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三十章 愣头青!


  董wú伤,董wú泪兄弟二人牵着一匹马,走在路上。一路走,一路交谈。两人都是感到了数年来从所未yǒu过的轻松与快乐。

  在他们身后,残存的九位高手一个个唇青面白,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

  出乎预料的是,兄弟两人谁也没提起这九个人,也没说怎么处理,更加没yǒu跟他们说一句话,就这么晾在一边。

  九个人想要说话,却又不好意思,心中忐忑,这一路真是煎熬之极。

  董wú泪的眼眶依然yǒu些红红的,这一路一直一yǒu空就开始按摩自己的眼眶周围,而且每次都偷偷摸摸的,做得很隐秘。

  灰常的不好意思。

  妈的,老子居然在大厅广众之下放声大哭了一回,这一世英名是毁的差不多了。

  董wú泪很纠结——忒丢人了。

  想起刚才自己伸着腿大哭的样子,董少家主就恨不得在地上出现一条缝,自己一头钻进去。

  真是鬼迷了心窍了,这蠢猪死了不是更好么?自己伤心个屁啊……你奶奶地!

  自然,董wú伤也不是没眼色的人,每次董wú泪一揉眼眶,董wú伤就会很关心的上前问候,一脸的老实憨厚:“大哥,眼睛还难受?唉,你说你,我真感动……你,■唉,你都哭了……我从小第一次见你哭……”

  …………

  每次这时候,董wú泪都是wú地自容!这混蛋,没看到我都偷偷地揉么?你还凑上来劝慰……

  劝慰你个头啊!

  等到董◆■唉,你都哭了……我从小第一次见你哭……”

  …………

  每次这时候,董wú泪都是wú地自容!这混蛋,没看到我都偷偷地揉āi,nǐdōukūle……wǒcóngxiǎodìyīcìjiànnǐkū……”

  …………

  měicìzhèshíhòu,dǒngwúlèidōushìwúdìzìróng!zhèhúndàn,méikàndàowǒdōutōutōudìróume?nǐháicòushàngláiquànwèi……

  quànwèinǐgètóuā!

  děngdàodǒngwú泪第八次揉眼睛,董wú伤第八次小心翼翼的上来劝慰的时候,董wú泪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三下五除二直接将董wú伤打成了猪头!一边打一边骂:“楚阎王那头蠢猪怎么教的你这头蠢猪?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跟你这蠢猪成了兄弟?你天天跟着那么一个聪明人就他妈一点心眼都没学到?……连一点儿眼色也没yǒu!笑!你再笑试试?我我我……我打不死你我……”

  董wú伤捂着脑袋挨揍,眼中满是委屈:这是咋了?

  丫的,真是不知道好歹。就连顾独行他们难受的时候我也很少去劝慰,这不是因为你是我大哥么?怎么,关心关心你还关心错了?

  董wú伤越想越委屈,我给你别人享受不到的殊荣,你居然还打我?

  忍wú可忍,wú须再忍!

  孰可忍孰不可忍!

  叔叔可以忍审慎也不能忍!

  “放开我!”

  “噗!噗!”

  “放开我!”

  “噗!”

  “你丫还没完了!”董wú伤终于发飙,一个翻身,拳脚齐出,悍然对抗!

  一场对战下来,兄弟两人都是鼻青脸肿,躺在地上直叫唤。

  这下子董wú泪彻底的不用担心眼眶发红了,因为整个眼眶已经□青了……

  ……

  良久:“wú伤,我看,今天的事情yǒu点怪异。”

  “怪异?”

  “是!太怪异了!黑墨凭什么要放过我们?”董wú泪肿的跟猪一样的嘴巴叼着一根青草,沉◎□青了……

  ……

  良久:“wú伤,我看,今天的事情yǒu点怪异。”

  “怪异?”

  “是!太怪异了!qīngle……

  ……

  liángjiǔ:“wúshāng,wǒkàn,jīntiāndeshìqíngyǒudiǎnguàiyì。”

  “guàiyì?”

