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后会有期,一言为定!


  第六部,第二百wǔ十七章后会yǒu期,一言为定!

  若是现在在中三天那昏暗树林之中的人在这里,定然会惊讶的发现,这紫晶玉瓶之中的黄金颜芭——与现在正在谈昙身上环绕着的那种闪亮的颜色,竟然是完完全全的相同。

  即将凌晨,第wǔ轻柔缓步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呼吸着迎面而来的夜色晨风,脸上淡淡然不动声色。

  他就这样凌风而立,良久之后,才终于转过身,将书桌内的紫晶玉瓶拿了起来,装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就走了出去。

  不多时,第wǔ轻柔颅长潇洒的身影出现在一个隐蔽的小院子外面,这里,明显的戒备森严到了极点。

  第wǔ轻柔出示了一面令牌,守卫的高子无声地退走,让出了道路。

  第wǔ轻柔走进去,yòu是一面令牌,打开了一条密道。

  共计出示了九面不同的令牌,第wǔ轻柔终于到了地底,一间密室之前。

  四个白衣老人,正在微微闭着眼睛,在密室前面打坐。

  其中一人听见动静,两眼慢慢张开,顿时两道实质一般的金光鸡冇射而出。看到第wǔ轻柔,眉头一皱,道:“第wǔ家轻柔?你怎么yòu来了?”

  其余三人却是一言不发,闭着眼睛,如同泥雕木塑。

  “轻柔来看看那个人,需要证实一些东西。”第wǔ轻柔恭敬地躬了躬身。

  “证实一些东西?”那白衣老人问道。

  “是的。”第wǔ轻柔道:“那颗依法炼制的药丸,已经爆开了。”

  “哦?!”这句话一出来,四位白衣老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也就是说……那件事,成了?”

  第wǔ轻柔拿出那个玉瓶,在掌心一亮,温文的一笑,道:“若是那人所言不假,应该是成了。”

  四位老人看到那闪闪的黄金颜色——均是忍不住对望一眼——虽然都是强作镇定,”dàn都能看的出对方眼中的惊喜。

  “进去吧。”其中一位白衣老者淡淡的说道。

  wǔ轻柔低头,眼中迅速闪过一道意味深“成了”与“成了”……是一样的么?

  密室门轧轧作响,”lù出一条缝,”第wǔ轻柔静静的等着,等到可以容一个人进去的时候,”才不慌不忙的走了进去。

  那在外面的四位白衣老者都闭着眼睛,”等到第wǔ轻柔进去,密室门轧轧关上,才不约而同的睁开眼睛,眼中神色复杂的对望一眼。

  “可惜。”居中的那位白衣老者深深叹息一声。

  “是很可惜。”其余★三人同时点头。

  “大长老看重第wǔ轻柔,不是没yǒu原因啊。”那位白衣老者轻声道:“这里面,是三星圣族的一位长老——自从这消息在家族内部高层传开,诸葛家族就兴冇奋了起来。连家主在等待这扇门开□★三人同时点头。

  “大长老看重第wǔ轻柔,不是没yǒu原因啊。”那位白衣老者轻声道:“这里面sānréntóngshídiǎntóu。

  “dàzhǎnglǎokànzhòngdìwǔqīngróu,búshìméiyǒuyuányīnā。”nàwèibáiyīlǎozhěqīngshēngdào:“zhèlǐmiàn,shìsānxīngshèngzúdeyīwèizhǎnglǎo——zìcóngzhèxiāoxīzàijiāzúnèibùgāocéngchuánkāi,zhūgějiāzújiùxìngmǎofènleqǐlái。liánjiāzhǔzàiděngdàizhèshànménkāi○启的时候,都yǒu些脸上发红;进入的时候,”更是步伐稍微yǒu些快了。而且,往往门还没开,就都挤在了门边。”

  “dàn第wǔ轻柔却是六直静静的等待,我仔细观察,他来了三次,每一次的表情,都没●yǒu任何改变。”居中的白衣老者叹息:“窥一斑可观全豹,从微小处,才能真正识人。第wǔ轻柔的定力,和心xiōng,诸葛家族后辈子弟之中——能够相提并论的——寥寥无几。”

  “不错。的确是可惜,为何他不是诸葛家的人……”另一位白衣老者轻声道:“不过,还好,作为家族家臣,第wǔ轻柔对家族还是很忠心的。”

  居中的白衣老者目光一闪,森然道:“若非如此,老夫岂能容他活到现在?”

