲程中他看见的总是燃烧着苍白颜色的火焰。

  时而是白魇魔那饥饿的狰狞模样,时而是莫邪伤痕累累的娇怜,时而又是上千人跪拜的场景,gè种混乱的画面在他脑海之中浮动着,让楚暮头昏脑胀……

  …●

  不知何时,楚暮的意识世界终于安静了,异常疲惫的他也终于睡去,沉重的睡去……

  ……

  从三念魂士进入到四念魂士的时候,楚暮消耗了太多的魂力,尤其是在白魇魔已经进入到二段需要大量魂力来喂养的情况xià。

  所有的魂力瞬间透支的滋味并不好受,就好像将自己的体能消耗到了极限一般。

  昏沉的这段时间,楚暮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魂力恢复一些都会被白魇魔给吃掉,他的精神世界中,始终都是空乏的。

  似乎过了很久,白魇魔终于不再吞噬了,楚暮的魂力也渐渐的恢复,当魂力恢复到一半的时候,楚暮也终于从那种昏厥之中醒来。

  昏厥的过程楚暮感觉自己灵魂走过了很远的地方,时而是迎着海洋海浪奔驰的感觉,时而是在天空中穿梭云里之间的飘忽……

  终于,楚暮睁开了眼睛,没有强光刺眼,楚暮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一片黑压压的天空,云层躁动不安,在狂风的鞭策xià,向天边滚动……

  海风的味道很快就扑入到了楚暮的鼻中,楚暮缓缓的支起身来,环顾着四周,看见的却依然是一片广袤的海洋,无边无际,让人迷茫不知方向……

  记忆慢慢的涌入到楚暮的脑海,楚暮记得自己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是什么原因让你不舍得放弃这可怜的生命。”

  而在楚暮醒来的时候,楚暮听到的却还是这句话,同样的口吻,同样的语气。

  楚暮清醒了一些,注视着出现在自己视野之中的夏广寒,神情变得冷峻,冷冷的开口道:“如果给我同样的十年,你在我眼里也只不过是一gè可怜虫。”

  夏广寒对楚暮的回答有些意外,不过片刻却冷漠的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实力是没有时间的概念。此刻可以杀你,你在我眼里就是一gè可怜虫,某gè时刻,你可以杀我,我就是你眼中的可怜虫。抱怨时间?你倒不如抱怨抱怨造物者为什么不让月光狐高于白魇魔……”

  面对夏广寒凌厉的反击,楚暮却显得有些冷静。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并不会抱怨月光狐不如白魇魔,在我看来,我的月光狐本比白魇魔强。”

  听到楚暮的这句话,夏广寒再次笑了,这gè浑身透着几分寒冷的男子似乎并不经常笑,笑起来的模样总令人感觉几分怪异。

  “我承认,你的月光狐资质的确非常高,堪比很多战将级的魂宠。只不过,月光狐终究是月光狐,永远都不可能是白魇魔的对手,蚂蚁再强壮,也会被狮子一脚踩死。”夏广寒qīng蔑的说道。

  面对夏广寒的嘲讽,楚暮却不以为然。的确白魇魔绝对是种族等级非常高的魂宠,即便只达到二段,恐怕那些四段奴仆级的生物也不是其对手。

  但是白魇魔固然强大,潜力却绝对无法和可以连续异变的莫邪媲美,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楚暮相信总有一天,莫邪可以战胜夏广寒的五段白魇魔!

  “你和企图将我扼杀的卑微曹易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是害怕有一天,被我踩在脚xià。”楚暮说道。

 ■ 夏广寒笑容停止了,他看着楚暮道:“以为自己很聪明吗?你和我说这些,只不过是想激我,拖延你死亡的时间,只可惜,魇魔宫就是以扼杀为目的的,你这招对我来说没有用。”

  计谋被看穿之后,楚暮也立刻保○持了沉默。的确,楚暮需要时间,刻意说出时间的差距,就是希望激怒这gè男子,让他放任自己。但是这gè夏广寒很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动情绪的人……

  “事实上,我还并不打算杀你……我的雇主似乎不太想买我的账,杀了你我就等于做了一件没有报酬的事。”夏广寒浮起了嘴角。

  听到这句话,楚暮心也稍稍落xià,活着就是资本,活着才有机会逃出这gè家伙的魔掌。

  “这半年你的表现让我有些意外,正好我需要有gè人帮我做事,我可以给你活的机会。”夏广寒说道。

  楚暮知道现在自己的性命掌握在夏广寒手中,说过多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他只是听着。

  “当然,我也给了很多人同样的机会,他们没有得到,他们依然是他们,你没有得到,你就是死人。”夏广寒说道。

  “说吧,只要能活xià去。”楚暮没有任何的犹豫。

  夏广寒却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告诉楚暮具体的情况,而是开口道:“我先带你魔宫归属的恒城,你可以在那里过一段舒坦的日子,然后……”

  夏广寒说着话的时候,忽然止住了,目光眺望着海平线上那缓缓出现的陆地,“看来已经到了,速度有提升一些……”

  夏广寒后面那句话并不是对楚暮说的,而是对那承载着他们在海上前进的蓝迦龙龟说的。

  蓝迦龙龟,妖兽界-水系-龙龟族-中等统领级,可以说是楚暮现在根本不可能涉及的高度!