  “shì!tàiguàiyìle!hēimòpíngshímeyàofàngguòwǒmen?”dǒngwúlèizhǒngdegēnzhūyīyàngdezuǐbādiāozheyīgēnqīngcǎo,chén思起来。

  “也是啊,我也举得今天的黑魔yǒu些不大正常。”董wú伤的脸色就比较怪异了。眨着眼。一个眼睛黑,一个眼睛青。

  “今日若是一战,你我兄弟二人最好的结局,就是与他们同归于尽!或者,还做不到!”董wú泪斟酌着,他对董wú伤的了解,可说是最深。

  “因为我来了,我来了,就成了你的累赘。若是我逃不了,你也不会逃。那么,最终结果就是大家都拼命!”

  “但,他们人多。他们的皇座虽然不如你的刀皇犀利,但yǒu六七个的阶位是远远的高于你的。只要他们肯付出代价与你硬拼,你也是必死wú疑!”

  “我们两个一死,董氏家族等于直接崩盘。他为何在最关键的时刻放弃?”董○wú泪道:“至于他所说的‘刀皇出,天下哭’,那根本就是扯淡。难道刀君也哭?刀圣也哭?”

  “难道他yǒu什么目的?”董wú伤坐了起来,沉思:“或者说,yǒu什么企图?”

  “扯淡!黑魔■能对我们yǒu什么企图?他就算是疯了,也不会对我们董氏家族这等敌对势力yǒu企图啊。”董wú泪苦恼的道:“但一定是yǒu原因的,这个原因吗,恐怕还不小。”

  “说的也是……”董wú伤摸着下巴:“他应该不会是专门只是要我欠一份人情吧?”

  董wú泪顿时wú语,翻了翻白眼道:“你以为你是至尊?”

  “至尊?恐怕还要过几年……”董wú伤老老实实的道:“最少也得几十年吧。”

  “草!”

  董wú泪哭笑不得的吐了一口唾沫,仰天长叹:“我发现我以前居然会忌惮你简直是一种不可饶恕的错误!你能不能动点儿脑子?”

  董wú伤理所当然的道:“跟你在一起,还需要我动什么脑子?”

  董wú泪顿时一怔。

  董wú伤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却是表露出了对自己这个大哥wú与伦比的信任。而且这种信任,还是习惯成自然的!

  跟你在一起,我需要动什么脑子?

  董wú泪忍不住鼻子又yǒu些发酸,忍不住一巴掌抽过去:“你少在这里煽情!”

  “煽情?”董wú伤抚着莫名其妙的挨了一下的后脑勺,鄙视道:“你yǒu病!”

  董wú泪为之气结。 ■
  良久,才道:“不管如何,你以后遇见黑魔,一定要多长一个心眼。这件事,我总觉得不是那么单纯。”

  董wú伤点头答应,心道:不单纯?难道还很**不成?

  ……

  两人从地□■
  良久,才道:“不管如何,你以后遇见黑魔,一定要多长一个心眼。这件事,我总觉得不是那么单纯。”

  董wú伤点头答应,心道:不单纯?难道还
  liángjiǔ,cáidào:“búguǎnrúhé,nǐyǐhòuyùjiànhēimó,yīdìngyàoduōzhǎngyīgèxīnyǎn。zhèjiànshì,wǒzǒngjiàodébúshìnàmedānchún。”

  dǒngwúshāngdiǎntóudáyīng,xīndào:búdānchún?nándàoháihěn**búchéng?

  ……

  liǎngréncóngdì上爬起来,眼看就要回到家族了,都是yǒu些沉默了。

  “以后,我离开家族吧。”沉默了许久,董wú伤终于率先开口,真挚的看着自己大哥。

  董wú泪的身子猛然一震。

  “一山不能容二虎,我……不适合在家族。虽然你我之间,真的打不起来,但,别yǒu用心或者杞人忧天的人,咱们家族确实多得很。”

  董wú伤开动脑筋,沉思着,道:“一旦长老们供奉们太上们认为我的资质超越你,要发动政变的话,你我和父亲,都抗拒不了。”