  四个人同时闭上眼睛。

  第wǔ轻柔进入密室,之中是一个长长的通道,这个通道左右上下,荧光闪闪,竟然全是坚硬的黑玄铁打造。

  整个通道,就像一口长长的铁棺材。

  第wǔ轻柔不紧不慢的往前走,拐了一个弯,才终于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密室。

  密室的门,足yǒu半丈hou,而且通体闪烁着星光璀璨,竟然全部是星辰钢打就!

  门里,是一个浑身血污的人,四肢包括颈椎都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弯曲。头深深低着,似乎已经死了一般没yǒu半点消息dàn他的身上,几乎每一个关节,还是都被星辰钢打造的锁链穿透,牢牢的锁住……如此严密防备,还要如此残酷的锁链,诸葛家族对这个人的看重,可想◇而知!

  第wǔ轻柔站在门前良久,那人始终没yǒu半点动静。

  第wǔ轻柔眼中闪出佩服的神色,轻轻地敲了敲星辰钢牢门,淡淡的道:“三长老,这段时间,您考虑好了么?”

  那人的脖◇颈骨节咔嚓嚓一阵响动,竞然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第wǔ轻柔,眼中闪出急切渴望的光芒,dàn声音却是冷漠酷毒:“你们诸葛家族……是在玩火,找死!”

  第wǔ轻柔毫不动怒,淡淡的说道:“三长老,我们诸葛家族乃是九重天九大主宰家族之一,而且,诸葛家族的智慧武功天机运测,也都是首屈一指。圣族与我们hé作,乃是hé则两利,在下实在不明白三长老为何如此执着?”

  三长老哼了一声,虚弱的道:“我三■星圣族,宁为龙做奴,不与狗为友!”

  “yǒu志气!”第wǔ轻柔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淡淡的赞赏,道:“只可惜,你们圣族现在已经没yǒu了希望!你们的希望已经灭绝!”

  三长老浑身一震,▲突然眼中猛地精光闪烁,额头上的一块太阳印记,也在闪闪发光,这分明是鸡动之极的神色,dàn口中却是暴怒的大叫道:“你们……你们做了什么?!”

  第wǔ轻柔呵呵一笑,道:“好叫三长去得知,您老只经可以死心的放心了,乙为那件事,我已经做到了。”

  这句话说得依然是温和之极,。wěn与前面全无改变,依然是不愠不大,yīnyīn阳阳。

  dàn三长老却是猛地舒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什么心事。然后低下头去,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抖颤。

  他听得出来,第wǔ轻柔这句话之中是在让自己死心:dàn其中另外的意思,却也只yǒu自己听得出来!

  您可以死心的放心了。就是……您可以放心了。

  那件事我己经做到了并不是……卒件事我们已经做到了。

  少了一个“们”。

  三长老的身子蜷曲在地上,剧烈的抖颤起来,地上的几缕柴草也在簌簌作响,呼吸粗重,如拉风箱。若是yǒu别人见到,定会以为他是在愤怒的颤抖,绝望的叹息。

  dàn只yǒu第wǔ轻柔知道,对方是在鸡动,惊喜!

  “你yǒu什么凭据!”三长老突然伏在地上嘶哑着声音叫了出来:“你yǒu什▲么凭据,来证实这一句话?!”

  “凭据?”第wǔ轻柔淡淡的道:“凭据自然是yǒu的,dàn,”川……三长老,你给我们什么来换取这个凭据?”

  三长老喘息着说道:“若你能拿出凭据,老夫从☆此无话可说!”

  第wǔ轻柔微微一笑,道:“只是无话可说么刁您还需要对我们诸葛家族,拿出一个交代!”

  三长老吸了一口气,道:“你放心,这个交代,你只要yǒu凭据,我就肯定会yǒu交代●!”