  种族等级,从低到高,奴仆级、战将级、统领级……

  楚暮除了白魇魔,现在连一只战将级的魂宠都没有,更不用说更高层次的统领级了。

  ……

  海岸线渐渐的占据了楚暮的视野,展现在楚暮眼前的是一块广袤无边的大陆!!

  半年时间的荒岛生活,终于看见陆地,这种感觉的确难以言喻,就好像看见久别的乡土一般。

  ……

  蓝迦龙龟渐渐的接近了海口,统领级的魂宠出现,立刻就引起了码头上所有人的一阵哗然之声。

  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惊讶之声,夏广寒漠然的收起了自己的魂宠,顺着主街道朝着前方行走。

  恒城可以说是恒海最繁华的城市,这座城市坐落在横海海岸线上最完美的港口,是恒海重要的经济枢纽,与青魇魔主岛比起来,青魇魔岛就像一gè封闭的村庄,简陋无比。

  走进繁华的城市,看见川流不息的人群,如果没有夏广寒走在前面,楚暮的确会有种回到原本生活的感觉。

  “给你一◎gè月的时间。一gè月后,我会找到你,那时候,我就会告诉你这gè生存的机会是什么……”夏广寒忽然在十字路口停xià,背着楚暮对楚暮说道。

  楚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顺便告诉你,□◎gè月的时间。一gè月后,我会找到你,那时候,我就会告诉你这gè生存的机会是什么……”夏广寒忽然在十字路口停xià,背着楚暮对楚暮说道。

  楚暮gèyuèdeshíjiān。yīgèyuèhòu,wǒhuìzhǎodàonǐ,nàshíhòu,wǒjiùhuìgàosùnǐzhègèshēngcúndejīhuìshìshíme……”xiàguǎnghánhūránzàishízìlùkǒutíngxià,bèizhechǔmùduìchǔmùshuōdào。

  chǔmùdiǎnlediǎntóu,bìngméiyǒushuōhuà。

  “shùnbiàngàosùnǐ,我对你的白魇魔施加了灵魂锁定,你试图逃离这gè城市的话,我就会察觉到,所以你最好不要离开这gè城市一百公里,一离开,我就视你放弃这gè机会,另外这里离冈罗城至少有两gè月的距离,写信回你的家族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夏广寒说道。

  楚暮仍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违背之意。

  现在的实力和夏广寒差距太大了,楚暮也知道只有顺从夏广寒的意思,自己才能够活xià去。

  “一gè月后我会出现。”夏广寒说道,说完之后夏广寒便继续向前走。

  楚暮站在了原地,并没有再跟随着夏广寒往前走,而夏广寒也没有回头。

  “总有一天,你会被我狠狠的踩在脚xià!!”

  看着夏广寒那修长的背影渐渐远去,楚暮眼神却变得更加坚定,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够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夏广寒依然在往前走,渐渐的没入到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中,楚暮依然站在繁华的十字路口,许久都不曾移动半步。

  终于,楚暮动了,他没有目的,只是往前走,一直顺着街道往前走……

  ……

  在街道上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楚暮便找到了魂宠的猎者盟。

  猎者盟,自然就是狩猎魂宠们的聚集场所,在这里提供最直接的魂核、魂晶的交易。

  楚暮现在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在一gè海滨城市生活,没有足够的资金肯定会受到gè种gè样的阻碍的。

  现在楚暮的战斗一直都是依靠着莫邪,●而自己却很难真正起到作用,要提升实力,并不是意味着苦训莫邪,楚暮自己也应该提升。

  楚暮记得魂士有一gè魂技-炎附,这gè魂技大概需要五十gè金bì,楚暮觉得有必要凑到五十gè金bì,学会这g◎è可以让莫邪实力提升一定程度的魂技。

  另外,楚暮现在进入了四念魂士的阶段,已经可以再拥有一只魂宠了。新的魂宠可以通过市场购买,也可以通过自己俘获……

  进入到猎者盟之后,楚暮大概看了看魂核的价格。猎者盟所开出的魂核的价格与老商贩开的价格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楚暮将所剩的所有的银bì全部购买了莫邪所需要的双属性魂核的一gè月食物之后,之后又买了自己的干粮便离开了猎者盟,朝着城外走去……

  ……

  走向城门之外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城外通往幽暗森林的道路已经变得几分昏暗,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孤独的楚暮的身上,渐渐的拉长了他的身影。

  在楚暮的身边,伤势已经完全愈合的莫邪跟随着楚暮,高贵的绒毛之中,始终躲藏的小青虫支起身体,发出沙沙的声音,不知说些什么……

  就这样,一gè孤独的少年,一只高傲的月狐,一只胆小的青虫,在银色月光的衬托xià,构成了一副奇异的画卷……

  ……

  ……

  一gè月后

  ……

  “莫邪,暗袭,血裂爪!!”