  董wú泪默默地低着头,往前走。

  他心里,又陷入了矛盾。

  既舍不得让弟弟离开,又不愿意让弟弟呆在家里。

  “至于这九个人,就算了。”董wú伤笑了笑:“大嫂那边,你也不要计较。毕竟,这一次于家等于几乎是全家精锐尽数灭绝。虽然是对付我,但他们的确是为了你。”

  董wú伤冷冷哼了一声,道:“哪yǒu这么便宜的事情!”一说到这件事,他眼中的矛盾和亲情,顿时都变作了冷酷wú情。

  那个属于枭雄那一面的董wú泪,终于又展现在面前。

  “多为侄儿想想。”董wú伤道。

  董wú泪哼了一声。

  说话间,两人已经回到家里。董wú泪一声令下,残存的九位高手乖乖的自己去了戒律堂。一顿收拾,几乎将一条命打去了半条,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父亲董其功见到兄弟二人联袂归来,充满忧虑的脸上,顿时露出放心的笑,接着又见到兄弟两人鼻青脸肿,急问怎么回事。

  “他打我。”董wú伤指了指董wú泪。

  “我这也是他打的……”董wú泪哼了哼鼻子。

  董其功大笑,终于心事尽去!

  当天晚上,董氏家族大摆宴席,人人开怀痛饮;饮到一半,董wú泪匆匆赶来,脸色阴沉。

  董wú伤没yǒu问大哥将大嫂怎么了,董wú泪也没yǒu说。

  兄弟二人心照不宣。

  (这里感觉必须解释一句,因为我也拿不定注意哦,这个于文秀……该咋办?所以,只好含混而过,可不是我偷懒哈。)

  第二天,董氏家族点齐人马,准备出征。

  出征队伍自然yǒu董wú泪率领,董wú□伤随同。这一路,准备绕道而行,不走断魂崖,而走双阳关。从双阳关穿插过去,正是顾氏家族的地盘。会和了顾独行,挥师北上,与莫氏家族联军会和。

  中三天的决战,也终于要展开!

  当晚,董wú◎伤与父亲长谈一夜。董其功也是叹气叹了半夜,最终还是wú奈答应。

  出征之时,董wú伤跪在家族大门前,磕了九个头。

  这才转身上马,一路而去。

  一行人走到双阳关,正是人雄马壮!

  队伍两侧,都是一片片的密林,走在最前面的董wú伤突然感觉似乎yǒu些不对,一转头看去,只见一道黑光从左侧树林里猛地飞了出来,直取董wú伤。

  董wú伤哼了一声,一伸手,就接住了这一☆道黑光,却是一只黑色的羽箭;董wú伤在接住羽箭的同时,身子已经从马背上疾飞而出,墨刀化作一道黑芒,人刀合一,瞬间进入了密林。

  刷的一声,董wú伤在密林之中冲出四十丈,却是什么都没yǒu发现,★正在心头疑惑,眼角余光却发现身子左侧十来丈之处yǒu茅草在摇曳,大hǒu一声扑了过去。

  一声惊叫,一道黑衣人影从草丛之中扑簌簌的飞起,身子一闪,就到了十几丈之外。

  董wú伤不由得大大的一愣。这人身材窈窕,行动时如弱柳随风,速度虽然快,却是动作优美从容。

  分明应该是一位妙龄少女!

  在这种地方,怎么突然间居然钻出一个女郎来?

  董wú伤只愣了一下,就继续追赶;少女的身法虽然灵巧,速度也是快极;但她的修为明显比起董wú伤这位刀皇差远了。

  见董wú伤紧追不舍,那黑衣少女又气又急,回过头冷喝道:“我好心好意来给你送消息,你追杀仇人一般追着我做什么?真是一个愣头青!”

  …………

  这一章yǒu点赶。不过不赶也不行了,wú伤描写的笔墨够多了,再多就过了。不过终于是将这一段写过去了。

  其实……不写主角的时候最难写了。我也想将视线集中在楚阳身上,那样可能会更爽一些……可是不行啊……

  哎,兄弟们,理解万岁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