  第wǔ轻柔微微的笑了起来,道:“既然如此……少说着便拉长了声音,似乎在卖关子,yòu似平在等待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在上一层很遥远的地方,盘膝坐着的一位白衣老者终于满意的笑☆了笑。在他的面前,yǒu一根如同头发丝一般的彤云钢的管子,而下面两个人的对话,就清晰的从这根管子里面,传了出来。

  然后他就一个弹指,外面一阵风起。

  白衣老者身子轻轻飘起,如一朵云一般,就这么盘膝坐着,却是行云流水一般飘了出去,瞬间消失了身影。

  他已经放心。

  第wǔ轻柔和三长老说的话,根本没yǒu什么异常;完全是在为诸葛家族争取利益,而且在压榨敌人的每一分底线☆。

  他也相信,事情既然到了这般地步,那么,就已经是大局已定!就算是那位三长老不hé作,那么,自己等人也能利用中三天哪位觉冇醒者布下陷阱引其他的人来!

  那样的话,三星圣族,最少要分裂●一下的,再不济,也会yǒu人与诸葛家族hé作。

  只要yǒu,哪怕只是一点,也足够了!

  那根彤云钢的管子在他身子掠出去之后,突然急速的缩进了地下,没yǒu了半点痕迁。

  蛮室之中,第wǔ轻柔依然在等待。

  顷刻间,外面轻轻敲了三下。随即就没yǒu了声音。

  第wǔ轻柔轻轻一笑,踱着方步道:“三长老,您看我手中,是什么?”

  说着,他的手一翻,就出现○了那一个紫晶玉瓶。

  一拿出来,那里面的黄金一般的颜色,就在这灰沉沉的囚牢中闪闪发出亮光,只照的这个完全是各种奇异金属打造的密室,一片光辉灿烂。

  三长老猛然抬头,痴痴的看着着金色亮光◆lenàyīgèzǐjīngyùpíng。

  yīnáchūlái,nàlǐmiàndehuángjīnyībāndeyánsè,jiùzàizhèhuīchénchéndeqiúláozhōngshǎnshǎnfāchūliàngguāng,zhīzhàodezhègèwánquánshìgèzhǒngqíyìjīnshǔdǎzàodemìshì,yīpiànguānghuīcànlàn。

  sānzhǎnglǎoměngrántáitóu,chīchīdekànzhezhejīnsèliàngguāng,眼中突然缓缓流下两滴眼泪。

  他怔怔的良久,突然声音嘶哑的放声大哭!

  第wǔ轻柔静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眼中却是深深的理解。

  良久,第wǔ轻柔轻声说道:“三长老,不要忘记了,您的承诺。”

  然后他就转过身,慢慢地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回过头看了看,道:“后会yǒu期。”

  三长老正面对墙壁坐着,闻言,低低的、静静的回了一旬,”“一言为定!”

  洋会之后,我的行程会yǒu安排,暂不回家。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位很yǒu名望的老医生,据说给他们当地很多的领导人都看过这种病,很yǒu效果。我去治治看;听说治疗完之后,需要静卧一天半到两天,不能动腰。所以这几天里,我全尽力的将那两天的稿子赶一赶,若到时没yǒu更新,我会打电冇话给副版主让他在书评区帮我请假。

  大约在二十二号之后,才会回到家里。提前说明……)

  (此之前,除了春节,从来没yǒu这样的更新过,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只希望早一点恢复一点,这种病,神仙来治也不会除根,我只希望能够轻松一些就好,好为大家爆发——自然——也是为自己赚稿费。

  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没yǒu人会跟钱过不去,多码一章,就是一章的钱啊,尤其对于我来说……穷过的孩子真心——”一飞……

  此外,看了看月票,看了看推荐票,看了看评价票这三个榜单,yǒu一点yù哭无泪。

  不管什么原因和理由,事实却是更新不多,所以我也不强求了。只希望,当我更新多的时候,大家能够多支持我一下。我也曾经是读者,我明白你们,只希望大家,理解我就好,哪怕只是一点点。

  或者我会做到,等你们看完这本书,能真真切切的看到一个真冇实的我,包括xìng格脾气内心,一个宇彝的风凌天下:至那时,我希望与你们,都是朋友。

  就说这么多吧。先谢谢大家体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