  略显出几分荒凉的土地上,一只浑身覆盖着高贵银色容貌的月光狐爪刃漠然的从一只二段七阶的甲壳魔蛆的身体划过。

  甲壳魔蛆的厚厚的甲壳立刻被撕开,深深的爪刃彻底撕裂开这虫系魂宠的身躯,顿时恶心的体液从这甲壳魔蛆的身体之中溢出,流淌在荒草的土地上。

  楚暮麻利的将这虫系的魂宠的魂核取出,将魂核放入了包裹之中,用手抚摸着莫邪的头颅,脸上浮起了一gè淡淡的笑容。

  “应该快一gè月了吧,我们回去吧。”楚暮开口对莫邪说道。

  莫邪总是很享受楚暮的抚摸,发出了温顺的呢喃。

  自从离开了猎者盟,整整一gè月的时间,楚暮与莫邪都在城外,战斗几乎从未停止过。安逸的生活对于楚暮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楚暮和莫邪现在都有着最强烈的渴望,渴望变得更强!

  莫邪的实力提升得很快,一gè月时间,已经从二段四阶进入到了二段八阶,整整提升了四阶,虽然并没有领悟什么新的战技,但是原本拥有的技能却已经更加娴熟。

  “二级全期的爪刃,二级中期的柔韧◎毛,焰芒技能中期,血裂爪中期,暗袭后期,月刃中期,魅惑后期,楚怜后期。就算是面对战将级的魂宠,三段以xià应该都一拼的实力。”楚暮自言自语的说道。

  当然,这一gè月楚暮自己也不是没有一点长进■◎毛,焰芒技能中期,血裂爪中期,暗袭后期,月刃中期,魅惑后期,楚怜后期。就算是面对战将级的魂宠,三段以xià应该都一拼的实力。”楚暮自言máo,yànmángjìnéngzhōngqī,xuèlièzhǎozhōngqī,ànxíhòuqī,yuèrènzhōngqī,mèihuòhòuqī,chǔliánhòuqī。jiùsuànshìmiànduìzhànjiāngjídehúnchǒng,sānduànyǐxiàyīnggāidōuyīpīndeshílì。”chǔmùzìyánzìyǔdeshuōdào。

  dāngrán,zhèyīgèyuèchǔmùzìjǐyěbúshìméiyǒuyīdiǎnzhǎngjìn,他的魂技-急冻已经提升到了中期,二段以xià的魂宠,楚暮可以将其直接变成冰雕。

  不过,这一gè月的时间,楚暮一直都没有找到适合的新魂宠。

  楚暮选择魂宠的条件可以说是非常的苛刻,对于他来说,与其浪费时间去培养一只随随便便俘获的魂宠,倒不如让自己已有的魂宠变得更加强大。

  所以在没有得到新的魂宠的情况xià,楚暮依然将全部的心思放在莫邪的身上,直到找到自己满意的魂宠为止。

  ……

  回到了城市之后,楚暮也没有对这繁花似锦的城市有任何的留恋,径直走向了猎者盟,将自己所得的所有魂核全部卖出。

  “104gè二级魂核,232gè一级魂核,2gè三级魂核……先让我看看这些魂核的质量如何。”猎者盟的老管理者抚摸着胡须,根本没有看一眼楚暮,目光始终注视着楚暮手中的魂核。

  楚暮也不着急,静静的等待着这gè老管理者对自己这一gè月成果的价格估计。

  老管理者当然不可能一gègè去鉴定每gè魂核的档次,像猎者盟这种收购都是大批量的,管理者一般都是将所有的魂核进行一gè笼统的分类,然后直接对分类的魂核进行价格统一。

  “二级魂核,一共42gè金bì,一级魂核,一共16金bì,三级魂核,一共6gè金bì,总共64gè金bì……对我的价格评判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找其他人,没有的话这些归我,这64gè金bì归你。”老管理者对楚暮说道。

  楚暮自己的估计也是在60gè金bì样子,很干脆的将所有的魂核卖给了老管理者,取走了64gè金bì。

  “50gè金bì,应该足够买xià魂技-炎附了,剩xià的钱到魂宠宫看看,或许能够碰到的魂宠贩卖。”将钱袋装好之后,楚暮径直走向了商区,寻找出售魂技的地方。

  (这章是三章合一起的,昨天少更的也补上了,再次呼吁大家的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